抗日小诸葛:白崇禧

路西法殇 收藏 2 3373
导读:白崇禧,(1893-1966年),字健生,广西临桂县人,回族,阿拉伯名“乌默尔”,意义与“崇禧、健生”吻合,名作家白先勇之父。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军事家,有「小诸葛」之称。属国民党「桂系」,地位仅次于李宗仁、黄绍竑。 [img]http://img6.itiexue.net/1221/12218298.jpg[/img] 右为白崇禧,左为《开国大典》中陈坤饰演的白崇禧。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称“李白”。二人是国民党内最具实力的地方军事势力–桂系的中心,多年来一直合作无间。最初二人一

白崇禧,(1893-1966年),字健生,广西临桂县人,回族,阿拉伯名“乌默尔”,意义与“崇禧、健生”吻合,名作家白先勇之父。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军事家,有「小诸葛」之称。属国民党「桂系」,地位仅次于李宗仁、黄绍竑。

抗日小诸葛:白崇禧

右为白崇禧,左为《开国大典》中陈坤饰演的白崇禧。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称“李白”。二人是国民党内最具实力的地方军事势力–桂系的中心,多年来一直合作无间。最初二人一同加入孙中山在广州的革命阵营,又联合一起驱赶广西的旧军阀。北伐时,率广西军队攻至山海关。北伐成功后,和蒋介石及其他地方势力多次开战;八年抗战爆发后,二人动员广西的军队抗击日军,合作指挥多场大战,并屡有胜果。

平生简介

1898年——入私塾学习。

1907年——入桂林陆军小学堂。

1911年——被保送进武昌陆军预备学校。

1915年——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1917年——入广西陆军第一师第三团任少尉见习官。

1918年——晋升为“广西陆军模范营”上尉连长。

1921年——升任田南警备司令部第一营营长。

1923年——被任命为“广西讨贼军”参谋长。

1924年——任“定桂讨贼军”前敌总指挥兼参谋长。同年,加入国民党。

1925年——广西统一,白崇禧成为新桂系首领之一。

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副总参谋长,代理总参谋长之职。

1927年——任东路军前敌总指挥,后兼任上海警备司令。同年,任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

1929年——蒋桂战争爆发,白崇禧败亡海外。

1930年——在中原大战中出兵支持冯玉祥和阎锡山倒蒋,失败。

1931年——被选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1932年——出任广西绥靖副主任。

1935年——被授予陆军二级上将。

1936年——以“抗日救国军”名义参加反蒋,失败,史称“两广事变”。

1937年——任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兼军训部部长。

1938年——与李宗仁指挥台儿庄会战,取得在国军抗战中的首次重大胜利。

1940年——指挥桂南战役,在昆仑关两度挫败日军,为抗战以来攻坚战的首次胜利。

1945年——当选第六届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同年,被授予陆军一级上将。

1946年——任国民政府国防部部长。

1947年——兼任九江指挥所主任。

1948年——任华中“剿总”司令。

1949年——其率领的桂系败亡。

1952年——原先的“中央执行委员”、“中常委员”之职被撤,只剩下“国大代表”、“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回教协会理事长”等空衔。

1966年——在寓所离奇死亡,死后身体发绿,口吐白沫,卒年73岁。

白崇禧是回民,祖居於南京一带。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称“李白”。二人是国民党内最具实力的地方军事势力──桂系的中心,多年来一路合作无间。白崇禧胆识超人,用兵机巧百变,谋略深长,记忆力惊人,善于捕捉战场信息,在国民党将领中素有“小诸葛”、“今诸葛”、“白狐狸”、“当代张良”、“现代第一俊敏军人”等雅号,其卓越的军事才能为国共名家看重,甚至日本人也称之为“战神”。然白崇禧自视过高,聪明外露,政治上短视,不能识人,北伐后压制李明瑞、俞作豫等旧将,提拔他喜欢的胡宗铎、陶钧等

新贵,结果让蒋介石分化瓦解,第四集团军不经一战,全军覆灭。抗战亲自指挥的战役如淞沪反突击,武汉合围第六师团,桂南会战,桂柳会战无一不败,三年内战期间对刘伯承、林彪也没能占到上风,证明他器小易盈,只适合当参谋。他遇上李宗仁这个宽宏之主是他的福气。他们两人加上黄绍竑超级的政治谋略成就了新桂系从镇南关打到山海关的辉煌。他们的分裂也造就了新桂系的没落。划江而治的失败和军队的丢失。使白崇禧则明知去台湾凶多吉少,但抱着从一而终,政治交代的态度,赴台领罪,最终抑郁而死。他日常待人接物中,反对官僚架势,反对打骂士卒,主张吃苦耐劳,禁烟禁赌,反对不良嗜好,在国民党统治阶层中是比较自守自节的。

1893年3月12日(清光绪十九年正月廿四日)生于广西省桂林县南乡山尾村,祖上原本是世代书香门

白崇禧,父亲白志书弃文从商,早年在桂林本族白远盛杂货店打工,后在桂林西乡苏桥墟开永泰林店经营粮油,娶永福县罗锦圩马氏为妻,生七男四女,夭折三男一女,长成四兄弟(即崇勋、崇伦、崇禧、崇祜),马氏系笃诚之穆斯林,对其子女多有熏陶。

1898年开始,白崇禧在私塾从毛庆锡先生就读,刻苦用功,且聪颖异常,几乎过目成诵,奠定了扎实的文化基础。1902年,白崇禧与六弟崇祜两人到离家三华里的会仙镇会仙小学走读,从白莲洲老师。1903年父亲白志书因病去世,账房先生李瑞芝尽数卷走财产,致使白家生活日趋艰难,其小叔(在会仙乡卖油为生)送他到新小学读书,深受李任仁喜爱。1907年冬,白崇禧的父亲卖掉了家里的田地为白崇禧报考广西陆军小学第二期,全省千余人报考,仅录取一百二十人,白崇禧以第六名被录取,接受军事教育的启蒙,三个月后因患恶性疟疾退学,学籍被学校收回。1909年,白崇禧以第二名成绩考入广西省立初级师范学校,因屡次考试成绩均名列第一,被定为“领班生”,曾因与蔑视他的同学打架受记大过处分。

初露锋芒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白崇禧加入广西北伐学生敢死队,随协统赵恒惕至湖北汉口,与北军对峙。1912年1月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4月政府北迁,白崇禧被编入南京陆军入伍生队接受入伍训练,半年后入武昌第二陆军预备学校,课程与旧制高中大体相同,外加军事科目。1914年春毕业,入北苑陆军第十师(师长卢永祥)实习,10月升入保定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学科以战术、筑城、地形、兵器四大教程为主。

1916年12月白崇禧毕业,被授予上士,自愿请求分发到新疆见习,因陕西正与北京政府为敌,道路不通,故未能成行。1917年1月回广西,在桂军陆荣廷部第一师第三团任见习官。5月白崇禧调模范营(营长马晓军)任代理少尉连附,见习半年升少尉,不久升中尉。1918年1月随谭浩明出师援助湖南,被吴佩孚打败。1919年初任广西陆军第一师步兵第二团第一连上尉连长,随团长马晓军进左江流域剿匪,白崇禧将应招或俘虏的土匪八十余人枪决,对土匪采取严厉手段,匪焰顿消。1921年秋,马晓军模范团改为田南警备司令部,白崇禧任第一营营长。本年冬,马晓军部在百色被自称广西自治军第一军总司令的刘日福(陆荣廷、谭浩明残部)包围缴械,白崇禧因援救马晓军而摔断左腿,赴广州休养,经朱培德引见,在石龙车站大元帅专车上见到孙中山。

1923年1月,黄绍竑欲脱离李宗仁向外发展,派陈雄到广州与白崇禧联络,白乘机劝他靠拢军政府。5月黄绍竑被沈鸿英任命为第八旅旅长,在白崇禧的联络下,6月被孙中山任为广西讨贼军总指挥,白崇禧任参谋长,白崇禧与黄绍竑商定了统一广西的方向,奉派到玉林会晤李宗仁,商讨合作事宜。7月18日,黄绍竑、白崇禧设鸿门宴解决了镇守梧州的沈鸿英部冯葆初部队,正式打出“讨贼军”旗号。9月讨贼军与粤军李济深合作,夹攻广西军独立师陈天泰部。11月19日,广西讨贼军黄绍竑、白崇禧部约五千人,击败自治军陆云高,占领平南,25日黄绍竑与定桂军李宗仁会师桂平,打通梧州上游,实力大增。

1924年3月31日,广东西江善后督办李济深联合广西讨贼军黄绍竑、白崇禧等,在都城将企图进袭梧州的大本营第七军(桂军)刘玉山部师长陈天泰部缴械。4月6日陆荣廷和沈鸿英开战,黄绍竑和白崇禧赴桂平与李宗仁会商时局,李宗仁欲联陆倒沈,白崇禧陈说利害,遂决定联沈讨陆。5月23日“讨贼军”与李宗仁“定桂军”合作,通电请陆荣廷下野,由李宗仁、白崇禧分别率军两路进向南宁。5月28日白崇禧自桂平贵县进向宾阳黎塘,谋取南宁。6月21日白崇禧占宾阳,自治军陆福祥部曾超廷、刘锦华分走迁山、隆山。25日李宗仁的左翼军占领南宁,26日白崇禧的右翼军也进入南宁,28日白崇禧占迁江,自治军陆福祥等走都安。7月16日李宗仁、黄绍竑在南宁合组“定桂讨贼联军总指挥部”,李、黄分任正、副总指挥,白崇禧为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决定分三路继续进剿陆荣廷残部。7月22日,李宗仁、白崇禧率右路从南宁出发,31日进驻柳城。8月11日白崇禧联合沈鸿英多次败陆荣廷部韩彩凤,占领柳州,9月7日白崇禧部(钟祖培、夏威等纵队)攻占庆远,9月21日陆荣廷通电下野。10月1日,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通电宣布讨陆战争结束,广西自治。12月1日任广西督办公署参谋长。

小有名气

1925年1月5日,唐继尧派出两路大军,假道广西,声称前往广州视事,为占领两广而发动了第一次滇桂战争,29日沈鸿英军也分兵三路向李宗仁、黄绍竑进攻,30日战事开始,李宗仁、白崇禧由桂平进向武宣象县,31日占领武宣。2月1日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通电讨沈,2日李宗仁、白崇禧军(钟祖培、吕焕炎等纵队)败沈鸿英部邓瑞澄、邓佑文师于武宣二塘,占领象县,3日李、白大破沈鸿英部邓瑞澄、邓佑文于武宣,占领象县、蒙山,9日白崇禧部占领柳州,邓瑞澄、邓佑文东北走中渡、桂林,11日白崇禧部占中渡,进取桂林,16日攻占六塘、良丰,击毙沈鸿英部旅长莫显成,17日占领桂林,沈鸿英部(邓佑文、邓瑞澄)北走全县,23日白崇禧部占全州,邓瑞澄、邓佑文分走湘黔。3月28日沈鸿英趁白崇禧南去,与唐继尧军相结,袭据桂林,沈荣光袭据平乐。4月10日白崇禧部回师,沈鸿英退出桂林,23日白崇禧军(钟祖培等)败沈鸿英于义宁,24日白崇禧在桂林、古化间之两江塘大破沈鸿英部(邓佑文、沈荣光等),歼其主力,沈鸿英化妆逃走,5月3日白崇禧军攻占古化,沈荣光、杨子德北走,沈鸿英部被肃清。5月5日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范石生、杨蓁通电讨唐继尧。6月8日,白崇禧会同黄绍竑大破滇军第一路第十军张戊骥近卫军王洁修于沙埔(柳州北),俘虏二千余人,王洁修战殁,滇军退罗城融县。6月24日白崇禧、黄绍竑占领庆远,25日再败滇军于怀远。7月7日滇军龙云、胡若愚自南宁向左江西退,白崇禧在统一广西战斗中表现出的卓越策略才能使他获得“小诸葛”的雅号。10月1日,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驻湘西的熊克武乘机开往粤北,与陈炯明暗中勾结,广州国民政府派李济深入桂与李、黄、白联络军事合作等事宜,李宗仁派白崇禧为总指挥,率兵三路进至湘粤边境堵截熊克武。11月16日,白崇禧破川军熊克武部于广西全州,毙其总指挥罗觐光。

926年1月26日,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与谭延闿、宋子文、甘乃光,由白崇禧陪同到梧州与李宗仁、

白崇禧

黄绍竑及湘军唐生智、黔军彭汉章之代表商两广统一及北伐问题,30日两广宣言合作,集中革命势力,设统一委员会,李宗仁接受国民政府任命的第七军军长,汪精卫等人即自梧州回广州,白崇禧随行到广州会谈两广统一具体事宜。2月4日晤蒋介石。2月17日,国民党政治委员会派汪兆铭、蒋介石、谭延闿、宋子文、李济深、白崇禧等七人为特务委员,筹议两广政治财政军事统一事宜,24日国民政府成立两广统一委员会,但有些意见无法达成共识,将政治军事财政统一办法交白崇禧带回照办。3月24日,桂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李宗仁任军长,黄绍竑任党代表,白崇禧任参谋长兼第一旅旅长。

1926年3月25日,国民政府代表陈铭枢、白崇禧到长沙,成功争取湖南唐生智归附国民革命军,掀起北伐战争,4月4日离长沙返粤,25日回广西,广西第七军提前进入湖南北伐。5月10日李宗仁、白崇禧均到广州,动员国民政府迅速出师北伐。6月4日国民党中央执委临时会议通过《迅速出师北伐案》,5日任命蒋介石为总司令,在蒋的一再恳请下,7月14日白崇禧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行营参谋长、代理总司令部参谋长,27日蒋介石离广州到前线督师,白崇禧随北伐军总司令部参加指挥战争。10月1日蒋介石指挥南路猛攻南昌,5日白崇禧指挥第二军鲁涤平、第一军刘峙师占领江西樟树镇,6日进占丰城。11月2日北伐军对江西发动第三次进攻,4日第四、第七两军(白崇禧协调)破孙传芳军于九仙岭,5日与第六军联手在涂家埠大破卢香亭全部,6日白崇禧督第七军夏威、陶钧旅歼灭卢香亭部于吴城镇,毙其旅长刘士林,卢仅以身免,8日白崇禧率第七军(陶钧旅),第二军(戴岳师),第三军(朱世贤师)之各一部,追击南昌败兵至滁槎、马口圩,擒郑俊彦部旅长李彦青、王良田、杨赓和等,俘一万五千人。12月5日第一军自赣东向浙江出动,王俊、白崇禧分任纵队指挥官。

5月1日,白崇禧任南京政府第二路军(总指挥蒋介石)代理总指挥,辖第六军(代军长杨杰)、第三十七军(军长陈调元)、第四十军(军长贺耀祖),由南京上游渡江,任津浦路正面作战,连破直鲁军。6月20日参加了蒋介石和冯玉祥合作的徐州会议。7月6日特任军事委员会委员。7月10日,白崇禧以津浦路正面失利,临沂久攻不下,下令撤围,命第四十四军叶开鑫等部进向峄县、枣庄,驰援临城,并放弃蒙阴、费县,13日致书程潜请调解宁汉之争,14日白崇禧以津浦路正面敌军北退,决再度围攻临沂,23日津浦线直鲁军越过韩庄,迫近徐州,白崇禧再度撤临沂之围赴援徐州,24日直鲁军徐源泉、许琨等部占领徐州,王天培军退宿州,第二路军因自枣庄退台儿庄,对徐州设防,25日蒋介石到蚌埠会同白崇禧部规复徐州,31日白崇禧指挥陈调元、叶开鑫等部反攻徐州,8月2日遭孙传芳军攻击失利,6日蒋介石回南京,白崇禧率第二路军自苏北后撤,损失颇重,10日第二路军自淮海后退,孙传芳军占清江浦。8月12日任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与李宗仁一起“逼宫”,要蒋“不宜以个人地位而牺牲党国大计”,迫使蒋介石13日通电下野,桂系把持了中央大权。8月20日白崇禧兼任淞沪卫戍司令,21日就职,正式宣布戒严。

8月21日,白崇禧邀请上海名流举行以筹款为目的的茶话会,并无结果,25日乘车准备回南京,途中得知孙传芳部袭击南京,白崇禧立即返回,26日白崇禧命第一军第十四师卫立煌自镇江反攻,夺回龙潭,28日孙传芳军再占龙潭西扰尧化门,革命军第一军败退麒麟门,南京危急,白崇禧亲到镇江指挥,29日何应钦督第一军(陈诚师)第七军(夏威、李明瑞、胡宗铎、陶钧师)自南京东进,白崇禧亦指挥第一军刘峙、邓振铨、顾祝同师自镇江西进,30日继续发动猛攻,31日何应钦、白崇禧等督率各军扫荡龙潭附近孙传芳军,猛烈追击,将孙传芳军击退。9月14日,第十四军军长赖世璜因开罪于白崇禧,在上海以违抗命令被捕,实际上是因为白无直属部队,思改编该军。9月17日被选为南京军事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主席团成员,20日在紫金山侧小营大操场举行就职典礼。10月14日白崇禧编组第十三军(原王天培旧部第十军),自兼军长,以赖世璜旧部为第一师。10月20日,南京军事委员会下令讨伐唐生智,白被任命为前敌总指挥,11月初攻占武汉。11月17日,张发奎在汪精卫指使下发动“广州事变”,篡夺了李济深在广东的领导权,21日白崇禧令上海市长张定璠监视汪精卫行动,白即往汉口与李宗仁商对付广州事变,12月7日南京军事委员会派李济深率陈铭枢、白崇禧、黄绍竑,三路攻张发奎等,白崇禧实际并未参战,在上海向各界宣,“称第三国际谋再以广东根据地”。12月18日白崇禧辞上海卫戍司令,赴汉口代理第三路总指挥。12月20日国民政府重行编定各路军总指挥名称,第二路为白崇禧,29日白崇禧自汉口电何应钦等,声明赞同蒋中正复职。

1928年1月1日,因有传湖南的唐生智残部何键、刘兴、李品仙、周斓与蒋介石有联络,程潜、白崇禧决定继续对湘用兵,5日南京政府任命白为西征军总指挥,进攻湖南唐生智部。1月12日白崇禧自武汉赴前方督师攻湘,15日率领第三路和第四路军进攻,剿抚兼施,21日第七军和第十九军占领平江,25日第七军和第十四军占据长沙,李品仙退湘南,何键等退湘西,程潜、白崇禧又兵分两路继续追击,调第六军原留守广东的第十八师自韶关北上,夹击唐军,湘军抵挡不住接受改编。2月7日任南京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2月8日白崇禧率第七、第十九军占领衡州,15日攻克宝庆,23日叶琪部向程潜、白崇禧议和停战,愿受改编。3月4日李品仙、刘兴、周斓通电停战,准备北伐,11日程潜、白崇禧、李品仙、鲁涤平等通电,西征任务已毕,移师京汉路北伐。3月30日中央常委会决议,通过白禧崇等为广西省党部指导员。4月8日,国民革命军将两湖各军改为第四集团军,白崇禧为副司令,11日任武汉政治会议委员,21日程潜、白崇禧令两湖军队集中北上助战。5月19日,白崇禧应蒋介石之邀赴郑州与蒋氏及冯玉祥会晤,商进兵京津计划,会后白氏即统兵北,21日蒋中正、白崇禧晤于新郑,白北上,所部仍在许州、郾城、信阳一带,屯驻未进,23日李宗仁以白崇禧任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拨第七、第十三、第三十五、第三十六等军归白节制,25日南京军委会照准,26日自京汉路前方返汉口与李宗仁会商,决定带兵北上。6月1日白崇禧就任武汉北伐军前敌总指挥,5日自汉口北上,令屯驻豫境之第四集团军开往京津,11日即与阎锡山联袂开进北京,25日被中央政治委员会临时会议指定为北平临时政治分会(主席李煜瀛)委员。7月6日北平香山碧云寺总理灵前举行祭告典礼,蒋介石主祭,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襄祭,吴稚晖、朱培德、白崇禧、商震等与祭。7月11日参加北平汤山会议,讨论整理军事方案及军事意见书,白崇禧反对裁兵,主张以殖边(即开发边疆)代替裁兵,蒋介石不纳。

北伐评价

7月15日,榆关奉军全部退出关外,直鲁军仍留唐山、滦州一带,蒋介石决令白崇禧组织各集团军混合军(名右路军),负责肃清,8月3日张学良请和平解决,令张宗昌、褚玉璞下野,7日肃清关内直鲁军军事停止进行,待和平解决。8月13日,阎锡山因白崇禧之请,下令解散平津工会。8月15日,白崇禧调河北之第七、第十九军回武汉,南京亦有调兵入赣消息,盛传长江中部有军事行动。8月30日代行第四集团军总司令。9月1日白崇禧部出动东征,以徐永昌统右翼军沿平奉路进发,李品仙统左翼军由平榆大道前进,范熙绩统中央军,刘镇华统预备军,2日白崇禧由北平到天津,督师东征,3日北塘、芦台、宁河之直鲁军向唐山撤退,4日白因东征事访天津各国领事,6日白崇禧在天津誓师,8日左翼李品仙、魏益三部占丰润,10日右翼徐永昌部占领唐山,11日右路军中央范熙绩占开平,右翼徐永昌占古冶,白崇禧设指挥部于唐山,13日白崇禧部占领滦州,直鲁军东退转攻奉军,欲退出关外,张学良不允,18日张宗昌、褚玉璞部为奉军所败,褚赴奉,张走大连,20日直鲁军残部解决,除由奉军缴械者外,许琨、王栋等部均归降于白崇禧,23日白崇禧将收编之直鲁军许琨等部在滦州、开平、古冶、胥各庄等处分别缴械,关内完全肃清,25日白崇禧、杨宇霆在昌黎会晤,滦河以东易帜。北伐期间,白崇禧“从镇南关打到山海关”,堪称“完成北伐的第一人”。

9月间,蒋介石暗中订定“拉胡(汉民)倒桂”的计划,派刘兴北上到青岛晤唐生智,争取唐旧部反正,还说“抓到白崇禧就把他杀掉”。9月27日白崇禧辞代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权及右路军总指挥职务,并请班师回汉,未准,29日派代表邀张学良入关相会,张以病辞。10月7日白崇禧、杨宇霆再会于滦州商军事善后、交还车辆、关外易帜及解决热河等问题。10月11日第四集团军叶琪所部第十二军由津东班师回武汉,12日白崇禧派叶琪往奉天晤张学良。10月25日陈铭枢等到天津晤白崇禧,本日同赴北平,陈携胡汉民、谭延闿劝白赴新疆函,31日白崇禧函胡汉民、谭延闿等愿赴新疆,并提出计划,11月19日发表整理新疆国防及防制俄人南侵意见。11月28日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举行编遣会议,讨论该部编遣事宜,白崇禧兼任委员长。12月6日国府特派白崇禧等为两粤赈灾委员会委员。12月9日,新疆省政府宣布,“无论何种人等,非经允许,不准入口”,藉名防止苏俄宣传,拒白崇禧入新。12月13日,胡宗铎偕何键到北平告白崇禧,谓蒋介石从江西暗中补给鲁涤平部,意在夹攻武汉,白氏指示武汉乃四战之地,不宜用兵,着胡宗铎告夏威、陶钧,令第四集团军全部从武汉撤退,集中湖南,紧靠两广后方,候命进止,胡宗铎阳奉阴违。12月18日电国府条陈西北国防办法,24日白崇禧在纪念周报告,谓被裁士兵复有为地方招去之事,并解释联奉传说。

1929年1月1日编遣会议在南京开幕,蒋介石以“东电”邀白崇禧去南京参加“国军编遣会议”,白崇禧称病不出席,曾八上辞呈,17日入北平德国医院疗养,20日兼第十四师师长。1月22日,白崇禧电蒋中正、李宗仁,请裁撤第四集团军总指挥职,26日蒋介石表示慰留。2月9日出医院,14日免兼第十四师师长,15日任第四编遣区办事处主任。2月22日,主持武汉政治分会的胡宗铎不征求李、白同意,擅自撤换湖南省主席鲁涤平,蒋桂矛盾激化,蒋桂战争爆发在即,蒋介石乃派人策动李品仙、廖磊等人叛离白崇禧,并派特务企图捕杀白崇禧,幸廖磊向白崇禧高密,3月9日白崇禧离北平,17日廖磊亲自护送白崇禧到塘沽港乘日本轮船离开,蒋介石令上海警备司令熊式辉拦截,被上海市长张定璠设法通知桂系,日本驻沪总领事先一步把白崇禧从轮船上救走,经香港转回广西。3月20日李品仙在平津叛白归唐生智,带头与唐部旧属共22人联名通电声讨白崇禧。如说“白崇禧醉心权利,阴谋百出,不恤冒天下之大不韪,轻启兵戎,以填其无餍之欲壑,查白自接领本军以来排斥异己,克扣军饷,……近更明目张胆强令本军扰乱北方响应武汉袭攻徐海,进逼首都,元恶大憝,人得而诛。”还骂白崇禧为“国贼”,等等。3月26日蒋介石撤消白崇禧本兼各职,开除党籍,30日白崇禧经日本到香港,即任粤桂湘鄂总司令,赴海防入桂,李、白为解除后顾之忧准备向广东进军。5月5日粤桂战争起,李宗仁在梧州通电组护党讨贼军南路总司令部,11日清远桂军由白崇禧指挥,合西江桂军(黄绍竑)向粤军夹攻,21日白崇禧与粤军在广州近郊大塘展开血战,被击败。6月18日湖南何键部第四路军吴尚、刘建绪、周斓三师在柳州为桂军白崇禧所败,退永福平乐。6月24日湘军攻柳州,被白崇清部击败,退回桂林。29日第十五师李明瑞等占领南宁,李宗仁等走龙州,广西政权落入俞作柏、李明瑞手中。10月1日俞作柏、李明瑞通电反蒋,迅即失败,策动此次反蒋的汪精卫、陈公博乃欲与李、白、黄合作。16日白崇禧回广西任“护党救国军”前敌总指挥,张发奎率第四军及第十五军之梁朝现部由桂林入湘,与白崇禧会合。12月10日黄绍竑、白崇禧桂军进至军田、赤泥。

1930年1月15日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张发奎各军反攻,2月4日白崇禧及张发奎军败第六路军(朱绍良)第八师毛炳文、第五十师谭道源等部于广西荔浦,5日再败5日第六路军于广西平乐,15日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张发奎电阎锡山,劝武装迫蒋引退。2月27日白崇禧部进抵蒙江,旋被陈济棠联合中央军、湘军将其击败。3月14日,白崇禧等五十七人通电以十事诋责蒋中正,请其“敝屣尊荣”,“以党政还之国人,则干戈可化玉帛”。中原大战爆发,4月1日,白崇禧就任“中华民国军第一方面军”(总司令李宗仁)总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和第二路军总指挥。下决心不要后方,突向武汉,5月14日,白崇禧、张发奎部入湖南永明,进向零陵,何应钦坐镇武汉,下令湘军各部放弃正面,转入侧翼。6月3日白崇禧桂军、张发奎粤军败何键部刘建绪等于渌口、醴陵,5日占领长沙,10日白崇禧入岳州,此时桂军后续部队因黄绍竑舍不得广西地盘迟迟缓行,粤军蒋光鼐、蔡廷锴两师奉何应钦命突袭衡阳,桂军被拦腰斩断,李宗仁、白崇禧无胆量破釜沉舟,13日自岳州南退,16日武汉行营对长沙下总攻击令,17日白崇禧军退株洲、醴陵,何键部即入占长沙,7月1日张桂联军在衡阳与粤军激战,全军崩溃,4日张桂联军自湖南退回广西全州,战略完败,白崇禧、黄绍竑互相指责,8月黄绍竑愤而离桂。10月9日,白崇禧率桂军第八军李品仙、第七军杨腾辉及第四军张发奎进攻宾阳上林,援被滇军围攻的南宁,12日南宁守军黄旭初、韦云淞出击,接应张发奎、白崇禧援军,13日南宁解围,滇军被击走,24日白崇禧再败滇军于广西平马,30日滇军卢汉、朱旭等部经百色西退云南。12月李宗仁、张发奎、白崇禧等连日在柳州会议,白崇禧任广西总司令部军事委员会参谋长。

1933年1月27日,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蔡廷锴会商决定“抗日、剿共同时并进”。11月20日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在福建发动“闽变”,成立“中华共和国”,22日李宗仁、白崇禧列名通电,责李济深、陈铭枢等“背叛主义,招致外寇,煽动赤祸,尽丧所守”,劝“幡然改图”。1934年6月21日白崇禧自广西抵广州,商赣南“剿匪”事,22日何键、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蒋伯诚、薛岳在广州举行剿匪军事会议。7月14日白崇禧、黄绍竑访胡汉民于香港,15日白回广州。8月18日白崇禧赴赣南南安视察部队,9月7日离广州回桂。

1936年1月28日,贵州省府主席吴忠信自南京到南宁,晤李宗仁、白崇禧,劝与中央合作。2月24日,日本松井石根大将自广州飞广西南宁,访白崇禧,25日返粤。3月16日,铁路部长张嘉璈到南宁,与白崇禧等商湘桂铁路建筑计划。5月14日,白崇禧、黄旭初到广州商时局,15日陈济棠就两广共同反蒋问题与白崇禧密商,达成协议,20日李宗仁亦到广州,22日居正、孙科等与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等会商时局,30日白崇禧自广州回南宁,密令各军动员入湘。6月1日,李宗仁、白崇禧联合广东陈济棠发动“两广事变”,4日电请中央准予出兵北上抗日。

战,26日蒋介石派刘斐赴广西,促白崇禧入京参赞中枢。8月2日蒋介石致电李宗仁、白崇禧,约他们赴南京共商抗日大计。8月4日,蒋介石派飞机将白从桂林接到南京,20日任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副参谋总长兼军训部部长、第一预备军(司令长官李宗仁)副司令长官,参与制定抗战计划,提出对了日军作战的六条指导原则。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白崇禧曾以副参谋总长的身份视察前方。被日军一夜击破,向蒋介石献策,认为纯粹被动防守非长久之计,徒增伤亡更无法取胜,必须以一支主力突击部队主动出击,实行积极防御的策略,蒋介石求之不得。下达了实施反击作战的命令。10月19日,中国守卫蕰藻浜南岸的部队,配合廖磊第21集团军发动全线反击。当日,日军松井石根命令主力第9师团迎头相撞。桂军初上战场,毫无与日军交锋经验,以血肉之躯勇敢的冲进密集弹雨,遭日军飞机、火炮、坦克和机枪密集火力突击,数万大军一日即被打散,上万敢死队大部战死。该集团军仅旅长即阵亡六七人。“小诸葛”见桂系溃兵被其他部队收容,多年经营毁于一旦,不禁痛心疾首,连日饮食不进。

1938年1月1日军事委员会改组,白崇禧任军训部长,掌理陆海军训练整理、军事学校建设改进。2月,白崇禧特邀周恩来、陈绍禹、秦邦宪对即将开赴徐州前线的广西学生军讲话。3月24日,白崇禧随蒋介石至徐州视察,并留在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台儿庄会战,经常到战地与各军、师的高级将领联络,代表武汉大本营面致慰问,鼓舞士气。4月6日至8日,国民党召开五届四中全会,白崇禧增选为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5月15日自徐州城内移往南门外段家花园,16日撤离徐州。5月,“中国回教救国协会”在武汉成立,白崇禧任理事长。7月17日特任第五战区代理司令长官(李宗仁因病住院动手术)。7月19日,白崇禧得知日军第六师团沿长江北岸向西进犯武汉地区,立即部署第五战区李品仙兵团12个师围歼这一路孤军,经大小战役数十次,反被日军击破并夺走田家镇要塞。9月军训部由武汉迁祁阳,12月迁桂林虞山庙。10月16日敌陷广东博罗,白崇禧自武汉赴广州指挥,21日敌陷广州。11月30日蒋介石令白崇禧兼任桂林行营主任,负责第三、四、七、九战区的作战,管理半壁江山。白崇禧兼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在武汉军事会议中,白崇禧建言提出“坚壁清野”、“焦土抗战”、“发展游击战、配合正规战”、“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取时间”等谋略。

1941年冬白崇禧编写了《游击战纲要》一书。1943年5月,重庆成立中国宗教徒联谊会,白崇禧为常务理事之一。7月蒋介石派白崇禧到兰州,办理甘肃****善后事宜。9月出席国民党五届十一中全会。1944年1月1日,以抗日期间着有功绩,国民政府授白崇禧青天白日勋章以资嘉奖。5月21日,吴铁城、张群、熊式辉、张治中、王世杰、白崇禧、朱家骅会商党务,纠正陈果夫、陈立夫行动。5月日寇沿粤线南犯,长衡会战爆发,蒋介石原要白崇禧前往四、九两战区指挥作战,白以蒋不听从他的在桂柳决战的主张,仅允传达统帅意旨,而不愿担任指挥任务。6月22日白崇禧从重庆飞桂林,先与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会商,25日白崇禧、张发奎召开第四战区高级将领会议,制定初期作战计划,成立桂林市城防司令部,派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韦云淞为桂林防守司令。7月14日,去湖南晤第九战区薛岳,建议该战区主力应部署在湘桂铁路两侧,使日敌不敢沿湘桂路直驱直入而攻桂林,薛不允。31日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8月后着有《现代陆军军事教育之趋势》。10月3日,国民政府令“陆军二级上将白崇禧晋任为陆军一级上将”。10月10日授予抗战胜利勋章。11月11日白崇禧参加复原整军会议,会前期期以为不可裁军,13日在整军会议宣布裁撤各军官分授及各班团。1946年1月4日白崇禧自重庆到南京,7日何应钦自南京飞重庆,白崇禧代理陆军总司令职,10日自南京飞徐州视察,12日回京。3月1日被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第二次全体会议主席团成员,17日选为中央常务委员。5月7日白崇禧、顾祝同等到青岛,16日白崇禧到北平,17日飞沈阳与杜聿明商讨东北作战问题,20日白崇禧、杜聿明自沈阳赴四平街视察,白主“乘胜”大举追击,22日白崇禧离沈阳飞北平转南京,23日随蒋介石再飞沈阳,30日随蒋到长春视察,并接见士绅,即飞北平,31日自北平回抵南京。

1946年5月15日,国防最高委员会决议,任白崇禧为国防部长,23日下特任令。5月31日国民政府明令设立国防部,国防部长掌有关国防政策计划之筹划与建议、军事各项政策与方针策定颁布,及军政设施之审核督导、总动员有关事项之审议与建议,并指导国防部与政府各机关之联系及其实施之协调。6月1日国防部在南京黄埔路中央军校旧址正式成立,白崇禧任第一任部长,只是“审定参谋总长所提关于国防需要之军事预算及人员物资之计划”,无任何决定权。7月23日白崇禧到徐州视察,8月23日飞牯岭,与蒋介石、马歇尔商谈战局,26日自牯岭返南京。10月3日国民政府派宋子文、白崇禧为绥靖区政务委员会正副主任委员,11月成立国防科学委员会,白崇禧兼主任委员。

1947年1月30日成立行政院绥靖区政务委员会督察团,白崇禧为团长,2月13日白崇禧抵南通,召开绥靖区会议,26日到北平出席冀热区绥靖会议。3月3日白崇禧到张家口,4日到绥远,6日到太原,7日返回南京。2月28日台湾爆发“二二八事变”,3月9日白崇禧奉派准备赴台湾,11日国民政府派白崇禧前往台湾宣慰,对于此次纷扰事件权宜处理,白崇禧对旅沪台人代表陈碧笙等申述处理台变方针(改革政制,取消专卖制度,台省省内省外人一律平等,派兵为国防上之需要,非为镇压人民)。3月17日白崇禧及蒋经国自南京到台北,即发表文告,宣布处理台湾事变四原则,18日访台湾参议会,并招待台北各界人士,22日到台南,23日到台中,25日经新竹回抵台北,26日在台北广播劝高山族检举现场逃逸之“暴徒”。4月1日白崇禧发表处理台湾善后五项办法,2日自台湾返抵南京,7日报告台湾事变善后,主改革政治经济制度,调整人事。4月23日特任张群内阁政务委员兼国防部长。5月1日,白崇禧在立法院报告军事,决”先完成统一”。

1948年1月16日,白崇禧在九江召开豫皖鄂湘赣五省“绥靖”会议,19日自九江回汉口,2月6日自汉口回抵南京。3月29日国民大会在南京揭幕,白崇禧作为代表参加,但反对“行宪”。4月12日,国防部长白崇禧在国民大会报告军事,北方代表要求挽救军事危机,严厉抨击陈诚,白崇禧幸灾乐祸面露微笑。4月24日,李宗仁因蒋介石意图操纵副总统选举而声明退出,蒋介石无奈,25日国民党中央常会讨论副总统选举问题,推白崇禧向李宗仁解释误会,盼停止互相攻击之宣传,在黄绍竑的策划下,29日李宗仁当选为副总统,桂系声势大振,更引起蒋介石的忌恨。6月1日新政府成立,白崇禧被免国防部长,特任为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11日白崇禧力辞华中剿匪总司令职,15日在黄绍竑劝说下打消辞意,25日白崇禧自南京抵汉口,26日自汉口到豫南前线视察,28日在汉口正式就任总司令,29日“国防部九江指挥部”改为“华中剿匪总司令部”。7月5日白崇禧在汉口讲演,主整肃人心,切实执行“民生主义”的平均地权,节制资本,争取民众,实施“总体战”,10日白崇禧到蚌埠,主持绥靖会议,26日白崇禧自汉口到南京,谒蒋介石,8月2日参加军事会议,9月9日白崇禧自南京返汉口。

1949年7月17日白崇禧到广州,18日回长沙,22日解放军逼长沙、株洲,白崇禧自长沙移驻衡阳。8月4日程潜和陈明仁在长沙和平起义,白崇禧阻挠不成,13日白崇禧到广州。9月14日白崇禧连日在广州与余汉谋、薛岳商华南军事,17日返衡阳,为了坚定美国给他十个师装备的,表示他还有作战的意志,他不断反突击,甚至在青树坪包围了四野钟伟军的一个师(青树坪战役),他甚至使林彪相信他要反攻武汉而把军队后撤部署,他乘机全力南撤,但后卫部队遭到一个傻大胆丁盛的拦截,损失惨重(衡宝战役),10月2日与蒋介石、李宗仁等会商军事政治,解放军展开两翼,以柳州为中心发动钳形攻势,迅猛前进,6日解放曲江,7日白崇禧部自衡阳退至桂林,16日白崇禧全线退入广西,解放军紧追入桂,19日白崇禧号召广西民众“保乡卫国”,23日白崇禧等到海南岛,24日会商防务,27日到重庆,主张劝李宗仁到昆明去“休息”一段时间。

人物生平

周恩来对他的评价抗战期间,国共合作,中共代表团的军事组常到国民党的军训班中去讲课,宣传游击战争。周恩来与国民党的军事将领交往较多。白崇禧很佩服周恩来的恢宏气魄、渊博学识、军事才略和政治工作经验。而周恩来也很欣赏白崇禧的主战立场和指挥才能。 1938年3月上旬,白崇禧到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之前,专请周恩来、叶剑英商谈津浦战场的作战方针。周恩来建议:津浦线南段采取以运动战为主、游击战为辅的联合行动,使 淮河流域的日军时刻受到威胁,不敢贸然北上支援南下日军;徐州以北则采取阵地战与运动战相结合的方针,守点打援,各个击破。白崇禧对此建议非常赞赏,到徐州后,协助李宗仁指挥时基本上采纳了这个方针,促成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 但在政治上,周恩来一眼就看出了白崇禧的弱点。 1965年迎接李宗仁从海外回国时, 禧有过中肯的评价: “白颇自负,其实在政治上无远见。” 相信这个评价代表了中共领袖们的共同意见。 说白崇禧政治上低能,主要表现在他对时局的认识不清上。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