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2.html


不知从何年开始,上海,一个偏僻的小渔村,会升级为一个国际化的大城市,时至2204年,上海这个人口占全国1%的城市却给全国贡献的财富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8,然而如今这个超巨型的经济城市现在已落入入侵者海洋帝国的手里,曾几何时,这里也曾经是十里洋场,外国殖民者掌权的地方,没想到历史刚翻过几百年,当时的情景又复现,只不过主人换成了一个仅有百年历史的新兴国度。


“大哥,上海这城市还真是繁华啊,一直都以为杭州是天堂了,没想到比起这来杭州简直就是乡下”车上,看着窗外繁华的街景,刘大海感概到。


“杭州离上海那么近,你就没来过?”李贪乐问道。


“嗨,整天在海上捞鱼,有时还跑到国外干些走私勾当,即使是杭州,也是很少回去,何况其它地方了”刘大海答道。


“可惜啊,祖国这大好城市如今却拱手让人了”李贪乐唏嘘道。


“嘿嘿,一瞧大哥就是做大事的人,现在忧国忧民的人并不多了,像我这样的渔民,海洋帝国人没打来之前,走私查的真他*娘紧,现在可好,打仗了也不太有人管这事了,我们钱赚的真是容易极了”刘大海笑道。


“……”李贪乐听了嘴角拉长了些,不自然地苦笑。看来,在有的人眼里,个人利益,是远凌驾于国家民族利益至上的,但,这样就错了么?!李贪乐是个爱国者,但并不是个极端民族主义者,他没有慷慨激昂口沫横飞激起民众爱国热情的天赋,只是独自温和地默默为赶走入侵祖国的侵略者做贡献,他不属于任何党派,尽管中国只有一个党派,他也不想团结任何人起来抗战,他觉得这样的事情完全取决于个人自愿,因为战争毕竟是件危险的事,但他开始觉得力不从心,尽管他是江湖上赫赫有名,刀不虚发的小李飞刀,难道,他错了么?


…………………..分割线……………………………………………………………………...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街上,一个打扮时髦也很有姿色的女人在伙白衣士兵间拼命挣扎着,胸(xiong)*领的口子已被人扯破,露出光洁的皮肤和半圆的乳(ru)*房,让哪怕还未发育完全的男孩也垂涎欲滴。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喽!!”一士兵淫(yin)笑道,说着,就要伸手去摸女人的胸(xiong)。


“你放手!!”女人怒道,一边把士兵伸来的手打开。


“哟呵,看不出这娘们敢打人?!”那士兵盯着女人靓丽但却因为愤怒而生气苍白的脸,奚落道,“弟兄们,一起上,把她扒了”。


“啊~~救命,你们~~”士兵们拥了上来,脏脏的咸猪手摸到了女人的身上,刺激的女人大声尖叫,但这声音在这些污秽的男人面前是那么的软弱无力,很快就淹没在了士兵们污言秽语和淫(yin)*荡的笑声中。


周围围满了旁观的群众,他们的表情是那么的麻木,一些人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容。


……………………分割线……………………………………………………………………


“少爷,前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围了一群人,车开不过去了”老马说着使劲按了下喇叭,但前面的人没有丝毫要让开的意思。


“大海,下车看看”李贪乐听了看了下车窗外面,皱了皱眉头,便说道。


两人走下车后,刘大海一马当先,冲进了人堆里,一边嘴里大嚷道:“让开,都他*妈给我让开!”。


李贪乐从刘大海挤出来的空档走进了人们围观的中央,眼前一群白衣士兵正围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污言秽语,手还不断地在女人身上捏几下。


“住手!!”李贪乐喝道。


“都他*妈停手!!”刘大海跟屁虫一样大骂道。


白衣士兵们闻言转过身来,看看什么人那么大胆,敢跟帝国的士兵叫板,虽然严格来说他们还算不上帝国的士兵。女人则乘机从他们中间跑了出来,此时的她已是衣不遮*体,该露的地方都露了出来,白白的粉肉上新添了若干道抓痕,这些,显然是这群士兵的杰作。


“真他*妈畜*生,把人弄成这样!!”刘大海虽不是善人,但也看不惯弱小者被人欺负,何况被欺负的是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怜香惜玉的他忙脱下灰色衬衫,将女人裸(luo)*露的身体包住。


“欺负这样一个女人,你们还算男人吗?!”李贪乐斥责那群士兵道。


“嘿嘿,正因为我们是男人,所以才对她下手,这等货色,皮肤白白嫩嫩,胸(xiong)又大,要不动心,除非你不是男人”士兵中,一个肩膀上比别人多一条“波浪”的人走了过来,看样子,他应是这伙人的头。


“向自己的同胞下手,你们还算是中国人吗?”李贪乐之所以会这样责问,因为海洋帝国在中国征用的士兵制服都是白色的,所以,这些白衣士兵就是人们常说的伪军。


“中国人?!老*子是中国人的时候,这样的妞会屑于看我一眼吗?!不,不会!!”那伪军的头子听了激动地吼道。“如今我们归顺了大海洋帝国,什么样的中国妞我们不能碰啊,什么样的中国妞敢不让我们碰?!告诉你,昨天就有三个女中学生被我们兄弟轮(lun)了,有谁敢来找我们麻烦?!没有!!兄弟我如今如此快乐,你说,我还要去当什么狗屁中国人!!”。


呵,这畜生倒说得理直气壮,甚至比许多宣传抗战的爱国人士还要慷慨激昂,这样的人,是没法救治了的,没有良心的人,你如何去唤醒他的良心。李贪乐想到这摇了摇头。


“嘿,这畜生强*奸(jian)妇女还自认为有理,大哥,别跟他废话,让我结果了他么!!”刘大海听了气道。


“好”李贪乐说完就向白色小车走去,这些龌龊之辈,他可不想污了自己的飞刀,刘大海肯愿代劳,自然是再好不过。


“小子,你还挺能说是吧,我非先把你狗嘴打破不可”刘大海走到那个伪军头子前,“砰”的一下就把他嘴给打歪了,满嘴的牙带着血水直往地上掉。


“你,你敢打帝国协军?!帝国不会放过你?!”伪军头子捂着打坏了的嘴由于牙齿掉了口齿不清地说道,一边挥手“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刷拉拉”那群士兵闻言,齐刷刷地举起枪,围上来对准了刘大海脑袋。

“怎么,要动家伙了,就凭你们手中那烧火棍?!”刘大海吼道,右手一晃,旁边一个士兵手中的枪就到了他手里,“呱嚓”一声,枪被他双手折成了两截。


“还傻看什么啊,开枪啊!!”伪军头子见众人被对方的身手愣住了,气的大叫道。


“啪啪”一阵乱枪响起,倒下的却是这群白衣士兵,原来刘大海早在他们扣动扳机的瞬间,身形一闪,出了这群士兵的包围圈,而那群白衣士兵枪里发出的子弹,则打在了彼此自己人身上。


“老*子最恨有人拿枪指着我头,海哥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剩下侥幸没中枪的士兵正在惊奇地晃着手中的枪找寻那突然消失不见的刘大海,出了圈子的刘大海却又一闪身来到这些士兵之间。


“砰” “砰” “砰”刘大海舞动着双拳,让这些士兵们都来不及吭一声,就闷声永远地倒下了。


“你,你想怎么样?!”剩的孤身一人的伪军头子惊恐地看着一步步向他逼来的煞神刘大海,颤声道。


“想送你回老家!!”“砰”刘大海骂着一拳摆在伪军头子太阳穴上,伪军头子顿时眼里鼻里耳里渗出了血,瘫软在了地上。


“大哥,我收拾完了,等等我!!”刘大海喊着大踏步向白色小车走去,生怕人家会丢下自己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