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转型以美军为师 合成营编制向美军看齐

杀倭灭日 收藏 1 1570
导读:《凤凰周刊》2010年33期 钟坚 特约撰稿员 唐璜 [内容摘要]:从近些年解放军远程演习的实战情况,以及作战层级和编制改革方向上看,不难发现解放军慢慢摆脱苏军影响,在日渐向美军形式靠拢。而近年在编组和作战中最值得关注也最热门的关键词是“合成营”,美军已在伊拉克战争中检验了这一作战体系,解放军也在根据自身武器装备、战术特点,建设符合自身需要的合成营,用以应对未来信息化平台下,日趋复杂的异地同步、分布交互、网络一体的高度协同指挥作战。 世界上最早的军事演习始于何时,不同国家有不同说法,但事先无任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凤凰周刊》2010年33期 钟坚 特约撰稿员 唐璜


[内容摘要]:从近些年解放军远程演习的实战情况,以及作战层级和编制改革方向上看,不难发现解放军慢慢摆脱苏军影响,在日渐向美军形式靠拢。而近年在编组和作战中最值得关注也最热门的关键词是“合成营”,美军已在伊拉克战争中检验了这一作战体系,解放军也在根据自身武器装备、战术特点,建设符合自身需要的合成营,用以应对未来信息化平台下,日趋复杂的异地同步、分布交互、网络一体的高度协同指挥作战。


世界上最早的军事演习始于何时,不同国家有不同说法,但事先无任何导演安排,完全以实战对抗方式进行的军事演习,无疑美国首开先河,最著名的就是欧文堡训练基地。


中共建政以来,处处以俄为师,而解放军效法苏联红军,则始于朝鲜战争后大规模的正规化、现代化改编训练,1950年代,解放军的军事演习已达到相当水平,可惜随后文革爆发,“山寨化”大行其道,大规模军事演习几乎废止,解放军战斗力和素质几乎也降到历史最低点。


1981年的华北大演习,标志着解放军开始重拾以军演锤炼军力的武器,但解放军军事演习中,效法苏联的红军必胜、蓝军必败模式,其预先设定的表演性,来得远比苏联红军严重。


在特殊年代,甚至不惜违背基本常识,譬如为演练步兵对抗苏联坦克集群的能力,演习中的坦克被要求降低速度,以便于步兵攀爬放置反坦克爆破物。


某种程度上,这种演习已完全沦为给首长和全国观众看演出的校阅型演习,不但训练效果极为可疑,战术研究、对抗性更是无从谈起。


即使在今天,这种遗风依然不难在电视和宣传画面中看到。譬如“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后,俄方质疑中方用苏-27这么昂贵精密的飞机用于对地发射火箭弹,推测只是为了让不懂门道的观众看到画面打得精彩,而军演宣传照片中,被军迷指出表演穿帮的事情亦经常发生。


但最近几年来,解放军演习的对抗性和实战贴近迅速增强,无论是从军事演习还是从军事演习中摸索出的部队编成联合,解放军身上美军的影子已越来越明显。


从欧文堡到“磨刀石”部队


尽管西方国家对抗性演习和有部队专门扮演“敌军”最早可追溯到18世纪初的普鲁士,但真正划时代地建立一支专门模仿“敌军”部队,以高强度的对抗磨砺本国军队,则始自美国在加州南部巴斯托市东北60公里处的欧文堡基地。


1980年以来,这个地形复杂、气候恶劣的基地成了磨砺美军的战场,而充当敌人的由5个独立部分组成:作战大队、第177装甲旅、卫戍司令部、医疗卫生局和指挥大队。


2500人的第177装甲旅负责扮演苏联红军,他们无论装备、服装、战术、习惯……一切都与苏军惟妙惟肖。


该中心每年训练10个月,全年可训练约8万人。美国本土的陆军旅每18个月就要到欧文堡与这支部队打上一仗,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战败,因为这支“红军”几乎天天都在与不同的敌人作战。


在这里还有一支庞大的导调员队伍(相当于裁判),他们由一线的部队各级指挥官组成,一对一地盯上参演部队的相应级别指挥官,记录他们在演习全过程的指挥情况。


最后他们会给出严厉的评估来。参演部队结束演习离开的时候,他们会带走评估录相和厚厚的讲评资料。18个月后,他们将在欧文堡迎来再次的战败。


欧文堡的训练,真实性是第一位的。如果训练时需要防坦克壕,指挥官就必须派工兵去挖;如果士兵在“战斗”中“负伤”,就必须对其进行及时抢救与后送;


如果伤员经抢救无效“死亡”,就必须派其他士兵顶替其位置。武器装备的情况也如此。


如果参训部队填写的零配件清单不合规格,它就得不到任何零配件;如果部队丢失了食物,其官兵只好挨饿。


美军之所以强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平时特别是战前,美军非常重视与模拟敌军的对抗演习,以锤炼部队的战斗力。


美军的训练原则是“训练像打仗,打仗像训练”,要求平时训练像真正打仗一样严格,这样下来,美军士兵在作战中就感觉战场情况跟训练中构想的一样,打仗同训练一样轻松。

而上世纪的中国军队曾因开支费用、人员安全考虑在演训领域方面有消极保守做法,包括军演惯于角本推演、练为看演为看、摆练摆演、“演习像做戏”。一攻即破,红旗一插,战斗结束。


在“但求无过,不求有功”的保守思路下,许多军事演练无不以“零事故”而非真正提高和检验作战实力为目标。


南京军区三界军事基地建成后,中国军演启动了基地化变革的进程,中国版的欧文堡开始筹建。


2008年,中国军队开始使用新版的《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新大纲中包含有在新的战场环境下的新战法和新要求,要求把对抗训练作为提高实战化训练水平的基本途径和部队训练的基本形式。


南京军区某部参谋长王岳军称“训练演习越来越真实、越来越贴近实战,军事训练中的虚假不实之风得到一定遏制。”


今天,解放军的远程机动演习,在其他军区的陌生地域进行全要素、全过程的实弹对抗作战,则是对实战环境的模拟。而且其背后必然有两个军区部队关于荣誉的角逐和较量。双方自然要尽己所能真打实抗、互不相让。


此外,和平时期,军事演习的表现和胜败,不但关乎一支部队主官的升迁甚至关乎一支部队的前途,解放军一个甲种师就曾因演习中充当红军吃了败战,直接影响其在解放军我军序列中的地位。


为此,解放军各大军区均组建了一支“磨刀石”部队,它完全脱胎效法美军的欧文堡红军。在这类对抗性演习只明确参演双方进入战术情况的初始态势,提供演练的基本条件,不设原案


不过。由于军方披露信息有限,解放军对抗性演习的特点是什么?双方角力的作重点是什么?这些都属于演习的核心机密,外人很难得知。


解放军也对外国武官开放参观一些“对抗性演习”,但军方记者的报道却不经意披露,接待外国武官观看的实属双方战前或战后的“校阅性演习”,仍然属于围绕观礼台举行的表演性演习。


真正不设预案的对抗性演习,一是不能对公开,二也因看不着——


在真正的演习地域上,是很少能看到部队的,因为现代战争分散在广阔的领域内,海空军的演习跨度则更大。只有在导演部里才能了解参演部队的具体情况。


合成营——向美军看齐的编制


解放军这几年的联合作战在全军范围内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共识。对于未来的陆战来讲,无论是陆军和空军都无法独立完成作战任务。


作为联合作战训练,在战区(大军区)和战役军团(集团军)层面上,这几年都已普及。但在基本战役军团(旅)这个层面,目前还处于试验阶段。


而基本战役军团如何编组、如何指挥、如何运行、怎样作战、怎样保障等内容,也正是最近几年来解放军检验性演习和对抗性演习的重要部分。


从“使命行动—2010”演习中我们注意到,在成都军区某师机动到兰州军区地域的作战中,以前最多配属战区的二炮部队已经配属到集团军一级。


而在北京军区某旅机动到沈阳军区地域的作战中,陆军旅长已经能全面指控和调配空军战机和陆航直升机,编队可以随之呼啸而来,向“敌”战术要点和各类目标倾泻而下。这就意味着,在把旅当成基本战役军团使用的发展中,解放军陆军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以前,解放军组织陆空联合演习,受思想观念、编制体制、指挥手段等多种因素限制,空军通常只是派一两名联络员作为“代表”到陆军指挥所“受领任务”,名为联合,实质依旧是按照合同战斗的方法组织战斗,依旧是陆军“一家独大”。


如今,当两个以上军种在战役编成内进行联合作战时,战役与战术行动交叉兼融,战术手段往往直接达成战役目的,因而既有战役的下延,也有战术的提升。


这种特色鲜明的联合作战,显然就不能简单沿用以往合同战斗的方式方法。随着空军制胜越来越重要,信息联通的进一步发展,空军指挥陆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目前,战场信息共享平台已经初步实现了异地同步、分布交互、网络一体的高度协同指挥。或许未来会出现空军团长后方远程指挥陆军特种兵分队指引空袭目标,营救跳伞飞行员的情形。


现在战争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参战人数、部队层级和规模在减少,但每个单位控制的战场面积却在增加。我们把观察的目光再往下走,就会发现解放军陆军近年建设的又一个热点和“关键词”—合成营。


营,在传统的大陆军时代,仅仅不过是一个基层战术分队。而在现如今的信息化战争时代,却要承担起战术部队(原先的团)乃至战术兵团(师、旅)的任务。


目前尚处于探索试验阶段的解放军合成营,是在步兵营或装甲营的基础上,编入炮兵,并加强地空导弹防空兵、电子对抗兵、防化兵、后勤医疗等战斗支援力量,作战要素很多,编成复杂,力量也更为强大。


美军已在伊拉克战争的实战检验了合成营的编组和作战,现已开始试验在连一级进行合成。


解放军需在自身武器装备、战术特点等特色前提下,建设符合自身需要的合成营。从解放军作战层级和编制的改革方向上看,不难发现解放军开始逐渐摆脱苏军影响,而向美军靠拢。


今日美军的演习特点


对一年举行成千上万次演习的美军来说,演习只不过是部队战备训练的高级形式,演习已成为日常训练的一部分,训练和演习没有明确界限,目的一般是检验部队的训练成果和战备状态。


美军演习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广泛邀请全球盟友参,着重演练联合作战和联军作战,为推行其全球军事战略,与盟友或“伙伴”关系国之间的联军演习已经成为美军演习的另一重要内容。


较为重大的年度常规军事演习就有多国参与的“环太平洋”、美韩之间的“鹞鹰”、“乙支/焦点透镜”联合军事演习,与日本之间的“利剑”、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卡拉特”、“金眼镜蛇”等,这一类的军事演习除了增进与盟军间的协调以外,更多地是起着炫耀武力和威慑的作用。


而美军内部真正最重视的演习还是实兵对抗演习,认为这是对真实战争的模拟,最能检验战备情况,也最能提升作战能力。


对于陆军和空军来说,就是依托大型训练基地(国家训练中心),模拟对手的作战思想,互相进行对抗。


陆军的假想敌此前是苏联机械化部队,今天则转变成了神出鬼没的塔利班武装和“基地”分子,假想敌部队扮演成阿富汗平民,穿着民族服装,按照当地民族风俗习惯,不刮胡子,受训部队还没有机会立稳脚跟、适应环境,假想敌部队就发起了攻击。利用他们不熟悉地形而将其诱入伏击圈。


除参演的官兵全神贯注地投入“实战”以外,更为忙碌的是导调人员,他们要24小时不间断地掌握演习情况,评判参训部队伤亡和胜负。同时,还对演习的全过程进行跟踪录像。

演习结束时,国家训练中心的导调人员还要对参演部队,特别是对每一级指挥官进行详细的讲评,对他们存在的问题进行尖锐而直率的批评。参演部队自我讲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由“外人”当着部队面刺指挥官却是美军的革新。


部队在撤离时,还可带回大量的的录像带和倒导调人员撰写的厚厚的书面材料。


指挥官通过这些文档资料检查其部队的作战活动,看看哪些做对了,哪些做错了,哪些又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进行,从而把在国家训练中心的经验和教训纳入以后的驻地训练计划。


这样,在国家训练中心的成果在参训部队离开该中心很久以后仍然在发挥作用。


此外,每支部队的训练报告以及相关的录音、录像带等资料还将送往陆军合成作战发展部,以供进一步研究之用。


台湾及日韩的军演特征


台湾由于岛屿狭窄,实兵实弹的野战对抗演习很难展开,在两蒋时代还经常组织师一级规模的对抗演习,一般做法是将两支部队一北一南拉开距离,最远者甚至北达台北,南达屏东,占据台岛两段;然后在导演部导调下,向对方发起对攻。两军一般在台中一带遭遇,展开实兵对抗。


由于早年通常战败一方要被轮调到外岛去(当时外岛防守的部队两年换防一次),所以每次被参演的部队无不全力以赴,常常造成许多官兵伤亡。


但随着台湾经济高速发展,都市化不断提高,台军对陆战的重视程度也不断降低,到李登辉时代,这类演习就变成几年才有一次的旅级对抗。


台湾军队也仿效美军和解放军的经验,演训转为基地化(规模最大的是位于新竹湖口的基地),规模进一步缩减成为营级对抗,.最终就减缩成为单方面向海滩和波浪倾泻火力,决战于水际滩头的“汉光演习”。


2004年台军曾一度试图重新组织过旅级实兵野战对抗演习,后来也虎头蛇尾改为图上推演不了了之。


在陈水扁执政两岸对抗局势升高的情况下,台军又需重新认真考虑解放军登陆作战的可能性。


除单纯的海岸火力反登陆、反空降演习外,台军曾一度提出演练城市作战、重视城市作战的呼声,因为这将会是两岸对决的最后一仗。


台军企图将两岸冲突的未来战场划定在街道密布、高楼林立的台湾城市中心,以城市巷战的形式来拖延解放军战机,等待美国驰援。


由于城市巷战是对抗性极强的作战形态,因此台军是否仿效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作战经验,建立专用的城市战演习基地,成为媒体感兴趣的热点。


但直至现在,台军的城市作战演训基本停留在空白上。


当马英九上台执政,两岸局势转向缓和,为节约军费,也为了降低对抗层级,马英九政府连一年一度的“汉光演习”总操演也取消,改为司令部战略层级的图上推演。


可以想见,早年间台军大兵哥穿着迷彩举着钢枪,身披树枝伪装,在镇村童叟的围观下掩护前进展开战术演习的情景,基本已走入历史。


此外,中国周边的东南亚诸国,都有各自成体系的训练基地。在美军武力庇荫下的日本除有遍布岛国的123处美军军事基地外,其陆上、海上和航空自卫队还建有日本富山基地、百里基地等10余个军事基地。


富山基地据称防护严密,外人很难窥见一丝真实训练场景。同样,韩国也有多达87处美军基地。


日韩的这些军事基地几乎被美国主导,日本横须贺基地是解放军观察美核潜艇动向重要目标。


今年8月美韩进行军演后,美国转头又在越南中部的岘港军演。美国与东南亚诸国多个军演基地的联合演习,不难发现军事上孤立中国,实现东南亚15国“对华包围圈”的浓厚意味。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