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的女性世界

aqssm 收藏 0 1857
导读:小引 文学离不开女性。中国古典小说中当推《红楼梦》、《金瓶梅》与《三言》 中的文学女性形像最绚丽多彩,各见个性。《西游记》中虽有胆略超群的女子, 但都是妖精、《水浒》中虽有孙二娘之类女英雄,但光彩毕竟不及男子。公案侠 义小说中偶尔也有几个女侠,如《儿女英雄传》中之何玉凤,《荒江女侠》中之 巾帼豪杰,但我总觉得她们武技虽高而内心却不够丰富。今读金庸小说,始得知 文艺世界中确有不让须眉之江湖女流在,心情为之一快。特为之作小结,以飨读 者。 黄蓉 金庸笔下的女主角,女中丈夫甚多,但若论文武双全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引

文学离不开女性。中国古典小说中当推《红楼梦》、《金瓶梅》与《三言》

中的文学女性形像最绚丽多彩,各见个性。《西游记》中虽有胆略超群的女子,

但都是妖精、《水浒》中虽有孙二娘之类女英雄,但光彩毕竟不及男子。公案侠

义小说中偶尔也有几个女侠,如《儿女英雄传》中之何玉凤,《荒江女侠》中之

巾帼豪杰,但我总觉得她们武技虽高而内心却不够丰富。今读金庸小说,始得知

文艺世界中确有不让须眉之江湖女流在,心情为之一快。特为之作小结,以飨读

者。

黄蓉

金庸笔下的女主角,女中丈夫甚多,但若论文武双全者,当推黄蓉为第一。

黄蓉来头不小,乃“东邪”黄药师之女,北丐洪七公之弟子。虽然武艺未能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其聪颖才智却不在父亲与师傅之下。黄蓉在《射雕英

雄传》中出场时,女扮男装,活象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叫化,把郭靖骗得好苦,她

天性调皮古怪,略施小技,便将“黄河四鬼”吊在树上。她後来闯荡江湖,如鱼

得水,铁掌帮主裘千仞被她戏弄得无地自容,“西毒”欧阳锋也栽在她手下。我

最佩服黄蓉面对险境时镇静自若,又机变百出,非寻常女子可比。

在《神雕侠侣》中,黄蓉已为人妇,有了二女一男,性格上似乎成熟许多,

不再刁蛮任性,却依旧缠绵万状。後来她当上丐帮帮主,则有大家风范,当断则

断,又深谋远虑,不愧为金庸笔下光采照人的女首领。

作为一个妻子,黄蓉是较为理想的人选。她是天生美人,白瞥娇艳,笑靥生

春;又能体贴丈夫,爱怜儿女。她读书不多,却有文学天赋,虽对诗词谜语一知

半解,但记忆力惊人。她还烧得一手好莱,常在灶台上别出心裁,巧手制作各式

点心,让每一餐各不相同。郭靖有了这位贤内助,想来是前世修来的。

黄蓉自然不是古代的淑女,她口无遮拦,敢作敢为,一肚子古怪念头。但她

也非“小东邪”,她珍惜感情,面对现实,渴望享受人间的种种欢乐。在道德规

范上,她最终还是为儒家思想所支配。由于她生性敏感,又有江湖阅历,对人难

免多所戒备,层层设防。聪明的女人总是多一个心眼。她的不可爱之处,是她性

格上的支配欲,她有时左右丈夫,有时娇宠女儿,处世太好逞强,幸亏她有个厚

道的丈夫,使她的缺点不至于破坏她一家的人际关系。

小龙女

小龙女,不是金庸笔下最出色的女性,但地个性之鲜明,却能给人留下难忘

的印象。据倪匡说,有读者读金庸小说,最羡慕小道士尹志平,原因何在?因为

尹志平与小龙女有过一次欢娱,可见小龙女自有吸引男人的特殊魅力。

我分金庸笔下人物为三等:即天上人物、人间人物与地下人物。小龙女应列

为第一类。她自幼在古墓中修炼,琴音为言,玉峰为友,清静寡欲,心无世尘,

她本是天上仙女,不是遇见情深如海的杨过,她禁欲之门是撞不开的。後来,她

终于成为至爱主义者的典型。显示了爱倩的伟大力量。

小龙女武艺虽高,但她远离江湖,缺少应敌经验。她师姐李莫愁的恶毒伎俩

,她一辈子也无法理解;而在机智多变上,她也远逊于黄蓉与任盈盈。她若算得

上是一员女将,也只能听人调遣,而调遣她的人是杨过。离开了杨过,小龙女的

绝技恐怕很难全部施展出来。

她外貌淡雅绝俗,白衣飘飘,略显娇弱与病态,个性又有点清高古怪。很容

易令人想起《红楼梦》中的林妹妹,但两者却有很大的区别:小龙女是个能容忍

一切的女子,她可以忍受岁月的磨蚀,又能忍受痛苦的煎熬,她善于谅解对方,

无论是爱的人还是恨的人,她都以善心去容忍,这说明她的精神世界是受怫教观

念支配的。她因杨过而下凡,但其神韵仍留在天上,或者说她始终是个古墓中的

美人。

金庸让小龙女始终不老,这是冲虚的生命境界,有点类似神话中人物。她在

绝情谷中不食五谷,吸凤饮露,祛毒修身,这似乎与庄子笔下的神女无异。

仪琳

仪琳,是金庸笔下的“圣女”。

武侠小说被称为“男人的童话”。其主角当然十有八九是男人,如《鹿鼎记

》中之韦小宝,如《天龙八部》中之乔峰,如《碧血剑》中之袁承志。书中的女

主角大都是陪衬人物。仪琳在《笑傲江湖》中的地位,便是如此。

在金庸笔下的女性人物中,我对仪琳取爱怜的态度。她的最可爱之处,是心

地极其善良,而又富有自我牺牲精神。这个纯洁的俏尼姑被采花大盗田伯光擒住

,欲施无礼,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让令狐冲撞见了。这一段令狐冲救仪琳的经过

,由仪林口中叙出,十分动人。这自然是金庸特有的本事,他善于从旁人的回叙

中来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叙而不乱,层层挖掘,既显示了令狐冲的高风亮节,

又让仪琳的单纯可爱,跃然纸上。

尼姑接受的是宗教思想:一是要虔诚,二是要禁欲。对于第一条,仪琳整个

身心都接受了;对于第二条,一个年轻美貌女尼姑的内心世界里因为闯人了一个

令狐冲,便掀起她心灵深处的层层波澜。她自知尼姑不可动凡心,但又因为钦佩

令孤冲而暗生爱念,自知不对,却又无法解脱。这种心理刻划十分成功。比如令

狐冲身受重伤,口渴得很,想吃西瓜,仪琳对著瓜田犹豫再三,佛门弟子戒偷戒

盔,她为令弧冲偷摘西瓜,岂不犯戒?但爱情的神奇力量终于战胜了宗教思想,

仪琳摘瓜之时暗暗许愿:“是我仪琳犯了戒律,这与令狐大哥无干!”这种舍己

为人的精神境界,恐怕在金庸笔下的女子中绝无仅有。

仪琳的故事,又引出了她父亲不戒和尚与她母亲哑婆婆的一起风流韵事。当

哑婆婆知晓了女儿的心事,不由蛮横起来,掳来令狐冲,强迫他当场要仪琳。这

一段故事,粗读引人发噱,但细细回味,却在笔墨间反衬出仪琳如同璞玉般的高

尚人格,她起初不信令狐冲爱上自己,但当哑婆婆骗女儿令狐冲已经出家当了和

尚,她心中好难过,不愿令狐冲去当和尚;哑婆婆又说要让令狐冲当太监,仪琳

更是坚决反对,她的理由是象令狐冲这般好人不能当太监。她明知令狐冲深爱小

师妹岳灵珊,但从不嫉妒,她的心愿只有一个,只要令狐冲快乐,她就十分满足

了。

我初识仪琳,只觉得这个纯洁无邪的小尼姑是圣经中的人物。後来重读,又

发现金庸写她也合乎情理。因为她的心地无私,并不是没有内心冲突,只因她秉

性太善良,又从小信仰宗教,她依靠这一精神支柱,战胜了各种诱惑。她在情窦

初开、芳心萌动之际,进行了一次又一次内心的挣扎,使处世宗旨始终不变,不

愧为“圣女”之美誉。

後来,仪琳偶然中杀了岳不群,众人推她为恒山派掌门,她坚决推辞,可见

她与令狐冲的精神境界十分相似。但金庸却让令孤冲与任盈盈结成伉俪。我对此

大抱不平,如果仪琳与令狐冲结百年之好,岂不令人快哉!

程灵素

金庸笔下的女主角,几乎个个月貌花容,或清秀脱俗,或妖艳娇媚。《飞狐

外传》中程灵素却是例外。

程灵素实在貌不出众,身材矮小,双肩如削,头发稀疏,肌肤枯黄,脸有菜

色。小小年纪,不见一点青春气息。唯一引人注目的是她有一对墨黑如漆,精光

四射的眸子,这大概是练武之後的奇迹。

但这个丑女子的心灵,却美得动人。胡斐初见她时,她只是一个瘦弱的村女

,胡斐向她问路,她却让胡斐为她浇花担粪,看似不近人情,其实却显出她的心

机。正因胡斐厚道,终于让程灵素暗暗地爱上了他。她爱得坚贞,处处帮胡斐大

忙,布局使师兄妹和解,又巧手治好苗人凤的眼睛,在掌门会上大显身手,舍身

救了胡斐。这一路读来,谁不对这个貌不出众的女子大生赞叹与佩服!

可惜丑女子的命运,比女强人更不如,胡斐受尽她的恩惠,只是对她感激不

尽,却从未对她有一丝爱意。程灵素眼睁睁看著胡斐苦恋袁紫衣,心中痛苦万状

,表面上还要声色不露。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至死没有怨恨胡斐,临终前为了不

让胡斐内疚,居然找了一个理由,让心上人在世上快活。这种痴情女子的心态,

岂不让人叹为观止?

程灵素的武艺不能算第一流,但她情通药草,既是个下毒的行家,又是个治

病的高手。她的名字灵素,正是从《灵枢》与《素问》两本医学经典中而来的。

看她给苗人凤治眼中之毒,冷静自若,顷刻之间,妙手回春。她的智商极高,又

能临危不惧,急中生智,连胡斐也不得不夸她:“这位灵姑娘的聪明才智,胜我

十倍!”

不知读者可曾注意,程灵素也有容光焕发的一现。当胡斐说她是好人时,她

一笑之下,犹如春花初绽,枯黄的脸上也显出红晕。这便是爱情使人变美的缘故

在爱情的长河中,心地善良而有思想的程灵素,只是一个旁观者。但她的感

情结局,大可令世人去回味、去思索。

霍青桐

《书剑恩仇录》是金庸写武侠小说的处女作,出手不凡,一炮打响。没有《

书剑恩仇录》,武侠小说大宗师的地位将非金庸所属。

但平心而论,《书剑恩仇录》在艺术质量上很一般,倪匡尽管对它有所褒扬

,但也不得不把它列为中等偏下的位次。这原因很简单,金庸生来不是写武侠小

说的,他後来的成功归功于不断实践与不断突破,他写这部处女作时年仅三十,

初涉武侠世界,无法驾轻就熟,也就难以得心应手。在塑造人物的形像上,写得

最糟糕的是第一号主角陈家洛。

相比之下,霍青桐写得还有特色。这位女中丈夫在“黑水河之役”一仗中,

充份显示了她沉著应战、指挥自如的气度。她的形像也与旧武侠世界中千里独行

的何玉凤不同,她是女中将才,智勇双全,不愧为古代的女强人。

但女强人的爱情命运,自古多难。霍青桐岂能例外!她心中爱著年少英俊的

陈家洛,却不敢吐露心事,只把千缕情思锁在心中,自己折磨自己。当陈家洛爱

上她那位单纯美丽的妹妹时,霍青桐只能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把陈家洛虚情假

意的解释,信以为真。她在伤心中病倒,吐血气闷,回到师父身旁,与儿女情长

永诀。

分析霍青桐这类女性的爱情悲剧,我们不妨从陈家洛的反省中寻找答案。陈

家洛对霍青桐的内心秘密,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了装糊涂。他曾经扪心自问:

“难道我心底深处,是不喜欢她太能干么……陈家洛,你胸襟竟是这般小么?…

…”一个男人自知才干不如女人,他往往对那个爱他的女人只有感激的情份而不

想娶她为妻。陈家洛也犯了这种男人的通病。明白了这个道理,女强人也不必自

叹薄命了。

翠羽黄衫霍青桐倘若能活到今天,能否在爱情问题上找到如意郎君,这倒是

现代婚姻问题讨论的一个热门题目。

钟灵

《天龙八部》中的钟灵,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她出场的一幕戏,写

得既紧张又有趣之极。无量剑的东西两宗比武剑拔弩张,大理国王子段誉因为笑

了一笑,差点送上一条小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梁上飞出一串清脆悦耳的笑声

,钟灵这一亮相,很有点戏剧色彩。

若论武艺,钟灵在金庸笔下的女将中排名在後,但她是钟万仇的爱女,母亲

又是江湖上叫人头疼的“俏药叉”。她武艺不高,但善于玩弄毒药,腰间皮囊中

的那只闪电貂,是一支“奇兵”,堂堂男子汉龚光杰在闪电貂面前,差点脱裤子

献丑。

钟灵的可爱,缘于她天真烂漫,又能临危不惧。她的秉性与母亲甘宝宝很相

似,是个天生的风流情种。她与段誉困在石屋中,被骗服了春药,与段誉肉帛相

见,这样写法,自然是为了让钟万仇吞下一枚自作自受的苦果,但我总觉得金庸

对钟灵太不公平。钟灵後来成了段王子众多妃子中的一个,不知她的下场,是否

和母亲甘宝宝一样令人伤心?

在段誉的情侣中,钟灵属于清秀的一类,她外表清秀又兼俏丽,更惹人爱怜

的是她具有少女的洒脱。金庸没有细描她姿容风采,用旁笔写她穿了一双葱绿绣

黄色的小鞋。她在刀戈相见中稳坐梁上吃瓜子,看热闹,其悠闲之风情,大可令

男人入迷。

在《天龙八部》中,钟灵写得虎头蛇尾,可能是段誉的爱情纠缠太多,活泼

可爱的钟灵最後被冷落在一旁,对此我很为她惋惜。

任盈盈

《笑傲江湖》中的任盈盈,与黄蓉的身份大不相同。她是魔教教主的女儿,

又练成一身技艺,刚毅果决,不把杀人当一回事,使黄蓉自愧不如。

金庸写任盈盈出场,极为精彩,令狐冲初会任盈盈于洛阳城中的绿竹巷中,

不见其人但闻其声,那叮咚叮咚的柔和琴音如同仙乐,让令孤冲相信奏琴者是一

位老“婆婆”,从而肃然起敬。後来,令狐冲为了保护这个老婆婆,不惜与少林

派格斗□杀。虽然方生大师说得明白:“这婆娘是邪教魔女。”可是狐冲天性善

良,想到老婆婆身逢大难,不能见危不救,竟自不量力。愿为她挤死一搏。後来

令狐冲为了让婆婆吃药,舍身滚人山洞,急得那老婆婆也顺坡滚下,方□露出“

庐山真面目”,原来老婆婆是位武艺甚高的绝色少女。这一场戏紧张中显得有趣

,比郭靖初见黄蓉写得更为出色。

任盈盈是任我行之女,又被东方不败封为“圣姑”,这样的地位对她心理上

影响甚大。她自尊而大度,手段泼辣却不乘人之危。作为一个女人,她也像黄蓉

一样有坚执的追求,但任大小姐的身份,使她处处维护自己的尊严,她深爱令狐

冲,却不会象黄蓉那样大胆表露,後来情敌岳灵珊死了,她又为其厚葬修墓,显

示了大家气度,这不是寻常女人所能做到的。

若论心机,任盈盈其实也不在黄蓉之下。她早料到令狐冲要当恒山派掌门,

所以预先收了不少男徒,为令狐冲坐上恒山女尼之首把交椅而解决了尴尬问题。

她与人交锋,从不轻易出手,林平之学成“辟邪剑法”之後,她先要看个明白,

方敢采取克敌制胜之法。最妙的是写她与令狐冲洞房花烛之夜,淘气的“桃谷六

仙”藏在床下,想偷听新婚夫妻的悄悄话,令狐冲一时不察,幸亏任大小姐多个

心眼。这说明任盈盈不仅艺高明大,而且心细如发,对人窥测之深,令人叹为观

止·

大凡古代淑女,对丈夫总是极为尊重,这一点任盈盈表现尤为出色。她明知

所爱之人深爱岳灵珊,但在岳灵珊危急时却能出手相助。令狐冲拒绝当日月教副

教主,任我行大为扫兴,但任盈盈却不勉强丈夫,任我行死後,她也看破名利地

位,甘心情愿与心爱人令狐冲归隐于绿竹巷中。这几笔描写,大大拔高了一个魔

女的人品。

任盈盈屈居黄蓉之下,自然也是江湖上的习俗。但《笑傲江湖》毕竟为邪派

翻了案,任盈盈也成了魔教中最为高尚的女性之一。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