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金碎银 正文 家国恩仇 85 独一无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


85独一无二


我养母鳗鲡说三天后一个万家灯火的黑夜时分我身为国军上校的父亲刁万驱车回到巴山蜀水神密路段的私宅家居,那时节的国军上校刁万因国难告危军务繁忙。三天前他十月重孕的娇妻安壁兰在院中的木槿树下临盆分娩时他乘坐的飞机正在宝岛台湾的上空盘旋,刚才一下飞机又被保密局长叫去密室训话,训话内容事关军机不可泄露。

我父亲刁万一脚踏进家门,他的鼻孔就在木槿树下嗅到一股心知肚明的芬芳馥郁,他将军帽往侍女鳗鲡的手上一递、钻进芝兰弥香的帷幄。

高枕龙榻馨汗浸衣的娇妻壁兰一闻夫君的踏靴声难免心旌飘摇的想起临盆在即的梦事。

母亲壁兰正欲起身相迎的笑脸红如三月春杏。父亲刁万那双不仅能舞刀弄剑的手按住了她娇羞无限的肩膀。娇妻那突遇甘霖的的柔情双眸被夫君的阳刚之气撩得口干舌燥之时一丝来自下身的痛楚使她随即想起初为人母的娇儿,她轻轻抱起小眼雪亮眉如青山的婴儿说:“万,原谅我没有给你生个少爷。”

夫君将婴儿的一只嫩手捏在掌中“少爷小姐都一样,公子千金也是人。”

娇妻壁兰问:“你的女儿不算丑吧?”

夫君说:“壁兰你今天晚上可是为了那不可言传的事魂不守舍心慌意乱,你的女儿会丑吗。”

娇妻壁兰问:“乳名叫瑾好或不好?”

夫君的手指扒着婴儿云雾轻分孤线斐然的嘴角说:“你的心眼独眯一窍,霸了个日月交辉横行阔气的美名。”

我养母鳗鲡说我母亲壁兰当时的笑颜像烛光下盛开的月季,她将初生婴儿递给我的父亲刁万说:“那就有劳你给她取个与瑾同义的大名吧。”我

父亲说:“就叫刁一。”

“刁一!”我母亲壁兰睁大双眼,“刁一?”

“刁一。”我父亲刁万坐在床沿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捏着我母亲壁兰的下巴说:“是我的女儿就得独一无二举世唯一。是我的女儿就得比一般须眉男儿有过之而无不及。是我的女儿就得有武则天的谋略和胆识,有西太后的手段与野心,有陈圆圆的红颜和容忍。”

母亲壁兰睫毛一闪望着夫君:“怎么又是武皇西后红颜祸水,你的错爱与尤武的谬赞怎么同出一辙,你若说女儿能具备武皇西后有逆转乾坤之志,经天纬地之才还犹为尚可,怎能希望她背上红颜祸水的千秋骂名。”

“妇人之见。”父亲刁万将婴儿还给我母亲壁兰说:“除了道听途说街谈巷议的盲人摸象,普天之下慧眼真识巾帼者能有几人,陈圆圆仅是红颜祸水就能背上千秋骂名?岂不知陈圆圆的容颜陈圆圆的身段陈圆圆的乳房陈圆圆的细腰陈圆圆的修腿陈圆圆的酥胸陈圆圆的玉腕是帝王将相的克星,陈圆圆的千娇百媚陈圆圆的婀娜多姿陈圆圆的轻歌曼舞是英雄豪杰的泪水。陈圆圆伸能搏取吴三桂的满腹欢心,倔能俯就李自成的强取豪夺。陈圆圆遮羞一笑洞开满清入关的通天大道,陈圆圆的泪光一闪致使李自成的皇都砖瓦飘零玉碎宫倾。大明江山的覆灭归罪于李自成穷途思盗的狼子野心,满清王朝的兴起得益于陈圆圆闭月羞花的浮光掠影。尚若千秋功罪让人评说那么我断言吴三桂不是汉奸陈圆圆也非祸水,说吴三桂是汉奸仅是大汉族主义欲盖弥彰指鹿为马的谎言,骂陈圆圆为祸水纯属英雄豪杰偷香窃玉做贼心虚的托词。遥想旌缨飘飞马蹄声碎、哭笑当歌哀鸿遍野的山海关岁月,我中华民国内忧外患手足相残的危难关头又何处能见呼风唤雨哭笑济世的绝代天娇陈圆圆。”

我养母鳗鲡说三百年前的京都名妓陈圆圆生卒何年系何方人氏无证籍考,但有关绝代天娇陈圆圆的轶闻艳史类别繁多,一种与国典史书面目迥异的评弹文本对绝代天娇陈圆圆的绝代佳话赋予的善恶美丑别具一格,那与国典史书天差地别的评弹文本对绝代天娇陈圆圆的善恶美丑是非功过的演绎原滋原味返璞归真。评弹文本说三百年前的汉关烽火之地人嘶马啸鬼哭狼嚎刀光剑影杀声震天,那场有关千古帝王悠悠万事的人类撕杀围绕着贫穷与富贵平凡与非凡人性与强权贪婪与欲望的纷争在人头落地的尸山血海中对酒当歌屡战不止,芸芸众生为了梦中飘浮的上方宝座在英雄豪杰杀富济贫的口号声中赤膊上阵饮命疆场。那场名惊四海威震天下旷日持久悲歌飞扬的人类撕杀美梦沉酣景观惨烈,潮起潮落的千军万马犹如长江后浪推前浪涛声不绝奔涌向前。三百年前那月那日那时那刻大明王朝的百年江山在雷声雨点般的马蹄声中土崩瓦解支离破碎,三百年后被人吹捧成英雄的闯王李自成将所向披靡的刀锋指到了金鸾殿,大明王朝末代皇帝崇祯陛下在闯王李自成铜铃般的虎目辉光照耀下一匹白绫吊在树上吟颂着闯王李自成无法听懂的挽歌。骑在马上哈哈大笑的闯王李自成双手捧着万千士卒的血浆摇身抖落了天上的太阳,他在此起彼伏参差不齐的万岁声中犹如冉冉升起的红色太阳,他志得意满的对站在一旁的英雄豪杰吴三桂说:“吴爱卿,你明白天下庶民为何只呼万岁不呼地狱否?”

英雄豪杰吴三桂以山野村夫的躬腰礼回答:“回禀陛下,只因天堂高高在上。”

绝代天娇陈圆圆秀色生辉光彩夺目的鲜花季节正是大明王朝社稷空墟苍生涂炭的多事之秋。那年月芳龄二八的京都名妓陈圆圆时而怀抱琵琶半遮面/轻歌曼舞无穷期,时而鸿影飘落芙蓉帐/露水寻欢雾茫茫。那年月的绝代天娇陈圆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赚卖肉钱,可谓楼阁琼台吹玉箫/妓家不思忘国恨/人欲横流纷纷扬/管它皇帝系何人。那年月身如摇钱宝树姿若西子照水的陈圆圆在一个碧空如洗柳绿花红的早晨忽觉酥胸绞痛,那阵莫明其妙的芳心奇痛犹如朔风过隙瞬间即逝,嫣嫣含笑的陈圆圆却不知道她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妓馆春梦已在一曲鱼儿不知鸟在林/鸟儿偏知鱼在水的宫谣吟唱中飞雪飘零桥塌路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