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和尚原之战以及吴玠与岳飞的对比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秋,在宋高宗赵构接连向金国最高统治者们上书乞哀求和之际,金国女真贵族们又出动了大军,再次大举南侵攻宋。


由于全权负责长江防务的宋军统帅杜充误国,致使金国女真兵在未曾遭遇重大损失的情况下突破了宋军的长江防线,并攻入江南。


金国女真贵族这次派金兵南侵,其最初的目的,本是企图活捉宋高宗赵构,一举消灭赵宋政权。却不料,渡过长江以后,金兵接连遭到南宋各路军民的顽强抵抗,金军在江南难以立足;江南地区密布的河湖,不利女真骑兵的纵横驰骋;卑湿的地气,又造成自北方而来的女真兵的水土不服;遥望东海,烟涛微茫,无宋高宗逃帆之影迹;回首西北,山水重沓,却有岳飞率领的新兴抗金劲旅之阻击。


而在金军主力进攻江南的时候,中原沦陷区内的原宋朝军民也纷纷聚众抗金,“江北之民,誓不从敌,自为寨栅,群聚以守者甚众”。


面对日益艰险的不利形势,侵略江南的金兵统帅完颜兀术(宗弼)终于决定撤兵,建康(今江苏南京)成了金兵在江南的唯一据点。


金国女真贵族宣称“搜山检海已毕”,用以掩饰其军事上的失利,同时在撤退之前,又在江南地区进行残酷的焚戮,以发泄其气恼和兽性。


最先遭殃的是明州(今浙江宁波),州城里的居民基本被杀光,除东南角的几所佛寺外,房屋也全部烧成灰烬。金军又派兵四出,在整个州境搜剔杀掠,即使是人人迹罕至的深山穷谷,也罹其荼毒。


接着,金军又在临安(今浙江杭州)府城纵火,连烧三天三夜,烟焰不绝。临安府(今浙江杭州)在南宋初几经兵燹,户口只剩下十分之二、三。


在平江府(今江苏苏州),纵横百余里的大火,五天方灭。金国女真兵疯狂的烧杀劫掠,加之已经沦为盗匪的某些宋朝官军的骚扰,以及建炎四年(1130年)夏季的瘟疫,平江府人民丧生者近五十万,只有十分之一、二的人口幸免于难。


此次金兵渡江南侵,东路军所蹂躏的面积比西路军小,约为两浙路的一半和江东路的一角,但这个地区却是宋朝最富裕丰膄的粮仓,是当时全世界最富庶的地区,饱受了如此酷烈的战祸,非短期所能恢复。


建炎四年(1130年)三月,完颜兀术(宗弼)率领金军大队人马到达镇江府,打算满载掳获品渡过大江,却遭到韩世忠所部的拦击。金军号称十万人,韩世忠所部只有八千余人,若与金军陆战,显然力不从心。韩世忠命令全军登上战舰,以水师迎战陆军,确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号称十万人的金军大部队被困在黄天荡地区达四十多天,后来因为有汉奸献策,完颜兀术(宗弼)方得以击败韩世忠并撤离黄天荡。


黄天荡之战前后相持四十多天,韩世忠虽败犹荣,此战教训了金国女真贵族,使金军统帅完颜兀术(宗弼)等领悟了一个浅显的军事常识,在大江上往返,非同儿戏,甚至会有灭顶之灾。


建康府(今江苏南京)成为金军在江南仅存的立足据点,对于金军以后再下江南,吞灭宋朝,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军事价值。


当完颜兀术(宗弼)和韩世忠在长江上相持之际,建康府的金兵在城东北的钟山、城南的雨花台构筑大寨营垒,开凿了两道护城河,并在山上挖洞,以供“避暑”之用。金人“陆增城垒,水造战船”,从采石矶渡江北去,继而复返的队伍,也络绎不绝。韩世忠的战败,又使金兵留驻建康“避暑”的可能性增大了。


此时,浮海归来的南宋小朝廷把越州(今浙江绍兴)作为“行在”。宋高京君臣将驻扎在建康府(今江苏南京)的金军视为悬在自己头顶上的利剑,生怕金军会把建康府打造成下一次进攻江南的基地和跳板。


为了驱逐建康府的金军,宋高京君臣几乎调动了可以动用的全部兵力。南宋朝廷在长江中下游已经部署了刘光世、韩世忠、张俊这三支部队,而宰相赵鼎还建议说,应急召在四川的张浚的兵马顺江东下,以相策应。然而将官虽多,却都拥兵自重,谁都不愿去冒风险,更不敢去进攻驻扎在建康府的金军。


宋高京君臣任命大将张俊为浙西路、江东路制置使,“诸将并受节度”,全权负责收复建康事宜。但是胆怯无耻的张俊宁肯任人切齿唾骂,也不敢向建康城前进一步。


勇于承担收复建康重任的,惟有新兴的抗金劲旅,——岳飞的岳家军。由于杜充的原江、淮宣抚司事实上已经撤销,南宋朝廷让岳飞改任御营司统制。


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四月到五月,岳家军先后与金国女真主力军作战几十次,都取得了胜利。战事的接连失利,使金军统帅完颜兀术(宗弼)虽知放弃建康(今江苏南京)可惜,却又痛感久留建康无益。岳飞侦知金女主力撤退的迹象,于是亲自率军发起新一轮进攻,再次击败金国女真兵,进据雨花台和建康城西南隅的新城。


建炎四年(1130年)五月十一日,完颜兀术(宗弼)赶紧从靖安镇撤退到长江北岸的真州六合县宣化镇。岳家军追击至靖安镇,消灭了侵犯江南的最后一批金国女真兵。


公元1130年(南宋建炎四年,金国天会八年)五月中旬,组建不久的新兴抗金劲旅岳家军,收复了战略要地建康(今江苏南京),将金兵全部逐出江南。自此以后,金兵再也没能踏入江南一步。


金军长途奔袭,战线过长,所到之处不断遭到南宋爱国军民的英勇抵抗,金军伤亡惨重,而占领的地区又不能巩固,无法立足。种种迹象表明,单纯靠军事手段,是不可能灭亡南宋的,金国女真贵族们于是放弃了在短期内消灭南宋政权的不切实际的计划,要转回头去,去倾力经营已经占领的中原和华北各地。


金国女真统治者于是采取“以和议佐攻战,以僭逆诱叛党”的策略。公元1130年(南宋建炎四年,金国天会八年),金国女真贵族在中原地区建立了刘豫的伪齐傀儡政权,统治今山东、河南和陕西地区,使之成为金宋间的缓冲地带,作为金国南方的藩属和屏障,借以巩固金国女真人在北方的统治,消灭两河一带的抗金力量。


但是,要确保伪齐傀儡政权的安全,就必须攻占从侧面直接威胁中原的陕西,消灭陕西宋军主力。为此,金太宗完颜吴乞买(汉名晟)专门召开了高级军事会议讨论这一问题。


金军统帅完颜粘罕(汉名宗翰,本名粘没喝)认为,过去攻宋尽管都是兵分两路,但作战都是以东路军为主,西路军仅是牵制、配合而已。在陕西战场,金将娄室的人马不多,而宋军兵力雄劲,娄室难以抵敌。因此,必须增调大军入陕,与娄室合力,一战而拿下陕西。


此时,作为南宋最高军事长官之一的张浚正在陕西富平一带大规模集结军队,准备和金兵进行决战,以吸引金国军队主力入陕,进而轻减宋军在江淮战线上的压力,确保在江南地区立足未稳的南宋政权的安全。


当时陕西的局势非常符合金军想通过一次大会战而一举解决陕西问题的意图。于是,金太宗完颜吴乞买(汉名晟)根据完颜粘罕(汉名宗翰,本名粘没喝)的建议,任命右副元帅完颜讹里朵(宗辅)为陕西金军主帅,率兵入陕,与娄室合兵,并征调刚撤离江南的完颜兀术(宗弼)的精锐主力,由两淮入陕作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