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少年》

a23020520 收藏 2 2179
导读:《黑道少年》 第一章 少年锋芒 火枪 在房间的角落里我看到了陈风,他被打的很惨,整张脸因为淤肿已经严重变形如果不是听到他骂人的声音我根本没办法认出他来。两名刀手正站在他的身边。说他们是刀手是因为他们的手里拿着刀,那是类似于大狗腿的弯刀,看到我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立刻冲了过来。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他出刀了,速度快的惊人。刀光在黑夜里像是闪电,我下意识的抬起左臂去挡,接着是一阵锥心的巨痛,强大的力道让我倒在地上。很幸运,虽然挨了一刀却让我有机会拔出腰间的火枪“砰。”震耳的枪响划

《黑道少年》

第一章 少年锋芒 火枪


在房间的角落里我看到了陈风,他被打的很惨,整张脸因为淤肿已经严重变形如果不是听到他骂人的声音我根本没办法认出他来。两名刀手正站在他的身边。说他们是刀手是因为他们的手里拿着刀,那是类似于大狗腿的弯刀,看到我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立刻冲了过来。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他出刀了,速度快的惊人。刀光在黑夜里像是闪电,我下意识的抬起左臂去挡,接着是一阵锥心的巨痛,强大的力道让我倒在地上。很幸运,虽然挨了一刀却让我有机会拔出腰间的火枪“砰。”震耳的枪响划破夜空,那名刀手的头部顿时被轰的血肉模糊,他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在四处乱撞,不停的挥动着手中的刀,显然已经看不见东西了。躺在地上的陈风忽然大叫了声“小心。”是第二个刀手,他是在找死。我毫不犹豫的再次扣动扳机。然后看着他应声倒地。陈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拣起地上的刀向还在挣扎的刀手走去。“喀”的一声弯刀深深的没入了那个刀手的脖子,他哼都没哼了就倒了下去。


借着夜色我们迅速离开了陈风的家。


“谢谢。”


“谢什么,我们不是兄弟吗?”


“永远都是。”陈风看着我坚定的说道。之后他就离开了D市,那年我十五岁。


我用力的甩了甩头把自己从回忆里拖了回来。那次的事没给我带来任何麻烦因为我只是个初中生,还是品学兼优的那种。所以没有人会把我的杀人联系在一起。而现在我面临的是即将到来的高考。我的理想是考上大学然后永远离开D市,尽管以我的成绩考上大学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我仍然很努力,因为我要考上一流的大学。


“砰”“砰”,在宁静的夜里枪声显得格外刺耳,这是什么世道阿。我不由摇了摇头。自从有了火枪队。D市的老百姓在晚上听到枪声已经不会觉得奇怪了。


没过几分钟就听到了老妈的声音,“小乱,你的电话。”我赶紧放下手上的书跑向客厅。


刚拿起花筒就听到陈风的声音,“老大,刚才怎么回事?”我马上就明白他指的是刚才的枪声。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妈,压低声音说了回了一句“我不知道,明天在谈吧。”然后就迅速挂断了电话。老妈轻声说了一句“怎么这么没礼貌,打电话的是谁啊?”“同学。”我边说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忘了介绍了,我就是火枪队的老大,我叫“林乱”。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老大。火枪队是陈风一手建立的,两年前他忽然找到我,然后把我作为老大介绍给帮会里的兄弟。我很顺利的做了他们的老大,从那个时候开始陈风也就成了老二。


帮会里的兄弟从一开始就对我很尊敬,在介绍我之前老二已经把我描述成“神”了。而且,我们的武器是火枪,没人会提出切磋的要求。其实我的枪法很好,那次的事情以后就我开始苦练拔抢,火枪的射程很短而且因为子弹是无数细小的铁砂所以不要求多高的准确性,但是拔抢却绝对要快,因为对方就站在你的面前,我手臂上的刀痕就是最好的说明。我喜欢枪,当我手里拿着火枪的时候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扣动扳机所以在两个月前老二送了把真枪给我,一把五四手枪。我们在郊外的山上练了一个下午,其结果就是,我是个天才。仿佛那精确的手感是天生的。要是在以前我一定会兴奋的要命,可是现在的我却想放下枪。我永远也忘不了自己杀过人,虽然那件事只有老二知道。而且这几年火枪队的壮大让人感到吃惊,尽管我很少去管帮里的事,但是我知道要加入火枪队简直太容易了,买把火枪再随便找个火枪队的人介绍就可以了。随着这火枪队的名气越来越大,仿佛只要是用火枪打了人就应该是火枪队做的。而作为火枪队的老大,迟早会找上我。这也是我想尽快离开D市的原因。


第二天早上来到学校的时候,陈风已经等在那里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兄弟。很默契的我们走到学校门口没人的角落。


沉默了一会老二开口说道:“昨天的事情查清楚了,是我们的兄弟做的,对方人已经挂了,是赵老大的人。”妈的,我就觉得昨天晚上眼皮老是在跳,肯定有麻烦,算了骂也没用,像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把人保下来,第一,目击者或者知情者众多。那关就过不了。第二,我们也不希望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听到帮里兄弟开枪打人的消息。尽管我们不怕得罪什么黑帮。我只好问道:“对方怎么说?”


“能怎么说,还不是像以前那样去谈判,晚上赵老大在豪门开了饭局。”老二一脸不屑的神情。死了人当然是要去交代一下的,这几年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而通常的做法就是把人交出去。


晚上很多时候我真的怀疑陈风把我推上老大的位置是拿我当炮灰用,无论是还是黑帮真要对付我们的话,我这个老大绝对是个靶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苦练身手,想活下去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简单的事情了。直到后,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个小人,我侮辱了他的忠诚。


课是上不成了,我们去了火枪队的总部,其实就是一家咖啡馆。看着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兄弟义愤填膺的样子,顿时让我有了些感动。这两年我就是被这种感动拖着参加了一个接着一个的谈判。他们都想和我一起去参加晚上的谈判,谈判不同于火拼,根据我的经验人去的越少越好,况且我本来就不打算保那个开枪的队员,这种随便开枪的歪风邪气绝对不能够助长。像从前那样我一个人去。所以我拒绝了他们


老二独自坐在角落里抽着烟,他什么也没说。这是多年的默契。记得有一次帮里的兄弟打死了一个黑帮老大,当时全城甚至周边几个城市都轰动了。一个黑帮老大被两个中学生当街击毙,真的够眩,当时也是鸿门宴。我们怕的要命。老二坚持要和我一起去,说什么死也要死在我前面,当时我是这么说的“如果你不去,我就不会死。”是阿,有老二在火枪队就不会散掉,杀我的人必然会面对上千支火枪。道理竟然就是这么简单。从那次单刀赴会以后,我就成为帮会里真正的老大,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了真正的神。也是从那以后我们有了现在的默契。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我准时来到了豪门,这是全市最好的餐饮娱乐场所,以前的几次谈判都是在这里进行的。赵老大已经等在门口了,和他一起的还有几个保镖。看到我一个人从出租车里走出来他首先楞了一下然后立刻一脸微笑迎了上来。大概是没想到我会一个人来吧,“林老弟,很准时啊,快请。”这老头的涵养不错,比较以前的谈判,他的热情让我感觉如沐春风。不过他的几个保镖就没那么友好了,睁大眼睛看着我,也许也在奇怪我怎么会一个人来,眼神里有点怪怪的。“赵老大,先请。”假意寒暄了两句,我们一起朝里面走了进去,留下满脸诧异的迎宾小姐。


我们的包间是迎宾厅,保镖很专业的留在了门口。送上茶水和面巾后。赵老大做了个请的手势,小姐手里拿着菜单微笑着站在我旁边。我摆了摆手“等等再点。”小姐笑了一下,轻声说道“好的,先生有什么需要请通知我,我就在门外。”然后轻轻的带上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空气好象忽然间变的凝重起来。赵老大不愧是见多识广,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不用着急吗,林老弟。”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说真心话,现在的我一点都不紧张,从刚见到赵老大我就知道,他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作为老大他必须给兄弟一个交代。而我在来之前已经做出了决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我知道他的底线,而他不知道我的。所以我想等他先说。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底线以后来个狮子大开口。我们都拿起茶杯静静的品尝着。我抿了口茶静静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赵老大很难让人把他和黑帮联系起来,体面的西服,雅致的眼镜,一丝不乱的头发,他更像大学里的教授,终于他开口了“林老弟,我必须给兄弟们一个交代,你知道~~”“还是让我来说吧。”我轻轻的放下茶杯看着他有点无奈的目光,我知道他很矛盾年前会里的兄弟打死那个黑帮老大的时候,火枪队强硬的态度是另人震惊,直到最后,那两个兄弟还是被安排跑路了,当然那是老二安排的,我不知道他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这估计也是赵老大今天迟疑的原因吧。“人,我是不会交给你的,不过如果有兄弟出了意外的话,我也没办法。”我看见他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了平静。也许是我给他的交代对他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吧。我也是老大,我也需要给弟兄们交代的,所以,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但是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谢谢你,林老弟。”他起身快步走出包间,像其中的一个保镖嘱咐了几句。再次进来的时候小姐也跟了进来。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赵老大变成了老哥,林老弟也改成了老弟。半小时后,一瓶五粮液已经干掉了,小姐不失时机的又拿来了一瓶,先生还要酒吗?老哥一挥手,“开,我今天高兴。”他有些喝多了,声音明显大了起来,“老弟,好久没遇到你这么爽的人了。来,在干一杯。”其实我今天的收获比他大,从老哥那里我知道了许多东西,我可能是中国最穷的老大了。火枪队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赚钱,也许是因为主要成员大多是学生,没有经济上的压力,所以才一直没有留意这个问题。当然让火枪对赚钱的任务老哥拍着胸脯担待了下来。如果老二在一定会高兴的叫起来。可是我却没太大兴趣。因为我还没有改变我的想法,上大学,离开这里,重新开始。酒逢知己千杯少,吃过晚饭接着喝不过地点换在了KTV,就在豪门的附楼很方便。这种好事当然要叫上老二,况且他很有必要和我这位刚认的老哥打好关系。


“听说这里的小姐都是附近几所大学的学生,素质高,而且都很漂亮。兄弟今天要玩开心啊。”老哥好象已经忘了我还是个高中生,不过对于小姐我却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我是老大,事情总是要谈的,谈完事情以后小姐也总是要找的,就像课后的作业一样。对于小姐我甚至有自己的心得,我曾经问过六个小姐它们的年龄,答案是相同的都是24岁。他们都还比较漂亮,身材也不错。他们调情的语言基本上是一致的,就连叫床的声音也是惊人的类似,在你没有要求的情况下他们的步骤基本上是相同的,而我就是那种从来不会对小姐提出要求的人。最不能容忍的是在做那事的时候她们表现的比我更爽。她们让我对女人的身体开始感到恶心。


本文内容于 2010/12/10 15:14:16 被aningxinyu编辑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