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二十五章刺史刘琨

程志 收藏 8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二十五章刺史刘琨

刘琨长得非常英俊,正所谓面如冠玉、眉似剑锋。他的身材不是很高,还不到一米七,但却显得非常匀称,颇具美感。

刘琨的心情现在可以说是非常好,石勒大军围城十几天,天天让他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现在危机已除,连日来,刘琨极力克制自己,不饮酒更不近女色。现在隐晦已去,他自然要加倍狂欢。

并州刺史府。

刘琨并未与众军联欢,而是叫上弄了四个小菜,与亲信近臣徐润对坐在一张小桌前。

不是刘琨俭省,而是并州物资紧缺,粮食食物都即将告馨,非常时期不得已而为之。

徐润身材微胖,脸白肤净,一身青色的长衫,额头发髻松散,眉宇间虽几分疏懒之气,却又透着狂傲。酒过三巡,两人便细嚼慢咽起来。

刘琨问道:“那人醒了没有?”

徐润道:“回将军,谢壮士至今还未醒来。不过大夫已经看过了,只是劳累伤神,并无大碍。休息个一两天,必定又会生龙活虎。”

刘琨点点头。大笑道:“现在石勒大军已退,晋阳也忧也,此乃大喜,应当犒赏三军,全民同庆。”

徐润恭维道:“现时逢乱世,将军神勇,乃大晋之福也,将军实则大晋中流砥柱,立挽狂澜”。徐润又道:“恭喜将军!”

“哦”刘琨笑道:“我又有何喜之有?”

徐润道:“将军将得一良将,必将如虎添翼。”

刘琨道:“你是指谢飞。”

徐润上前一步,嘻笑道:“谢壮士乃安平杨老爷举荐而来,出征伊始,仅仅率千余之众,先袭平阳,大败刘渊逆贼,杀敌四千余众。后夜袭石勒军,焚其粮草,伤敌无数,动石勒其部之根本,令其无再战之力。无论谋略还是武勇可称当世豪杰也。”

刘琨道:“谢飞算得上是一个有勇有谋的良将。”

刘琨起身从案上拿起一张纸,这正是谢飞唱的那首歌,刘琨递给徐润,说道:“此人简直可称文武双全,你看这是他作的诗,意境非凡呀!”

原来令狐盛听得谢飞唱那首精忠报国,随即默记在心里,令狐盛知道刘琨喜欢舞文弄墨,当然要投其所好。

徐润看了好久,暗付此子定非池中物。徐润一口气念完,不禁赞道:“好一首《精忠报国》,不想这谢飞还有些才学!”感叹之余,不知不觉又将此诗念了数遍,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他念到:何叹百死报家国!也忍不住心血澎湃。

刘琨起身依旧背着手来回走动,眉毛拧成了一条线,刘琨想了想,笑道:“至少文采要强上令狐盛万倍。从他的诗上来看也是一个忠君爱国之士。”

其实谢飞心中可没有任何忠君的思想,他的忠只是忠于国家,忠于民族,而不是忠于腐朽的某一人,大厦将倾,谢飞才不会做那些出力不讨好的事,如果有实力,他宁愿自己做皇帝。强击匈奴,逐鹿中原。不知道刘琨要是知道谢飞有此等心思,会有如何感想。

徐润素来与令狐盛不合,虽然同属刘琨麾下,但是徐润恨不得食其肉,吸其血。徐润自命清高,向来看不惯那些武勇之辈,总认为那些只会武枪弄棒的莽汉是下等人,应该老实本人,但是这个令狐盛处处与他作对,甚至向刘琨进言要刘琨疏远他。

这样以来,徐润与令狐盛可谓仇深似海。

徐润道:“如果将军重用此子,日后必成栋梁之材。”

刘琨点点头。

就在此时只听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刘琨只当自己听错了,忙侧耳细听,却听门外的声音突然传来:“奴才刘安,求见将军!”

这个刘安是刘琨家奴,对刘琨素来忠心,平日负责刘琨饮食起居。

刘琨忽然笑了,长长的吐了口气,连忙将大门打开,只见刘安恭敬的说道:“将军,谢飞现在醒了?”

“哦” “好,好啊!”刘琨笑道:“快快引路,我要去探望这个忠勇之士。”

谢飞其实早已醒了,他几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脱力疲惫,休息一下,自然可以快速恢复。加上他是特种兵,身体素质优异于常人,只是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刘琨,现在自己要人没人,要财没财,要想在此乱世有一番作为,还真不是一般的难。

借刘琨之力,至少在朝廷那里谋得一官半爵,这是谢飞眼前最重要的事。

刘安在前引路,刘琨和徐润在后,一行人穿过前庭别院,莫约一刻钟的光景,一行在来到一处大宅前,门前有四个士兵守卫着。

那些士兵见刘琨到来,赶紧下跪行礼。

刘琨心情相当好,挥手示意众人免礼。

刘安上前打开房门,正堂坐着大夫,刘琨径直向内屋走去,谢飞醒来感觉腹中空空如也,刘琨待谢飞如同上宾,下人们自然不敢轻视,不过大夫本着对谢飞身体负责的态度,倒也没有让他粗饮暴食,只是让他喝些细食米粥。

谢飞见得刘琨进来,虽然他不认识刘琨,但是见众人对他的态度恭维,就可以猜到大概。

谢飞放在手中的碗,起身向刘琨行礼。

刘琨仔细的打量着谢飞,谢飞身材高大,足有八尺,行动之间竟隐隐透着杀气,显然是行伍出身,再看那张脸,特别是那道刀疤,更是铁血洗礼的见证。刘琨暗暗点点头,好一员虎将。

刘琨忽然狂喜,这真是天要助我,倒是个能担得大事的人,日后定要好好重用,想到此却失声笑了起来,真是流年大利啊,不禁大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刘琨道:“谢壮士乃真汉子也。”

谢飞知道刘琨忠君爱国,当即慷慨陈词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谢某虽然不才,但是强寇入侵,纵然粉身碎骨,也再所不惜。”

刘琨大笑道:“好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果我大晋子民都有谢壮士一番觉悟,何愁匈奴不灭?”

刘琨虽然才思敏捷,但终究是古代人,谢飞虽然不喜文,但是有一千多年的知识,和刘琨侃侃而谈,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论是风土人情,还是见解都有独到之处。谢飞越是深入而淡,越让刘琨感觉吃惊。

谢飞就像一个迷团,深深的吸引着刘琨,刘琨问道:“不知谢壮士以前在哪里高就,观壮士言谈举止,又不像寻常百姓,倒是家学渊源。”

谢飞坦然一笑,暗付古代人读书识文那是士族的专利,寻常百姓家别说去学习,吃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去钻研学问。出处是一个问题,怎么应付刘琨呢?谢飞头脑飞快的运转着,突然他灵光一现,暗道:有了

谢飞道:“在下先前乃成都王李雄麾下车骑校尉,成都王不思报效皇恩,公然反叛,如此逆贼,人人得而诛之。在下一心忠于大晋,在李雄逆贼公然反叛伊始,在下高举义旗,率部众三千人抵抗李雄贼军,怎奈双拳难敌四手,部将因敌众我寡,深陷重围,虽然浴血奋战,但也无力回天。部下全部战死疆场,在下当时也身受重伤,蒙杨老爷所救。后归附于杨家,专心做起了护卫。后闻将军在并州抵抗匈奴,在下当时想投奔将军,但是受杨家之恩却不能不报,所以昏昏沉沉活了四年。

杨老爷得知将军身陷石勒军重围,决定以杨家千余死士千里救援。谢飞领命,先袭平阳,后击石勒。

谢飞一番话讲完,众人都沉默了。

谢飞知道晋八王之乱,王室兵戈相残,给各族人民带来极大灾难。西晋政府残忍腐朽暴露无遗,统治机 构分崩离析,统治力量急剧削弱。战祸遍布全国,他随便编了这么一个身世,像这样碌碌无名的小校尉就算刘琨费力的去查,能查出什么。

刘琨闻言,也是激动万分,说道:“真正的男儿,理应像壮士这样,忠君爱国,舍小义而就大义。”

刘琨心生招揽之心,当既寻问道:“不知,壮士愿意从我部,抵抗匈奴,匡复晋室否?”

谢飞闻言大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谢飞当然不会立即答应,假意思索一番。

刘琨爱惜人才,见谢飞没有立即答应,以为他有什么顾虑,刘琨开出更诱人的条件,承诺让谢飞做并州前将军,统领五营人马,类似于现在的军长。

谢飞本想答应,但是随后想想,自己是想建立自己的势力,在刘琨眼皮子底下保不准会出什么事。谢飞道:“在下何德何能当此重任。再说在下无战功,恐怕难以服众。”

不过谢飞还是接受了刘琨的挽留,当了一名裨将统领一营五千人马。驻守曲阳。

阳曲县属于山西省太原市,地处忻州与晋中盆地之脊梁地带。扼晋要冲,太原门户。东,西,北三面环山,南部低平。东临盂县,西连静乐县,古交市,南抵太原市,北接忻州市,东北与定襄县交界,东南入寿阳县毗连。境北系山系横亘东西,云中山系纵贯南北,因为并北屏障,号称太原之北大门,为兵农必争之地。

时光飞逝,光阴似箭,转眼间过了三个多月,在谢飞极力拉拢的下,全营人马都对谢飞发誓效忠。杜曾,贾顺等人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都说饱思淫欲。谢飞又想了远在安平的婉娘。

想起了与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谢飞穿越已经四个多月了,仿佛一切都像过往云烟。

谢飞想到此处,仔细搜索一下记忆,将要在历史上发生的事情。突然一怔,谢飞心想这些日子以来,他似乎还从未关心过农耕,要知道民以食为天,只要天下承平,五谷丰登,又何来的农民起义?何来人人相食啖,白骨盈积,残骸余肉,臭秽道路的局面。

想到此处谢飞突然霍然开朗,权利斗争只是眼下的事情,以后自己得专注于民生,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才是真道理,不谈家家奔小康,最起码总得避免饿死人的情况。

次日,谢飞和杜曾、李善三人悄悄的出了城,向郊外的田间走去。

三个人出了城郊,便是大片的农田,或许是因为战乱,农民无心经营的原故,田间杂草和庄稼参半,谢飞信步而行,只见田中的粟米已经长得有半尺高,不过看那样子却是太瘦了,显得还不如杂草长得好。难怪西晋时期的时候老是爆发饥荒,像这样的农田就算是风调雨顺每亩能产个两百斤就不错了。况且那时候都是靠天吃饭。


预知后事如何?期待更多精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