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女婴头部重量占体重一半 父母坚持治疗

jiwuy 收藏 0 271
导读: [img]http://img5.itiexue.net/1221/12215525.jpg[/img]  昨日,八一儿童医院,1岁多的刘昱含躺在妈妈怀里 [img]http://img5.itiexue.net/1221/12215537.jpg[/img] 昨日,八一儿童医院,1岁3个月的山东“大头女婴”刘昱含躺在妈妈怀里。主治医生称,孩子颅内都是积水,已经没有太多脑组织。即使手术顺利,孩子能站起来就是奇迹。据悉,手术费需要五六万元,因经济困难,目前刘昱含只能接受保守治疗。孩子父亲刘伟


大头女婴头部重量占体重一半 父母坚持治疗

昨日,八一儿童医院,1岁多的刘昱含躺在妈妈怀里


大头女婴头部重量占体重一半 父母坚持治疗

昨日,八一儿童医院,1岁3个月的山东“大头女婴”刘昱含躺在妈妈怀里。主治医生称,孩子颅内都是积水,已经没有太多脑组织。即使手术顺利,孩子能站起来就是奇迹。据悉,手术费需要五六万元,因经济困难,目前刘昱含只能接受保守治疗。孩子父亲刘伟说:“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弃,哪怕让我乞讨,这是做父母的责任。”


1岁3个月的女婴,头部重量占体重一半,这是脑积水患儿刘昱含的遭遇。医生担心孩子的智力无法健全,能站起来就是奇迹。但孩子父亲刘伟说:“无论怎样都不放弃,哪怕乞讨,这是做父母的责任。”


早产女婴出生不到一公斤


2009年9月3日,刘昱含在山东老家呱呱坠地。魏香记得,当时女儿全身发紫,体重不到一公斤。“女儿是早产,只有7个月。”魏香说,她怀孕时胎盘前置,女儿没有汲取到多少营养。


“坦白讲,我们对这个孩子不是很有信心。”这是产科医生对魏香说的第一句话。另一个打击是,魏香产后大出血,医生说,她以后再生育将面临生命危险。


魏香说,为了保住女儿的命,花了近5万元,其中3万元是借的。魏香曾在四川一家茶楼打工,丈夫刘伟在鞋厂工作,两人一个月能赚七八千元,但为了照顾女儿,夫妻都辞了工作。


孩子颅内积水破坏脑组织


刘昱含两个多月时,刘伟发现,孩子太阳穴一直是软的,头和身体不协调。每过几天,孩子的头就大一圈。后来,孩子的头大过身体,夫妻俩慌了。“我们治不了,赶紧到大医院。”山东多家医院的医生爱莫能助。


颅内积水撑开头骨,孩子的上眼皮被拉伸,睡觉时几乎闭不上眼。转到北京军区八一儿童医院之初,刘昱含的头围达94厘米。刘昱含的主治医生黄柳明说,从没见过如此严重的脑积水患儿。孩子颅内积水,已没有太多脑组织,智力受到的影响很大。乐观的是,患儿四肢能活动,还有视力。但黄医生说,即使顺利手术,孩子能坐起来就是奢望;能让她站起来更是奇迹。


手术费无着落只能保守治疗


从11月初到八一儿童医院至今,刘伟夫妇花去七八千元。目前只能保守治疗,在孩子头顶插一根导管引流。孩子的手术费要五六万元,提到钱,夫妻低下头。


刘伟老家村委会的贫困证明显示,刘伟家共五口人,其母偏瘫,丧失劳动能力,其父年老体弱,全家仅靠刘伟一人打工维持。


“就算走不了,就算智力低,就算让我乞讨,我也要养她。”刘伟说,这是一个父亲仅能做到的。魏香说,她曾出现幻觉,孩子戴着红色小帽子跑向滑梯。说这些话时,她微微弯起的嘴角边滑下两颗泪。


特写 女儿在进步本能喊“妈妈”


“睡吧,宝宝,妈妈在这儿。”魏香轻哼自编的歌谣。她每轻拍一下,含含的头皮就颤一颤,积水,几乎要撑破头骨,阻挡积水的头顶,只剩一层皮。


含含的床铺摆了一个屏障,魏香说,可能是怕孩子的头吓到其他患儿。魏香早已习惯,她每次抱孩子去医院,都会在含含头顶盖一块布,她怕别人吃惊的眼神,尽管这种眼神更多的是同情。


含含睡得不香,偶尔啼哭,哑哑的嗓音。每当孩子哭时,刘伟就会把一只粉色玩具熊塞到孩子手里,含含握不住,刘伟一次次地塞。玩具熊转移不了含含的痛苦,1岁3个月,含含体重40多斤,其中头部20多斤,转头对于她来说都是奢望,孩子的头两侧已生褥疮。


哭声止不住了,魏香总是抓着含含的小手。小手腕上系着根红绳,上面挂着一个小篮子的饰物。“是亲戚用核桃刻的,我们叫桃符,寓意吉祥,也表示我女儿命硬。”


入院一个多月,含含的头围从94厘米减到80多厘米,刘伟几乎每天都量,每减1厘米,都是一份希望。主治医生黄柳明说,孩子的头骨已被积水撑开,短期之内头围不会大幅缩减。


抹泪的时候,魏香总是避着丈夫;面对孩子时她总是笑,“女儿像我,眼睛大大的,最近,她有了进步,偶尔本能地喊妈妈。”


救助 “爱心妈妈”助女婴入院


病床边有几箱奶粉和成袋的纸尿裤……这些是好心人送的,但魏香始终没把纸尿裤拆包,她舍不得用。


公益组织“爱心妈妈”的志愿者知道此事后找到魏香夫妇。“介绍最好的医院,联系最好的医生。”志愿者焦丽曼说,志愿者通过一家基金会筹集到1万元,解决了含含入院的燃眉之急。通过网络、现场募捐又筹到3万元。


魏香知道“救命钱”来之不易,所以她坚持给孩子用尿布,几个小时就换一次,一块一块地洗,省下纸尿裤。女儿住院后,经常收到没有留姓名的邮包,里面是奶粉、衣服……含含的生活有了改善,在老家从未吃过的小瓶果泥,孩子特别喜欢吃。喂米线、米粉时,她总是大口地吞。


焦丽曼说:“我们的力量有限,但我知道还有更多人在关注、关心着这位不幸的孩子,这对我们、对孩子都是一种力量。”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