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无间 正文 第一章 我的士兵

正红旗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8.html


二零零六年的秋天,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


“班长!”

随着那一声熟悉的叫唤,我回过头去,看到了刘炜。

是他,我的士兵,刘炜!

在北京混的这两个月里,就没遇见过一个熟人。还真没料到居然在这里能遇到了我的兵。

“刘炜!”我一脸严肃的叫道。

“到!”他条件反射般地挺直了腰板,双手贴在大腿外侧,双脚并拢,大声地应到。

“哈哈……”即刻,我和他都同时笑了出来。

两个男人热情地,紧紧地拥抱了在一起。当两人分开的时候,都能看到对方的眼睛上蒙着的雾气。

“靠,你小子想哭?你还是我的兵吗?”看到刘炜激动得就快热泪盈眶的样子,我又板起了脸。

“老兵见老兵,两眼泪汪汪嘛。”刘炜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班长,两年多没见你了嘛。”

我没说话,打量着眼前这位当年我带出来的兵,已经不再是穿着绿色军装的兵了。现在的他,头发不是以前当兵哥的时候的短发了,而是一头的长碎发。当兵时那消瘦黝黑的脸,也变得红润起来。他身着一套黑色的阿迪运动服,脚上也是踹了双阿迪的三叶草怀旧版。不过身材还是那么的健壮,腹部也没凸出来。握着他的双手,还是那么的有力,只是感觉到他的手掌没有了茧子了。

“班长,在想什么呢?”刘炜被我看得都不好意思了。他可觉得要是他们这样要是在国外,绝对是被看成断背了。因为我现在搂着他的肩膀,周围附近的人的目光都转往我们这边看着呢。

“咳!”我也不好意思的松开他,说道:“你小子现在混得不错吧?”

“一般般了,就是在一家古玩店打工而已。”刘炜高兴的说,“班长,你怎么来这里啊?”

“来这里找了个工作……”我笑了笑对刘炜说。

“你退伍了?我还以为你继续当二级士官了呢。”刘炜惊讶地问,“那你现在找到工作了吗?”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说:“没,在一个工地上当技术员。今天不是星期天嘛,没地方去,就来这里转转呗。”

“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刘炜热情地说着,拉着我就就外走,“班长,难得见上你一面。走,我们去喝两杯,叙叙旧。”

我们出了潘家园旧货市场二区,拐到小停车场。就见刘炜掏了钥匙就上了一部银色的POLO两厢车。

我也跟着上了车,就道:“不错啊,你小子真是混得开了!”

刘炜不好意思的说:“班长,这还算普通了,才十来万,在北京城里算是低档啦!”

车子出了潘家园,就往东开去,转到一家酒楼。停了车以后,我抬头一看,是眉州东坡酒楼。

刘炜看到我这样,笑道:“还记得我们在四川当兵的时候吗?那个炊事班的马班长做的青菜都放辣椒,弄得我刚来的时候都不敢吃青菜。后来一打听,原来那个马班长是四川人。”

“呵。”我笑道:“那你还来这里吃?”

刘炜正色的道:“班长,你还别说。要真是那两年不吃他炒得菜,我到现在还吃不了辣的东西啊!”随后他笑了笑又道:“还好,就那两年,还真喜欢上了川菜!现在可不,还得隔三差五的来上一趟这里吃顿川菜呢!”

“哈哈!”我们两个都笑了起来。

想起来还真是的,那个马班长炒什么菜都放辣椒,好像部队不用钱买辣椒似的。好在我是桂林人,能吃辣的。


刘炜找了间包厢,坐了下来后。刘炜就在那里一边向服务员点着菜,还一边问我要试那一个菜辣不辣。

“班长,生拌野香菜怎么样?想当年我们营地附近的香菜都被我们拔光了。”

我点了点头。

“豆筋烩鸭丝,辣子鸡,黑笋烧牛肉,酸辣鳝丝……”

我一听,忙道:“好了,小炜,就我们俩,用不着那么菜的。”

“班长,难得碰上你。今个我请客,你就别和我客气了。对了,来瓶五粮液咋样?”

我忙说:“还是喝啤酒顺口……”

“那就燕京吧,对了,再来个,墨鱼炖老鸡吧。”

服务员向我们推荐了几道菜后就出了包厢,很快开了两瓶燕京啤酒上来。


刘炜把啤酒给我倒上以后就问道:“班长,你怎么会来北京的?”

我抿了一口啤酒,缓缓的说道:“原先在家里分配的工作不是很好。是回父亲的那个厂,半死不活的,一个月才几百块的工资,有时候还三个月没工资发。现在厂里就是靠出租厂房收的那点租金来维持了。现在是办了停薪留职出来的。”

刘炜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国企一般都这样了。那现在是在那个工地做?”

“顺义区那边的一个什么住宅开发区吧。现在在工地上当个技术员,一个月拿一千五,比那时候当士官还多点。还包吃包住,也算过得去了。”

“才一千五啊?班长,这不是委屈您了嘛!你可是咱军里的排雷能手啊。”

“那又能怎么样?出来了,去那排雷啊!再说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脱下了军装,就什么都不是了。”

“好像我退伍的时候,军里要推荐你去工程兵指挥学院啊?”

这时,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推荐是推荐。问题是我的文化水平不高啊,英语都不过关,要不那时候我早就去维和工兵营了。而且,那也只是和我们这帮士官说说而已,我又没那什么关系。”

“班长,你是当了一期的士官吧?为什么不继续下去?”

我又喝了一口啤酒,道:“累了。想到社会上走走了。在军营里呆久了,也觉得闷了。”

刘炜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是不是那次我和你去参加维和工兵的选拔赛原因?”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一口饮尽杯子里的啤酒,说:“一个人的目标都达不到,还能怎么样?”

此时,包厢里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我们之间一时无话可说了。确实也是,军营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每天的训练场,食堂,宿舍三点一线,除了每年的两次演习来点缀一下激情以外,还有在当了士官后,可以偶尔的悠闲的外出(但时间也不久)……

加上维和工兵的选拔赛里的录取战斗工兵的最后一项考核都没通过,在士官生涯里的最后一年,我一直很失落,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虽然连长和指导员以及班里的士兵们都在开导我,但我还是选择了退伍!在退伍的那一天,我哭了,大家都哭了……


很快,安静的气氛被上菜的服务员打破了。

“来,来。班长,喝汤。眉州东坡的手艺可是很精湛的。”刘炜主动地帮我往碗里盛满了墨鱼炖老鸡的汤水,“我知道您是南方人,特别喜欢在吃饭前喝汤的。”

“谢谢。”我也不客气,接过盛满了汤的碗就喝了起来。

这汤的味道还真不错,没有墨鱼这海鲜的腥味,而且墨鱼放在炖汤中又可以提味,一口下去,肠胃顿时舒服了起来,嘴里的味道也是及其的鲜美。

到了下面的菜,还真尝到了川菜的特点,真是没有一样不带辣的!

“好久没吃这么好的了。在工地上,除了我们这些人还算好点了,那些民工的饭菜基本上没什么油水。”喝着冰镇的啤酒,吃着火辣的川菜,爽得我的舌头差点就打结了。

“班长,有过考虑做别的工作吗?”刘炜向我敬了杯酒说道。

“我们还能干啥?”我不假思索的道,“我们这些手活,也就是在建筑工地上才有得发挥。”

“那也不一定要做建筑的呀!”

“我当士官的时候不到一千块,后来分配到厂里干活才是四百块,现在在工地是一千五百块。”我感叹的说道,“虽然是少了点,但不乱花,存够了以后回家那里也算是不错了。”

“我问问我叔吧,让你来他开的古玩店打打下手也好过在工地上当民工吧。薪水方面也不会少过现在的。”

听刘炜说起古玩店的事来,我就有点犹豫起来。

刘炜见我低头的样子,以为我在考虑,就说:“班长,这是我欠你的。你就放心好了,我叔叔绝对会需要你这样的专业人才的。”

“专业人才?”我奇怪的问道。

“呵,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刘炜神神秘秘的说道。

“靠,你小子还跟我那么神秘啊?”

“班长,你就相信我吧。进古玩店,做得好就有大钱赚的。”刘炜又主动和我碰了杯,“你今天不是去潘家园看了吗?”

“嗯。”我点了点头。

“那里好的东西不多了。摊上摆的,十有八九是赝品,真的也都是晚清民国那些不太值钱的玩意儿。”刘炜诚恳的对我说,“班长,你不懂这些,就千万别乱买,最好就是别买。”

我也不再犹豫了,就打岔说道:“刘炜,不瞒你说,我现在手上有块玉,绝对是古玉。”

“啊?”刘炜惊讶了一声。

我没在乎他的惊讶,从裤袋掏出一个中南海牌烟盒,从里面倒出一个小布包,小心翼翼的掀开布包的四角,就在里面拿起了一块玉来,说:“就是这块玉。”

“啊!”刘炜又是一声的惊讶,小心翼翼地从我手中接过那块玉,细细地的端详了起来。

这块玉是一块玉佩,圆形造型配饰,玉佩上用阴刻*布满卷云纹,而且没有重复的纹路,整个玉佩呈现暗红色。

刘炜是越看手越抖,嘴里喃喃地道:“好玉好玉!”

我看着就想笑,开玩笑似的的对他说:“小炜,你可拿好了啊。手再抖的话,那玉就掉地上成几瓣了呀!”

刘炜没理我的玩笑,没拿玉的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极力掩饰诧异的神情,尽量以平稳地口气问:“班长,这块玉你不会是在潘家园里淘的吧?”



*******************************************************************************


阴刻:即线条是凹进玉体的雕刻手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