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当周世祥和杜艳红二人来到陈曦驹家门口时,这老头也刚刚喝酒回来。见到周世祥后,十分热情地把他们迎进了客厅。他老伴为每人沏了杯热茶,简单客套了几句就回卧室看电视去了。


点燃根香烟,陈曦驹笑眯眯地问周世祥道:“世祥啊,啥时候悄悄谈的女朋友啊?姑娘不是我们厂里人吧?以后可要经常来陈伯伯家玩儿呦!”


周世祥和杜艳红闻言脸色都微微一红,相视对望了一眼后,周世祥呐呐道:“陈伯伯,她是隔壁厂的,叫杜艳红,今天来是想请您帮个忙。”


“哦?我这老头子能帮你们什么忙啊,说来听听!”陈曦驹笑道


“是这样……”周世祥把刚才在舞厅发生的事情简单扼要地说了一遍后,道:“不知道那家伙老爸是不是公安局副局长,但从他们那流氓像上看,我担心杜艳红再去上学时会被他们骚扰,所以就来找您,看看您能不能帮下忙了。”


“哦——是这样。”陈曦驹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想了想道:“不知道今天那几个小子伤的重不重,他老子如果真是公安局副局长的话想来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的。这样吧,你们俩明天暂时先不要去学校,我来找人处理下。你爸爸明天肯定也会知道这件事情,为了你的屁股着想,杜艳红最好跟世祥呆在一起,明天有什么事情我派人去喊你们了你们要随叫随到,明白吗?”


陈曦驹言下之意谁都听懂了,二人又是相视一望后最终还是杜艳红先点了点头,周世祥才跟着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陈曦驹吩咐完后,当即转了个话题,道:“世祥啊,今天你去探望肖强情况怎么样啊?”


周世祥想了想道:“陈伯伯,他这个朋友我不敢交。今天去探望他的时候他问我想不想发财,说如果想的话就跟他干,去挖墓;我没有答应他,他说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


陈曦驹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瞪大眼睛问周世祥道:“哦?是什么情况你说详细点。”


待周世祥把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他,最后道:“陈伯伯,您说像他这样的,什么人都结交,又是挖墓又是贩毒的,我怎么能跟他交朋友呢?”


嘿——这事儿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啊!陈曦驹原本怕周世祥和肖强交上朋友了,会忍不住诱惑一起悄悄去干犯法的事情,才叫自己刚回来探亲的儿子去监视周世祥的动向。没想到周世祥居然抵制住了诱惑,不但成功和肖强交谈一番确定了自己心中预料的事情,还意外挖掘出这个肖强跟毒贩有所来往,真是妙不可言啊!


陈曦驹听罢,站起身,摸着下巴在客厅里来回转了几圈后才回到沙发上重新坐下,看着周世祥道:“世祥啊,据我判断这个肖强如此着急地想拉你入伙,一定是很快就要有所行动了。他自己现在受伤行动不便,估计家长又看管的很严,使其不能与外面的朋友联系,而他知道的这个古墓肯定还有其它团伙也有所耳闻,所以才不惜一切告诉你这个并不熟悉的人秘密,想跟你合作。世祥,你想不想立个大功啊?!”


其实不用陈曦驹点明,周世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听他提及立功之事,说明很有可能会叫自己去涉险,所以犹豫再三也没敢吭声。


陈曦驹见状,也明白他有所顾忌,淡淡一笑道:“这事儿也不勉强你,我只是随便问问。不过,我既然问你想不想立功就有绝对的把握保证你的安全和利益,你可以慢慢想一想,三天之内,如果有兴趣了我就安排你去见一些重量级人物,让他们跟你说明一切,好吧?”


周世祥闻言只好点点头,起身和杜艳红一起告辞离去。只是在他们转身那一刹那,却不曾发现陈曦驹脸上露出的一抹怪异笑容。


大马路上,两人默默地走着。周世祥看了杜艳红几次,都赶紧把头低了下去。杜艳红见周世祥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想说什么,于是先开口道:“你今年多大了?”


周世祥没想到她一开口提了个这样的问题,机械地答道:“刚过完十九的生日,现在算二十了。”


“我今年十八,那你比我大两岁。我喊你哥哥,行吗?”杜艳红停住脚步,望着周世祥小声道。


这有什么不行的,周世祥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很好笑,也停下脚步望着她道:“可以啊!”


“哥!”杜艳红清脆地喊了声


“嗯!”周世祥虽然感觉有点怪怪的,但一个哎字没有应出口,还是直接改成用鼻子应了一声。


“哥,今天,今天我想跟你睡。”杜艳红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她低下了头,脸上如醉酒一般,生起一片酡红。


她后面的话音虽小,可在这寂静的夜晚还是清晰可闻,听得周世祥脑子里“嗡”的一声,好似被声惊雷劈中一般,傻傻的立在了当场。


幸福来的如果太突然,往往会令人不知所措。周世祥这个从未跟女孩子谈过恋爱的男生,猛然间听到一句这么赋有杀伤力的话,就如同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突然遇见一个百万富豪跟自己说要把他的钞票全部赠送给自己一样。


半晌,杜艳红终于抬起头来,见到周世祥还是瞪大了眼睛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芳心不由得噗通噗通又是一阵乱跳,喃喃道:“哥,你,你怎么啦?”


“啊?什么?哦——那什么,我没事。”周世祥终于清醒了些,赶紧道:“红子,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到,最近我耳朵有点背,我今晚睡凳子就可以……”


见他想为自己的话掩饰而语无伦次的样子,杜艳红不由得又想起他在电影院里的囧样,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歪着头调皮道:“好啦,哥,快别说了,刚才我没说错,今晚就是想跟你一起睡,可以吗?”


周世祥再听一遍这话,不由得嘴巴张大到可以同时塞下两只鸡蛋,甚至连眼珠子也快瞪落到地上了——感情她刚才没有说错,自己也没听错!


杜艳红见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上前一把挽住周世祥的胳臂,娇声道:“哥——你怎么啦?和妹妹一起睡觉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嘛!我知道跟哥哥在一起最安全了,对不对?!”


她特意在哥哥和妹妹两个词上加重了语气,这下周世祥才听得恍然大悟——原来刚才自己想歪了,这丫头是看过屋子里的摆设,体恤自己,不让自己去睡那冰凉的长椅才如此一说,果真是我的好“妹妹”呀!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在当时的年代里男女青年在第二次见面就敢睡在一起,不敢说绝无仅有却也算惊世骇俗了。周世祥彻底清醒过来,心中不但没有失落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心底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