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演义 第十卷 亚洲角逐 第十卷第十章新政(2)

行天罚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URL]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两个小时前,刚进入12月的上海处于海洋性气候的控制之中,空气中透着一股湿冷,随着小股冷空气南下,这种湿冷的感觉尤其让刚到上海的外地人感到难以忍受!清晨6点,上海火车站,天刚蒙蒙亮,一列开往西安的高速子弹头边上,五个守护世家的精英们正纷纷与各位家主道别,李家家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两个小时前,刚进入12月的上海处于海洋性气候的控制之中,空气中透着一股湿冷,随着小股冷空气南下,这种湿冷的感觉尤其让刚到上海的外地人感到难以忍受!清晨6点,上海火车站,天刚蒙蒙亮,一列开往西安的高速子弹头边上,五个守护世家的精英们正纷纷与各位家主道别,李家家主尤其嘱咐自己的一对儿女在旅行中要关照好这些弟妹们等等。而此时陈家家主却和任家家主躲在一边有句没句地打着P。

“靠,老任,你说都是海洋性气候,比起福建来上海这边怎么就这么难受呢?这湿冷真不是人受的,早知道多加件衣物出来了!”

任家家主斜眼瞄了瞄他道:“陈小子,你又在打什么歪注意?这天是有点湿冷,但也不是不能忍受,你才多大年纪,这身子骨就受不了?怎么,最近身体很虚?弟妹也不管管,任由你在外面胡闹?”(陈家家主在这几个家主中年纪最小)

陈家家主瞪大了眼睛:“老任,你牛,我就这么唠叨一点就被你引申出这么一大堆歧义,什么在外面胡闹,你这是在诽谤我的清誉!你让我在小辈面前把脸往哪搁?”

任家家主嘿嘿一笑:“你年轻的时候就没脸没皮,娶个老婆那个费劲!弟妹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你居然嫌这嫌那三心二意地拖拉了6年!要不是我老任当年棒喝,你哪来这么美满婚姻?就这后来还把有残疾的大儿子(陈钰)推到别人屋檐下,伤透了弟妹的心!怎么?现在老了还想跟我提面子的事情?你脑子被驴踢了?说吧、到底什么事情?”

陈家家主丧气地低下头:“什么都瞒不过你!你知道我那二弟的大丫头在军队服役,刚才她给我发一张照片,有点诡异,想请你们公司里的高手给处理下!”

“哦?先给我看看!”

陈家家主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陈怡发来的照片。

“大海上飞着一只蝴蝶?嗯,不太对劲,色彩诡异的很,金属色感太浓了!看起来很不自然!这照片不是很清楚,需要清晰微化处理。这样,你把照片传到我手机上,我找公司里的高手给你处理一下,咱们一起研究研究?”

“成!不过先把你身上的水貂马甲用一下,这天气湿冷得刺骨太难受了…”说完陈家家主就要伸手。

任家家主脸一黑,感情这位是打的这个主意!难怪出了金茂,这家伙一直往自己身上喵!不过,看陈家家主那冻得通红的鼻子,任家家主心中一软,大度将心爱的水貂马甲脱了下来扔给他:“拿去!拿去!别把我老任看成小气鬼,回去我让弟妹好好拾到拾到你这身子骨,怎么虚成这样!”

接过马甲,陈家家主脸上笑嘻嘻道:“谢了您!我这身子骨还凑合,就不用您老费心了!”

“滚你个猥琐男!我闲着管你那些破事!”

此时,在启动铃声的催促中,众家子弟才恋恋不舍地钻进了月台边上停靠的子弹头高速列车,一辆开往陕西西安的高速列车,他们将在十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临潼!


北京时间清晨7点,新加坡时间6点,总统府书房内,首席资政李光咏有早起的习惯,而现任总统李政耀却是一夜未睡,一脸丧气地举着一杯咖啡发呆。

“目前情况如何?”李光咏坐着轮椅被仆人推着进来。

“父亲!”李振耀手中一颤,杯中咖啡差点洒出来!

李光咏深深得看了儿子一眼:“我猜中国船队已经离开马六甲海峡,计划完败?”

李振耀头一低道“父亲预料的不错,中国船队在那种打击之下仍然大部安全地冲出马六甲海峡,只损失了一艘大型集装箱船,而印尼精锐空军似乎全灭,我们的炮艇也只回来一艘….”

“果然!”李光咏神色一暗:“那艘大型集装箱船沉在什么地方?”

李振耀扯过一张地图点着一个地方道:“这里,皮艾角!”

“皮艾角?”李光咏的眼球一缩,随即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冷汗:“如果我没料错,马六甲海峡恐怕要断航!”

“什么?马六甲海峡断航?父亲这怎么可能?要多大船才能使那里断航!”李振耀心中一突,马六甲断航对新加波乃至全球航运意味着什么他心中极为清楚,对新加坡的影响由大!

李光咏淡然一笑:“派人去那里看看不就全明白了!哎!大国之间的博弈果然不是我们这些小国能承受,中国老祖宗传下的谋略现代中国人一点都没有背弃,一丝不苟地传承了下来,这是最可怕的,一石数鸟之计!嘿嘿!为父现在只能指望尽快得到那种生物技术了!但愿不要多生枝节!”

李振耀冷冷一哼:“该做的我们都做了,那日本人不要不识相,否则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我们可以有别的选择!”

李光咏在心中摇摇头:“自己这个儿子待人处世总透着一股浮躁,当初那么急得将他扶上正位看来还是有点早了些?”想到这里李光咏道:“稍安勿躁,我想和那个日本人谈谈,你们约定的会晤时间定在什么时候?”

李振耀看看了看手表道:“两个小时后!”

“那就这样吧,皮艾角那里速度派人去查!”

“是!父亲!”

“推我到后花园,我想透透气!”

“是,老爷!”仆人倒转轮椅,推着李光咏缓缓离开了书房…….

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仆人推出书房,李振耀面色一紧,打开了书桌上一个热线:“给我接海军总部…..”

与此同时,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主席寓所。熬了一夜的席天成靠子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他起身打开窗子,一股清冽的晨风扑面而来让席天成精神一振!

只听见身后滴答一声,一个声音在身后恭敬地道:“主席,这是您的牛乳!阿姨还给您准备了一些芸豆糕,请用吧!”

席天成微微一笑:“李云!你的身体好些了么?”

李云白净的脸上带着一点不太健康的惨白,表情淡淡地道:“谢谢主席关心,些许感冒,已经退烧了,没什么大碍!”

席天成点点头:“多注意点身体,今天9点后不用你做值,最近事务繁忙,家暂时不要回了,我让阿姨给你准备一个房间,你这段时间就在那里休息,有事情随时唤你!”

李云脑门青筋一突:“是,主席!”

见李云转身要退出书房,席天成眉毛扬了扬:“等一下,这里有一篇给今天人民日报写的社论,已经考到U盘里,你把U盘送到人民日报总部,让他们在电子版上发表!”

林云心中一喜,心道看来主席还不想把他掳掉!没有把遇险的事情和自己联系起来!至少还有再得到他信任的希望!于是他急忙说:“可以,我尽快把东西送过去!”

“好的!告诉他们9点我要在他们的电子版上见到这篇社论!”

“是!主席!”

见李云拿着U盘离开了书房,席天成摇摇头:“打一棒再给个甜枣,自己也开始用到这种策略了!这世道真得变了!而那篇社论….”想到这篇社论,席天成的嘴角弯了起来,自己熬了一夜弄出的东西岂能是个易于之物?整篇社论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基因账户及廉政风暴,第二部分,教育改革及专业技校升级,第三部分能源革命及产业重组优惠政策!粗略来讲第一部分是为了稳定国内资本,改革开放几十年来,虽然使中国崛起到一个前所未有层次,但是它的黑暗面也不容小视,富裕阶层当初挖到第一桶金的时候都不是那么很干净,其中官商勾结造成的贪腐案件所设涉及的范围绝对是惊人的,所谓拔出一根萝卜带出一滩泥,资本最初的聚集是极其困难的,这里面存在黑暗面也可以理解!所以动摇整个改革开放的根基,身为主席的席天成是绝对不能去触动的!由此席天成为之划定了一个界限:1992年!92年之前发生的贪腐案件所涉及的双方只要把问题交代清楚,并按涉案金额缴纳一定比例赎金就可以,不用坐牢并可以继续做自己的实业!至于92年以后的,那就没那么客气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会有!

第二部分,教育改革,虽然大纲已经确定,但是席天成发现还是有遗忘的角落!那些为数不少的专业技工学校这些年似乎成了没人要没人管的野孩子,即使是新的教育改革大纲,也习惯性选择了遗忘!所以席天成为这些专业技术学校准备了一个出路!也就是将这些专业技术学校升级成专业技术学院,升级完成后,专业技术学院的生源将来自那些历届高考落榜生,这样无数通不过那座独木桥的学子也有了一个较好的出路。专科学院毕业以后都给于大专文凭,再加上国家给予一定的就业倾斜政策,可以断定将来这些专科学院会变成香馍馍!同时也变相的实现了大学普及!当然这些专科学院很大一部分是为未来所准备的,因为这些学院的课程大都会涉及宇宙及军事!

第三部分,能源革命!国家将有选择的选定一些老能源企业进行改造,优胜劣汰,对某些问题企业包括那些重污染轻生命的能源企业,这些企业大多与贪腐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将是未来廉政风暴重点打击的对象!

这就是这篇社论的大体内容,这篇社论的题目,正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挑战与机遇,论体制的自我完善!正是这篇社论也被后人视为中国崛起的惊世宣言!


一个小时后,吃完了早点又小睡了半个小时的席天成,准时在8点钟开始了正常的办公。此时书房内满满坐着一圈人,他们是新闻司司长梅菊,财政部部长项怀龙,中国人银行行长谢玉庭,外交部部长龙安图,国安局局长江涛以及北京地区生体战士卫戍部队的头,肖擎光肖老爷子!

首先发言的是新闻司司长梅菊,一个为新闻体系工作了进三十年的女老记,虽然已是50多岁,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整个人举手投足之间一股雍容大方的气质!

“主席,这是为马六甲海峡冲突进行新闻发布会的演讲稿备份,还请您过目,它的电子版本已经送到新闻发布会现场,9点开始,如果有什么要修改的可以立即通知他们!”

席天成接过演讲稿大致浏览下点头道:“不错,配合了现场实拍的照片和DV,图文并茂,无懈可击,可以让某些人闭嘴了!这篇稿子不用改一个字直接使用吧!”

梅菊微微一笑:“是,主席!”

第二个轮到财政部部长;“主席,5年期3万亿国债第一份配额总共6千亿,已经完成上市准备,将于今天9点半 盛大开盘!”

席天成眉头一挑:“哦,好呀,你们财政部和人民银行配合的不错呀!效率有些惊人了!”

项怀龙和谢玉庭都微微一欠身:“主席过奖了,都亏了新的计算机系统,让办公效率大为提高,我们只不过做了该做的,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席天成点点头,转头问肖老:“今天上午没什么安排吧?”

肖擎光说:“主席连日操劳,今天上午没有安排特别的活动!不过下午郑光南郑教授会带那个姜舒明过来!”(由于李云已经失去信任,所以席天成的一些日常安排暂由肖擎光打理)

席天成微微一笑“哦,这么快就联系上了!这个姜舒明也是个有心人,虽然落魄京城,但还牢牢吊着郑教授这条线!既然上午没什么安排,我也想出去走走,闷在屋里不舒服,现在8点半,好在中国银行总部离这里不远…”

席天成的话肖擎光哪能不明白:“我这就去给您安排!”说着肖老起身走到一边打开耳边通话器,和底下人交代事情去了…

人民银行行长谢玉庭心中一阵激动,主席能够亲临人民银行总部显然是对自己工作的一种巨大支持,他急忙道:“谢谢主席关心,我也去安排!”说完,谢玉庭也起身走到屋外,安排事情去了。

“对了主席,过去48小时中,我们和中国人民银行合作共拦截了400多笔外逃资金,总额三百多亿,经过我们排查150笔为良性民间恐慌资金,余下200多笔全部是问题资金,涉及的面极广,各省都有,您看该怎么处理?”说话的是财政部部长项怀龙。

席天成原本尚好的脸色一沉:“民间恐慌性资金就算了,走的多回来的更多,最终会全部回流,趋利是这些资金的基本特征,在看不清局势的情况下规避风险是这些资金习惯性使然,不必刻意阻止,至于,那些有问题的资金。”席天成顿了顿道:“今天会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再不撤单放弃汇款的话…….江局,你可以直接派人去找这些家伙谈话,我让纪委协助你们!”席天成把协助两个字说得很重,江涛心中亮堂着呢!以前反腐都是纪委的事情,负责对外情报工作的国安局很少插足。但是,反腐反腐最后却是连纪委的人给反了进去,所以席天成对纪委多少有点失望,这次动用国安局之力显然是希望借助对外情报工作中的手段来震慑那些宵小!虽然江涛不敢拍巴掌保证自己的人没有一点问题,但是借助各种手段譬如生体计算机..可以保持队伍的纯洁,至于那些天外人对人类的反腐败估计也没什么兴趣!江涛点头道:“是,国安局会拍出精干警力参与这次行动!”

席天成点点头,“很好,手段不要软,一定要把资金流动渠道,所涉及的人员一网打尽,总之一句话除恶务尽,把这个附在我们身上的肿瘤彻底切除掉!”

江涛噌地站了起来:“请主席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得到江涛的保证,席天成才满意地示意他坐下,然后转向外交部部长龙安图:“上合组织元首会议筹备得如何?”

龙安图打开了手中文件夹:“主席是这样的,前5天确认参与首脑会议除6国正式成员国外其他4国具有观察员身份的国家也以得到确认,但是48小时前发生的台海战役以及我们突然宣布能源革命却让局势产生了剧烈变化,正式成员俄罗斯退出、观察员身份的印度、蒙古退出,而和上合组织原本毫无关系的国家却拼着命想挤进来,亚洲的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东南亚四国以及南亚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孟加拉,都在第一时间提出申请,尼迫尔,不丹等喜马拉雅山区国家还在观望;随后十个小时内非洲但桑尼亚、莫桑比克共和国、以及美洲加勒比区域的古巴也提出申请,经我们大使馆确认这次居然是老卡斯特罗和劳尔卡斯特罗两位大佬一同前来,这分量可够足的!”

席天成点点头:“老卡已经是风烛残年,没有一点想法是不可能的!古巴是南美战略上一颗重要棋子,他们能来显然是嗅到了味道!这两人几十年的政治智慧积累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从古巴革命到古巴危机再撑到现在,半个世纪居然能做到不倒,啧啧!真是奇迹!至于印度佬的退出在我们预料之中,北极熊的反应有点过激了,而以打酱油著称的蒙古,哼……”席天成鼻子重重哼了一声:“时间会证明一切,某些人自以为是过头了,真以为缺了他们地球就不转了!”

席天成又继续说道:“东南亚老、缅、泰、柬四国常年对越南有种焦虑情绪,三十五年前越南入侵柬埔寨所造成全东南亚动荡,是其根本原因,所以天然地这四国更愿意和我们中国接近。老一代国家领导人种下的种子现在终于结下甜蜜果子,非洲的莫桑比克共和国和坦桑尼亚只是一个开始,不久的未来会有更多的非洲国家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毕竟解决能源和贫困是他们无法拒绝的!回过头再看看马尔代夫和孟加拉两个国家,他们都被气候变暖所困扰,内涝外涝严重,他们看中的是我们的生物反应堆,以便建立城市防御系统。而期里兰卡却和巴铁一样看南亚霸主印度不顺眼,印度佬最然称霸南亚但周围却全是敌人,这个霸主当得实在是窝囊!至于喜马拉雅山区几个国家处在我们与印度之间的夹缝中,采取观望态度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印度佬的影响还在那里!”席天成聊聊几句便道出各国的诉求,听得大家点头不已!

“明天开始这些国家元首就会陆续到达,外交部要做好接待预案,不能有半点怠慢!三天后就是元首会议开幕时间!”

龙安图道:“我们外交部已经做好了接待准备,请主席放心!”

“很好,期间的安全工作拜托肖老了,第二批战士已经可以上岗,他们将会充实到你们的队伍中去!”

肖擎光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太好了,至少不会像几天前那样被动!还有,老龙呀,我们驻美国大使馆是不是有批特殊客人?”

龙安图头一抬脸色有点古怪地道:“你不提我还差点没想起来,纽约总领馆确实接到一批外国人申请.很奇怪,不是单单有美国国籍,准确地讲他们来自美洲各地,都是印第安人种里面只有一个美国白人,时间大约在一个小时前!”

“没错了,和我们得到的情报一致,确实是他们!主席,你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安排合适,需不需要我们官方进行接触?”

席天成道:“嗯,他们来中国因为他们肩负的使命,但是官方接触还是必要的,这是个态度问题,必须明确我们的观点,某些地方是他们绝对不能触及的,即使有问题也不行,在我们的国土上这些天启必须遵守我们法律和安全措施,是绝对不能胡来的!”

肖擎光点点头:“主席这么一说我们就知道怎么办了!”

“嗯!我们向埃及以及委瑞内拉发出的警告有回信了吗?”

龙安图道:“暂时还没有回信,对方也在查证中!”

“纸里包不住火,我们的情报系统已经证实他们的邻国正在发生一场不可阻挡的政变,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和耐心!静等他们的回信!”说到这里,席天成看了看时间:“哦!快9点了,时间过得真快,我都想出去走走了!中国银行离这里也不太近。”

肖擎光道:“主席,您的车子已经准备好!”

“那好,我们去凑凑热闹!”

于此同时,人民日报总部大楼外,林云踹着席天成给他的U盘有些犹豫:“进还是不进,貌似自己现在逃跑也没人管是吧?不过..天下之大恐怕就再没我容身之处了”想到这里,李云习惯性的绕了绕后颈,然后咬咬牙迈步走进了大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