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楔子 楔子:平成维新(一)

红色猎隼 收藏 8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问题不在我们干了什么,而在于全世界对我们所干的事情有什么反应。”

——日本第124代天皇裕仁

南美洲中部的雨林上空,夜色漆黑的宛如无边的噩梦,在徐徐张开的这架没有任何身份标示的俄制伊尔—76MD型军用运输机的后部蚌式舱门口,早已应该习惯了这样秘密渗透行动的荣波突然感到了一丝的不安和紧张。按照常理而言,身为共和国最为精锐的数字化特种部队—“牙旗”指挥官的他本不用如此亲冒矢石的冲锋在前,但是几天前万俟昊的意外负伤却宛如一团在胸中不断燃烧的火焰,灼烧着他那颗本来就无法平静的心。

“荣队!这次行动就交给我们吧!您还是……”顶着机舱外那扑面而来的气流,“牙旗”部队中新近崛起的新生代一线指挥官王威远凑了过来,低声在荣波的耳边说道。“少废话!”荣波白了这小子一眼,毕竟在他和万俟昊已经是北京军区特种部队中威名赫赫的“双臂”时代,王威远他们恐怕还在学校里追逐打闹呢!“还有……给我听好了,今天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司马政委知道,否则别怪老子翻脸无情……”一想到“牙旗”特种大队的政委司马镶,荣波不免感到有些脑仁疼。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对方那无休止的唠叨。

一朵朵同样黝黑的伞花在夜色中徐徐绽放,但是随即便被夜色吞没,一个加强连的精锐伞兵从不足200米的高空跃下,在几分钟之内便散布在了阿根廷、巴西和巴拉圭交界的“新金三角地带”的边缘雨林之中。他们肩负的使命在国家层面上将永远不会被提起,即便牺牲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之上,烈士的殊荣也将永远与他们无缘。

长期以来将南美视为后院的华盛顿近年一直在国际上散布所谓的“中国渗透论”。《华尔街日报》曾言之灼灼的称:“中国进入拉美时带去了资金和市场。无怪乎中(中国)拉(拉丁美洲)关系发展很快。这一关系(对美国)还没有产生严重的安全挑战,但中国正在成为美国自己后院中的一个政治上的竞争者……中国在拉美的崛起会使美国为控制非法移民、武器走私、毒品贸易和洗钱而做出的努力变得复杂化,因为中国正在与那些对美国上述努力不太友好的国家进行合作。那些拉美国家可能会利用中国来挑战美国的霸权。”但事实上被整个西方世界视为犯罪和南美恐怖主义温床的“新金三角地带”幕后却站立着另一个来自东方的国家。

在小布什的总统任期之内,美国中央情报局便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位于南美洲三国接壤地带那不同寻常的资金和人员流动。在巴拉圭与巴西之间几乎不设防的边境地带,走私早已取代了正常的国际贸易。当然这种早已传承了千年之久的古老营生在充斥着腐败和地下秩序的拉丁美洲并不罕见,但是每年数以亿计的地下资金的走向却引起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警觉。他们发现地处南美洲的巴拉圭竟与中东地区有着千丝万缕的地下金融联系。而在巴拉圭南部,通过合法或偷渡的形式进入这个国家的阿拉伯人更已经达到了数万之巨。

起初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判断是当地的阿拉伯移民可能将“不义之财”通过洗钱等途径汇望中东以资助当地大大小小的“恐怖组织”,而其中关联最大的莫过于硕果尤存、被列上美国反恐黑名单的“黎巴嫩真主党”。为此华盛顿方面早在2001年便将“新金三角地带”列为重点打击的对象,鉴于巴拉圭政府军在当地几乎已经沦为了摆设,因此白宫不得不亲自操刀,应该说在整个小布什的总统任期之内,在巴拉圭南部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乃至军方特种部队与阿拉伯移民地下武装之间的暗战几乎从未中断过。

但是从2005年起,华盛顿似乎停止了在这一地区的所有秘密行动。而巴拉圭南部也逐渐淡出了西方世界的视野,当时甚嚣尘上的“反恐战线”重又归于了沉寂。当然这表面上的平静并非意味着美国人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切断了“黎巴嫩真主党”的南美血管,而是因为在这一年里,来自远东的种种巨变使得华盛顿在巴拉圭问题上选择了妥协,松开了自己手中从1945年以来紧攥的狗链,任由那头曾经咆哮于亚洲和太平洋之上的疯狗在全世界各地滋养自己的血肉。

这次由荣波亲自指挥的特种清除行动代号为“桥头”。这个名字来源于当地华人对目标城市的古老称呼。这座曾被冠以巴拉圭独裁者之名的城市(注1)濒临巴拉那河的西岸,与南美洲最为强大的国家—巴西隔水相望。距离著名的伊瓜苏瀑布仅数公里之遥。因此整个城市跟巴西的伊瓜苏市以及阿根廷境内的伊瓜苏港便形成了“新金三角地带”三条底线。

在整个巴拉圭境内,东方市是仅次于首都亚拉松的第二大城市。但是在这座繁华的大都会之中,真正操西班牙语和瓜拉尼语的当地人并不多。整个城区被移民分成泾渭分明的三个部分—城南的华人区、城北的阿拉伯人聚居区已经位于城市中心地带的政府区。相比阿拉伯人而言,华人在东方市的历史更为久远。早在20世纪40年代大批来自中国台湾省的客商通过连接巴西和巴拉圭边界的国际友谊桥抵达这里,正是由于这座大桥的原由,当地的华人习惯于称呼这座城镇为“桥头市”。

应该说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勤劳而质朴的华人在东方市的经济和日常生活中几乎居于主导地位。直到今天这座城市仍有超过70%的商店是由华人经营着,其总数超过300家以上。但是随着大批阿拉伯人的涌入,这座城市的治安开始每况愈下。连巴拉圭政府在当地的影响力也被逐渐压制到城市中部的狭长区域之内,当地华商的景遇更是不言而明。面对着在全世界都恶名昭著的阿拉伯人,当地的华人除了选择了远避他乡之外,更多的只能依靠结社自保。而这一次“牙旗”特种部队的秘密行动更是得到了当地华人社团的全力配合。

在位于东方市南郊的雨林地带成功伞降后不过1个小时,荣波大校和他的战士便借助当地华人的货车,在位于国际友谊桥西侧的货运码头重新集结。此刻虽然已经接近午夜时分,但是货运码头之上已经是一片熙熙攘攘的繁忙景象。在挂着几个早已班驳不堪的繁体汉字之下的一间大型货仓内,脸上早已涂抹了夜战油彩的荣波用自己如刀一般的锐利目光检阅着眼前列队整齐的125名战士。

“具体的行动计划和各个分队所承担的任务已经传达下去了!在这里我就不再罗嗦了!我最后只强调一点:这是一次与以往所有任务都更为危险的突袭行动。在进入战区之后便没有所谓的非战斗人员,对敌人的宽容便是对自己的残忍!都听清楚了吗?”荣波冰冷的声线划过每一个战士的耳膜。而回应他的则是那低沉但却坚定的咆哮:“听清楚了!”而此刻就在这所破旧仓库的门外,计划之中的豪雨,伴随着惊雷如约而至。

整个突袭计划并不复杂。由荣波和王威远分别统率的两支别动队将以华人超市的运货车为掩护进入城北的阿拉伯人聚居区。王威远的任务是捣毁对手所秘密建立的地下兵工厂和军火库,而荣波的使命则是突袭位于城北洛佩斯商业大楼之内的敌指挥中枢,一举全歼日本“菊之社”南美分部在巴拉圭的主要指挥机构。而根据可靠情报,今天晚上直属于日本皇室的“菊之社”最高领导人之一—被称为“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镜”也会在目标建筑物中。

如泼的豪雨裹挟着刺耳的滚雷不停在车厢外捶打着这座罪恶之都。一辆辆华人超市的运货车在颠簸的路面上缓缓行驶着。进入城北的阿拉伯人聚居区之后,沿途的盘查岗哨不断增多。披着雨衣手持着各种自动武器的阿拉伯地下武装的成员不时的要求车队停车接受“检查”。不过在这样的夜晚,一向懒惰的阿拉伯人并没有真的去打开后车厢的热情,往往只要从车窗里塞给他们几张揉的发皱的油绿美元,车队便可以继续前行。

按照预定的时间,荣波所统率的别动队抵达了目标区域。作为巴拉圭全国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东方市的高楼大厦甚至比首都亚松森更为密集。货车在两栋大楼之间的一个小巷里缓慢的移动着,在大雨的掩护之下,早已被穆斯林顽童打碎的路灯下,即便是具备夜视功能的摄像头也无法看清那一个个从后车厢高速跃下随后又消失在两侧地下停车场通风口的矫捷身影。

在洛佩斯商业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内,一辆辆出自于日本汽车工业的高档越野车正整齐的停放在各自的车位上。和总参情报部门所提供的信息完全相符,这些民用车辆早已进行了一系列秘密改造,除了堪比军用装甲车防弹车体之外,还有隐藏在奢华车身中的可升降遥控重型武器。荣波轻轻的摇了摇手指,几个精通电子线路的战士立刻钻入车底,按照预定计划除了在安放定时炸弹摧毁敌机动车队外,还有一部分的车辆将在行动结束时,成为“牙旗”特种部队的撤退工具。当然这些小动作无法骗过遍布停车场的安全监控网络,只是在荣波所统率的别动队抵达之前,总参方面已经通过电子战的手段控制了监控中心。也就是说整栋大楼内的所有安保系统已经易手。

在监控中心不断传输到每个战士单兵系统的实时画面和大楼内巡逻人员的位置变化图的指引下,荣波所统率的别动队顺利的躲过了戒备森严的大楼内数百名的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的耳目抵达了位于第18层的核心区域的楼下。第18层是日本“菊之社”南美分部特别课管辖的区域,具有与整个大楼分离的安保系统。据说可以抵达世界上任何一支顶尖特种部队的正面突击。但是一向强调万无一失的日本人却漏算了最为关键的一点—任何电子系统都需要能源的供给。

随着荣波和所有特战队员单兵作战系统上的倒数时间器进入“00:00”的那一刹那。整个东方市的霓虹全部熄灭。在行动开始前,在当地华人社团的配合之下,“牙旗”特种部队将首先控制整个城市的供电系统。尽管日本“菊之社”南美分部特别课在洛佩斯商业大楼内安装了应急供电系统,但是在两组能源系统之间仍有约2秒种的切换时间,而对于荣波来说有这2秒钟就足以。

随着三声巨响,洛佩斯商业大厦第18层3个安保人员的控制室的房间地板同时塌陷。24名来自日本本土的武装保镖和大量先进安保设备瞬间便被淹埋在一片瓦砾之中。在电光火石之间,荣波所统率的别动队从那3个炸开的大洞之中冲入了敌方的核心区域。在应急供电系统开始运转之前,摧毁了“菊之社”南美分部特别课安装的内部安保系统。

接下来的战斗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尽管在洛佩斯商业大厦第18层,日本“菊之社”南美分部特别课布置了超过200名训练有素的武装保镖,但是在猝不己防的情况下,他们显然不是训练有素的中国特种兵的对手。很多房间里的人还没有来得及从床上爬起便被破门而入的“牙旗”特种大队的士兵全部射杀。

但是就在荣波一脚踹开那间挂着“VIP”金色门牌的特别招待室,在黑暗中举枪准备射击的一刹那。在墨绿色的夜视镜中他的世界陡然凝固了。“你……你是……”荣波下意识的放下了手中的突击步枪,向着对方伸出手去。但是迎接他的却是“砰”的一声枪响以及胸口那一瞬间的空洞和滚烫。

————————————————————————————————

注1:位于巴拉圭南部的东方市曾在20世纪50年代为了迎合当时的独裁总统—斯特罗斯纳将军,改称作斯特罗斯纳总统港。直至1989年斯特罗斯纳将军被撵走,流亡巴西,才亦改为现在的名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