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2节:万人坑


“在梦乡里,孑然一身彻夜游荡;

故国的亲切胜过任何地方。

回到了家乡,这块赋予我生命的大地上;

整个世界将为之大放光芒!

啊!故乡,我是否有些异样?

只是那跳动的心,

依旧是铿锵、雄劲,龙的声响!”

——平山大侠


“啊!那边是什么?”小振雄喊着。

柳原弘一顺着小振雄手指的方向看去,草地上堆着许多各式各样的石头,还有一扇城门。

“那是‘战争之石’。”

“战争之石?叔叔,快抱我下来,我要去看看。”

柳原弘一领着小振雄来到草地上,小振雄好奇心又起,在石头堆之间绕有兴味地跳来跳去:“叔叔,为什么叫战争之石?”

“因为这些石头都是帝国军人征战四方,从所到之处(其实是日军兽足所至之处)带回来纪念皇军赫赫战功的。”

小振雄仰头看着高大的城门问:“叔叔,这个城门又高又大,又是从那儿弄来的?”

“这是一扇中国的城门,是在八国联军占领大清国首都——北京时,运回来的战利品。”

“叔叔,日本为什么老是和中国打仗?为什么总是把别人的东西拿到这里展览呢?”

柳原弘一无话可说。

“咦,这里的樱花都有小牌牌。”

小振雄的注意力又被吸引过去,他逐一辨认着小牌牌上的字:“雷、血、肝,唉呀!叔叔,这些樱花的名字好怪啊!”

“是啊,”华然与和子走了过来,华然接着说“振雄,这些樱花是日军第1师团到第20师团,从占领的各地掠夺来,进献给天皇的。可惜啊!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名字,使本来骄美、柔弱的樱花无端染上一股浓浓的杀气,赏花的胜地却被军国主义凌人、死亡之气弥漫、淹没了!”

小振雄又跑开了,他看见在一株高大的樱花树前树立着一方石碑,他跑到近前大声唸道:“‘为万世开太平’。爸爸,把别人的东西都搬到这里,天下是不是就可以太平了?”

“振雄,如果别人把家的东西都抢走了,你会高兴嘛?”

“不!我会和他打架的!”小振雄斩钉截铁地说。

“你怎么这么教孩子?”和子不满地抗议。

“怎么,我说的不对嘛这么教孩子?”

“呀!好多鸽子啊!”小振雄向大鸽群飞扑过去。

落日余晖下,数千只正在觅食的鸽子见了人并不躲避,反而纷纷振翅围绕过来,它们知道会得到食物。跟着柳原弘一学过功夫的小振雄,毫不费力随手便捉到一只,受了惊吓的鸽子“咕、咕”地叫着,淡红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惊惧之色。

“快放了!”华然厉声喝道。

小振雄呆住了,他长到8岁,从未见过父亲发这么大的火!手一松,鸽子飞走了。

华然看到小振雄惊恐的神态,有些于心不忍,赶紧过来抱住他说:“振雄,鸽子象征着和平,我们可不能伤害它,懂嘛?”

小振雄点点头。

“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和子在车子边催促道。

车子进了市区,和子忽然说:“听说银座资生堂化妆品店,又新到了一批欧洲的化妆品,咱们去看看好嘛。”

“你可真麻烦哪!”

“女人嘛,哪个不爱美,中国不是有句古话说‘女为悦已者容嘛’?!”

车子停稳后,和子自已一人去了资生堂,华然、柳原弘一和小华雄三人坐在车子里聊天。过了好一阵子和子才出来,手里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

“妈妈好漂亮噢!”小华雄拍着手叫着。

华然看了一眼梳着文金高岛田式的高耸而美丽的发髪的和子,打趣地说:“好看是好看,只怕是假发吧?”

和子娇嗔地搡了华然一把:“管他真的假的,好看就行。”


一夜缠绵悱恻,次日早上,华然对正在梳妆的和子说:“和子,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夫君?”

“我想带振雄回一趟中国。”

“中国?”和子顿了一下问“怎么?有什么事要办嘛?”

“不,没有。就是想回去看一看。振雄3岁就离开出生地,对中国没有一点印象。再说我兼着满铁的差事,业务上也要打理一下。”

“夫君,你要去多久?”

“时间不会太长,顺利地话,个把月就回来了。”

“好吧”, 和子想了想,同意了“只是不要呆太长时间,我一个人会很寂寞的。”


5月一天的清晨,华然领着小振雄攀登旅顺的黄金山。华然一边登山,一边对小振雄说:“振雄,你要记住,你是中国人,你就出生在旅顺。”

“爸爸,那你是中国人吗?”

“爸爸当然是中国人了!”

“那妈妈呢,也是中国人吗?”

“不,你妈妈是日本人。”

“那振雄到底是跟妈妈,还是跟爸爸?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呢?”

“当然是跟爸爸,当然是中国人了!振雄,你还记得爸爸教你的那首唐代大诗人李白写的诗吗?”

“当然记得。”说着小振雄就背诵起来“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好,好!振雄,爸爸是中国人,振雄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中国人!”

“嗯,振雄要跟爸爸,要作中国人,不要作喜欢抢别人东西的日本人!”

华然高兴地亲吻着小振雄:“好孩子,我们不仅要作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而且要作一个对国家、对民族有所作为的中国人!”

小振雄使劲地点点头。

看了看距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华然问:“振雄,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小振雄也看了看山顶,咬咬牙道:“不累!爸爸,看我们谁先到山顶。”

终于小振雄先华然一步登上山顶,小振雄高兴地又蹦又跳、又喊又叫:“我先到山顶喽!”

他那儿知道这是爸爸有意让了他一步呢。

晴空万里,太阳撒下万道金光,险峻的群峰都显露出巍峨的身影,在阳光的点缀下,分外壮观。

“爸爸,你看对面那山,多像一群猴儿在玩耍……”

“那山就叫猴石山,紧挨着的是盘龙山、椅子山、鸡冠山……”

“爸爸,那山好雄伟啊!”

华然顺着小振雄手指的方向,看着西南一座雄伟的山峰说:“那就是老铁山。真个是雄峰如铁!”

“江山妖娆,如诗如画!”小振雄背着手,摇头晃脑地道。

站在巍然屹立的黄金山峰顶,面对中华大好河山,华然不由得心潮澎湃、激动难抑,他张开双臂,迎着火红地太阳、壮丽地大海,放开喉咙大声喊道:“故国啊!海外游子终于回到了你的怀抱!”

接着华然缓缓地一字一句,揉发着心内强烈地情感:

“在梦乡里,

孑然一身彻夜游荡;

故国的亲切胜过任何地方。

回到了家乡,

这块赋予我生命的大地上;

整个世界将为之大放光芒!

啊!故乡,我是否有些异样?

只是那跳动的心,

依旧是铿锵、雄劲,

龙的声响!”


“好哇!好!”小振雄拍手赞道。

华然正想说什么,一眼敝见老虎尾外海停泊着的外国军舰,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爸爸,你怎么了?那儿不舒服嘛?”

华然摇摇头:“振雄,你看……”

小振雄望过去,港湾里那些军舰桅杆上飘扬着米字旗、星条旗、双头鹰旗。“啊!日本旗最多。”

“振雄,旅顺本是辽东半岛上的一颗璀灿的绿色明珠,可是如今……”

起雾了,大雾像一块厚实、沉重地毡毯,使高耸地黄金山和远远伸进黄海里的旅顺口都笼罩在弥天大雾里,被阴森、湿冷的浓雾整个儿地吞噬了。

“振雄,我们下山吧。”

来到一处广场上,小振雄看见一座塔,上面还立着一枚大炮弹壳。“咦,爸爸,这是什么?”

华然冷眼一瞥道:“这是日本军国主义者树立的,所谓占领旅顺纪念碑。振雄,爸爸带你去看万人坑。”

“什么万人坑?”

“到了那儿,你就知道了。”

来到一个荒野之处,四周寂静无人,偶尔听闻乌鸦地聒叫,却平添了几缕恐怖。突然,小振雄脚下一绊,低头一看,却是一个骷髅。小振雄吓得尖叫一声,死死抱住爸爸,再也不肯放手。

华然背起小振雄继续往前走,一路上,不时看见白骨暴露于野。“振雄,不要害怕,这些无人收拾的白骨,都是当年旅顺大屠杀遇害的同胞们的遗骸。他们都是中国人,都是我们血肉相连的亲人哪!”

来到一个大坑前,大坑里杂乱地堆满了累累白骨。华然放下小振雄,庄严肃穆地低头哀悼,小振雄也学着爸爸的样子默哀。良久,华然叹了一口气,沉重地说:“振雄,这就是万人坑,他们都是些手无寸铁、老实巴交的平民百姓啊!”

停了停,华然问:“振雄,你知道你大舅和大表哥是怎么死的吗?”

“妈妈说是为解救中国人,在旅顺战死的。”

“不,不是那么回儿事,你大舅是在1895年甲午战争中,噢,日本人称之为日清战争。当时你大舅是日本第1师团长(相当于师长)乃木希典手下的一个联队长(相当于团长),旅顺大屠杀就是他指挥干的,后来被义勇队击毙。而你表哥是在日俄战争,也就是1904年——1905年,日本与沙俄为争夺朝鲜和中国东北,而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中,攻打旅顺要塞,被俄国人的机枪打死的。他们在中国的土地上杀人放火、引以为荣,根本不是为解救中国人,而是为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死得极不光彩,是十分可耻的、遗臭万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