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始终没有很好的利用自己的优势,经常会出现要么过于自信要么过于自卑的表现。虽然这不会明显影响某些事物的发展进程,但一定会不同程度的制约发展速度和局部的发展。

中国人在奥运会上取得了傲人的成绩,虽然在一些所谓重量级的体育项目上,比如田径、团体球类项目上没能取得更多的好成绩,但是已经拥有的成绩已经说明中国在体育方面所具备的超群优势!

中国人在自豪于50多枚奥运金牌的同时,对于诸如足球等项目又非常的自卑。当中国发现自己模仿西方的方式,努力了而没能取的好成绩的时候,总是一味的给自己的差距找理由,却始终不能分析自己的优势并加以利用。因为过于的自豪奥运金牌,让我们吃到了许多其他水果后开始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开始喜欢足球却放纵其没落了,而过于自卑于足球的人,会更多的停留在找差距和自我安慰的理由上,甚至没有勇气去认识自己的优势。

中国能够获得50多枚奥运金牌,中国最大优势是什么?答案可能有很多种,但是有一个答案必须要强调,那就是中国的实际国情在举国体制下所具备的在体育领域的巨大优势!可非常遗憾的是,足球放弃了这个优势!因为我们在利用举国优势的时候,没能完全实现目标,而放弃了继续努力,在当时我们最欠缺的恰恰是现在最具备的“发现差距的”能力了。由于足球在世界上的普及程度决定了搞好足球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当中国人发现足球没能像其他项目那样如愿发展的时候,我们没能客观分析,却选择了完全西学的市场化。

这正是中国足球弃长取短的开始!市场化职业化,如果能给体育项目带来发展和进步,至少需要一些基本条件,比如拥有一个诚信、科学、相对成熟发达的市场环境,拥有比较高的国民体育素质,拥有比较多的国民参与人数等等。可是这些中国目前几乎都不具备,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球如果想强大,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等中国发达了,等国民素质普遍比较高了,才会在有足够热情的市场环境中自然出现。可是这样所需要的时间显然远远超越球迷的预期!我们为什么拥有优势而等待呢?除非我们的决策想让足球和我们的民间发展同步。而要是这样,我们的奥运金牌恐怕10枚也没有了,所以我们需要成绩,迫切的需要,无论是国家还是球迷!

既然需要成绩,我们就需要利用优势,那就是举国体制。这是一个大国固有的优势,当迫切需需要成绩的时候,举国的价值毋庸置疑。而且体育项目在取得成绩后的市场化,和落后中的市场化,无论是给体育项目本身还是市场收益,带来的结果都会是很大的不同。我们在使用举国让足球提高的同时,也可以让举国去有效的开发市场。充分的利用举国和市场的有效优势。而不应该让市场去承担其在不成熟阶段的相应功能——比如让市场完全的去选拔和培养足球人才。也不应放弃举国所具备的更多优势——比如更有效的组织和培养。

只要有效的利用了举国,才能很好的发挥中国市场目前所具备的优势。我们可以通过举国,在各级辖区分级别的设置足球培训点,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我们没有必要分级别到县一级,只要到地级市级别就足以提供中国足球需要的基座了。吸引各培训点附近的孩子,其实根本不需要呆板的停留在“娃娃抓起”的概念上,很多时候孩子的热情和灵性比年龄更重要,让孩子们以课余爱好方式逐渐、逐级娱乐、训练,然后视才选拔,分级训练,然后依照省级,国家级训练水平逐级选训。用国家的力量,对各培训点的教练不断的进行提高,对各培训点的技战术数据进行统计和分析,让整个系统有效的运行。然后再让举国系统中的球员根据水平进入市场运作的各个级别的联赛,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给联赛中的球员提供类似于进修的返回学习。

同时我们需要利用举国,最大限度的发挥市场作用。虽然目前的市场不成熟,但是规模依然是一个很多国家不具备的巨大优势,在没有额外要求的情况下,中国市场的规模价值对于足球还是非常有作用的,遗憾的只是现在我们对于市场的期待过多以至于没能发挥其规模价值。因此在有了培养基层足球人才的系统保证后,我们的联赛完全可以更加单纯的去效益运作、更加有效的利用其规模价值而不受其他拖累。在保留球员就业基础的低级联系保护限制外,应该彻底放开顶级联赛的一些限制,比如外援等,让顶级联赛无限制的高水平化,充分利用中国球迷数量优势,吸引更多的球迷发钱关注足球而不是单单的感情。让顶级俱乐部拥有更大的盈利空间,利用举国最大限度的推动广告效应,让俱乐部在比赛以外建立更多的衍生市场,比如开设联网式的各类俱乐部商店,以及组织一些市场互动来带动良性循环。中国在不考虑国内球员水平情况下,建立高水平的足球联赛,所拥有的巨大市场规模力量是,是很多国家垂涎莫及的。我们没有利用,是因为我们顾忌本国的足球发展,当我们合理利用了举国后,市场不在有负担,反而可以和举国形成有效的配合,让顶尖球员在自己国家的顶尖级联赛中锻炼,形成良性循环。

通过这样的“大范围基层举国培养,大力度市场无限制联赛”将中国“举国”和“市场规模”两大中国的绝对国际优势有效的利用起来,中国足球不强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