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暴 第三章 硬碰硬 第六节 地狱公路A

tycwez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URL]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孙子兵法》 …………正文在下面………… “你开什么玩笑啊!一个集团军?”金永烈带着“你在开玩笑吧”的表情看着那名侦察兵,“你知道在现在要养一个集团军的人要多大的成本吗?”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回到正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孙子兵法》

…………正文在下面…………

“你开什么玩笑啊!一个集团军?”金永烈带着“你在开玩笑吧”的表情看着那名侦察兵,“你知道在现在要养一个集团军的人要多大的成本吗?”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吧,你刚才说的,老毛子的那种……什么炮来着?”

“2С4式240毫米自行迫击炮。”

“对,就是那种炮,老毛子把这家伙调来干什么?”

金永烈把脑子里面2C4参加过的战斗捋了一捋,“俄国人打车臣的时候用过这玩意儿,用来对付防护严密的建筑物。”

“看来他们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准备……喂,咱们东北有那么多房子经得起这玩意一下吗?”不要对现代建筑的坚固程度有什么信心,只要看看那些“百年大计”能在拆脚手架的时候自行倒塌,而那些年代久远的“危房”能够在爆破后还不倒的场面,你就明白了。

金永烈收拾起地上的装备:“总而言之,这一趟还不算白来,我们知道敌人已经派来了T72坦克,好像是在战争中残留下来的吧,但至于是出口用的还是自用的就不清楚了(要知道出口型的T72和当年苏军自用。型号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两点,自用型的T72能在被数枚RPG,122榴弹炮,同类的T72主炮轰击下里面的乘员仍能幸存,出口型……简直就是移动的火药桶);但是敌人派出了重型迫击炮,看样子他们已经下定决心要打攻坚战了。”

……

在三辆有装甲保护的212武装吉普和一辆85式装甲运兵车的护送下,伍修的吉普车开进了位于国道的阵地。

伍修在下车前就已经满肚子的不满,上次和他在馒头坡一起同生共死的那个二营现在不知道被调在了哪里,估计是因为人员伤亡惨重回到大后方补充去了,现在又要接手一个不熟悉的部队……跟在馒头坡的那次一样,真是“Same shit different day”!

负责阵地守卫的副营长在伍修下车前就已经等在了车门边。伍修看见这个样子就对这个副营长失去了信心——敢情这家伙是那种拍马屁型的军官,看这样子……

“你就是伍修吧。”那名副营长看见伍修下车,立即伸出手,准备跟他握手。伍修礼节性的向他敬了个军礼——军人见面应该是这样子才对。但是那名副营长伸出去的手还是没有收回来——看样子这家伙有点死脑筋,伍修心想,于是不得不和他握手。

这一握,伍修就感觉到这家伙的手劲不小,“还有两把刷子吗?”伍修心想,同时暗地里给手上加了一把劲儿,准备试一试他的力气到底有多大。伍修加了把劲儿,结果发现那个副营长的手也在加劲儿,“哎,这家伙居然跟我较上劲儿了!”伍修再加了一把力。

“喂,老吴,现在不是扳手腕的时候吧!”副营长提醒道,“我姓伍,不姓吴!一二三四五的⑤加上个人字旁的那个伍!”

副营长:“……我想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那么,先跟我到指挥部去吧。”伍修心想:“这小子还有两下子,看样子还真的不能小看他。然后他就和那名副营长进入了设置在阵地上的指挥部。这个指挥部就是阵地上的一个用原木和沙袋筑成,覆盖着伪装网的掩体而已。

但是进入指挥部后,伍修发现这个指挥部里面的设施还算是齐全:沙盘有两个,一真一假(PS:话说当点中印边境冲突时,印军在匆忙撤退时把沙盘给掉下了,结果被中国军队得到了,然后印军的布防就……所以中国军队就有了设置一真一假两个沙盘的习惯),通讯设备,地图,指挥部的一角的武器架上摆着供指挥部人员使用的轻武器。

“设备还是很齐全的吗。”伍修看着指挥部的内部陈设说,“本来还可以更好的。”副营长答道,“算了吧你,战争时期还讲究这些干什么……该进入正题了啊,你们对于如和防守这条公路有什么布置。”

副营长清了清嗓门儿:“厄——哼,我们的防线是这样布置的:在国道的这一边,有一个高地,我们称之为221高地,它的两边是是两条通向国道的县级公路,这个高地正好就控制住了这两条县级公路,而且……”副营长不直了直地图上高地附近的两座山,“地形的限制使得敌人无法迂回包抄我们,就算是迂回,也只能派一些小分队来骚扰而已。”伍修:“得了吧你……骚扰……”他想起了在红旗岭那个差点端掉指挥部的敌军小分队。副营长似乎看出了伍修的心事,他解释道:“当然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会在这附近派警戒部队的。”伍修:“警戒部队由什么人组成啊?”副营长:“都是些地方上的民兵……”伍修:“民兵?”

伍修对民兵的不信任是当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时期,那些缺乏训练的民兵在卫国战争初期曾被某些领导寄予厚望,结果是他们还没上战场就在开进途中被敌人用火力打击加心理威慑加谣言的组合拳下加入了漫长的难民队伍,不但没能完成阻击敌军拖延时间的使命,反倒严重干扰了正规部队行进。

副营长:“这我可就没办法了,咱们人手严重不足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一个营的人马,要堵这么大个豁子就已经是鼓着肚子装胖,要是再从这一个营里面拉人出去警戒侧翼的话,那可是……”伍修:“就算是从营里面调部队又怎么啦?对付敌人那些搞穿插的小分队还不是杯水车薪。所以我的意思是就把咱们的所有力量都集中在这附近,要集中兵力……”副营长:“瞧你这说的,万一敌人要是来一个炮火覆盖……”伍修打断了他:“敌人要是带重武器来攻坚的话,他们还迂回个P啊,还不如直接沿着国道来追啊?”副营长:“哎,这我没想到,重武器是挺能拖慢部队行军速度的。”伍修:“但也不要麻痹大意,历史上这种看起来不可能但居然实现的战例太多了,我们也要小心敌人的机械化部队啊,要是他们突然间来个‘闪电战’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副营长:“说的也是……还是让我把话说完吧,我们的防线具体布置是这样的……”

……马家屯……

一辆披着伪装网的北京212吉普车高速奔向马家屯的指挥部。

指挥部大门口的哨兵看见那辆吉普车没开车灯,于是挥手提示:“停车!”

吉普车没有减速的意思,哨兵赶紧举起手里的95式,瞄准吉普车。吉普车的司机从车窗向外探出半个身子:“我们有紧急情况!”说话间吉普车已经撞开入口处的路障,开进了指挥部大院内。车上跳下来一个穿着吉利服的人,径直奔向了指挥所。

付勇听到门口处的文并正在喝什么人争吵着,“我必须要报告,这是紧急情况!”付勇听出来这是老金的声音,于是他走到门口,一看,果然就是。

“让他进来,他是团长留在北面搞侦查的。”付勇朝门口的卫兵说道,卫兵放开了金永烈,让他进来。

“什么紧急情况啊?”付勇问道,“敌人……运来了一批……重型装备,看样子……是要攻坚。”金永烈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钟林听到声音走了出来,一看:“老金,你回来了?怎么不先通过无线电向我们报告啊?”金永烈喘了口气,说:“我们的电台不能用了,电池不知道为什么没电了。”

钟林:“这假冒伪劣害死人啊……”付勇:“话还没说完那,敌人带来了什么重武器装备?”金永烈:“有T72M主战坦克,更多的BM21火箭炮,好像还有240毫米口径的重型迫击炮。”钟林一听“T72”三个字差点把正在喝的水吐出来:“什么?T72?!”金永烈:“相信我的眼睛,是T72没错。”付勇:“好吗,我们这边刚来红箭8,敌人那边就来T72……是出口型还是自用型?”金永烈:“我可看不出来,毕竟距离那么远,而且敌人的坦克上面又挂了伪装网。”付勇走到文件柜旁边:“我来查查T72的装甲厚度和红箭8的破甲深度……”钟林带着讽刺的语气说:“堂堂一位为第三次现代战争准备的军官,居然到关键时刻还要查资料?”付勇:“你就别贫嘴了……这句话是‘过去式’吧?还‘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些年我们部队对农业知识的注意力比军事知识大得多。MLGB的,谁知到老毛子又闲得无聊……”

“这两条通向国道的县级公路被这个高地牢牢控制着,我们只要掌控了这个高地,那么敌人的穿插部队想要夺取着了那是比登天还难。”副营长对着沙盘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看这里,高地下面,是我们的主阵地,我们在这里布置了100毫米反坦克炮,山上布置了100毫米迫击炮,能随时提供火力支援。”

伍修:“这不错啊……喂,这里地势平坦,适合敌人的装甲部队在这里摆开阵势发起冲击……你不会这么②连这一点都没注意到吧?”伍修指着沙盘上阵地前的一块空地说道。

副营长:“开玩笑,这里是一个冰冻的水泡子,我对今天早上我们营那两个在冰面上打渔结果自己掉进去被冻伤的战士发誓,这里要是能开上一辆摩托车,我把自己的姓倒着写。”伍修:“原来如此……敢问你贵姓,姓王?”副营长:“不是。”伍修:“哦,这我就放心了。”副营长:“我姓田。”伍修:“……,我要勘察一下地形。”

221高地前

在田副营长的陪同下,伍修开始勘察阵地地形。当他们二人走到那个水泡子前面的时候,伍修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然后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再朝着湖面,以棒球投手的姿势对准湖面狠狠地扔了过去。

彭的一声,冰面上被砸开一个大洞,一团水花随之溅起。田副营长:“我说过吗,那里练一辆摩托车都开不上去……更何况是步战车了。”伍修白了他一眼:“我们只知道冰面很脆,但不知道湖的深度。”于是他走向湖面,准备勘测一下湖水的深度。田副营长:“水深十米左右,不用查了,水文资料上都是这么写的。”伍修:“真的是十米吗?”于是他从附近找了一根长木棍,从刚才打开的那个洞里面伸了进去。

田副营长:“小心啊,我说过……”

哗啦的一声,伍修脚下的冰面裂开,他随即掉入了湖水中。

……上岸之后……

“湖水根本就没有十米,顶多三米!”裹着军毯的伍修一边接过田副营长的警卫员递来的二锅头,一边说,“我刚才在水里……”田副营长:“你就别提那档子事儿了……你看看咱们人现在都……”话没说完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目睹伍修“水遁”一幕的人都笑个不停,有些夸张的居然笑得在地上打滚,抱着肚子直喊痛。

“好吧……好吧……三米就三米,”田副营长笑着说道,“可就算是三米又怎么样?他们难道准备让步战车通过三米深的湖水再向我们发起进攻吗?游泳?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虽说老毛子的耐寒能力天下第一,大冬天的,人家的哨兵穿件皮大衣就敢站岗,我们的哨兵穿着厚棉衣都直哆嗦,但是——有哪个精神正常的指挥官会有这种想法!”

伍修喝了一口二锅头:“可是你却说湖水有十米深……这说明什么?说明不能尽信现有的资料,时代变了,鬼晓得地形又发生了什么变化……我的在勘查一下其他地方,顺便说一下,这湖水并不怎么冷啊,难道是温泉?”田副营长:“温泉?你当这是旅游胜地啊!要是这里有温泉的话,以它的交通优势,早就建起一个温泉山庄了。”伍修:“什么温泉山庄……我还得……”田副营长:“别介,你落了水,受了凉,还是先休息一下吧。”伍修:“不就是个落水吗……怕个啥啊……”

……

“哈哈哈哈……”迪米特里把脑袋埋在雪地里面,尽量不使自己的笑声传出来,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狠狠地敲打着雪地。马卡罗夫转过头来看着笑个不停的迪米特里:“别笑了,再笑的话,中国人隔着两公里都看得到到我们。”

伍修打的一个大喷嚏此时传到了趴在雪地里的二人耳中,马卡罗夫举起望远镜看了看:“你看见那个人了嘛?他应该是个指挥官,刚来的,在这里勘察地形。”迪米特里:“哈,又是一个半路来的,‘兵不识将,将不识兵’,这样的部队怎么拦得住我们?”马卡罗夫:“不要轻敌啊……我们这次作战讲究的是奇袭,要出其不意。现在中国人已经有了准备,所以我们的计划要改变一下了。”迪米特里收起了笑容:“是的,长官。”

披着吉利服趴在枯草丛里面的二人拿起相机,将布防状况一一拍下。

“布防还是很严密的。”迪米特里将拍摄到的布防状况画在一张草图上,“火力布置的很完善,很强大,还好他们没有设置地雷场。”

马卡罗夫:“我想我们还是快点把事情办完然后回去吧,你看,他们好像要布置地雷场了。”说哇他就抓起身边覆盖着伪装布的SV98狙击步枪,拉了拉迪米特里的胳膊,“准备转移。”

迪米特里也抓起自己的AKS74UN,起身,这时候他顿了顿,说:“你绝不觉得我们想在很像某两个英国人啊?”马卡罗夫:“哪两个?”迪米特里:“记不清了,好像是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马卡罗夫:“你给我闭嘴。”迪米特里:“要是我们带了一把KSVK或者是OSV96的话就更像了。”马卡罗夫:“真拿你没办法。”

……

“说什么质量一定优于数量,那一定是笨蛋。”钟林指着资料上的T72照片说道,“比方说吧,特种部队的素质的确是比一般部队要优秀的多,但是谁敢拿特种部队打阵地战?”付勇:“因为特种部队根本就不是干这一行的……就好像你拿着倚天屠龙剑去挖战壕……哪个正常人会这样做?”钟林:“老付你忘了?就在那一次,咱们和二鬼子打的时候,不是咱们装甲团给他们‘斩首’吗,那家伙,叫啥来着,马上把自己手下的特种部队从前线调来护驾,结果……哈哈哈,他奶奶个腿儿。跟咱们一个照面就损失过半,哈哈哈哈……”付勇:“P话,用只有步兵轻武器的特种兵对抗装甲步兵,这种拍脑袋决策只有军盲才会做——顺便说一下,不要说‘咱们’装甲团,是‘你们’装甲团。现在你们装甲团出生的人在兵团里面只有两个吧,就是你和郑天罡。”

“话扯远了啊。”钟林收起了笑容,“话说……咱们刚才是要讲什么来着?”付勇:“T72。”钟林:“对,T72!我们手里现有的59D坦克装备的81式105毫米口径线膛炮足以击穿出口型T72的装甲,红箭8对付敌人的T72也不错,只是……”付勇:“他们不会傻乎乎的呆在那里让你当靶子打是不是?这种算数据打仗可是只有书呆子才会做的事。”钟林:“是啊,尤其是敌人还有米24武装直升机,我们还在向后方请求更多的87式25毫米高射炮……要是有‘前卫’的话就更好了。”付勇:“‘前卫’?!你就别做梦了。”

“报告”一名通讯员来到了门口。

“进来。”钟林说。

“从前线撤下来的部队到了。”钟林:“好吗,看样子我们该接待一下他们了。”

……

从前先撤下来的部队排着长队,死气沉沉的,沿着国道向南行进着。

“掩护部队就打的这样窝囊吗?”付勇看着死气沉沉的队伍,不禁头大。“废话,自从开展以来,咱们就没打过一次胜仗,连战术性的胜利都没几次,你说士气能不低下吗?”钟林解释道。

“看样子咱们的在马家屯好好的打一场,至少也得来几次战术性的胜利吧,怎么着咱们都要给咱们的宣传部门提供的原料,是不?”付勇说。钟林听了之后笑了笑,“宣传部门?不就是媒体吗?我告诉你,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人最恨的就是新闻媒体,新闻媒体——哈!利益集团的传声筒而已,你知道他们怎么称呼吗?”付勇:“啥称呼?难道是‘肉喇叭’?”钟林:“呵呵呵,这也算是埋汰人?他们管媒体叫做‘炮灰制造机’!”

付勇:“非常赞同。”

……

就在此时

一个可以俯瞰整条公路的小高地上

几名身披吉利服的侦察兵正拿着望远镜,鬼鬼祟祟的观察着正在通过马家屯的队伍。

他们已经加好了携带的无线电台,联系上了后方。

“这里是猎人,我们已经到达指定位置……发现猎物——羊群,正在进入羊圈,重复,正在进入羊圈。”

俄军前线机场指挥塔

“好了,猎人,老家已经收到,完毕。”在抄下了侦察兵发来的方位之后,刚才还守在无线电前的通讯员抄起抄写着数据的文件,走向了指挥塔。

这个前线机场本来是一个在三战后废弃的民用机场,机场内的设施早已因年久失修而变成了垃圾。但是跑道等基础设施完好无损,所以敌人毫不犹豫的在这个没有人迹的废机场里设置前线机场。

通讯员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指挥官身边。

一分钟后,机场里面传来了阵阵警报声,随后地勤人员冲出宿舍,拉开盖在停机坪上苏22攻击机上的帆布,飞行员们匆忙穿好装备,向自己的飞机奔去。

-------

拖拖拉拉的写了一周才写好……毕竟是背着稿子写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