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黑市拳 正文 《28》以毒攻毒

武者2009 收藏 0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


我驱车到了皇宫大酒店,哥们已在房间等着我了,刚坐下,我就迫不及待的问:“你说咱有什么办法拿那些官痞?”

哥们笑笑“你真急?”

“废话,工地停摆做为沙场一把手我怎么交代?没活干咱都没饭吃。”

哥们故作神秘地探过头,说:“咱拿交警队那些杂种很简单,就怕你没那胆量。”

我靠了一声:“命都还悬着呢,咱怕啥,赶紧的,别卖关子。”

哥们呵呵笑了:“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

哥们说交警大队收黑钱。我说哪个部门不收啊,没希奇的。

哥们说他们收的不是一般的黑钱,我一惊。看着哥们继续说下去。

哥们点了支烟,悠悠地吐了个烟圈,这才道出实情:“市交警队内部有个规定,全市所有货车工程车,只要你交给交警部门一定数额的银子,交警一律不找你麻烦。尤其晚上作业的工程车。”

我问:“他们怎么知道谁交谁没交?”

哥们说:“都有暗号的。只要交了保护费的,晚上车辆驾驶室的玻璃上都贴有标记。”

“什么标记?”

“你没发现吗,有很多工程车上都在前面玻璃上贴着个白纸,纸上面写着字,比如车老板叫王麻子,就只写前两个字:王麻。 那些巡查的警察看到字就立即放行,绝不阻拦。保护费是一季度一交。“

我迷惑的问:“他们能记得谁交谁没交吗?”

哥们说:“那些巡查的警察手里都有底子,一点也错不了,若有人冒充,那查出来就倒霉了。你知道,咱市的工程车很多是没牌没证的黑车,有不少还是报废改装的车辆,根本挂不上牌。”

“那交警大队不发了吗,靠,一辆车就的几千吧,若一半的车交保护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哥们切了一声,说:“你真老冒啊,要不那些杂种整天吃什么喝什么,只靠那俩工资?靠,还不够烟钱呢。”

我被这个消息打动了心,严肃的问:“这事真假?别道听途说忽悠我,到时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

哥们说你不信咋的,我火林子是谁啊。我问他到底听谁说的。哥们说这个你别问,我说的若有半点假,你把我脑袋扭下来当球踢。

我说好。哥们嚷着不说了,先喝酒。

吃过饭后,我跟哥们商量这事该怎么办,哥们说最好抓住把柄给他狗日的曝光。若一曝光,交警大队起码一半中高层就的完蛋。

我说本市媒体肯定不敢弄。明天我去公司找老总商量。我说好。哥们又嘱咐我别跟外人说是他泄密的。我应了。

第二天早上我去了公司见到老总,老总问那事解决了吗?我说您老板都处理不了,我一小卒哪有办法。

老总叹了口气说这事看似简单,但却要命啊,我跟他们疏通都绝口,请客没人敢去。若沙场运不出沙子,咱开发的工程也的卡壳。你说咋办?

我说市里领导能瞪眼看着咱完蛋?老总沉默了会,叹了口气:“现在地产行业竞争激烈,我一个外地的硬来分一杯羹,有些人是不乐意见的。”

我见时机已到,就说:“我有一办法,不知可行不可行。”

老板一听,眉眼一挑道:“说说看。 ”

于是我把火林子告诉我的事全盘道出。

老总不住地点头说就的这么办了,既然他们黑白不吃,就的以毒攻毒了。

我问周总省城有熟悉可靠的记者吗?老总说有几个,当初我刚发达的时候他们都捧过场,我也没亏待了他们。

我说好。就这么办。

最后老总又嘱咐:“这事别做绝了,吓唬他们下,给咱自己留条后路。你先回沙场看看他们还卡不卡路,打电话告诉我。”

我说周总考虑事情就是全面。老总长舒了口气说邓麻子那杂种在这件事上肯定砸了不少票子,要不咱也费不了这样大的劲还办不成事。

我回到沙场,一路上发现几处路段都被交警卡住,没有工程车运行。就打电话跟老总汇报了。老总说知道了。

到了沙场,见员工们都聚在宿舍前的空场上晒太阳聊天,见我回来,纷纷拥上来问该怎么办,我说不急,咱玩就是了,今天歇着,工资照记。

工人们一阵欢呼,跑进宿舍玩牌去了。

进了办公室,孙薇跟进来,说哥这事真没法办了?那咱以后干啥?我看着她说什么也不干,就结婚生孩子。孙大喜,问:真的?我哈哈笑起来,孙见我是骗她,握着小拳头就扑打我,我顺势搂住她要亲嘴,孙连忙阻止说别,让外人看见。

我说怕啥,快夫妻了也不犯法。

说着就亲开了,孙呜呜地应着,双手紧紧抱着我的腰。我还要进一步行动,孙拒绝了,说大白天的让人看见了羞死。

我逗她:你不想?孙红着脸用手刮了我鼻子一下说就不告诉你。说完两人都吃吃地笑了。


下午,老总打电话,我问办成了?老总说他们明天到,我说好。

第二天中午,我到车站去接了记者,他们一行两人,满副武装。老总遥控指挥把他们直接拉进了水晶。酒桌上,老总简单说了事情经过。并交代点到为止。

两个记者看来也是老油条,心照不宣的说放心吧周总,保证把这活干漂亮。

晚上吃了饭后,因为怕事情败露记者遭围殴,我和师弟腰上都别了三截棍,领着记者上了海滨大道,我们知道交警晚上查车多在这里设卡,果不其然,远远发现几个交警在一拐弯处盘查,我们把车停在路边,静静观察他们的举动,不一会,一辆无牌超载的工程车驶过来,驾驶室玻璃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俩字:张天。

我拽了下记者,他赶紧举起DV拍了起来,工程车驶到路卡跟前放慢速度,交警手一挥,车子又一加油门跑开了。

时间过去大约半小时,先后有六台无牌的工程车顺利通过检查卡。有一辆大约比较陌生,被拦住后,一个交警从兜里摸出底子对照了下车上的名字才放行。这些都被记者尽数录下。

我看差不多了,就说过去看看?记者说好,车开到交警跟前,交警见是本地车牌,挥挥手意思是开路。而我们却停下了,一个交警感到很奇怪,上来问咋的?

我们几个下了车,记者亮出身份说我们是省电视台的,来采访。在这里有好长时间了,记者说着抖了抖手里一直开着的摄象机。问你们兜里的笔记本可以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吗?

几个交警一听非常震惊,都瞪大了眼。一个头头上前说你们想干什么?我说啥也不想干,专拍你们辛苦工作的场面。

那个头见事不好,赶紧走到一边掏出电话急促地汇报。

不一会,一辆宝马驶到跟前,从车上下来几个穿便衣的人,其中一个我认识,是交警大队指导员。

那个指导员一看见我,什么都明白了,忙拖着我们说有事好商量,靠,咱都是朋友。走,水晶说去。我心说去你妈的,卡我们路的时候怎么不说是朋友了呢。

两个记者看了我一眼,见我没动静,于是摄象机就对着他们拍起来,这可把指导员吓的不轻,脸都白了,一个劲地摆手说高厂长你别啊,不就是那事吗,我们立即解决。

我见他说出这句话,就对记者说好,张指导痛快,水晶谈。

张指导员赶紧伺候我们上了车,他的宝马在前面引路,后面有一辆紧跟,把我们的车夹在中间,一路向水晶奔去。


接下来的谈判很顺利,交警大队为了不被一窝端,扯出更高层的丑事,在请示了市里某官员后,对我们沙场道路放行了。

那俩记者也兴高采烈地回去了,我知道老总不会亏了他们的,具体数目不祥。

因为顺利解决了设卡事件,老总非常高兴约我和师弟吃饭,席间神秘地对我说:“老五,明天晚上我带你们去一个非常好玩的地方刺激一下。”

我问什么地方?怎么刺激?女人?赌博?我可不敢,你们都是富豪,咱消费不起。


老总笑笑说:“不是那些,是有关打架的场所。”

我更迷糊了,问打什么架啊,我可不再参合那些屁事。

老总说是看别人打架下注。

我一惊:“黑市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