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四章 从军之路 2、情难自己

子弹2010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URL] 2、情难自己 自从进傅家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和傅震龙单独呆这么时间,平时他不是下部队检查就是开会,一走少则三天,多则几个星期,就算在家的时候,也经常有人找他谈什么,他们都是关起门,一谈谈很久,也正如此,我才得以在傅家混水摸鱼这么长时间。 不必说,这是个坦白的好机会! 从吃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自从进傅家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和傅震龙单独呆这么长时间,平时他不是下部队检查就是开会,一走少则三天,多则半个月,就算在家的时候,也经常有人找他谈什么,他们都是关起门,一谈谈很久,也正如此,我才得以在傅家混水摸鱼这么长时间。

不必说,这是个坦白的好机会!

从吃过晚饭后,我一直心事重重,琢磨怎么跟他说,我倒不是怕他翻脸,就是有点拿不定注意,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说的时候,他的病到底有多重?真象傅晴说的那么可怕吗?如果这样,我这么一坦白,很可能让他一怒攻心要了命,他死了,那傅家的老老小小……我越想越烦,晚饭都没怎么吃。

傅震龙显然也心事重重,我俩就这么在沉默中吃完了饭。

睡前,傅震龙又被什么专家组推出去做一些检查,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回来,回到病房就往床上一躺,半天没有说话。

这时已经晚上十点了,外面夜色深沉,屋里我没开灯也一片黑暗,我因为心里有事一直没睡着,见他回来,只想先问问情况再说。

“你去检查得怎么样,没事吧。”我问。

“你还没睡?”傅震龙似乎有点惊讶,接着又欣慰地笑道:“知道担心老子的身体了,臭小子,还有点良心嘛。”他说着翻了个身,接着道:“晚上看你一副吃不下饭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吗?”

夜色是最好的遮羞布,我在它的掩饰下,准备坦白了,谁知我刚一开口就被他打断。

“那个……”

“叫爸!”

“……”

“你呀,回家也快半年了吧,你一次还没叫过我呢,怎么,还恨我,不想认我。”他说到最后,叹了口气。

我沉默了,我不是木头,他语气中有种不同以往的感伤,不知是人在病中特别脆弱的缘故,还是夜晚的寂静和深沉触动了心灵深处的伤疤。一瞬间让我心里也充满了说不出的难受,从前很容易出口的话,竟生生哽在喉咙口,无法吐出。

他的话让我想起了我那死在渔塘里的爸爸,虽然是骨血之亲,但我们父子相处时,彼此都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在我的记忆里,他从未对我和善地说过话,面对时不是打就是骂,大多时候是不清醒的昏睡。相反,在这短短几月中,从陌生人开始的傅震龙,却让我体会到了语文课本里描写的叫作父爱的东西,他也打也骂,但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关怀和依赖。可天知道,此时此刻的我,有这种感受是多么可悲的事。

他见我沉默不语,又自言自语地道:“臭小子,你就倔吧,等我死了,你想叫也叫不成了。”

一丝恐惧抓住了我,我顾不上胸口有伤,一挺身坐起来,“胡说,什么死不死的,我就不信,不就是脑袋里有个东西嘛,开刀拿出来不就完了,你那么结实有劲,当那么大官有那么多人给你治病,还能治不好?”我激动语气显然让他吃了一惊,他也坐起身,拧亮桌上的台灯,灯光照在我脸上,我才发现自己脸上竟然有湿湿的泪水,我急忙低下头去,但他已经看到了。

“怎么,这么怕我死?不恨我了?”他不无快乐地反问。

我心烦地翻身躺倒,脊背向着他,粗声道:“关灯,睡觉。”

“好好,睡觉。”他顺从地附合着我,慢慢躺下。

灯一闭,屋里重新归于黑暗,我烧得通红的脸温度这才降低几度,我这又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哭呢?没理由啊,可能是刚才想起我自己的爸,心里一难受才……唉,都是他那个“死”字惹的祸。

“儿子,”过了一会儿,傅震龙又开口叫道。

我懊丧加心烦,没应,一动不动地躺着。

只听傅震龙又道:“儿子,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傅震龙这一辈子,对党对国家,可以说是问心无愧了,但欠两个人的债,可能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什么债?我帮你还。”我不假思索地答,因为在我心里,我好象也已经欠了他的债。

“傻小子,你以为什么债都能父子相传的,唉,要说这辈子我最对不起欠得最多的,就是你妈啊。她把一切都抛下了,一心一意跟随我,而我,不但没能保护好她,更没给她什么幸福快乐。这第二个对不起的呢,就是你——我唯一的儿子。你降生时我不在,生下不久又亲手把你送了人,这么多年,我也悔过,也自责,尤其是看你妈拿着你用过的小毯子小被子,偷偷地看了又看,边看边哭的样子,我这心疼得都快裂开了。这些年为了找你,我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等啊盼啊,总算老天有眼,把你又送回了我身边,让我就算现在死了,也死而无憾,死得瞑目了。因为傅家有你,我就可以放心了。”

“不,我不是……我……我不配。”我急了。这是心里话,我确实不配,我一没上过学,没文化,没知识,什么文史数学,比傅晴差远了,甚至连小雨点都能当我的老师。二也不是什么好人,且不说以前干的都是些街头小混混的事,就是现在,也常常犯浑。要说我之所以能有这种自知之明,还得益于最近一段时间上的课,念的书,还有傅晴和奶奶的潜移默化,觉得以前干了不少混事,包括这次的是是非非。

“不配?呵呵,用这词儿了,那是开始反省了吗,也觉得自己身上毛病不少是吧。”傅震龙又笑了,“知错就好,知错了就能改错,改错才会进步。唉,要说这个年少轻狂,谁不是这么过来的,我小时候也犯过浑,把你奶奶气得……”他没有说下去,却又笑了起来。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我是说我……唉,对不起。”我挣扎了几次都没说出口,气得直揪自己头发,他妈的也太没用了。

傅震龙见我苦恼得一副快崩溃的样子,摆摆手竟安慰起我来,“行了,知道错就行了,你也不用有太大负担,你的事我已经全知道了,你和那帮孩子是患难之交,他们出了事你拼命救助也是情理之中,关键是你在做事儿的时候,犯了冲动的大忌。在战斗中,冲动是最要命的,还有就是不切实际的逞强好胜,个人英雄主义,救人的出发点没错,为但是方法没有用对,当然,没有教训就没有记性,我年轻的时候啊,类似的错误也犯过不少……”

接着,他给我讲了他自己的一些经历,他说二十年前他当团长的时候,曾经因为一时血性冲动,硬攻一个战略高地,结果领着战士们打了一天一夜,损失了近两个连的兵力也没打下来,而另一个团长,揣摩地形地貌,联系炮兵支援,不到两个小时就拿下了高地,打开了进攻道路,经过这次教训,他明白了“无论做什么事,绝不打无准备的仗”

“三思而后行……诸葛亮你知道是谁吗?”他这么问我。

我听得很入迷,不自觉地回答,“知道,我在街上听过三国。”

“你想,有句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意思就是人多主意也多,但前题还是一定要冷静,这样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进行正确的选择……”

这一晚我们谈了个通宵,当时傅震龙给我讲的话我并不能完全领会,只是当闲话听,一听而过,直到亲身经历了战斗,才知道这些话的份量。

而当我自己带兵的时候,我脑子里总会不知不觉浮现出这一晚他所说的话,不由自主一字一句琢磨和印证,它竟成了我最基础的带兵作战理论的雏形。

傅震龙顿了一下,又问,“三国里你最喜欢的是谁?”

“关二爷。”我不假思索地答。

“关羽关云长,好,那说说看,你都喜欢他什么。”傅震龙又问。

“他大刀厉害,没人打得过。”

“嗯。”

“他对兄弟忠肝义胆,两肋插刀能拼命。”

“嗯。”

“再就是……没了。”

“关羽是条好汉,但你要知道,一个人再厉害,力量也有限,要想取得胜利,必须有天时、地利、人和,集中已方优势打击对方弱项,才能以最小的损失争取最大的胜利,而且不管自己本领多高,都不能骄傲自大,关羽之死的故事你听过吗?”

“没有。”

傅震龙开始给我讲关羽之死,并由此扯出来的三国里的故事和人物,我又听入了迷,但正听得起劲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住了。

“后来呢?”我情不自禁地追问。

“等等,等……一下啊,”傅震龙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吃力,好象正忍受什么痛楚,我转头一看,见他手抚额头,双眉紧皱,身体疼得都蜷曲起来。

他这样子吓了我一跳,我本能起身上前,结果动作急了,扯得胸口大痛,不由“哎哟”一声,咬牙切齿地捂住胸口。

“你……怎么了?”他听到我的呻吟,抬头关切地看向我。

“没事,你怎么样?”我喘着气也转头。

我俩互相看着看着,不知怎么都哈哈笑了,这一笑又都牵动了伤处,又各自忍痛。

“真不愧是父子啊,伤一起伤,疼一起疼,好,咱俩比比,看谁忍得时间长。”傅震龙哈哈笑道,笑声中哪听得出伤痛,充满豪侠之气。

“好,谁先叫疼谁是小狗。”我凑趣地道,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附合他,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虽然总跟他对着干,但其实心里早对这位将军有种莫名的敬重和依恋,在这种复杂的心态下,我又大违初衷地问了一句:“你的病小晴都告诉我了,脑袋里真有一个子弹吗?”

傅震龙拿起桌上的杯子喝口水,喘口长气,笑道:“是个弹片,这老伙计跟了我快二十年了,就象牙疼一样,不疼不知道一痛要人命,对了,这回救你命的医生,就是一直给我针灸的人,别小看那只小小的银针,没有它,我的日子可就难过喽。”

他虽然说得轻松,但我听得却一阵阵心颤,别说弹片,平时手里扎进去个刺还要痛半天,更别说是在脑袋里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那该有多痛,多难受啊!

“要我叫那个郎中来吗?”我说着就想起身,他急忙冲我摆手,一指桌上的钟表,“都几点了,别打扰人家,没事,已经疼过去了。对了,你别动,你的伤也不轻,伤口再裂会很麻烦的。”

过了一会,傅震龙突然道:“傅云,答应我,如果爸爸真的……没了,你要替爸担起照顾傅家每一个人的责任,好吗?”

我想也没想,冲口而出,“不,我不答应,爸你绝不会有事,绝不会。”

傅震龙叹息,“我是说如果,如果有……嗯?你刚才叫我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