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六十二 战沈阳(六)

东篱剑客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一夜紧张的等待后,十二日辰时,大明的叛逆,建州的酋首,未知姓氏的努尔哈赤,率领着自己用三十年时间纠集起来的虎狼之师,层层叠叠地堵在沈阳城东七里之外。 这时,打了个盹的马佳,急忙来到东门遥望敌情,只见远方原野的尽头,黑压压的一片。 毕二遇在旁说道:“奴酋扎营比较远,偷袭有点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一夜紧张的等待后,十二日辰时,大明的叛逆,建州的酋首,未知姓氏的努尔哈赤,率领着自己用三十年时间纠集起来的虎狼之师,层层叠叠地堵在沈阳城东七里之外。

这时,打了个盹的马佳,急忙来到东门遥望敌情,只见远方原野的尽头,黑压压的一片。

毕二遇在旁说道:“奴酋扎营比较远,偷袭有点难,七里地,轻装快马都要半刻,更何况我们骑兵还没建夷多。”

贺世贤粗声大嗓道:“多也没用,就凭我一对钢鞭,就能打他个稀巴烂!”

尤世功劝道:“贺总兵不可,敌军势大,还是等各路援军来才稳妥。”

各参将备御闻言,也都纷纷劝诫,请求诸将忍耐。

贺世贤一见,叫道:“没劲,喝酒!”

他正要下去,忽然听得哨兵喊道:“报,敌方有三匹马到!”

明军众将急忙从城垛口望去,只见三匹轻骑快步赶到城外百步,然后举着小旗又进到城门外五十步,马上一人扯着嗓子大喊道:“后金国抚顺额附、三等副将李永芳大人,请贺总兵答话!”

贺世贤一听,不等门将接话,就跑上前去大叫道:“李永芳这个狗汉奸,滚回去,等着贺爷爷打碎你的天灵盖!”

李永芳把马策近了点,高声劝道:“贺总兵,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后金国天命汗,英明神武、虚怀若谷,最是敬佩像总兵你这样的豪杰。若是总兵率军举义,以迎王师,正如尉迟恭归唐、杨家将归宋,定会受到大汗的倾心接纳,高官厚禄、财货美女,必将滚滚而来,一生都享用不尽啊!”

贺世贤大骂道:“呸,你还有脸提杨家将?杨家将是大宋的忠臣,是我们汉人的英雄,不是投降鞑子的狗汉奸,滚!”

李永芳也不动怒,继续絮叨:“总兵既然说忠臣,那就谈谈什么是忠臣?有明主才有忠臣!大明皇帝,一个个昏庸怠惰,任用奸佞。试看万历朝,税监太监高淮,把我们辽东多少人家逼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如今的天启皇上,不是又听信朝中昏官的谗言,把熊廷弼熊经略给去职了吗?这样的混账的大明朝,保他作甚?。。。。。。”

贺世贤、尤世功等又惊又怒,急忙下令道:“放箭、放枪炮,打死这个狗汉奸!”

“笃、笃、笃。。。。。。嘭。。。呯!”众兵将闻令,纷纷放起铳箭起来,由于铳炮的点火需要时间,所以比弓箭晚了不少时侯。

李永芳等人早在弓箭手刚有动作时就拨马回转,等到铳炮放起时,已是跑到百步外。

贺世贤见状,骂了一句:“妈-的,早叫你们车营兵要练好铳炮,不然哪里能让这兔崽子跑掉?”

马佳见状,马上喊道:“总兵莫气,末将有办法!”随即豪气大发道:“猎兵听令!”

“在!”

“前方一百五十步,敌人三马,全部开火!”

“遵命!”

早就装好弹药的十名神射手,立即端枪瞄准,在什长的一声令下,密集攒射:

“呯呯呯!。。。。。。”

一排白烟从枪口升起,只见二百步外,李永芳等人骑的三匹黑马都是一震,随即悲鸣倒地。然后,那三人便二人抬着一人,踉踉跄跄往回跑。那边接应的后金兵见状,忙牵着快马赶到,把三人扶上马,然后簇拥护卫东去。

“哈哈,小马,干得好!真他-娘的解恨!诶,你的这些兵送我几个怎么样?”

马佳笑道:“贺总兵取笑了,我手下的人,怎么超过得了你的家丁亲兵。其实他们就是凭着我造的好枪,才能打得那么远、那么准。”

众将都提起神来,纷纷和贺世贤一起问起马佳的枪来。等到马佳演示过后,贺世贤这才大嘴道:“枪弹都这么贵,花那么多钱训练,都快赶上一个兵的军饷了。小马,你还是直接给我几个人,我付给你银子算了,别那么小气嘛!”

马佳只好拱手道:“总兵既然这么说,那我就选派两名好手给您。对了,以后总兵要买线膛枪,可别忘了找我哦。我家制造的,肯定比公家厂库的好!”

贺世贤咧着嘴道:“行了行了,你这个小奸商,以后会照顾你生意的。”

于是,第一天的战事就在马佳的“燧发线膛枪广告”中结束。晚上统计时,尤世功的家丁还斩了五颗后金兵的首级,这让贺世贤又豪气大发:“明天,你们谁也别拦我,我要把奴酋的蛋都打出来!”

后金大营这边,努尔哈赤在询问了李永芳的臀部的伤情后,对他说道:“汉人有句话,自古得人心者得天下,精兵利器都是辅助用的,额附也不必过于惊讶。要说狠,能狠得过大将军炮和弗朗机吗?明军不过是有几个鸟铳使得好的倭人罢了,这和我们的神射手一样。至于那铳,就是那什么鲁密铳,没什么好担心的。”

众贝勒和大臣也齐声道:“大汗说的对,明军的鸟铳不足为惧,反正他们用得好的也就那么几个,其余的都是三眼铳、夹靶枪,还不如我们的大箭呢。”

努尔哈赤欣然道:“好了,传令,杀牛宰羊,犒赏全军,安营扎寨的阿哈和伊尔根,也要给赏。”

二贝勒阿敏犹豫道:“大汗,阿哈他们不过是奴隶而已,就不要破费我们自己的财物了吧?等抢了大明的牛羊,再赏他们就是了。”

这话一出,引起不少贝勒、将官的赞同。

努尔哈赤教训道:“军队要上下一心才能打胜仗,而上下一心,除了规矩,还要靠主子的主动关爱。主人关心奴仆,奴仆尊从主人,这样结成一团,不就是钢铁军队?你们不过是舍不得自己的财物罢了。你们怎么就不想想,我们的目的是团结起来抢明国,这才是我们的大义!这时候,不要舍不得小钱!”

黄台吉闻言,带头高呼:“举大义,抢大明,抢钱抢粮抢女人!”

代善也反应过来,领着众人呼应道:“伸张正义,征讨明国,抢钱抢粮抢女人!”

接着,亢奋的欢呼由帐内传染到帐外,声势越来越大。

努尔哈赤老怀大悦,不停捋须道:“好,众人齐心,一致对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