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人盗国库的绝招“肛门纳银”

珠海赛事 收藏 3 2485
导读: 有人的地方就有耗子,有钱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小偷。钱最多的地方莫过于国库,目光投向那里的人自然也是最多的。古往今来,曾把黑手伸向那里的人估计比里面的钞票都要多。中央电视台影视剧频道曾经播放一部清宫大戏《银鼠》,讲的是大内银库屡屡被盗,朝廷派人破案却挖出惊天黑幕的故事。鲜为人知的是,这则故事就取材于清朝的一个盗窃集团。他们世世代代都以国库中的银子为偷盗对象,进国库比回自己家还方便,几乎每天都有大把的收入掉进口袋,日子过得比享受高级待遇的宰相、尚书们还要舒坦。那么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能如此神通广大呢? 事情

有人的地方就有耗子,有钱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小偷。钱最多的地方莫过于国库,目光投向那里的人自然也是最多的。古往今来,曾把黑手伸向那里的人估计比里面的钞票都要多。中央电视台影视剧频道曾经播放一部清宫大戏《银鼠》,讲的是大内银库屡屡被盗,朝廷派人破案却挖出惊天黑幕的故事。鲜为人知的是,这则故事就取材于清朝的一个盗窃集团。他们世世代代都以国库中的银子为偷盗对象,进国库比回自己家还方便,几乎每天都有大把的收入掉进口袋,日子过得比享受高级待遇的宰相、尚书们还要舒坦。那么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能如此神通广大呢?

事情是这样的,清朝政府自打入关的那天起,就对汉人一百个不放心,在守卫国库的人选方面更是如此。所以有清一代,库兵只用满人,而从不用汉人。这些库兵一经录用,就会祖祖辈辈替天子守库,享受国家公务员的待遇。当然,清廷对他们也不是一百个放心,为了保护国库里的银两安全,户部规定:凡是进入国库的人都必须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无论酷暑,还是严寒,都必须这样赤条条进,赤条条出。


按说这么一来,想偷银子的人是基本没辙了,除非某个人不怕噎死,把银子吞肚子里。但是我告诉你,他们有办法,即使光着屁股天天上下班,他们仍然可以在看守的眼皮底下把银子偷出去。因为他们有项独门绝技——“肛门纳银”。顾名词意,肛门纳银就是用人的肛门为工具,把银子一块块偷盗出去。


大家一定奇怪了,银子那么大,小小的肛门能装多少?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记载,《清代野记》(卷上三五)中这样写道:闻之此中高手,每次能夹江西圆锭十枚,则百金矣。予转饷入户部时,见库门前一矢地有小屋一间,裱糊工整,门户严密,距窗二尺皆以木栅围之。初以为必堂司官休息地,而敦知不然,乃库兵脱衣卸赃之地,故四围以木栅护之,防人近窗窥伺也。


为了达到这么高超的水平,看守国库的士兵们自打小时候起,就开始长时间进行着艰苦的魔鬼式训练。首先,他们会把抹了麻油的鸡蛋往自己的肛门里塞,尽量把肛门撑大。等到鸡蛋过关了,又换成更大的鸭蛋、鹅蛋,最后换成真刀真枪的铁蛋。数量从一枚开始累加,直至达到七八枚。清朝的制度规定,看守银库的士兵一届任期三年,所以他们就利用这三年的时间拼命偷钱。功夫高点的,三年弄个几十万两不成问题,差点的也能弄出三四万两,足够一辈子吃喝不愁的。


为了保守这一秘密,也为了各自能安安生生在家里享用自己的“劳动成果”,这些士兵们结成偷盗团伙,勾结上司,久而久之,即使有人发现,也难以告发。不过有利就有弊,肛门“年轻”的时候长期任劳任怨,到了“年老”的时候,就开始天天埋怨。《清代野记》的记载是:其肛之嫩者,则用猪脬浸湿,裹银而塞之。故库兵至老年,无不患脱肛痔漏症,以其纳银太多也。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赚了,一没掏本钱,二没担风冒雨,晚年一点不舒服也值了。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