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楔子 楔子:平成维新(三)

红色猎隼 收藏 2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URL] 2011年春天对于全世界而言都是无比的严寒。即便是往年平均气温一直徘徊在零上5摄氏度的东京,这一年的2月也遭遇了空前的寒流卷席。沥青混凝土的跑道之上到处可见着色彩斑斓的清障车正在往来清理着厚重的积雪。“藤原小姐!我们已经到了!”此刻提醒正有些走神的藤原贞敏子的是坐在身旁的是日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2011年春天对于全世界而言都是无比的严寒。即便是往年平均气温一直徘徊在零上5摄氏度的东京,这一年的2月也遭遇了空前的寒流卷席。沥青混凝土的跑道之上到处可见着色彩斑斓的清障车正在往来清理着厚重的积雪。“藤原小姐!我们已经到了!”此刻提醒正有些走神的藤原贞敏子的是坐在身旁的是日本皇室秘密组织“菊之社”新近崛起的前线指挥官新田秀之。正是他在南美洲的雨林中指挥由日裔移民组成的“异域自卫军”,借助欧盟远征军的力量将中国在南美洲的影响力压制到了安第斯山脉以东。

“不好意思!好象有些感冒了!”藤原贞敏子莞尔一笑,从自己身边的坤包里取出一块手帕轻轻的擤了擤鼻子。“也难怪!一下子便从温暖的南半球飞到了这么寒冷的国土!”新田秀之显然是话中有话,作为在巴西出生的日本移民第三代,新田秀之对于自己的故国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在他眼中日本本土的居民大多市侩而阴险,当然藤原贞敏子是个例外。

事实上由巴西等南美洲国家的日裔移民充当干涉巴拉圭内战的主力并非是“菊之社”高层的本意。最初东京方面对由日本移民亲自参战这样的赤膊上阵仍怀有疑虑,担心此举将在国际上造成恶劣的影响。按照“菊之社”东京本部的计划,南美洲分部主要动员的依旧是当地移民的经济力担任后援的角色,而由与日本方面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黎巴嫩真主党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但是这一点从一开始便遭到了藤原贞敏子的激烈反对。

“大和民族要想再度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必应沐浴战火。畏首畏脚的蜷缩于幕后只能招致列强的嘲笑和唾弃!”但是比起藤原贞敏子的豪言壮语来,中国特种部队的突袭显然对“菊之社”东京本部的冲击更为巨大。在直属于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部的“牙旗”数字化特种部队的奇袭之下,黎巴嫩真主党在巴拉圭的军事指挥系统和武器储备被彻底摧毁。在这样的情况下,“菊之社”东京本部只能接受藤原贞敏子的备选方案,组建由巴西等南美洲国家的日裔移民为主的“异域自卫军”。

经过近大半年的鏖战,由藤原贞敏子所直接领导的“异域自卫军”已经在南美洲建立起了一片辽阔的根据地,他们不但主导了巴拉圭的内政和外交,与欧盟远征军在乌拉圭境内协同作战。更将巴西西南部的几个省份纳入了自身的势力范围之中,对于在过去几个月自己在战场上的辉煌胜利,新田秀之当然有理由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他也深知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续,没有“菊之社”东京本部巨大财力和军火的支持,没有藤原贞敏子在欧盟和南美各国之间的折冲樽俎,那么自己在战场所取得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也正因如此,当“菊之社”东京本部发出紧急召见的命令之时,他不得不放弃在南美洲几乎已经一呼百诺的身价,千里迢迢的跟随着藤原贞敏子来到这片还没有他立足之地的故国岛群。

在机场的跑道之上,“菊之社”东京本部前来迎接的车队早已排成了一列黑色的长龙。尽管此刻室外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5度左右。但是数以百计的保镖已经穿着单薄的黑色西装整齐的矗立在车门之侧。“好了,新田君欢迎来到日本!我想本部的同事们一定为你准备了丰富的节目来祝贺你的凯旋。”望着满是白色结晶体的飞机舷窗,藤原贞敏子若有所指的笑着说道。虽然身为女性,但是藤原贞敏子也深知日本男人那点追求—等待着新田秀之的恐怕将是他连想都不曾想象过的酒池肉林。

“那么藤原小姐不一起来吗?”新田秀之多少有些诧异的问道,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与藤原贞敏子这个冰雪聪明而又手眼通天的美丽女子的共同进退。“我?!我当然不会去了,毕竟东京的歌舞伎町是你们男人的乐园。何况我也已经太久没有回家了!”藤原贞敏子微笑着起身站起,落落大方的与新田秀之握手话别。步履轻盈的走下了舷梯。在她的面前,一辆车头两侧所插着迎风激荡的“日之丸”国旗的豪华房车的车门被保镖轻轻的开启。

“你可以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藤原贞敏子刚刚上车,坐在她面前的那个苍老男子便用沙哑的声线颤抖着说道。“其实并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凶险……父亲!”近一年多的分离使得这位在当今的日本政坛早已默默无闻但依旧可以左右列岛沉浮的老者显得更为衰弱,面对着这个和自己几乎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象生身父亲一样关怀自己成长了10年的老者,藤原贞敏子又怎么可能会道出自己在异域的那样艰辛和痛苦呢!

“你还是老样子!其实你在东方市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那个来自中国的武士应该就是你一直放不下的他吧!”老者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微笑着说道。“不是!不过也是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朋友!”对那一晚所发生的一切,藤原贞敏子同样记忆犹心,事实上在荣波和他的突击队冲入洛佩斯商业大楼自己卧室的前一分钟,她对于整个行动都并不知情,如果不是门外保镖们的抵抗为她争取了那最关键的1分钟的时间,如果不是冲进房间的那个人正好是荣波,如果不是荣波在那电光火石的刹那之间仍能认出自己,或许一切的一切本不是今天这样的结果。

“从北京方面传来的情报表明他伤的并不重!”老者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出了一个藤原贞敏子这几天来一直萦绕在心中的答案。“那就好!”尽管心里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但是藤原贞敏子的脸上依旧没有显露出自己内心丝毫情绪波动的迹象。“好了!言归正传吧!这是紧急召集你和新田回来的目的,相信你也已经猜到了吧!”看着眼前成熟干练的“女儿”,老者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这段事情一直忙于南美洲分部的事情,对国内的情况了解不是很多!但相信是因为‘草薙剑’那一脉最近的异动吧!”藤原贞敏子虽然早已对日本目前国内的政治局势洞若观火,但依旧保持着一种谦卑的姿态。

“恩!不错!事实上就在你在南美洲分部的这大半年里!‘草薙剑’一脉已经完成了外围的布局。根据准确的情报,他们近期便将在东京动手!”老者神情严峻的说道。“这么快……可是……父亲您曾经亲自向我说过,‘草薙剑’一脉那些疯狂的计划在当代日本是完全没有可能成功的!”藤原贞敏子显然对老者所说的“草薙剑一脉”和他们疯狂的计划一旦实施的可怕结果早已知悉,因此此刻竟也有些乱了方寸。“我的确曾经这么说过,也曾说过只要我们‘三神器’互相制约,‘草薙剑’一脉便永远没有作乱的机会!但是我还是太过于天真,我没有想到太平洋彼岸的那个邪恶帝国竟会如此铤而走险……。”老者那嘶哑的声线逐渐被淹没在车窗外那呼啸的北风之中。

“三神器?!”在北京城西郊的那栋别墅里,戚度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眼前两颊已经微微泛红的林太平。“你一定是在想我是不是已经喝醉了或者干脆是在编故事。很遗憾……都不是!其实所谓‘三神器’本身或许只是日本远古神话中杜撰出来的东西。但是经过上千年历史的传承却已经成为了日本这个民族的精神图腾。而日本皇室更将其等量成为了一个帝国权力的三大支柱!”微醺的林太平冷笑着回答道。

“好吧!那据我所知,所谓‘三神器’分别是草雉剑、八尺琼勾玉、八咫镜这三件东西!他们又分别代表着什么呢?”戚度用半信半疑的口气问道。其实一向博问广记的他对日本远古神话也略有涉猎。日本人相信他们最早的祖先是出生于天地蛮荒时代的“男神”—伊邪那岐命和“女神”—伊邪那美命。这两者相当于圣经中的亚当和夏娃,他们不但共同创造了日本列岛,还生下了主管各界的众神们。而其中作为诸神领袖的当然就是“太阳神”—天照。而三神器也被视为是天照神赐予日本皇室的至宝。

不过戚度对于这个神话的真实性却从来不予以采信,在他看来所谓的“三神器”不过是日本列岛在弥生—大和时代远赴中国大陆纳贡时获取的赏赐。当时的日本还处于青铜器时代,从统治东亚大陆的汉帝国手中获得铁剑和铜镜以及宗教祭祀用的祀器曲玉自然就成了“王权天授”的最好表证了。不过按照日本这个民族牵强附会和夹杂不清的执拗传统,的确很可能将这所谓的“三神器”发扬广大,而经过了战争、天灾、迁涉、盗窃等一系列“不可抗力”之后日本皇室在继位仪式上还在郑重使用着不过是依照仿制品而仿制的仿制品的仿制品的仿制品的仿制品便可见一斑了。

“我想你应该知道,天照虽然在日本远古神话中一直被视为主神,但是它却几乎并不是日本远古神话故事的主角。”林太平又一次顾左右而言他了。“这个很正常,所有的神话体系都是以英雄历险为主线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拉近读者与故事本身之间的距离!”戚度一便回答着,一边回忆起他所阅读过的日本远古神话故事。其实日本远古神话的主角是“男神”—伊邪那岐命鼻子里生出来的须左之男。

按照职权划分所谓“须左之男”应该是日本神话中的“海神”,但是他的所作所为更类似于世界神话体系中的“战神”或者说是“破坏神”。其随意破坏和杀戮的个性甚至连“天照”也不得不躲入石洞里躲避,最终“须左之男”被放逐出了神界来到了人间。不过“须左之男”在人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为了搭救人间的女子栉名田姬,须佐之男杀死了为祸人间的怪兽—八歧大蛇。不过在杀死这头凶兽的过程中须佐之男所使用“御天十握剑”也崩坏了。不过他却从大蛇的尾部获得了所谓的“草雉剑”。

“其实‘须左之男’可以被视为日本武士阶层的代表。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日本社会所谓的领导阶层—‘天皇’所代表的祭祀已经逐渐在职业军人面前失去了话语权。历代军阀的崛起逐渐将‘天皇’架空其实就是‘天照’躲入‘天岩户’石洞内的历史写照。那么‘草雉剑’无疑就是一个国家战争权力的最好代表。而日本历史上代表着武士阶层崛起的‘源平合战’中使用‘草雉剑’的‘安德天皇’带着宝剑溺水而死,最终导致‘草雉剑’的‘遗失’更是太阿倒持的日本版本!”林太平一边点头一边继续说道。

“那按照你的说法,‘草雉剑’代表军权的话。那么八尺琼勾玉、八咫镜又分别是什么意思呢?”戚度沉吟了片刻继续问道。“其实八尺琼勾玉是日本独创的祭器和装饰品,形如英文字母C,上方挖一小洞,便于用绳子串起来。八尺琼曲玉在绳文、弥生时代出现,在古坟时代最为盛行。最初并非玉石做成,当时以动物、野猪的牙齿作材料,后来使用金、石、玉,其中硬质玉如玛瑙、水晶最为理想。可将一两个名贵材料制作的曲玉为主体,配以圆形、管状曲玉串接起来,可作项链或服装、衣领等的装饰品。”林太平一边吊着书袋,一边微笑着注视着戚度。

“你的意思是说八尺琼勾玉是财政大权的象征?!好吧!就算也有道理!那么八咫镜呢?”戚度继续追问道。“这件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就在林太平准备要给出回答之时。别墅的大门突然打开,一身戎装的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长曹阳上将出现在了门口的方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