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1-7传说,贝尔法斯特暗夜绿瞳

云霄孤舟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URL]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3四方血战!在深渊中哭泣的上帝(3/4) 坐进阿尔托玛兹机械厂最新研制BTR-E/O星陆两栖输送车,兰格洛夫脑海里回想着刚才所看到的情景: E联德旅圣GSG的非直属科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7传说,贝尔法斯特暗夜绿瞳



坐进阿尔托玛兹机械厂最新研制“BTR-O/E”星陆两栖输送车,兰格洛夫脑海里回想着刚才所看到的情景:

“E联德旅”“圣GSG”的非直属科隆分队,只带来目测约30人,可上到指挥官下至普通士兵,无一例外都配备有当今世界最先进的作战装备。他们所乘装甲车的型号,自己甚至从未见过,应该是便于拆卸供铁路运输的即装即用型,外部喷涂的迷彩,看样子应该也是可以随着环境变化而改变自身颜色的“变色龙”一类。武器装备一流且不说,光是所属士兵浑身上下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像是其它国家的任何一支部队那么简单。他们中每一个人,神情举止都不带些许感情色彩,就如人生百味已然尝遍不会再有任何情绪一般;身手、动作及纪律,不能只是用训练有素来形容,说是仿佛经过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始终如一地反复锤炼才能铸造出来的完美,也不为过。机器,他们就像钢铁机器一样,忠实、坚硬、不知劳累与疲惫。所有人眼里都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命令!只要得到自己“女神”的命令,无论缘由,立刻用自己生命去执行,不会眨眼,不会废话,更不会有所畏惧。正如他们部队旗帜上的铁血宣告:

“战!为女神而战!只为女神而战!

死!为女神而死!只为女神而死!”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样的部队存在?他们不求零伤亡,只要死得其所。在他们身上,有种东西,所谓“命运的女神”卡尔欧菲所赐予他们的东西……那是一种世人不曾接触的神秘,我们不能感知的奇迹!

兰格洛夫现在已经相信,这个“卡尔欧菲”,绝对有资格让见过她的人,尊其为“女神”,就连自己今天第一次听闻,也对她的存在,深感不可思议。如果说,仅仅只是作为她的学生,阿奇柏德·泽尔就能给整个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巨变,那卡尔欧菲……她本人如果愿意,是否可以颠覆所有我们所理解的常识,颠覆一切世人所公认的铁律?

……

装甲车车身上几声敲动,召回了兰格洛夫渐远的思绪,卫兵放下进出门,是罗尔菲斯和宁雪。也没问问上校是否同意,罗尔菲斯就直接爬进运输车,还把宁雪也一把拉了上来。

“你们还真不客气,坐俄罗斯军方的霸王车。”兰格洛夫无可奈何。

“哎哟,上校!你还和我们计较哪?科隆那群活死人的棺材车,我们才不坐呢,像进了太平间一样,有人在但没人说话!最恐怖的是,‘太平间’里全部都是呼吸声……”罗尔菲斯的形容,让兰格洛夫开颜一笑,颇感确实如此。

宁雪坐下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兰格洛夫赔罪:“抱歉,上校。圣格雷隆坚持到了上帝工厂才让泽尔先生与您会面。我们说了半天也说不通。”

兰格洛夫心觉这孩子还真是体贴乖巧、时刻顾及别人感受,其实自己压根就不介意:“没事儿,这样也对,避免无谓接触带来不必要麻烦。‘上帝兵工厂’的防备万无一失,在那里会见泽尔先生,是最正确的决定,我十分期待。倒是Snow哪……你坐我们的车前往切尔诺贝利,我想有人会失望的……”

一早就发现端倪的罗尔菲斯,毫不忌讳地说出了兰格洛夫后面的话:“圣乌尔苏格是吧?呵呵,早发觉那家伙对Snow有意思了!所以我们就只好,提前开溜……话说回来,现在某人心里,只有那个中国混小子,恐怕他知道了会更失望吧?”

“你说哪儿去了!”宁雪赶紧打断罗尔菲斯越来越不着调的戏弄,“虽然,我也感觉到圣乌尔苏格他对我很特别,不过……”

“是那种出于长辈的关爱?”兰格洛夫准确道出微微点头中宁雪内心所想。

“对了,Snow,你还没有对我说过,关于你父母和家庭的事情呢?你有四分之一的德国血统,也就是说,在祖父那一辈,有位德国人?那双美丽的绿眼睛,应该就是它的遗传杰作吧?据我所知,全世界绿瞳种族不多,大概也就是凯尔特人、爱尔兰人,还有少数澳洲人。在我军旅朋友中,也不乏有来自于这些国家和地域的人,不过,你双瞳的奇异色彩,似乎和他们很不一样,绿得更纯更翠、甚至有亮而泛蓝的错觉,就像是中国一种古老的宝贝……那叫什么来着?噢,明月珠!”兰格洛夫伸手抓绕军帽下头皮,用英语来形容中国这东西还真伤脑筋,差点说成了“月饼”!

罗尔菲斯听说夜明珠,想起一些事情赶紧插嘴:“啊!没错。我见过几次,Snow的眼睛,在完全黑暗的晚上是会发光的!”宁雪闻言倍感邪乎:“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野兽么……”罗尔菲斯抚摸着宁雪脑袋:“半夜不照镜子你当然不知道。再说就算你是野兽,也是头可爱的野……猪。我不会嫌弃你的!”

“我明白了!”兰格洛夫并不认为二人在说笑,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确实有“夜瞳”一族人的“存在”,“据说一百多年前,在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湾流域附近,生存着一支历史遗留下来的古老人类种群,他们白天劳动耕作时与当地的爱尔兰居民无异,都是白皮肤绿眼睛,不过一到晚上,所有人的双目都会熠熠发亮,形同野兽一般。当地人看见后非常惊恐,说他们是邪恶的化身、恶魔的灵体,不只一次组织民众对他们进行驱逐和赶杀,却惊讶发现,这些人在夜晚的行动超级灵敏、战斗力非常之强!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特殊的眼睛构造,与普通人类不同,瞳孔位于晶状体之前,视网膜后面还有一层可以反光的薄膜,正如野兽眼睛借此可以在夜间收集周边微弱的光线,以及把进入眼球却未被视网膜吸收的光线反射出去,再重新为细胞所吸收,从而增强视觉功能。对当地人称为‘夜瞳魔族’的大规模屠杀,持续了几十年,直至再也没有这类人出现的事迹和报道。据说1871年德国统一后,政府为此还专门派出部队,跨海抓捕当时已经为数不多的夜瞳人以供科学研究,应该是想得到他们夜晚视觉优势的秘密,然后作为军事用途吧。正因为这样,极少数的夜瞳人方才侥幸得以在德国的土地上,活了下来。

近代科学也证实,人类如果长期在光线不充足的环境下求生,眼睛为了适应,会自行发生构造上的改变,可以说是一种进化,而这些进化后的特征,能够被一代一代遗传下去。在更新世的上一次冰川时期,北爱尔兰几乎完全被冰雪覆盖。如果有人类祖先生活于那里,也只能是在黑暗的岩洞中躲避酷寒、艰苦求存,眼睛构造发生改变,也在情理之中。

可惜……在他们守护了上万年的这片土地上,自己却被后来人,赶尽杀绝……”

车厢内,只剩下兰格洛夫的声音,还有他讲述的这个故事:“原本,我只把这一切当做传说,但今天我相信了,它是真实存在且发生过的。Snow,看来你身上四分之一的非中国血统,不是来自于日耳曼,而应该是——爱尔兰。圣乌尔苏格拥有和你一样的眼睛,我想,他应该也是‘夜瞳’一族的遗孤,或许你们还有着古老的血缘关系。所以,才对你特别亲切……”

听完兰格洛夫的漫长描叙,时光仿佛倒带回万年前,宁雪的心,好似当时冻结百千年不融的冰川银河,在铺天盖地的狂风雪舞中无边孤寂……幽碧的绿瞳,已被清透热泪所填覆:“为什么?人类总是对和自己不同的生命这么残忍!我们的族人,并没有伤害谁,只是在自古养育自己的土地上平静生活而已啊……”

罗尔菲斯顿觉糟糕,宁雪都快哭出来了,上校居然连冰河时期的事情都能扯出来,还正好触痛了她的善良:“也许……这真的只是一个传说呢,再说现在你不是好好生活着吗?哪来‘赶尽杀绝’那么恐怖。”说完目视兰格洛夫,兰格洛夫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赶紧找话来哄哄:“呃……没错!刚才只是我的一些猜测,不一定是事实。会发光的绿眼睛……这很好嘛,当你再见到那个中国小伙的时候,找天晚上约出来,然后吓死他!”

这个时候,身在切尔诺贝利的张霄舟,猛打了一个喷嚏:“谁又在叨咕我呢?”旁边徐辰枫不屑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侦查附近地形:“枕头边《易经》看多了吧,你丫就是个水土不服。”

几天相处下来,一直觉得兰格洛夫上校是个成熟稳重、不懂幽默的中年军汉,实在没想到他也会开玩笑,而且还开得那么……“有水平”。罗尔菲斯不顾形象地笑得前仰后合,胡乱敲击装甲车壁的声音,让前面驾驶员急忙回头,询问上校是不是要自己开车启程了?

兰格洛夫无语间不解释,手往前方一指:“开车!”

后面科隆“圣GSG”的车队还未准备就绪,见向导车突然就这么“跑了”,圣格雷隆匆匆抓起几个殿后的士兵,像扔柿子般把他们塞进车中,然后自己跳上扩容版“SmartII”海陆空三栖武装强袭车,对驾驶士兵狠狠丢下一句:“跟丢了前面那玩意儿,我TM枪毙你。”士兵保持着没有任何表情的死人脸,油门一轰,连人带车瞬间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出!

所有军用车辆陆续轰鸣启动的声响,震撼着酒店周边每一寸土地,狄罗夫斯基和列佐夫斯基,已经先兰格洛夫一步前往切尔诺贝利执行自己使命,留下善后的俄军士兵,完全不在意被四散扬起的沙尘袭眼,纷纷注目凝视着游龙出阵的车队背影,致以军礼。

目标——地下八十里的“上帝兵工厂”!

“BTR-O/E”全速前行的摇震,抖落了宁雪眼眶中打转的泪珠,兰格洛夫的黑色幽默,还有他提到那个天生搞笑的Moon,两者已经像拔萝卜般,把自己从沉浸悲伤的深渊中,生生拽了出来,渐渐破涕为笑:“我会的……谢谢上校。”

说完这话,大家笑得更欢了。不过,既然知道了自己一族可能背负的过去,宁雪沉重的心情,自然不是只言片语间就能释怀:“我只听父母说过,祖父是日耳曼人,而且还作为德军士兵、参与了上世纪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所以家人很少提及相关的事情,我对祖父……也就几乎没有印象了。无论他是否如上校所说,是北爱尔兰的‘夜瞳’族后人,我会一辈子铭记,德意志给我们生存的机会并养育和照顾了我这么多年,德国,永远是我的祖国,当然,给予我大半生命的中国也是!Belfast(贝尔法斯特)……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爱尔兰的首府看看,那个祖先曾经宁静生活、用生命守护的地方……”

罗尔菲斯听罢宁雪所说,欣慰地笑了。心想自己和她的羁绊,从来就没有界限,也没有国界,不管她认为自己是哪国人,都是永远的好姐妹!不由再次摸摸宁雪脑袋:“好孩子,德意志和东方的赤色中国,都会以你为荣!爱尔兰也会……”

国籍,重要么?只要我想,就能和你成为朋友,生死与共的朋友!

当身边有了一个生死与共的朋友,闲时的彼此关心问候,危时的齐心共赴黄泉,故事方才有了引子。纵使泰山崩于顶,同伴的尸身在千军万马中被随意撇在角落,无法再合上的双眼依然透露着不离不弃的信息,那么,就算是一骑挡千,也不孤单!稍后自会重逢于地下……

人生,或喜或悲,都不是一台独角戏。苍穹,或时或空,都不是虚无的黑洞。

……

辰枫和霄舟一身轻装,飞奔在切尔诺贝利荒废村落中的树丛林间。

乌克兰北部清早薄雾中,一抹晨光穿透茂密森林;银色白桦树亭亭玉立,树叶正渐渐变成金黄;一排排松树郁郁葱葱,本该是采蘑菇人流连忘返的天堂。但这个村子却没有人烟,远远看去,只有一些高出地面少许的土墩,就像一个规模异常庞大的墓地。但这不是人类的墓地,而是房屋的坟场。附近随处可见红艳艳的野生苹果,树下的落果给这里铺上了一条深红的地毯。核辐射,就像白雪公主那个可恶的后妈,让巫婆给这里所有苹果都下了毒。如果谁把这里的苹果咬上一口,就会比白雪公主睡得更久,可能三万年也醒不过来……

飞起一脚,踢碎挡路的大个烂苹果,辰枫移开满目残破,侧眼看着霄舟束起的黑发在刀风中飞舞,心想和他应该是从三岁便认识了吧,转眼已过十五年。这十五年来,不管是在从前的日常生活、还是现在的军旅生涯,一直都是生死与共的最知心兄弟,自然而然的无间配合已经是炉火纯青,把先抵侦查核电站旧址通道入口的任务交给自己和霄舟,罗菲飞的决定,还真是毋庸置疑的英明,呵呵。

迅雷般前进的霄舟,见辰枫走神,疾速跑动中不怕咬了舌头地说了一句:“小心撞树……”其实自己心中,何尝不是把辰枫当做最大的精神支柱?就算明天的任务,生死难言,可至少有兄弟的陪伴和支持,那么,在灰飞烟灭前,就绝不会屈服!

话音未落,没有保持合理作战距离的二人齐刷刷消失于地面,跌入乱草枯枝覆盖的陷洞中……

“搞什么飞机!你丫个黄金乌鸦嘴!”辰枫躺在地洞中,把这倒霉遭遇完全“归功”于诸多废话的霄舟。霄舟揉了揉摔疼的腰,“屈服”了:“靠!这怪我啊?我看的是树又没看洞!”辰枫爬起来,着实想给这家伙一脚:“我们本来就是来找洞,你丫看毛的树?!”

这句说完二人才脑筋进水的发现,骂什么啊?这不阴差阳错地找到了目标地洞吗。

看了看腕上的GPS定位仪,辰枫确定就是这里:“Shit!跑步跑开心了,接近目的地都没留意到。”

据菲飞介绍:“上帝兵工厂”的货运通道入口,正是位于曾经发生核泄漏事故的核电站4号反应堆中。而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的融化内核,现在已经完全被包裹在一个经过多次加固的水泥“石棺”里,并且在乌克兰政府实施完成了“新安全封闭”计划、即外界所说的“方舟”计划后,一个相当于体育馆规模的拱形建筑物,被平移至“石棺”上合拢,这不仅继续“捂”住了里面的放射性物质,防止其四处逃逸,还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研究人员拆除封存在“石棺”之下的核原料。

货运通道入口被安放在这个位置,是俄罗斯军方经过详细研究后决定的,一者和外界沟通隐蔽,除内部人士外,谁也不知道,在巨型“石棺”上,其实有一道可供货物进出的大型机动门。二来,进入4号反应堆中,必须身着防化服,以避免残留核辐射对人体的侵害,就算是那些没事找事干的城区流浪汉,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不会想到跑这里面来搜略食物和其它东西,这就保证了货运通道的安全,同时也防止外来部队携带着大型武器设备、借此过于顺利地“偷渡”入侵“上帝兵工厂”。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几十年来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为了提纯核原料,不只一次在打4号反应堆的主意,甚至在地面下挖掘开辟了一条隧道,直达反应堆内部。俄罗斯军方发现后,鉴于节省材料与人力投入,只是炸毁封固了隧道的进口端,并没有完全填充严实。这次与中国的“联合”军事行动,俄军更是以这条隧道为中国武装人员提供渗透路径,前几天专门派人开拆掉封口处的水泥,只铺上简易环境伪装,便于发现和进入。

“MD!俄罗斯人就拿几根破树枝和烂叶子来掩饰隧道的入口啊?害我差点儿没把腰给摔断!”看霄舟对俄军“偷工减料”的敷衍作风很是不满,辰枫取出背包中的防化服边穿戴边宽慰:“说明他们伪装工事的技术了得啊,连我们都没发现这个地洞,要是陷阱,你丫和我也就不用下潜八十英里,直接就去见上帝了!”

这话让霄舟听了舒服,凡事和更坏情况相比,都是可以接受的,典型的阿Q思想。

防备齐全后,辰枫和霄舟取出紫外手电,加装在“35”式微波破磁枪前端,交叉掩护着进入了这可供大型车辆进出的隧道,虽然现在应该没有针对自己的敌兵,不过二人还是决定,按常规进行搜索潜行,免得一个不留神,再摔进什么洞里……

阴暗中丁点儿异动,让辰枫瞬间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原地蹲下左手捏拳示意霄舟静默。二人凝神屏息间,借着枪前紫外线黑光,扫视周边腐败泥壁,前方突然乍现的两点红幽,同时进入了辰枫和霄舟的视线。巨鼠!这里居然还有残存的核放射鼠。辰枫看着缓缓朝自己靠近的这只变异生物,体长超过半米,爪牙如刀、长且锐利!暗灰色毛皮散发出淡淡的绿色荧光,眼睛像两颗红宝石般闪烁间紧盯自己,不禁说了句:“生化危机动物版?鼠大哥,别激动,听我说……其实我们也是‘耗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哈?”霄舟对于辰枫什么时候都能调侃已经习以为常,不过这变种老鼠可不是省油的灯,本想迅速开枪射击,可手里这新式武器,自己还没玩熟,根本码不住微波的“弹道”轨迹,生怕不小心一个微波脉冲把和老鼠离太近的辰枫给打麻痹了:“我靠!只有你和这鬼东西是一家人,要不要再问下它妈贵姓啊?还不快宰了它!”说时迟那时快,没等霄舟收枪抽出靴中的“龙牙”,巨鼠已在电光火石间腾空而起,狠狠扑向了辰枫,血口巨齿直朝咽喉咬去!防化服的韧度,可不够抵御它如鲨鱼般锐利的牙齿……

几道清晰风声过后,三把“虎爪”全部精确命中头颅,还没跃进辰枫的近身范围,巨鼠便已经轰然落地,在泥土中挣扎着不断嘶叫。辰枫站起身,将手中剩下的三把“虎爪”收回腰后,轻声冷笑:“叫你丫不要惹我的,就是听不懂人话。”霄舟走过来,朝巨鼠脖颈处补了一刀,确定死干净后,将投掷刀拔出丢还给辰枫:“怎么你也不用微波枪?”本以为他会回答不清楚微波对老鼠攻击效果什么的,谁知辰枫就一句“管我呢?我喜欢!”然后霄舟顿时后悔,刚才没给这家伙一微波脉冲让丫麻痹……

经此牛刀小试后,二人当即决定,微波枪留着以后拿活人来试验,现在改用“22式”冲锋手枪对付后面可能还有的变异生物。霄舟沿途只要看见会动的,统统送它一发子弹,两只体型30公分长的老鼠杀了且不说,连一只小小蜥蜴也没放过,辰枫问杀它干嘛,霄舟回答说科莫多巨蜥就这么来的,这让辰枫觉得,隧道里最变态的不是巨鼠,而是霄舟。

花了二十多分钟血洗完巨鼠九族后,霄舟看到了出口,情报准确,果然是在4号反应堆内部。二人根据GPS显示,迅速找到上帝工厂的货运垂直通道,边长约十米的正方形豁口,没有外置铁门,因为俄军不担心有人会从这里直接就跳下去。

霄舟走到洞口边,放了枪伏下身子,伸头俯望通道内部,没有一点儿灯火光芒的阴森黑暗,仿佛通往十八层地狱的无底深渊。此刻方才真实感受到弗雷德里希·尼采说过的那句话:当你注视着深渊时,深渊也正注视着你……

霄舟抬头目视同样见此无言的辰枫:“明天,或许我们真是名副其实的,去深渊里见上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