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0年解放军大军演:完全改变了防守型姿态

claire37 收藏 0 261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221/12214635.jpg[/img] 图表:2010年解放军大规模军演列表 《凤凰周刊》2010年33期 [内容摘要]:军事演习除了锤炼军队战斗力,还担负着国家和军队间的协作、交流,以及敏感特殊时期表达国家意志的作用,2010年解放军的历次演习即分别担负着上述不同任务。从军事角度而言,纯军事性目的的大规模军演,才应当是我们最关注的重点。 [B]2010中国军演报告[/B] 和平时期,军队怎样检验自己的武器


盘点2010年解放军大军演:完全改变了防守型姿态

图表:2010年解放军大规模军演列表


《凤凰周刊》2010年33期


[内容摘要]:军事演习除了锤炼军队战斗力,还担负着国家和军队间的协作、交流,以及敏感特殊时期表达国家意志的作用,2010年解放军的历次演习即分别担负着上述不同任务。从军事角度而言,纯军事性目的的大规模军演,才应当是我们最关注的重点。


2010中国军演报告



和平时期,军队怎样检验自己的武器装备和技战术水平?怎样去探索和研究新的战法和新的军事理论?怎样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怎样才能训练出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部队?答案只有一个:军事演习。


一国军队的军事演习,不但是其现有技战术和装备水平、战争能力以及战争理论的体现,也是它发展方向的集中体现,同时,它还是判断这个军队、这个国家对未来战争威胁来自何方的重要依据。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和固有观念,中国军队的演习,在红蓝军对抗中,必定以红军胜、蓝军败而告终,中国式军演一度被讥讽为“军事表演”。


近些年来,随着对外交流增多,中国军队的演习中,实战对抗性不断加强,检阅和展示的成分越来越少,而锤炼战斗能力和探索研究的成分不断强化。在今天,它已成为决定高级军官职业升迁甚至一支部队是否被裁撤的重要依据。


近三十年经济实力的高速增长,周边环境复杂而微妙的变化,迫使中国军队必须大幅追赶先进国家。


自199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大幅引进吸收国外先进装备,中国军队在装备上与世界先进水平已大幅缩小,而提高武器装备的运用能力、作战能力,追赶先进的军事理论,完成新时期和未来的被赋予的可能任务,就成为中国军队最迫切的任务。


2010年,中国军队进行了11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中国军方试图强化和改进哪些方面的能力,体现出中国军方哪些方面的观念进步,它与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几何?


我们对2010年中国军演的盘点总结,就是为了回答上述问题。


2010中国军演看点


如无意外,中国军队在2010年的军事演习将以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2010”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画上句号,11月13日,参加演习的中方部队在哈萨克斯坦奥塔尔市马特布拉克训练场与俄、吉、塔等5国军队一起在开营仪式上接受了检阅


盘点2010年解放军大军演:完全改变了防守型姿态

图表:军演类型划分


此前的11月2日,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在南海广东汕尾海域进行代号“蛟龙-2010”海军陆战队登陆演习,这次第一时间就被官方各大媒体充分报道的演习,可谓2010年度历次演习中,媒体关注度最高的一次。


“蛟龙-2010”军演,为总参年度性的训练计划之一,原计划10月下旬进行,因“鲶鱼”台风而延后至11月初。据外界猜测,参加观摩表演的部队为中国南海舰队某海军陆战旅。


这次演习现场有不少外军军官观摩,他们均为在中国军校学习的外军留学生代表。据解放军总参兵种和训练部有关人员介绍,中国军队的外军观摩活动已进行十年,但这次是外军对中国海军的首次观摩,故备受关注。


但是,这次最吸引一般媒体关注的演习,仅是一次团级单位的带表演性质的活动,并非集团军规模兵力的跨区机动,在2010年大陆军方的各次军演中,规模级别甚小,虽然媒体关注度甚高,但其军事意义并不重大。


近年来,解放军年度军演安排已有规律可循:每年春季开训,仲夏前后,各个集团军、战区展开分练,金秋季节,大漠边关、塞外草原练兵场,军委总部组织的战区级的大规模合同战术联合演练渐次上演,之后多元成分组成的这支军队走入例行的兵员退补、年度总结的下一个轮回。


但大陆官方和军方媒体发布的新闻报道,被包裹在拗口的政治口号、层叠的专用术语、浓重的宣传腔,以及优秀典型的表扬稿中,外界难以准确全面地把握其发展情况。少数有幸被邀请到现场观摩的外国武官撰写的目击报告,也往往不得要领。


大陆什么军演值得关注


尽管大陆官方对军演内容的具体信息披露依然保持较高的保密性,外界只能依据官方的有限信息分析猜测,但近年来,对军演活动的报道已大幅增加,从有限的信息中,多少亦可对军演的规模、范围、目的、效果等要素作出粗略的大致判断。


在简单勾勒盘点2010年中国军演看点时,首先应分清他们从目的上看属于何种类型(见上表),类型不同,重要性不同。


盘点2010年解放军大军演:完全改变了防守型姿态

图表:2000年以前中国重要军演列表


此外,随着大陆军方对外交流的加深,各种跨国联合军演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从国际近几十年来的发展看,多国联合军演次数上升是一种趋势,但与以往很大不同是,在东西方冷战时期,跨国联合军演带有强烈军事针对性,比如北约和华约定期互为假想敌的大规模军演。


今天,虽然跨国联合军演不少仍有军事针对性,比如美韩黄海军演,但新出现的一个趋势是,跨国军演逐渐成为国与国之间增进互信、交流与协作的重要工具,它与冷战时期的跨国联合军演有着本质的区别,故其常集中在联合搜救、护航、反恐等项目的联合演练上。甚至可以认为,它是基于和平而非战争目的。


所以,有些跨国军演,更适合放在国际政治领域内观察,而不宜放在军事角度来分析,而纯军事目的的军演,若是一般训练性演习、校阅性演习,其可供参考分析的价值偏低,只有对抗性和研究性演习,才能体现解放军综合军事水平以及其努力发展的方向,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盘点大陆11次军演


2010年中国有11次较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见图表),除了前述正在进行的“蛟龙-2010”带有强烈校阅表现性质外,9月9日,解放军参加“上合组织”的正在进行的“和平使命-2010”军演,虽为反恐演练,但亦属于校阅性的军事演习,而且规模甚小,其政治象征意味浓厚,军事意义一般。


而7月18日举行的“交通战备-2010”军演和8月31日的“和谐使命-2010”军演,其主要训练科目偏向后勤和医疗,虽在战时其意义不可小觑,但纯作战成分极少,故岁末从解放军战力锤炼角度总结回顾时,其并不占重要位置。


2010年,中国军演真正的重头戏,在陆军,无疑是“使命行动-2010”、“ 空降行动-2010”,在海军,无疑是3月至4月间举行的“东联-2010”和7月26日在南海舰队的实战演练。


虽然9月20日在土耳其举行的中土联合军事演练规模不大,且其间传出1:8负于土耳其空军的传闻,但中国空军超长距离飞行与北约国家共同演练,其突破性的意义不容小视。


或许是受2010年中国军费增长速度变慢的影响,陆军军演的重头戏“使命行动-2010”、“空降行动-2010”在规模上均未超过去年同类演习,但这两次军演依然有新的亮点,即规模有所减小,但其在难度和强度上,则以往有明显提高。


尤其是“使命行动-2010”,标志着中国军队已经迈入了信息战的门槛。


而海军的“东联-2010”和南海舰队实战演习,则当属2010年中国军演中挑战性和突破性最大的两次演习,不但参演人数和规模超过以往,其战术、战法也有明显改变。


以“东联-2010”为例,此次演习创造了中国海军日常演训史上的多项“第一次”;


而7月的南海军演,不但是中国海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演习,也是参训要素最全、难度最高的一次联合对抗实战化演练,这次演习,也向外界展示了中国海军在防空反导能力上已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变化的动向和意图


中共自建政以来,除文革期间外,大规模的军演一直连续不断,但从军演内容,可以清晰看出解放军被赋予的任务随国际环境和国力变化的清晰轨迹:


由附表不难看出,中国军队的任务,在1960年代之前,主要是防止美军联合登陆以及攻占东南沿海岛屿及台湾,1960年代中苏交恶后,直到1980年末,中国最大的威胁来自苏联的大规模坦克集群。


到了1990年代中期,台海形势突变,解放军的任务在于防止台独,这个时期针对台海的军演密集展开,1995年到2000年前后,是解放军大规模威慑性军演最密集的时期。


到了新世纪,从中国军演不难发现一个明显的变化,即在“打赢高技术下的局部战争”口号下,解放军通过最近两年的一系列大规模远程机动(甚至是跨国)演习,大幅强化和锤炼了其军事投放能力,完全改变了其“屯兵驻防”模式。


解放军由一支数量庞大,但投放和机动能力低下的防守型军队,变得精干机动,开始有了“攻击型”的现代化军队的影子——此前大量针对台独的登陆演习,本质上依然带有强烈的防守型姿态。


这种悄然转型,使中国军队在能力上真正开始与中国迅速上升的国力相匹配。


从“砺兵-2008”演习开始,标志着中国军队锤炼全境机动能力的开始,“跨越—2009”在规模上显示了这种能力,而“使命行动—2010”则显示其指挥和协调上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而海军在2010年的两次军演,亦有极强的针对性,“东联-2010”明显指向东海发生争端冲突时,中国海军具备袭扰和攻击其东海前进基地的能力,由单纯的近海甚至海岸防御转向强化海上反击能力;


南海演习则针对南海领域发生争端冲突时,中国海军拥有现代化的海上多兵种作战能力,与1980年代中国在南海的冲突中,只能单舰以舰炮作战方式相比,中国军队的海上作战能力,已经跨了几个台阶。


纵向比较最近几年中国军演,不难发现其发展侧重点有清晰的轨迹可循:


2006年,寻找信息化条件下的训练规律;2007年,复杂电磁环境下的训练;2008年,完成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内容体系;2009年,大规模跨区远程机动;2010年,则是信息化条件下训练模式的创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