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就业压力让大学缩水:大四空巢很普遍 本科成专科

ybzyc1667 收藏 0 142

就业压力让大学缩水:大四空巢很普遍 本科成专科

www.sinonet.net 2010-12-09 每日新报 [复制链接] 字体:大 中 小




“你怎么上课去了?”已成大四学生口头禅。




本版制图 单君不在校


“大一放松,大二打工,大三租房,大四求生。”这是当下在大学校园里流行的顺口溜。在严峻的就业形势下,离明年毕业还有大半年,如今已有众多大四学生奔走在找工作、写简历、忙面试的路上。情况好的尚未毕业就已提前就业,情况糟的奔波一年也无半点成果。综观如今校园,四年本科变成三年半或者三年,教育时间大大缩水。上周,记者采访了多名在校大四学生,这种“大四‘空巢’,一切为了就业!”的现象在高校大四群体中已极为普遍。


现象1


学生:大四,你怎么上课去了?


老师:能来一半我们就知足了!


“这课让我怎么上?”一想起每周要给大四上课,在高校任教的张老师就愁眉不展。


近50名学生的课堂,一半以上的人都在缺勤。特别是半个月前的一节课,教室里只坐了不到10个人。耐着性子把课讲到了最后,张老师发现屋子里的人又少了两位。最后她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今天点次名吧。”最终,张老师将缺勤情况上报了学院。


此现象在本市高校大四课堂上并不鲜见。“学校为大四学生安排的课本来就不多,但有的学生一节课都没上过。”今年第一次为大四授课的陈老师大倒苦水――一次上课,40多人的班只来了5个人,连一排都没坐满。后来班长说,当天市里有场招聘会。“没法生气,学生们也挺可怜的。”陈老师无奈地说,他现在最头疼的就是带毕业班的学生,既想让学生学到东西,又不想耽误学生前程,认真授课还是大开绿灯让他很是矛盾。


上周,记者走进本市多所高校,发现正在授课的教室很少有大四学生的课。而在教室门上贴着的课程表里,大一到大三的课表上排满了课,大四的课表上只有寥寥几栏里安排了一些选修课。课间,一位工商管理专业的大四同学告诉记者,他班上有45人,保研的5人,考研(论坛) 的15人,剩下的25人都在找工作。“能坐在教室里上课的也就10个。只要别太过分,老师一般不会跟你过不去。”这名学生告诉记者,这学期刚开学,他就找到任课老师打了招呼。校园论坛上,记者也看到了有学生这样总结大学的上课定律:“大一:你怎么迟到了?大二:你今天怎么没上课?大三:你去上课吗?大四:你怎么上课去了?”


现象2


四人间变成单人间


浑浑噩噩过日子


已是午后,大四学生小志伸了个懒腰。在他看来,几个月来的日子可以归纳为“三点一线”――上网,吃饭和睡觉。“舍友们搬出去住了。我也想搬走,但没有地方要我。”小志自嘲道,“这样也挺好,终于住上单间了。”记者发现,本市高校大四宿舍多数是空荡荡的,只有部分宿舍的一两张床上还留有被子。推开一扇宿舍门,从江西来天津读书的新闻专业大四学生阿斌正在玩电动。“同屋都是本地人,现在回家住了。”对于大四,阿斌有点迷茫,“我去过广告公司和杂志社面试,失败了。我有种挫败感。回想大学这几年,自己参加活动不多,荣誉少得可怜。虽然现在还有课,但我愿意自己呆在宿舍。”


采访中,像小志和阿斌这样的“失意者”不在少数。尝试找工作无门后,在现实打击下,越来越多的大四学生开始成为“翘课一族”,他们每天都过得很焦虑,除了大部分时间跟电脑打交道外,每天不知道该干啥。


现象3


学校成“考研基地”


论文沦为“豆腐渣”


这些“逃离”课堂的大四学生去了哪?除了奔赴招聘会和实习单位,越来越多的大四学生选择了呆在自习室里埋头苦读。可以说,日渐庞大的“考研族”让处于激烈竞争中的学生提前备战,有些学生甚至提前两年就开始做考研准备。“我从大三就开始准备了,现在整天忙着复习英语(论坛)和数学,没时间也没心思去上课。”一位大四学生这样说。


此外,眼下正值大四下学期的毕业论文申报和进行阶段。一般情况下,一篇合格的毕业论文,要花费将近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论是在图书馆埋头苦读的“考研族”,还是奔波在面试路上的“找工族”,行色匆匆的毕业生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为毕业论文做准备了。去年毕业的孙震坦言,他的毕业论文就是“豆腐渣工程”。“面试和实习用去了太多时间,眼看答辩时间越来越近,不得不临时抱佛脚。先去图书馆翻书、再上网查资料,然后选择资料中和自己论文选题相关的内容,最后集中撰写,花上一个星期就搞定了。”孙震说,他已算是认真的了。“有的同学直接在网上复制、粘贴。”一位正在外资公司实习的大四学生甚至直言,他连具体什么时候交开题报告都不知道。“从上学期末开始就没有见过我们老师,毕业论文的事也是通过班长才了解到的。”


学业与就业如何两全?


学生说


“提前毕业”不能成摆设


采访中很多大四同学表示,由于找工作实在重要,他们对于耽误课程也很遗憾。面对学业与就业之间的冲突,他们希望学校能够做出调整。比如针对学校的“修满学分可提前毕业”规定,一些同学表示“提前毕业”几乎成了“不能完成的任务”。“学校是都注明了可以提前毕业,但大部分学校会把本科教学内容分配到4年里,我们很难提前选择一些必修的科目。即使可以选,如果我们不按教学计划系统地学习,很难达到合格成绩。”一位大四同学表示。在校园论坛上,记者也看到有低年级同学提出能否“提前毕业”的疑问,得到的回复往往是,“目前来说还没听说过有人提前毕业”、“此概率基本为零”。一些同学提议,本科应像硕士研究生(论坛) 那样,有三年的,也有两年的,让学生自主选择。“早点进入社会工作实践,不仅能节省一年费用,或许大家能更有意识学习,利用大学时光。”


专家说


谨防教育缩水


针对“大四空巢”现象,一些高校老师直言现在大学四年的本科教育往往“缩水”为专科,或者成为研究生教育的预备教育,这种状况令人担忧。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某些高校为了追求高就业率而放松对大四学生的管理和指导,这种做法非常短视。“大四学生不是实习就是找工作,学业基本处于荒废状态,实际上恶化了就业环境。放弃教育质量去追求就业率无异于缘木求鱼,真正的就业率应建立在合格的人才质量基础之上。”


针对学业和就业之间的冲突,还有专家建议,可否参照发达国家的做法,对现有的毕业生就业制度进行改革,将就业环节置于毕业生离校之后,加强本科阶段最后的专业课程学习。同时,学校除了正常的教学任务外,还应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学校也可以进行一些适应性的变通,如有些课程实践性较强的,可以让学生在授课老师的督导下在社会上完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