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楔子 楔子:平成维新(二)

红色猎隼 收藏 2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小娜……小娜……不要再离开我,留下来……请你留下来……”又一次从噩梦中被惊醒的荣波,身体本能的从床上弹起。他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自己面前那个柔软的肩膀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仿佛要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将对方纳入自己胸膛的堡垒之中。“荣大哥……我……我哪也不去……我就在这里……”一个稚嫩而温柔的声线在荣波的耳边小声的回应着,那急促而不规则的呼吸似乎在提醒着荣波—他的熊抱几乎快让对方窒息。

“啊!对不起……”回过神来的荣波立即松开了自己的臂膀,坐在床之上。特护病房里的空气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即便室内的灯光是那么昏暗,但是荣波开始可以分辨出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自己衷爱一生的她,而是自己的专属护理师—韩栎琳。“荣大哥……你还是快躺下吧!这样坐着……对伤口不好!”首先打破房间里沉闷空气的还是韩栎琳,她是那种温柔如水的女生,米娜完全可以算是生物学中的两个物种。

“对不起……我刚才……刚才失态了!”荣波此刻才感觉到自己右胸那道伤口的存在。隐隐的疼痛似乎在提醒着他,发生在巴拉圭南部那座名为“东方”的城市里的那一晚并非只是一场噩梦。“没什么……谁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魅影,军人也一样。”韩栎琳体贴的拿起一个枕头帮荣波垫在身后。“也许吧!我用尽了全力,但她终究只是我心里的一个影子而已。”荣波无奈的苦笑着,把自己疲惫的身体靠在柔软的枕头之上。

“现在才3点多!荣大哥你再睡一会吧!”韩栎琳伸手想去关掉房间里灯光。“别关灯……我想……我想好好的看看你……”荣波下意识间的脱口而出的话语让他自己黝黑的脸颊不由得透出一抹紫红。“好吧!那我就不把灯关上。”韩栎琳微笑着在荣波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小韩……你,你平时都喜欢干些什么?”虽然早已过了而立之年,但是和异性交往,对于荣波而言却远较各种秘密渗透更为复杂和困难。他沉默了许久才找到一个自以为颇能展开的话题。

“其实也没什么啦!除了工作和学习之外,也就是和小姐妹们一起去唱唱歌什么的!荣大哥……你呢?”韩栎琳有些腼腆的回答道,毕竟在她看来象荣波这样的职业军官眼中,象她这样的女孩子的生活应该更丰富多彩些。“我……”在对方的问题面前,荣波不禁一时语塞。或许对他而言,生活根本不存在“平时”这个概念,他的日程表上永远充斥着代表着“战时”的红色。“荣大哥……想听我唱歌吗?”面对着荣波的沉默,韩栎琳再次主动打开话题。

“我要控制我自己,不会让谁看见我哭泣,装作我不关心你,不愿想起你,怪自己没勇气……心痛得无法呼吸,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找不到坚强的理由,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柔,告诉我星空在哪头,那里是否有尽头?”一首已经传唱多年的老歌在万籁俱静的病房里浅吟低唱着。即便是细心的韩栎琳此刻也没有看到荣波那刚毅的脸颊之上划过的那一滴晶莹。

北京、这座古老的东方大陆近千年以来无可争议的政治中心,正在低垂的夜幕之中逐渐从活跃走向了平静。时钟已经指向了黎明时分,生活于这个城市之中的大多数忙碌的人群此刻也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沉浸于甜美的梦乡。毕竟只有更好的养精蓄锐才能面对明天更为严峻的挑战。不过也并非每一个人都能享受那一枕的安宁,毕竟在那些繁华和兴盛背后,共和国依旧需要忠诚的守夜人。站在荣波病房的门外,身着军装的林太平同样沉浸在韩栎琳那委婉动人的歌声之中。

“你每次来都只站在门口……为什么不进去?”从走廊的一头轻轻走来的戚度拍了拍默默站立的同僚的肩膀,低声的问道。“你觉得这个时候让荣波从病床上跳起来把我暴打一顿好吗?”林太平转过头来之时,脸上已经挂上了那标志性的微笑,但是戚度开始可以看到他的眼角同样泛着湿润。“你今天怎么会来?”林太平习惯性的以攻代守,用问题来充当自己的回答。

“秀雯是今天白班,我送她过来,便顺便来看看荣波……还有你。”与林太平相比戚度过来的理由要充分的多,因为他的太太—孔秀雯本身便是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部直属医院的护士长。“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了,还要迎来送往。难怪人们都说你戚副部长是总参有名的模范丈夫!好了,我送你回去吧!一会你还要帮小傲君准备早餐呢!”林太平打了个哈哈,搂着戚度那瘦削的肩膀便向外走去,显然他很清楚在这个环境之下,他很难对付戚度这样的心理学高手。

“林助理,你忘记了现在是寒假期间,君君上个星期便已经去她爷爷奶奶家了?”但是林太平的搪塞显然过不了戚度那一关。“好吧!你有备而来,大家也不要兜圈子了!”面对戚度准备周全的“预设战场”林太平最终选择了放弃。回到自己的那辆奥迪A8的专车之上,林太平轻轻的拍了拍驾驶座上司机的肩膀。“老李!送我去一下城西……”。

挂着“甲A”打头的军用牌照,黑色的豪华轿车在灯火阑珊的北京街头疾驶而去。“其实我还是要谢谢你们两夫妻的!”林太平有些疲惫的靠在舒软的座椅之上仰起头说道。“你是说小韩的事情?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虽然孔秀雯并没有对戚度正面提起过林太平拜托自己为荣波选一个“合适的”护理师的事情。但是长期捕捉和预测对手心理的戚度还是早已对林太平的计划和意图洞若观火。“也不是这么说,韩栎琳真的很不错!如果没有她的话,我怕荣波会……”林太平苦笑着摇了摇头回答道。

“这几年的荣波就好象一张时刻紧绷着的强弓,巴拉圭之行本来是最好的舒张压力的方式,但是却偏偏让他……他受的枪伤并不致命。但是心理上的打击却很可能让他彻底失去战斗力。所以你先特意挑选了韩栎琳去看护他。”戚度替林太平掀起了他的底牌。“在你面前我真的没有秘密!”林太平会心一笑。而此刻轿车已经稳稳的停在北京城西郊外的一栋别墅门外。

“不!其实你心理很清楚,在自己最好的朋友面前保守秘密的痛苦!其实巴拉圭的挫败,你比荣波更需要心理疏导,而这才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真正原因。”走下车之后戚度轻轻的关上车门,走到站在门边的林太平身边低声的说道。“好吧!你赢了,不过今天在这间房间里我所说的一切都将是国家机密,如果你不想成为全民公敌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样把他们深埋在心底。”走进别墅,林太平熟练的在门边的一个仪器上按下了几个按纽,从这一刻起这栋外表平平无奇的建筑物便将成为任何窃听手段都将被拒之门外的堡垒。

“很难得,你的心里还有国家的概念!”戚度冷笑着在客厅里选了一张沙发坐下,注视着林太平从一旁的酒柜里取出一瓶苏格兰威士忌和两个盛有冰块的杯子放在了客厅中央的茶几之上。“其实我也不知道整件事情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所以不如我们就当是朋友之间的闲叙!”林太平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酒瓶盖,向两个杯子里倾倒那金黄色的液体,瞬时间整间房间里酒香四溢。

“你可以从米娜开始……”显然戚度不想给林太平太过于从容的机会,因为越是放松林太平的叙述之中便会越多加入自己的主观判断和修饰。“你果然不愧为‘十三翼将’之中最为犀利的一个!”林太平将一个已经倒好的杯子递到了戚度的面前,戚度注意到他的手在听到“米娜”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你应该知道我和荣波还有万俟昊都是在总参机关大院里长大的!”林太平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望自己面前的酒杯里倒酒。

“我知道!我还知道你其实一直不喜欢万俟昊,因为你和他完全是两种类型的人。万俟昊的性格里有一种先天的冒险基因,当然荣波也一样。但是荣波更适合军队,因为他是那种不喜欢去思考的人。我可以想象你对他们俩的评价,荣波是可以用命令驱使的战士,而万俟昊则是一个不受规则和方案制约的冒险家。” 戚度端起手中的酒杯注视着那荡漾的“生命之水”(注2)。

“也许吧!不过当时大家都还是孩子,彼此之间的投缘和厌恶更多的是一种本能和潜意识的作用。你也知道万俟昊和总长之间的特殊关系,我想我对他的早年不满更多的因为他喜欢惹是生非却偏偏总能得到大人的宽容和原谅。”林太平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竟豪爽的一饮而尽。“那我猜一下接着发生了什么?” 戚度拿起酒瓶为林太平倒酒的同时继续说道:“就在你们三个男生情窦初开的年纪,一个名叫米娜的女孩子出现在了你们的世界里……”

“你猜对了一半!不过不是一个女生……而是两个!”林太平拿起再次倒满的酒杯放到了自己的唇边。“两个?!那还有一个女主角是谁?”戚度有些好奇的追问道。“其实那个女孩子你也认识……她名叫栗薇!”林太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解的笑容。“三男两女的感情纠葛……这个故事如果拍成偶像剧,相信一定热卖!”在酒精的作用戚度此刻心态也显得轻松起来。

“真实的感情世界远没有肥皂剧里那般玄妙,其实我们几个一起长大,彼此之前最初都只是朦胧的好感而已。”林太平酒到杯干,不禁苦笑着回应道。“那我想一定是你们三个男人都喜欢米娜,而栗薇嘛!虽然我和她接触不多,但是以她的性格估计只是被你们三个当成红颜知己和倾诉的对象而已。当然我想她应该也早已对你们中的一个芳心暗许,可惜神女有情,襄王无梦!”作为一个已经结婚生子的过来人,戚度在男女感情方面要显得老道的多。

“哦!那你猜她芳心暗许的对象是谁呢?”林太平微微一笑,放下手中喝了一半的酒杯。“你……”戚度毫不客气的举起自己的右手指着愣在当场的林太平。“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来你们几个的事情和国家机密有什么关系!”戚度有些得意于自己的判断,又浅酌了一口手中的醇酒冷笑着问道。“我承认如果没有那件事……这的确不过是少男少女之间的情感纠葛。但是在10年之前,米娜突然从我们的身边消失了!”林太平此刻的神情多少有些凝重。“我想你们几个之中,只有你知道她去了哪里!为什么要去!”戚度依旧不依不饶的锤击着林太平已经脆弱的神经。

“不错!我不仅知道!而且可以说是始作俑者……”林太平又喝干了一杯酒。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远方。仿佛看到了10年之前的自己。“她是我恩师的女儿,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可以说是最合适的人选。其实总长也曾经因为这件事责备过我,但是我当时的理由与公与私都很充分!”林太平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在距离北京直线距离2000公里的日本东京羽田国际机场的跑道上,刚刚从南美洲飞回国内的藤原贞敏子重重的打了喷嚏。

———————————————————————————————————————

注2:由于早期的威士忌含芳香物质,具有一定的医药功能。因此居住在苏格兰北部的盖尔人(Gael)称这种酒为“uisge beatha”,意为“生命之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