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正文 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8

我还记得我们是一路听着Carth Brooks的《All My Ex’s Live In Teaxas》被拉往鲁库和鹰堡的。

帕克确实是个怪人,这个丑陋而粗鲁的家伙竟然喜欢乡村音乐,Carth Brooks,《All My Ex’s Live In Teaxas》,那应该是上个世纪的声音,在二十一世纪炮火连天的阿富汗、在悍马车里、在他充满血丝的眼睛里,一切显得特别别扭。

不过帕克中士似乎毫不在乎,他手把方向盘,跟着Carth Brooks哼着:Outside the rain begins……and it may never end……So cry no more……On the shore, a dream……Will take us out to sea……Forever more forever more ……旁若无人。

我寻找了很长时间,才发现在悍马的前控台下一大堆乱糟糟的电缆、开关、无线电通话器中的那台落满灰尘的飞利浦cd机。很显然那是后装上的,前控台下部的两侧,伸出两个音箱,Carth Brooks正是在那里面合着帕克中士浅吟低唱。

应该说帕克嗓音还是不错的,甚至略带点磁性,但纵然如此也掩盖不住他吼“该死的”时那种恶狠狠的味道。其实,我和小黑的感觉是一样的,我觉得此时还是来点重金属更为合适,比如 “空中铁匠”或者“枪炮与玫瑰”的曲子,音量开到最大,让它在滚滚前行的装甲车流里啸叫、嘶鸣。

“天呢!这家伙竟然喜欢乡村音乐!变态!”

小黑不停地揉着耳朵,清除乡村音乐的余毒,我则不住紧着头上包裹的围巾,倒不是因为像小黑那样讨厌帕克变态的乡村音乐,而是尽力阻挡装甲车流卷起的灰尘。我对沙尘有些过敏,在我的相像中,它们就像是一种毛茸茸的小生物,阴谋随时钻进你的领口、袖口,钻进你的眼睛、耳朵、鼻孔,糜集在一起,紧紧依附在你的皮肤上,堵塞你的汗腺,堵塞你的呼吸。不过那种沮丧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我和其他人一样很快就被兴都库什山脉连绵的群山所吸引。

兴都库什山脉,阿富汗的脊梁,这个庞大的山系是南亚次大陆与中亚的分界山,也是印度河与阿姆河的分水岭。整个山系由一系列的褶皱山脉组成,呈东北-西南走向,从卡兰巴尔山口起,沿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到多拉山口止,主脉分为三段,我们所在的应该是帕米尔高原南侧东段,西邻巴基斯坦,向东冲入阿富汗平缓的高原腹地。

“嗷,上帝,这太美了!”大头已经完全沉醉于周围群山的风景中,甚至忘了抓头顶的扶手,忘了被大幅度晃动的悍马甩出去的危险。

说实在的,对于山我没有太大的兴趣,或许是因为我是从山中走出来的缘故,山对于我来说已经毫无风景意义可言,甚至我对它们怀有一些厌恶和恐惧。我觉得它们是所有阴谋的总和,它们是囚禁人的锁链和牢狱,身陷其中,就休想脱逃。

即便如此,我的目光还是为眼前的群山所吸引。因为同样是山,它们与我记忆中的山却有着更多的不同。它们要更加巍峨和挺拔,它们头顶着蔚蓝色澄澈清空,就像一群手挽手的巨人一样,身子挨着身子紧紧排列着,它们身上或密或疏的植被斑斑斓斓,如穿着伪装服,看上去又像是一群高壮的士兵,与我记忆中的山比起来,我想它们要更像山,理想中的山。

还有那些山石,所有的人都几乎在拿它们做着想象力的游戏,象柱子、像火焰、像狮子、像乌龟……

“看!看那儿!”因为习惯于沉默,所以冰块每次一开口总能把人吓一跳。

“嗷,上帝!”

“伟大的真主!”

循着冰块手指的方向,绵延的山峰稍稍闪开了一丝缝隙,一座雪山露出了它银白色的雪峰,阳光下,闪着晶莹的银光,像是一定皇冠。那震撼的景象一时间让车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心底进行着自己的膜拜,包括我,这个对山还有点仇恨的人。

“我们应该能够看到更多的雪山。”书生向外伸着头:“一般说,雪线都是海拔7000米以上,而据我所知,兴都库什山脉这一段在雪线以上的山峰就有20多个。”世上的知识他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真该去某个学院,当个教授什么的,对着他的学生侃侃而谈。

由于群山阻挡,其后的路程里我们便再没看到雪山。不过,那一段偶尔的峥嵘已足够我们的眼睛忙活了。之后,我常常想,如果不是常年战争、贫瘠,这里,帕米尔高原、兴都库什山脉,仅凭着它的天然风光,就应该成为一个绝好的旅游目的地。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它又绝不可能成为让人旅游休闲的地方,因为它独有的地理优势,这里有一些重要的山口,它们是连接中亚、西亚和南亚间重要的陆路通道,所以,只要利益和纷争存在,这里就永远是个是非之地。在有文字记载以来,这里就经历了无数的侵略和征服,波斯人来过、亚历山大来过、大唐帝国来过、成吉思汗来过、大英帝国来过,苏联人来过,如今,我们又来了,和历史上所有来过的人一样,不是来欣赏山川和雪峰,不是来旅游,而是持着刀枪剑戟,来杀戮和掠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