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无间 正文 序章

正红旗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8.html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河南,洛阳市。




郊区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机器声隆隆作响。现在正值中午,基本上所有的工人都去休息了,只有挖掘机与运泥车还在不知疲倦地赶工。



我正在工地边上一个起得不错的工棚的值班室里睡午觉。鄙人免贵姓陈,名海浪,贵庚二十有五快六。去年从东南某军区,林副主席的老部队里的一个工兵团退伍后,服从国家的分配回到父亲的单位,一个半死半活,转型不了的国企,一个月只领着四五百块钱。后来受不了那份几乎与低保一样的工资,在一个老战友的介绍下,来到了河南的这个建筑公司干活,凭着在工程兵部队里学的技能,一年下来也混了个技术员的位置。虽然领着比在家里多三倍的薪水,但按现在这年头的生活水平,用我自己的话来说这叫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反正每天也乐得到处逛逛,指导一下工人和司机,没事就回那简陋的办公室打个盹,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这天中午,我正与梦中情人相会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哐啷的响声,那声巨响虽然不是很大,但整个工地的地方都听见了这响声。响声把我的梦中情人给赶跑了,我一下就醒了过来,第一反应就是出了事故,这可是和我有直接责任的。我一翻身起来,脚套进人字拖鞋就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待我跑到那个地方一看,那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工人。


“什么事啊这么大声?”看见工人们并不惊慌,我知道没什么大事,我不慌不忙地点上一根烟,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陈工来了,快让开。”


工人们马上闪出一条通道,我就正好站在那条大坑的边上。那里是一个楼盘的地基,两台挖掘机轮番作业,一辆装满了泥土的泥头车的一个后轮突然陷入一个坑内。


已经跑下泥头车而站在大坑边上的司机,脸色苍白,全身都在抖个不停,嘴里喃喃地道:“好险,好险。”


我拿出一根烟,丢给那个司机,说:“又没翻车,有什么好怕的!抽根烟压压惊!”


我仔细的看了看情况,发现泥头车的前部翘了起来,只是后部右边的一个车轮掉在大坑的边上,没什么大碍。我立即指挥民工们用铲车将卡车撑起后把车轮取出来,那个司机便蹲到自己的车下面检查轮轴的损坏程度。这时候,看到的这个让车轮陷了下去的大坑,大概有三米宽,五米长,只是看到有很多石砖和黄泥堆散在坑里,看不到坑里有什么东西。看来是运土的泥头车太重了,压塌了这个坑。


一个工人挤了过来,低声地,神神秘秘地对我说:“陈工,这个坑可能是一个古墓。”他是建筑公司招的一个农民工,已经在工程队干了很多年了,大家都叫他黄伯。


“古墓?”我来到河南这个建筑公司的时候,就听到不少工人说过,河南这个地方古墓多。而且从古墓里挖出来的文物也很多,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古墓都被盗墓者偷盗一空。不说我这个才工作一年的建筑工人(是技术人员),就连在河南的土地上挖了不少土的建筑工人,见到的古墓都是空空荡荡的了。


“陈工,要不要大伙挖来看看?”那个黄伯已是发出闪闪发光地眼神来。


我看了看周围正在窃窃私语的工人们,个个都露出兴奋的表情来。


看样子不像是防空洞或者隧道之类的坑洞,不知道坑里有啥东西,就算不挖,也要查看下面是否有大的空洞,要不这样会影响楼盘的地基,如果是溶洞之类的空洞,就得打水泥填进去。如果是古墓,那就要见识见识一下,说不定挖出文物来,就算自己不能占为己有,把文物贡献给了国家,也许会得到一些奖励吧。


于是我就点了点头。


黄伯得到了我的指令,立刻招呼边上的工人忙乎了起来。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在五六个下到坑里的工人的挖掘下,已经清理出很多石砖和泥土来。


我仔细看了看挖上来的泥土,当场发现了一些陶瓷片。这些陶瓷片都沾满了很多黄褐色的泥土,暂时还看不出来原来的相貌。


“哐”的一声响,是铁铲碰到石板的声音。我转过来俯身去看,一个工人正用手去拂去石板上的泥土。


“碰到了什么?”我大声的叫道。


“陈工,好像是一块石板。”黄伯和旁边的几个工人一起加快了动作,但动作也小心翼翼了起来。


随着工人们不断的清理出后,这座坑,不,是这座古墓,从分立于墓室两侧挖出两件陶罐,还有好几件人俑和兽俑,尤其是挖出来的两件人俑和两件墓俑精雕细刻,形象生动,十分精美,其色彩在出土后一直没有改变。因为当时不懂这些叫什么,我自己也只能这样称呼它们了。


我蹲在坑边上,细细打量着这座古墓。该墓葬南北向,墓坑为狭长形浅坑,南北长五米左右,宽约三米。三壁用麻石块垒筑,北壁用木质挡板来做封门,底部铺青石条。石椁和随葬器物就铺放在青石条上。


石板上的泥土已被工人们清理干净,看到石板上有彩绘图纹,我说道:“这块石板……”


黄伯就插嘴说:“陈工,看样子是个石椁,里面就是棺材了。”


我汗颜,挖了这么多年的土,居然对墓葬是一窍不通。


于是黄伯就向我解释了起来,在古代,达官显贵的墓葬,很多都是外包石椁,内置木棺。虽然每个朝代的皇帝都下令禁止过厚葬,即便如此,不同身份的人贵贱贫富不同,随葬物品的多寡精粗仍然十分悬殊。一些封建王朝的律令还具体规定了随葬物品的等级差别,但这种律令并未认真执行,事实上许多官僚地主豪绅富商的随葬物品仍然相当丰富,而且不乏金玉饰物,而生前啼饥号寒无立锥之地的贫民,死后连一口薄棺都不可得,当然也不会有任何随葬品。


我奇道:“黄伯,你懂得蛮多的嘛,以前是不是见过这些东西?”


黄伯不好意思的咧了咧嘴,说:“以前在工地上见过,也帮考古队干过活。”


“哦。原来是这样。”我正纳闷以前当工兵的时候,在演习里满山头的到处挖,怎么就没挖到过这样的古墓啊!


此时我认为应该通知负责这片工地的经理和工头了,于是便跑回值班室去打电话了。


等给头头们打完电话,我正放下话筒,就听到墓坑那边传来一阵喧闹声。我又赶紧趿拉着人字拖跑了过去。


我拨开人群,往下一看,原来这帮民工擅自撬开了石椁上的石盖。那石盖倒是很厚重,看上去起码要有几百斤重,但还是给他们用撬棍给撬翻在边上。


“陈工,是座明朝的古墓,里面躺着的好像是个什么官员的小妾……”那个黄伯也早已跳到墓坑里了,他现在正扶着墓坑南边的一块石碑向我说道。


我好奇心顿起,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也跳进墓坑里。待我偏过挤在墓坑里的工人,过到那块石碑那里一看,原来是墓碑。上面尽是繁体字,不知道是那种字体。可怜我在小学一直上到高中都没学过咱们老祖宗留下的这些文化财产。但基本上大意上还能看出“明故妾王李氏灵柩”这几个字来,左边落款为王家的家人的名字。


“陈工,看这里,落款下有万历的年号。”黄伯指着落款旁的一些文字说道。


“万历?明朝的那个叫明神宗的皇帝?”我还算没把历史老师给气死。


“是啊,看来这个墓就是明朝的了。”黄伯看起来挺有专家风范的样子点了点。


“哦。”这个明朝古墓应该有点好东西了,我是这样想的。


“陈工,继续开吗?”边上的一个工人凑过来我问。


“靠,还用问吗?”就算我没说你们肯定也急着要继续挖了。


此时的石椁也被打开,石椁的内部整个被黄色的泥土覆盖。黄伯又说这不是普通的泥土,应该是糯米浆和出的,密封性比石灰之类的东西好,这层泥土的下面就应该是一个保存完好的木棺了。现在的我,倒是开始怀疑这个黄伯以前是干什么的,咋就懂那么多墓葬的知识呀。


工人们不用我吩咐,就小心翼翼的动起手来,轻轻的刮去那些糯米浆和出的黄色泥土。一副密封非常完好的木棺就显露了出来。黄伯居然上前用自己的袖子拂去棺盖上的细小的碎土,片刻就看到了这副朱漆棺材的棺面上鲜红的棺材描金涂银,什么瑞云升腾、桃花蟠桃和仙人降临等图案。


“我靠,这些地主阶级的家属死了还能享受这样好的棺材啊。”在我的印象中,穷人一般不会有这么好的棺材的,很多故事里都是说穷人死了就是草席一卷就埋了。而且我所见过棺材大多数都是通体漆黑的,根本就没见过啥描金勾银的图案。


黄伯和工人们弄干净这副朱漆棺材后,找来了钢钎,就沿着棺材盖的缝隙插了进去,然后一帮人就喊着号子用力的撬着棺材盖。


再钉得紧密的棺材也经不起这帮长年累月干重活的工人们的折腾,不一会原先纹丝不动的棺材盖就开始松动了起来。黄伯和几个工人都吐了泡唾沫在手里,然后抓紧了钢钎,喊了声:“一,二,三,起……”


整个棺材盖被撬了起来,黄伯及工人们抛下手中的钢钎,又一起用力抬住棺材盖,用喊了声号子,一下子就把棺材盖给掀翻在地上。


“哗——”


当所有在场的人,看到棺材里面的东西,都发出了带着颤音地叫声来!


*************************************************************************************************


椁:(槨)guǒ〈古〉棺材外面的套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