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楔子 楔子:平成维新(四)

红色猎隼 收藏 2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撇开纷繁复杂的地缘政治,位于地中海之濒的黎巴嫩拥有着整个中东地区作为秀丽的自然风光。素有“中东巴黎”之称的首都—贝鲁特此刻正沐浴在温暖的斜阳映照之下。这是一座南北走向的狭长型城市,一边是碧波万顷的东地中海一边则是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黎巴嫩山。沉浸在这样的自然风光之中,很难想象为了不同信仰人类竟然会不惜兵戈相向。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富有欧洲韵味的露天咖啡馆中,一个身穿着叙利亚陆军制服的上校正轻声感慨着。黎巴嫩与叙利亚这两个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一对孪生兄弟来比喻,在巴格达的哈里发时代,他们曾共同构筑起了阿拉伯帝国强悍的西翼,而在奥斯曼帝国版图之中由这两个国家组成的“大叙利亚省”更是“肥沃新月”的心脏。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法国对于中东地区的托管最初也是将这两个国家视为一体。

“阿斯兰上校你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我相信只要活着,一切便将还有希望!”坐在这位叙利亚陆军上校身边的是一个身穿着阿拉伯传统长袍的男子,尽管在中东地区三分之一个世纪的生活已经将他的肌肤渲染上了当地人所特有的古铜色。但是他的五官和头发、瞳孔的颜色依旧彰现着他来自东方的基因。“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们东方人总是能在逆境中保持着如此乐观的精神。”上校微笑着接过身旁那位男子递来的水烟。在那袅袅的烟雾中,时间似乎又倒回到了30个春秋交替之前。

“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贝鲁特时,‘铁腕雄狮’阿萨德将军曾向我们保证过。作为‘阿拉伯威慑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将在黎巴嫩与邪恶的以色列人战斗到底。” 阿斯兰上校那昏黄瞳孔无神的注视着遥远的天际,仿佛在追忆着那个令所有阿拉伯人都士气高涨的激情岁月。“是啊!那个时候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还坚信着他们终有一天会打回加沙地带。作为阿拉法特的‘暴风’突击队的成员,我们日以继夜的在贝鲁特积蓄力量。”那个来自东方的男子沉吟了片刻之后,显然也不自觉的陷入了记忆的漩涡之中。

“我们当时都知道战争终有一天会爆发。那些该死的以色列人会驾驶着那些撒旦赠送的战车碾过我们的家园。而大马士革当时缺乏足够的实力在整个黎巴嫩建立一条强大边境防线。那么阻击敌人强大机械化部队推进的使命便只能由我们这些‘坦克猎杀小组’来肩负。”阿斯兰上校苦涩的笑容背后多少有些无奈,事实上在20世纪70年代,叙利亚曾经拥有过中东地区空前强大的装甲部队。

在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中大马士革曾一气投入拥有近900辆坦克的3个叙利亚机械化师向以色列人据守的戈兰高地发起猛烈的冲击。但是最终这支叙利亚人苦心积累多年的突击力量却被兵力不足己方六分之一的以色列装甲部队挡在了赫尔蒙尼特山和布斯特尔山之间的山谷中。或许后人在凭吊那著名的“眼泪山谷”时会对叙利亚领导者在最关键的时刻向部队下达撤退的命令而感慨不已。但是在阿斯兰上校的眼中一切却都无可厚非。毕竟大马士革的钢刀此刻已经卷刃,仅在赫尔蒙尼特山和布斯特尔山之间的狭窄战场上叙利亚陆军便损失了包括260辆坦克和数百辆装甲人员输送车和其它车辆在内的大批技术装备,如果再战下去。叙利亚将没有力量再保卫自己的国土。

“赎罪日战争”的挫败似乎告诉了叙利亚人装甲洪流并非不可战胜,特别是在东地中海沿岸的狭窄的山海之间。因此从1976年5月开始进入黎巴嫩的叙利亚陆军将主力控制在黎巴嫩中部的贝鲁特和扎赫勒之间。而在靠近以色列的黎巴嫩南部地区则主要依靠隶属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各股游击队。而此刻坐在阿斯兰上校的那位男子当时也在阿拉法特的麾下。

战争伴随着驻英国大使什洛莫.阿戈夫在伦敦市市中心一家旅馆外遇刺的枪声而揭开了序幕。15个旅的以色列国防军在长达5小时的炮兵和航空兵火力准备后,沿着宽达53公里的正面发起了海、陆、空立体进攻。在强大的装甲部队的冲击面前,仅拥有轻武器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显然全无还手之力。但是阿斯兰上校和他战友的伏击还是让大卫王的战车部队流下了第一滴血。

在研究了南黎巴嫩的地形、道路和许多村庄,以及以色列可能的进军路线后,叙利亚人发展出一种简单有效的战术,这需要叙利亚空军直升机和经过特殊训练的陆军“猎杀小组”之间的协调配合。其目的是先由埋伏的地面部队迟滞以色列机械化编队,最好是在城市区域中近距离进行,然后以再以武装直升机群借助地形掩护接近对其装甲编队进行打击。

应该说黎巴嫩战争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悬念。毕竟经历过与以色列之间连年的鏖战,叙利亚早已元气大伤。无力再与兵强马壮的敌人正面冲突,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虽然表面上坐拥数万之众,但是真正战斗力过硬的野战部队却不足6000人,而且各派系之间勾心斗角犹如一盘散沙。而且在黎巴嫩内部还有盘踞在贝鲁特东区,贝鲁特至大马士革公路以北和黎巴嫩西北部地区的亲以色列的***长枪党民兵。

但是阿斯兰上校和他所统帅的叙利亚陆军反坦克小组还是在战争初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些“坦克猎手”每个小组由4到6人组成,装备当时最好的西方和苏联反坦克武器,包括RPG-7和RPG-18火箭、苏制AT-4 “塞子”反坦克导弹和法国的“米兰”反坦克导弹。每个小组通常有2名射手和2名装填手,而6人小组还有2名成员装备SA—7型便携式防空导弹。

在整个黎巴嫩地区的叙利亚陆军部署了20个突击营共50个猎杀小组,主要是在贝鲁特南部和西部区域,以及这个城市的东部和南部郊区。阿斯兰上校麾下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拥有很高的军事素质和坚强的决心,他们喜欢在市区行动,黎巴嫩城镇和乡村的狭窄街道可以很容易地变成对以色列坦克的射击走廊。而叙利亚空军的法国制“小羚羊”轻型武装直升飞机更从山脉和树丛之间接近了以色列装甲部队,在被发现之前占据攻击位置发射了“霍特”导弹。在阻扰对手快速推进的情况,运用米—8“河马”运输直升机将更多的反坦克小组投入交战区域之内。

曾经在历次中东战争中披坚执锐的大卫王的战车在黎巴嫩战争的初期几乎陷入了泥潭。但是翼刀上喷绘着六芒星的犹太雄鹰却没有令特拉维夫方面失望。1982年6月9日以色列人以师承美国的全新空战理念轻取了叙利亚人在贝卡谷底的防空阵地。大马士革花费20亿美元,苦心经营10年的19个导弹连、228枚导弹,转眼间便成了废铜烂铁。

随着制空权的易手,叙利亚人对贝鲁特的解围努力也归之于失败。尽管阿斯兰上校和他所属的部队在巷战中将成连、成营的以色列装甲部队打瘫。但是贝鲁特通往大马士革的高速公路之上。装备着T—72型主战坦克的叙利亚装甲部队却遭到了以色列的空地联合绞杀。在损失了150辆主战坦克之后,叙利亚方面不得不放低了身段,敦促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接受以色列人的条件,放弃重型武器撤出贝鲁特地区。

可以说黎巴嫩战争是历次中东战争的一个分水岭。如果说前四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几乎始终处于四面受敌的被动状态,不得不为生存而战的话。那么第五次中东战争则是特拉维夫主动出击,以先发制人的姿态去扫除自己国土周遍的安全隐患。尽管叙利亚没有遵从以色列的压力从黎巴嫩撤出自己所有的军队。但是经历了这场前所未有的失败之后,加上阿拉伯联盟中埃及和约旦先后与以色列媾和的压力,最终大马士革的“雄狮”—哈菲兹.阿萨德也不得不接受以色列赠予的苦涩和平。

而在黎巴嫩战争中受到最大削弱的无疑是亚西尔.阿拉法特所领导的巴勒斯坦解放运动组织。撤出贝鲁特之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被迫分散到分散到阿尔及利亚、约旦、伊拉克、突尼斯等8个国家,其内部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各股势力顿时纷纷准备自立。而为了继续控制大局,阿拉法特不得不于1983年5月撤掉了一大批持不同政见者。时任巴解作战部副部长的阿布.穆沙等5名高级军官拒绝服从阿拉法特的命令,并策划了5月的内部武装冲突。致使巴解内部分裂最终浮出水面。而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人民民主阵线、闪电派等武装力量更背离阿拉法特,与阿布.穆沙站在了一起。

在以色列军队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内部在黎巴嫩北部竟然大打出手。阿拉法特本人最终都不得不冒着以色列海军的封锁,从黎巴嫩北部的港口城市—的黎波里泛舟入海,流亡突尼斯。当然在放逐阿拉法特的问题上除了叙利亚和苏联之外。坐在阿斯兰上校身边的那个来自东方的男子所代表的巨大力量也是幕后黑手之一。

“好了!现在还没到我们缅怀过去的时候。我们现在所要作的是面向未来!”那个来自遥远东方岛国的男子冷笑着站起身来。跟随在他身后的除了那些早已不再年轻的叙利亚老兵之外还有一群和他一样拥有东方面孔但是却同样身穿着阿拉伯长袍的男子。他们曾经有一个震惊世界的名字—“阿拉伯赤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