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间正道[海泰客]

观察思考 收藏 9 47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间正道[海泰客]

年老怀旧,我这老兵也来凑凑热闹。人老珠黄,记忆力减退到,自己历史的具体细节己经模胡不清了,好在一些印象较深者还在记忆之中,说说也不怕青年网友稿笑。

我是转业来部队的。1947年,蒋先生的重点进攻被粉碎后,我军在战略上开始了反攻的趋势。刘邓、陈粟、许谭等等各路大军,根据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开展了反击行动。刘邓大军开辟了大别山根据地,为建立政权,动员老区干部支援,我报名请求前往也被批准。

1948年初,我这区青年头头(青救会长),己在南下队中了。从胶东的最东端出发,走了近两个月才到达了“华野随营学校”驻地—濮阳。一路上还算晓兴,在广饶县未被王洪九吃掉。走在我们前边的那一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到达平原县后,一件在我看来是想不通的事发生了。过了津浦路,就要使用冀南币、或冀鲁币,北海币不能用了。兑换冀南币,一元换七毛,从路西到路东,就相反了。我就想不通,为什么都是解放区,自己整自己?一气之下,我带的北海币只换了一点,其他留着到路东再用。呜呼,当回到能用处时,就只能买几个柿子了。初出茅庐,年青气盛哟。好像毛泽东说过:承认山头,削平山头。后来对此才有些理解。

可惜,到达濮阳后,倒霉的我,两条腿肿得不像样子了,组织上决定让我退回胶东,我反对。让我到随校文工团(大概是因为我是个中学生,那时部队的文化程度不高),我提出到部队。“哈哈,你的好腿能到部队?”组织部的人这样说。可后来不知为何,却满足了我的愿望,被分配到华野后勤兵站部,理想实现了,坏事(腿肿)变成了好事。

在,只在‘土改工作队’呆了一段时间,和第一次打开开封后,让我们去开封招收一部分学生。可倒霉的事又轮到我们的头上了。当晚进城当晚就撤出了开封,什么事也未办成。因为国民党的新五军己赶到了河南,我军连续打了开封,又打了睢杞战役,不能再恋战只有“撤”了。可我们能做什么?只有跟着王组长跑了。为了轻装,他命令大家,除必要的物品外,其他一律扔掉。扔了,回到随校,被服又给补上了。组长说:黄河渡口己被部队占用,我们只能就地蘑菇了。幸运的是十好几天后找到一个渡口,安全地回到了北岸,才回随校了。新五军的行军速度,同我军差不多,我很佩服。我们再加快行军速度,也离不开他们炮兵的有效射程。

九月,我离开随校。经白仓集、六塔、朝城到达阿城‘华野前方兵站部’报到,被分配到第五中站。9月15日奉令赶到临青,调集和起运弹药物资,补充打济南的作战部队。但还未起运,济南就解放了,我们空跑了一趟。10月9日回东阿,在姜沟村扎营,以备在黄河同运河的交叉口处的一个叫“鲁山口”的地方,接收武器弹药,准备淮海战役。接、发工作令我负责。运弹药的船多是征用的民船,大小不等,行动很不规律,有时来得太密集。一次,我四、五个昼夜末合眼连续接卸,可把我们累坏了。人太累了是工作不成的。卸货后,我让民工将弹药箱分类摆在河沿的平地上,每10 箱一垛,每10垛一行,最易查清。但到了最后最疲劳的时刻,像这样易查清的小事,我就是点不清所卸的数量,点一次一个样,无法给押运人写‘收货清单’。无奈,只好将我换下去休息了。人的能量是很有限的哟。全部接收完后,除随到随转运走了的一部分外,余下部分10月30日装船由我们押运到利国驿。我们好像在一个叫王庄的村起程,沿运河东下,经东平湖、南洋湖、蜀山湖、微山湖等地,12月7日到达利国驿。在南洋湖时,晚上曾同土匪遭遇,经反击匪逃。因为我们船上装有炸药(是朝鲜产的),也不敢恋战,走之大吉。

我们的战士,多是年龄较大(二十四、五岁),资格较老(军龄比我长),纪律很强,(只要你下达了任务,他们就坚决完成)。但是,我也隐约地感到,他们对我是有些看法的。地方转业,刚过二十岁多点就是干部,军事素质如何?是他们脑子里的疑问。一次,我们运行在运河的船上,两岸树上有些乌鸦,他们就议论着说:这玩艺(指乌鸦),能够一枪一个,那才是真本领了。两枪一个,本领也不错嘛。五枪一个也不坏呀……!。我听了就不太舒服,觉得他们是在激我,我就沉不住气了。於是就对身边的一名战士说,枪借我用用,我来试试。拿过了‘三八大蓋’,瞄准乌鸦就扣动了板机,‘乓’的一声,乌鸦应声落地,天祝我也。他们都喊着‘好枪法、好枪法’。其实我那有如此本领?只不过是巧合罢了。但心里却美滋滋的,我在想‘看你们还瞧不起我!’。

还有一次,是在江苏的仙女庙。任务完成了后,派的饭同战士们在一间小屋吃。一名战士突然对我说:孙干事,你看我的枪怎么了,子弹登膛,扣动板机,为何枪却不响?我一听就有点火,你是来考我的哟。他用的是一支美国造的三0步枪。我说:拿来我看看。接过后,我把枪竖在地上,把机尾向下一拔就扣动了板机,嘴里还说:看它响不响!又是‘乓’的一声,可是把房屋打了一个大窟窿,大家都惊呆了,违反了群众纪律,我后悔哟。怎么办呢?只好找到房东赔礼道歉了,赔贘了两千元。房东不收,说:小窟窿,自己修理修理就是了。这不行,我硬把钱扔给了他。两个月的津贴打了水漂。回去后,报告了上级,并请求处分,上级原谅了我。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1944年7月,我还在“文荣威眹中”学习的时候,就被派到乳山县崖子村、岛子村参加“学兵团”,进行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训练机构是“抗大”原班人马。内容是学习一些军事知识和三大技术(爆炸、投扔、射击)。

语云:“嘴上无毛,做事不牢”。年青气盛,政治上不成熟,遇事不考虑后果就做决定,是青年的一大缺点。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常做蠢事。毛泽东说,青年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属于你们的,这是真理。如果能更早的克服这个缺点,成熟的就会更早些。

生活长河,嗦事常多,不再累述,就此停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向老革命敬礼!

真正的老革命!敬礼!

建国前参加革命,老干部了。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作品,写出你的曾经

刚刚看到<人间正道>上几位网友回帖子上表达的敬意,心感不安,谢谢、谢谢。

的确,经历是不短了。可,这不过是在革命大潮推动下,随波逐流罢了。功劳谈不上,苦劳说占点边,也就不错了。

我这兔子己过生日,己走在85岁的路上了。老了,时间属于我的不多了,随时准备去见马克思和毛主席。

人老珠黄,不中用了。眼睛虽然换了精体,却仍然看不清楚。看5号字,还得靠放大镜。脑子浑浊内存紊乱。记得的,没有忘记的多。想写篇帖子,脑子拟定的草稿,是想写三个问题,可一拿起鼠标就全忘记了。打字,用‘五笔’,有些字根的折法记不清,字根在键盘的位置记不住,打字就困难。用‘拚音’,胶东人的发音又不正确,打起来也难。因此,过去每分鐘打三、四十个字,大概还不成问题。现在连十个都难打出来了,呜呼、哀哉!可是,为了表达感情,为了延缓老年痴呆症的发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是上网的好,只好‘五笔’、‘拚音’合用了。

青年的网友,在年轻力壮时,希望能够多为国家做出些有益的贡献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再谢谢。


4楼巴夫

真是老革命啦,能够上网作文,佩服之至。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