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二卷 帮派之争 第四章 帮派(4)

beifanggulang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URL] 乔占江听到这里,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沉声道:“难道就没人管这事儿?” 吕把头摇了摇头,道:“这是去年的事了,这些家伙找到了新靠山,就是国民党的接收大员!我们想去找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去评理,可是人家跟本就不听,反而诬陷我们不好好干活,说什么那个把头就是因为消极怠工才会受到处罚的,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乔占江听到这里,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沉声道:“难道就没人管这事儿?”

吕把头摇了摇头,道:“这是去年的事了,这些家伙找到了新靠山,就是国民党的接收大员!我们想去找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去评理,可是人家跟本就不听,反而诬陷我们不好好干活,说什么那个把头就是因为消极怠工才会受到处罚的,至于他的死,就说得更加荒唐了,说他是喝多了酒,掉江里溺水而亡!老弟,你说,这上哪儿说理去!?”

小何在一旁说道:“那你们就这么认了吗?”

吕把头叹了一口气,道:“那又能怎么样?唉!为了活命,也只能这样了!这不,一个月以前,民主联军来了,他们把国民党赶走了,那个邢把头也慌了神,但是这小子毕竟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了,已经学会了见风使舵,也不知道他怎么活动的,没过多长时间,政府就又让他来管理码头了。”

如果乔占江是刚来哈尔滨的话,他听到这件事,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可是现在经过了那么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在哈尔滨市还有国民党的特务和地下先遣军,种种迹象表明,事情绝不是吕把头说的那么简单,只能静观其变了。

想到这里,乔占江说道:“老哥,您跟我说这些,就不怕惹祸上身吗?”

吕把头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兄弟,实话跟你说,我从王老板那儿一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因为你的眉宇之间有一股正气,所以我才会把你留下来。至于你到底会不会帮着那些人来对付我们,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乔占江听了,沉默不语。

吕把头见乔占江不说话,又道:“兄弟,以后咱们就在一起混了,你也知道咱们现在的处境,那些人也对咱们有所顾忌,所以现在还不敢对咱们怎么样,但是我有一种预感,政府不会看着这些人胡作非为而不管的。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他们不会对弟兄们下手的。”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话虽如此,还是小心点为好啊!”

两个人正说着,从外面进来一个工人,对吕把头说道:“吕把头,那边的码头上来了三艘货船,都被姓黄的那帮人留下了,咱们是不是……”

吕把头闻言,站了起来,道:“哦?有活干了?你们等着,我去找他们。”转头对乔占江说道:“咱们今天才到这个码头上来的,怎么也得让咱们开个张啊!再说那么多的船他们也忙不过来啊!泥鳅,你告诉弟兄们,准备开工!”说着,吕把头就要往外走。

乔占江道:“老哥,您等等,那些人一心想把咱们挤兑走,他们会给咱们活儿干吗?”

吕把头笑了笑,道:“放心吧!就算他们不给咱们,那些船主也着急卸货。船主的话他们多少得听点儿,你们就等着吧!”

乔占江望着吕把头的背影,向小何递了一个眼色,小何点了点头,跟在吕把头的身后走了出去。

事情果然如吕把头所料,姓黄的那个把头本来不想让吕把头他们干活,可是一个船主出面说话了,那个姓黄的也却不过情面,只好捏着鼻子让一艘货船靠到了新码头,吕把头带着弟兄们卸完货,工人们拿了工钱,兴高采烈地去吃午饭了。

乔占江和小何也领了他们在这个码头上的第一份工钱,拉着吕把头来到了那间小饭馆,进了单间。

其余的工人知道吕把头和这两个新来的弟兄很对脾气,现在这两个人把吕把头拉进了单间,就知道这两个人是想单独请吕把头,他们就识趣地留在了外面。

单间里,乔占江等人坐下后,饭馆老板走了进来,乔占江先向王老板道了一声谢,然后点好了菜,王老板让伙计送进来一壶茶水,然后就退了出去。

乔占江示意小何给吕把头倒水,然后说道:“吕把头,兄弟新来乍到,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啊!”

吕把头摇了摇手,道:“兄弟,你就别客气了,以后咱们在一个码头上混饭吃,都是穷人,说那么不就见外了吗?”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嗯,您说得对,那我就不客套了。”

吕把头笑道:“这就对了!以后有什么事,只要老哥我帮得上的,绝对没二话!”

乔占江想了想,说道:“老码头上的那些人总这么挤兑咱们,也不是办法啊!难道共产党就不管吗?”

吕把头道:“这事难说得很,你应该知道,现在哈尔滨驻扎着的是共产党的东北民主联军,可是国民党的部队就在松花江南岸虎视眈眈,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打起来?唉!无论怎么说,苦的都是老百姓啊。”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是啊!老哥您说得太对了!哦,还有个事,您刚才说那些人都是什么‘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吕把头仔细看了看乔占江,有些狐疑地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乔占江笑了笑,道:“没什么,随便问问。”

吕把头压低声音说道:“老弟,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不想给你带来麻烦!这些人都曾经给日本人干过,个个心狠手辣,我们这帮人都吃过他们的苦头,要不是他们看着我们对他们还有用处,哼,他们早就对我们这些人下手了!因为现在有东北民主联军给我们撑腰,他们也不敢太过分,不然的话,我们早就从这里滚蛋了!”

乔占江瞪大了眼睛,道:“有这样的事?看来这个码头上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吕把头道:“哦?你是怎么看这个码头的?能说说吗?”

乔占江想了想,道:“起初我以为码头上都是些穷苦人,没想到……”

吕把头嘿了一声,道:“从我二十来岁的时候开始,就在这个码头上混,到如今已经有十多年了,码头上的工人历来都得受这些地痞流氓的盘剥,不然的话,就别想在这里混!东北民主联军来了以后,以为从此咱们穷苦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了,谁知道……唉!一言难尽啊!”

乔占江道:“这么说,他们的背景都很复杂,是吗?”

吕把头点了点头,“当然了!你看,这个码头上有原日本江上军的副官,还有所谓的帮会,就是那个什么‘道’。他们互相勾结,欺压咱们这些老百姓,我早就看不惯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咱们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乔占江道:“这些情况政府不知道吗?”

吕把头苦笑道:“知道又有什么用?那邢把头不是还照样当他的把头?那个黄副官不是还照样把我们这些苦力不当人看?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吧,如果不是同时来了三艘货船,他们忙不过来,咱们今天就干不上这批活!”

乔占江点了点头,吕把头说得没错,他已经从小何那里知道了,今天上午吕把头和那个姓黄的磨破了嘴皮子,那个黄把头就是不答应货船靠到他们这个新码头上来,最后还是船主找到了邢把头,邢把头才不情愿地让一艘商船靠了过来。

乔占江想了想,道:“那个黄副官真的是江上军的副官?”

吕把头点头道:“那还有假?你注意到了吗?在咱们对面就是哈尔滨铁路江上俱乐部,那些江上军的大兵们经常到那个俱乐部里来玩儿,那个黄把头更是那里的常客。只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那个黄把头好好的司令部副官突然不干了,跑到这码头上当起了把头,这一点我一直也没想明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