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2010年12月7日-12月9日《参考消息》 zt

蓝色征衣 收藏 3 277
导读:点评2010年12月7日-12月9日《参考消息》 作者:竖琴螺 2010年12月7日参考消息 《IMF敦促欧元区扩大援助基金》,路透社布鲁塞尔12月6日电。尽管IMF总裁卡恩呼吁欧元区各国扩大援助基金,但是,最新消息显示,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在会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此次财长会议没有做出任何新的重大决定,除了批准对爱尔兰的救助计划外,只是就西班牙和葡萄牙提出的财政紧缩措施以及欧洲目前的整体经济形势进行了讨论。据传,正是由于德国财长的强烈反对,所以才导致此次会议没有就是否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点评2010年12月7日-12月9日《参考消息》


作者:竖琴螺 2010年12月7日参考消息



《IMF敦促欧元区扩大援助基金》,路透社布鲁塞尔12月6日电。尽管IMF总裁卡恩呼吁欧元区各国扩大援助基金,但是,最新消息显示,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在会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此次财长会议没有做出任何新的重大决定,除了批准对爱尔兰的救助计划外,只是就西班牙和葡萄牙提出的财政紧缩措施以及欧洲目前的整体经济形势进行了讨论。据传,正是由于德国财长的强烈反对,所以才导致此次会议没有就是否扩大基金规模达成一致意见。




事实上,国际金融资本和欧元区诸国在如何渡过欧元区危机的问题上是存在一定的分歧的,主要症结就在于,对国际金融资本而言,它们是把欧元作为在将来可以取代美元的工具来进行培养的,而欧元如果要获得美元那样的地位的话,就必须使整个欧元区乃至整个欧盟都统一起来才行,否则,欧元就不可能拥有向美元现在所拥有的那么强大的支撑力。因此,国际金融资本眼里的欧元是一个建立在统一的欧元区或欧盟基础上的货币,它的利益只有在一个统一的欧元区或欧盟身上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因此,国际金融资本就有这个动力去排除任何有碍于实现这个最大利益的困难,在解决这些困难的过程中,必然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欧元区诸国之间的联系会变得越来越紧密。于是,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IMF要呼吁欧盟扩大援助基金了,实际上IMF的目的就是要在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背景下,通过实现欧元区内部劫富济贫运动,使得欧元区内部的富国和“穷国”在援助基金的机制下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最后实现欧元区内部的在经济金融上的更加深入的整合。




然而,欧元区内部的任何救援行动,也就是在客观上造成劫富济贫的那个运动,都将是以牺牲欧元区富国的利益为代价的。因此,我们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德国财长会反对扩大援助基金的规模了,因为德国作为欧元区的第一大富国,一旦要扩大援助基金的规模的话,德国出的钱肯定是最多的,而且,这不仅是一个德国要支付更多援助基金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种频频意外的支出反过来会对德国国内的政治局势造成同样频率的冲击,特别是在德国依然不具备国际政治大国地位的时候,德国在财力上的这种牺牲是不可能在其他方面,特别是在政治方面获得补偿的,而这一点恰恰是和法国存在本质上的不同的,法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可以通过其国际政治地位来获得其他方面的补偿的,因此,德国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埋单者,而这正是让德国国内很难接受的,而且是越来越难以接受的事情。从德国政府的角度而言,尽管德国是欧元区的主要国家,而且也是欧元制度的主要受益国,但是,德国政府首先还是要为德国自己负责的,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危机已经使得欧元区诸国由于在形式上的分裂而导致的在客观利益上的对立越来越严重了。也正是因为欧元区政治经济的不统一,并且由于危机的爆发,使得内部瓦解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样就使得欧元区诸国的政府在平衡整体与个体之间的利益的时候愈加感到困难。可以这么说,缺少政治权利回报的那种经济援助方式的道路只会越走越窄,然而,国际金融资本在欧洲并不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因此,德国自身究竟能够从援助基金的投入中获得多少政治权利的回报,那在很大程度上还要依靠德国自己的努力。不过,我们不要忘记,德国在欧洲的政治地位的提升必然意味着英法在欧洲的政治地位的降低,且不说使用英镑的英国会如何对德国的政治崛起下绊子,就是同属欧元区的法国也会对德国在政治上的崛起感到不舒服。




从国际金融资本的本位主义角度看来,只有欧元区诸国的经济金融联系更加紧密了,欧元区的政治军事的联系才能更加紧密。这个逻辑也是欧元自己从诞生到发展的逻辑,在此逻辑下,欧元区的经济强国自然会受到国际金融资本的格外关心,因此,德国在此逻辑下的重要性就会高于经济不如它的法国。然而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发展方式是禁不起外界的强力干涉的,美国在自身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却三下五除二地把欧元区折腾得鸡犬不宁,而造成这种困局的根源就在于无论是欧元区还是国际金融资本,尽管它们都很有钱,但是它们缺少保护自己财富的那种军事力量,它们所拥有的资本的力量只能在暴力的保护下才能展现出千变万化的威力来,如果离开了暴力的保护乃至成为了暴力所用者的对立面的话,那么它们的这个财富就会反过来给它们自己招来无穷无尽的灾祸。




因此,在残酷的教训面前,国际金融资本必然是要改变以往的筑窟方式的,必然是会把注意力更加投向拥有较强军事实力的法国身上,相对而言,富有的德国的地位就不会再像以前那么高了,至少不会高出法国一头了,而且还很可能会被法国压过一头。现在,由于英国政府完全秉承国际金融资本的意志,大举削减财政开支,以至于和法国开始了更加紧密的军事合作行动,这样就使得法国作为欧盟防务核心的地位更加突出了,相应的也就抬高了法国在欧元区内的地位。对国际金融资本而言,如果还想保住欧元的话,那么必须做得一件事情就是要保护法国的军事力量不被削弱,而且还要设法在欧洲建立围绕法国军事力量展开的防务体系。非如此,则不足以确保欧元的硬实力基础。而且,也只有通过建设欧元区的硬实力基础的过程才能促成欧元区诸国在防务领域内的整合,而只有欧元区诸国在军事领域统一了,那么才谈得上在政治经济领域内彻底统一的问题。




相对而言,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在军事能力上的突出地位,更加符合保护国际金融资本利益的条件,因此,反过来也就在更加深广的层面上遭受到美国军事力量的压迫和牵制,换言之,一旦美国在与俄罗斯及中国的军事斗争中,不要说失败,就是处于下风了,那么现在寄居在美国国内的国际金融资本就会马上把逃离美国的计划摆上台面。另一方面,正是因为美国在与欧元区或欧盟的军事力量对比上处于明显的优势,所以,美国才敢对欧元进行肆无忌惮的攻击。




此外,相比俄罗斯而言,中国方面显然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应该如何利用自己在军事方面的局部优势来捍卫自己的经济金融利益,在错误的资本本位的逻辑下,把经济力量与军事力量在实际斗争中各自所处的地位给颠倒了,特别是没有看到美国对中国的经济金融攻击正是建立在美国确信自己拥有对中国的相对军事优势的基础之上的这个关键,结果导致中国在军事斗争中还没有与美国正面交锋的情况下却首先在经济金融政策上面让步。于是,中国换得的不是美国的罢手,恰恰相反,美国在看到中国如此心虚后,进一步加大了对中国的军事压迫和对中国的经济唱空力度。除了在中国周边频频进行军事演习外,一方面在中国国内制造加息预期,另一方面在国际上有大肆看空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而且看空中国的理由恰恰又是中国的加息预期。因为,很明显,在人民币不再紧盯美元后,也就是美国获得了中美金融斗争的主动权后,美国所要关心的就剩下中国的经济状况了,而利率水平的高低将直接决定中国经济的走向。因此,美国及其走狗极力制造中国的加息预期,不仅恶化中国债券的发行环境,而且制造中国物价的上涨压力,而且,一旦中国真的加息,那么又会在实质上造成对国内产业的巨大伤害,从而真正造成中国经济的恶化。此外,无论是恶化中国发债环境还是破坏中国经济增长环境都是为了削弱中国政府的征税能力,而中国政府的征税能力如果被削弱,那么不仅人民币债券的价值将降低,同时中国政府的负债水平就会抬高,中国自己就可能因此引爆债务危机,而中国政府债务负担的增加必然使得美国在对中国的经济金融领域内所制造的动荡会转移到中国的社会政治领域中去,而破坏中国社会政治的稳定局面又是美国将自身危机能够转移到中国来的一个必要条件。总之,只要中国不能在政治军事领域抵抗住美国的进攻的话,那么中国就无法守住经济金融利益。








2010年12月8日参考消息



《维基揭秘创始人在英被捕》,路透社论调12月7日电,英国《卫报》网站12月6日报道,法新社伦敦12月7日电。虽然12月7日当天泄密网站“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在伦敦被警方逮捕,但“维基解密”网站立即表示,不会因为阿桑奇被捕,就停止泄密行为,该网站还将继续“曝出更多秘密”。我们在之前的分析中就已经指出过这一点,维基揭秘事件的要点并不在于什么人在什么时间获得了这些所谓的机密资料,而在于维基揭秘事件对世界所会造成的破坏性影响究竟能达到何种程度。至今为止,美国政府所做的一切,包括通缉阿桑奇在内,都是在维护乃至加强维基揭秘网站所公布的“秘闻”的可信度,而这些秘闻内容又是可能引起世界局势发生动荡的,特别是会在非美世界引起新的动荡,而这种动荡本身又为美国将自己的危机向外转移提供了便利条件。现在对非美世界而言,能否打掉维基揭秘网站的可信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并且反过来还要对其迷信推崇的话,那么最后必然被其伤害。此外,我们之前在8月份的分析中就指出过,维基揭秘事件是有着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背景的,美国国内的两大既得利益集团,由于各自利益的来源地越来越不同,因此,两者的政治选择也就越来越不同,特别是在美国自身存在越来越严重的债务危机的时候,美国的跳槽派打算抛弃美国转投欧盟及其他地区的举动必然会受到美国本土派的激烈打击,而且,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只要美国深陷债务危机的恐惧中,那么美国国内的这种政治斗争就会愈演愈烈,而这种斗争反映到国际上后,就会给世界局势注入新的动荡因素,维基揭秘事件就是其中一个因素。




《阿根廷承认巴勒斯坦国》,路透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2月6日电,法新社耶路撒冷12月6日电。此前,也就是今年的11月底,巴西已经承认以1967年前实际停火线为边界的巴勒斯坦国,现在阿根廷也承认了巴勒斯坦国,而且乌拉圭计划在2011年承认巴勒斯坦国。以色列在听闻此事后表示“令人遗憾”,而巴方则表示“感到骄傲”。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南方共同市场的国家要在现在纷纷承认巴勒斯坦国呢?而于此相对应的是,世界主要大国均未承认巴勒斯坦国。更有甚者,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12月7日称,经过3周与以色列政府毫无成果的谈判,奥巴马政府放弃说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暂停建设犹太人定居点90天的努力。美国对以色列的“迁就”甚至已经引起了美国国内的反对声音,当然,这种声音尚不足以干扰美国统治者的决策。




对南方共同市场的国家而言,它们不仅在经济上属于发展中国家,同时在国际政治军事格局中属于弱势群体。因此,在它们谋求发展的时候就不可能拥有那些大国所能拥有的相对比较自由的操作空间,它们本身的实力决定了它们几乎就没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左右摇摆的本钱,相应的,它们在一些重大事件上的立场和态度就不可能像大国那样灵活多变甚至反复无常。对它们而言,在很多时候,特别是像在现在这种危机时期,它们特别容易被逼到墙脚,被逼表态。尽管南美已经被犹太资本渗透得很厉害了,但是,一方面,正是因为长期受到犹太资本的压迫,因此当地人民存在普遍的反犹太意识,另一方面,南美作为天主教为主的地区,反犹太是当地既得利益集团生存的本能。更为重要的是,对南美诸国而言,犹太资本和美国的关系实在是太深了,因此它们实际上也无可能从犹太资本那里获得多少新的好处,现在通过明确的选边站,由此极大地获得了***世界的感激,这样必然有利于南方共同市场诸国获得***资本的支持。




随着国际经济金融危机的深化发展,资本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会愈演愈烈,不仅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垄断资本消灭其他资本的事情,而且,在各种不同的垄断资本之间也会展开激烈的战斗。由于巴以问题一直处于高热状态,因此,世界各国都在这场犹太资本和***资本之间的斗争中做选择,在某种程度上,世界有被犹太资本与***资本之间的对立所分裂的趋势。在这种趋势下,实力越不济的国家就必须越早做出选边的表态,而实力越强的国家则可以拖到最后才做选择。因此,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巴以问题之所以关系重大,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巴勒斯坦能否独立的问题,关键问题在于犹太资本在国际上的地位是否能被削弱的问题。对以色列而言,巴勒斯坦独立问题是小,犹太资本的国际地位能否保持才是大事。如果世界各国,乃至美国最后都支持巴勒斯坦独立建国的话,那么就意味着犹太资本的重要性下降了,这不仅会对以色列自身的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而且对整个犹太民族的生存都会造成威胁。反过来说,如果犹太资本经过本轮世界性的危机后,反而对世界的控制力加强了,特别是加强了对欧洲的控制力的话,也就是欧洲诸国更加依赖于犹太资本的支持的话,那么巴勒斯坦独立建国的难度就会上升。换言之,现在欧洲诸国之所以那么关心巴以问题,并且不断支援巴勒斯坦,就是看到了巴勒斯坦建国问题所蕴含的巨大价值不仅在于***资本,同时也在于它的对立面——犹太资本。




当然,犹太资本和***资本之间的斗争是很明显的,不过,斗争的这种显而易见反过来也就意味着其他垄断资本之间的斗争被它们斗争的锋芒所掩盖了,而世界多极化的发展逻辑正是要把这些被遮掩的斗争显性化,换言之,使这些斗争获得独立形态。当世界内的资本斗争不再是两个尖锐对立的资本之间的斗争时,而是演变为多个垄断资本之间的斗争时,那么世界格局的多极形态才会确立。因此,对世界各大国而前,能否控制住至少一个独立的世界性的垄断资本——将决定其能否在未来成为世界独立的一极。




《俄刊文章,维基揭秘:谁在炒作?目的何在》,俄罗斯《总结》周刊12月6日一期报道。这篇文章值得参考。文章认为维基揭秘的幕后推手是一系列的跨国集团,首先是一些国际金融财团,它们企图降低国家在世界秩序中的作用,使国家受到完全的监督与控制。这是从资本的反国家性方面去理解维基揭秘的价值的。这和我对维基揭秘性质的认识正好相反,我认为维基揭秘事件是美国政府用来控制国际资本外逃的一种手段。这条消息放在这里,以供参考。




《美宣布空天飞机首飞成功》,美国新科学家网站12月6日报道,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12月6日文章。X-37B在天上飞了244天,现在美国宣布首飞成功。从最简单的方面来理解,空天飞机本身就是一个太空武器,既然美国宣布其成功了,那么也就意味着美国又要凭此去干什么大坏事了,首先自然就是去要挟他国,对此我们已经很有经验了。对其他大国而言,很有必要射个什么东西上天去唬唬美国。






2010年12月9日参考消息



《美不再要求以停建定居点》,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7日报道,英国《卫报》网站12月8日报道,法新社雅典12月8日电。美国的这一举动只是表明美国暂时不需要在阿拉伯建立反伊朗统一战线了,且不说对伊朗开战的后果是不可预料的,就是现在要建立一个反伊朗的统一战线,对美国而言,也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现在的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加需要利用伊朗的核威胁来胁迫以色列乃至要挟犹太资本来为自己的根本利益服务。而且,在美国武力要挟伊朗的这段日子里,伊朗的核研发能力反而还有了突破,这样不得不又把美国逼回到谈判桌前。从另一方面来讲,美国现在并不想,实际上也无力在三条战线上同时开战,这种作战方式和美国既定的收缩战线的计划也是相冲突的。美国当然不会把巴以不能和谈的责任拦在自己的身上,相反,它还要责怪以色列要价太高。然而,即使以色列答应了美国的要求——暂忍3个月,那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也未必会答应在此毫无准心的条件下恢复和谈呀,更不要说去支持美以攻打伊朗呢。




因此,美国在世界面前装模作样地表演了一回,然后给出的依然是巴以之间不能和平相处的结果。这件事看上去是美国对以色列让了步,但是,从客观效果来看,美国却是获得了相当大的收益。美国在此期间以帮助阿拉伯世界提高自卫能力的名义向阿拉伯世界推销了几百亿美元的武器,同时还和阿拉伯世界达成了一系列的协议,其中阿联酋表示无意重新参与海湾统一货币计划的这个态度深得美心,美国由此一举废除了海湾国家企图用非美货币结算石油交易的企图,这样反过来就巩固了美元的国际地位。




我们知道,美元之所以能够在国际金融霸权斗争中占据主导地位,那是因为世界上的多数商品交易都是用美元来结算的,因此,反过来,如果世界上多数商品的交易都不用美元来结算的话,那么美元的国际硬通货地位也就自然被取消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所推行的用人民币结算国际贸易的行动才是一种从根本上瓦解美元霸权的办法,当然,由于中国在生产力水平上还和美国存在较大的差距,因此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必然受到中国自身相对落后的生产力水平的牵制。




而且,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美国资深贸易官员6日透露,沙特阿拉伯计划在10年内生产核电。从美国的角度看来,既然传统能源国家都对新能源感兴趣,那么也不能完全压制,与其逼迫它们自己搞核电,还不如主动送货上门,一方面可以赚钱,另一方面有可以有效控制对方的核验制水平。由于俄罗斯、德国已经在伊朗的核电领域有了进展,因此,对美国来说,现在必须早早拿下沙特这样的阿拉伯大国,抓紧时间强占份额,避免搞了半天反而在新能源领域被竞争对手抛在身后的尴尬出现。




《维基事件或使“秘密外交”回归》,法国《回声报》12月6日文章。在美国抛出维基揭秘事件后,已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质疑和反对。伊朗作为美国的敌对国,它讲维基揭秘事件称为美国的阴谋,这并不奇怪。俄罗斯作为美国的战略对手,它称维基揭秘是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产物,这也不奇怪。而作为美国的盟友的澳大利亚和法国,它们却开始利用维基揭秘事件,也可以说是将计就计地以此来抨击美国的可信度,实际上就是打击美国的国际信用。我们知道,美国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概括起来就是两条,一条就是维护和巩固美国自己的国际信用,另一条就是不择手段的打击乃至摧毁他国的信用,抛出维基揭秘事件本身就是为了破坏非美世界的信用,信不信无所谓,只要谣言被放出来了,总能对非美世界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的,而只要产生了负面影响,那么就美国而言,它的目的就达到了。非如此则不足以保证让美国渡过此次危机。信用对美国来说是一个攸关生死的要紧物。因此,现在非美世界选择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做法在方向上自然是正确的,然而,在反击的力度上是否能够做到向美国那么犀利,则是让人怀疑的。美国的脸皮厚度是前无古人的,因此,说两句美国的坏话是无法对对美国产生影响的,换言之,如果真要打击美国的信用的话就必须拿出真凭实据来,这对非美世界而言自然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而且,从根本上说,打击美国信用最好的手段必须是要从物质领域予以打击,也就是要尽力压缩美元的使用范围,那种光在嘴巴上讲美国坏话的做法是不能撼动美国的霸权的。




《日放弃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日本《朝日新闻》12月8日报道。如果日本可以自由向外出口武器了,那么可以想象,美国的武器市场一定会受到挤压,这当然不是打算在五年内实现出口翻番的美国所乐意看到的事情,因此,我们可以想见,在美国的压力下,日本不得不放弃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对美国而言,任何日本可以出口的武器都必须在美日联合开发和生产的前提下去实现,换言之,日本出口的武器必须受到美国的严密控制。因此,我们又听到这么一条消息,日本政府认为现阶段难以参与美韩联合军演,日本外务省有关人士指出,参加与日本防卫并无直接关联的美韩军演将触及“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这一宪法解释。这当然是一条理由,但是,这也可以被理解为是日本向美国开出的一个要价,就是日本方面希望能够在“美国的压力下被迫去修改”日本宪法及法律所规定的日本用兵准则,换言之,如果美国真的需要日本来参与构建美国在东北亚的新的安全体系的话,那么美国必须同意日本修改相关“禁止日本行事集体自卫权”的法条,否则日本很难在无法出口武器,即在无法提升自己的军事工业发展水平的前提下去支持美国在东北亚的新的安全体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