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63章 你敢正视历史吗

sxpnceo 收藏 5 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日本、中国传统文化的碰撞让朱百团无比煎熬,可春子拿的衣服放在床上,春子又赖着不走,朱百团只得压着泰山般的怒火听春子对“日本文明的诠释”。

朱百团听了几句,耐不住性子:“咋说你父亲是男的,你是女的,你不会和你娘一起洗吗?”

“我母亲?”春子平静的脸上顿时暗淡下来,“她早已去世了。”

朱百团听说过她母亲死了,自觉问的特没水平:“啊、哦、哦----”

下面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春子道:“我出生不久母亲就饿死了,父亲经常拉二胡怀念她。所以你在教室拉二胡的时候,我就想哭。”

哦----原来如此,“你父亲会拉二胡?”

“嗯!他在东北当兵,闲着无事,学会了拉二胡----”

“扯淡!他在东北当兵,搜刮的民财肯定不少,怎么会养活不了你母亲呢?”

“父亲的月薪很低,他们在东北拼死拼活挣的钱都上交国库用来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

“放屁!是用来侵略我们中国的!”

朱百团冷不丁抬高嗓音,春子神情愕然:“你、你好激动啊!”

“不激动,老子就不是中国人?别他妈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侵略就是侵略,你们日本鬼子犯下的罪恶,一千年、一万年也洗不清。”

“你、你怎么讲粗话呀?我们日本人是在帮你们中国,帮你们统一内乱、帮你们建设城市、帮你们救助难民,你去看看你们东北的城市,难道不比南方的城市漂亮吗?”

“帮你大那蛋!亏你说的出口!帮我们中国?占了俺们大半个中国,杀了两千万百姓,这叫帮吗?你知道吗?南京大屠杀,一家伙杀了30万人哪!”

“你是听谁说的?”

“靠?我听谁说的?你又是听谁说的?”

“我是看报纸上说的。”

“呸!啥狗屁报纸!我有活生生的事实和血淋淋的证据。你去俺们中国看看,中国大地上有多少你们修的炮楼?有多少你们打的弹孔,有多少你们杀害的白骨?”

“狼,你别说的这么难听。我们报纸上说的很清楚,在你们中国修炮楼的是你们中国的民夫;我们日本士兵用的弹药是你们中国人生产的,比如说东北兵工厂、山西兵工厂,都是你们的军队留给我们的;杀害你们中国人的未必都是我们日本士兵,我们日本士兵只和那些叛乱分子作战,和敌对的军队作战,杀平民老百姓的是皇协军、汉奸、伪军----”

“你、你、你那不娘(方言,骂人话)-----”朱百团被噎的一时对不上嘴,确实,修炮楼的民夫是日本兵抓的中国人,日本战时最大的兵大厂东北兵工厂,那是东北军完好留给日本的,那些汉奸伪军们狐假虎威、祸害中国老百姓比之日本兵还要凶残。

春子见自己将住了朱百团:“我们才一百多万军队,除去关东军,平时在内地作战的不到八十万,你们中国有三四百万军队、四亿多人口,无论从人数上讲、还是国土面积上讲,我们都比你们少的多的多,但是你们投降的正规军就近两百万,他们为什么投降?难道不是心仪我们的政策吗?难道他们不是被我们感化吗?”

“我靠!你那不娘货----”朱百团又换上汉语,他的英语口头表达不佳,找不到合适的语句。

春子见他面容暴怒,换了口气:“即便你说的是真的,南京大屠杀杀了30万人,但你们自己人杀自己人少吗?我看报纸上说,长平之战,秦国活埋赵国40万人,明朝末年你们全国有近2亿人,从李自成起义到吴三桂灭亡,混战五十四年,到清朝建立,死了近一半-----”

“你他妈的瞎编乱造。”

“我瞎编什么了?历史就是历史,我们日本人有错,你们中国人犯了错你怎么不认帐?你敢面对历史吗?你口口声声说要事实要根据,我说了事实根据你又不承认,这算什么?”

“你们日本的报纸可信吗?”

“学校有图书馆,你不信可以查呀。”

“我、我回去查查。”

“哼,你们中国人的历史自己都忘了,还给我吹胡子瞪什么?远的不说,你们国军和共军三大战役,哪一场不死伤几十万人,哪一场低于南京大屠杀?”

“你他妈的歪曲历史,那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最终是正义打败了邪恶。”

“哈哈哈哈----一说到死人,你又提正义?是你们打败了邪恶?你们怎么跑到了台湾?”

朱百团所说的是解放军打跑了国民党,而他此刻的身份是“台湾学生阎城壕”。

朱百团一时语塞,春子得理不饶人:“你只要能举出事实,我就服你,不然,你无法自圆其说,以后少在我面前装正义!”

“装正义?我姑爷、姑奶一家是平头老百姓,死在你们日本兵手里,我爹为了保家卫国,几次险些死在你们日本人枪下,我娘生我那天,就是你们日本特务抓去杀害的。”

“你母亲死了?”

“对!你们日本人打不过我爹,恨我爹入骨,收买了汉奸,抓走我娘----我一出生就成了孤儿。”

“等等,你是说汉奸抓走了你母亲?”

“嗯!”朱百团答了,顿时后悔,又无法自圆己说了:“你们日本人是主谋。”

“那你父亲呢?”

“他被国民党逼走了!”

“还是的!哼,还是你们中国人自己不争气嘛!”

“蹿你大那蛋!”朱百团豁然起立,他口才不佳,“词不达意”,说不过春子,一挺身,该露的都露了出来。

春子吃惊道:“你身上有好些伤疤啊?”

朱百团身上有不少小时候打架留下的伤疤,一道一道的,他瞪眼道:“不要脸!”顾不上害臊,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出了浴池。

“嘿!床上有干净衣服。我特意给你挑的!”春子说时,朱百团正想拿床上的衣服,听了她的话,手唰的缩回:“老子不穿日本鬼子的衣服。”

拉开房门,赤条条走了出去。

两个女服务生见他如此,毫不害羞,居然惊喜,“哇!好大呀!”“喔!好健壮耶!”

朱百团赤条条出了浴室,进走廊、穿过大厅,来到门口,引得众人赞叹纷纷,特别是朱百团身上挂着好多春子洒在水里的花瓣,衬的他格外花哨,“好健美的身材!”“哇,好棒的体魄!”“好漂亮的花饰啊!”“真有个性!”

七八个小贩涌上来,手里拿着小盒、报纸:“伙计,看看我的吧!千古奇方、补足精气,让男女共赏激情!”“伙计,看看我的吧。全国联动、一盒无效、谢绝使用!”“欣喜、惊喜、窃喜、欢喜、喜上喜,用我产品,买一赠三!”“用我的,保您激情无限、十倍劲爽!”

朱百团一把推开他们:“滚开!”

门口的领班倒识趣,递过来一条长浴巾,朱百团甩开:“老子不用资本主义的臭东西!”

朝外一看,外面天黑,远比灯火辉煌的浴城内被人看带劲,昂首阔步走上街头。更多的小贩围上来:“伙计,免费试用,保您更硬!”“本厂产品涵盖各个年龄段,人老根不老,老牛吃嫩草!”“让男人够硬、让女人够爽!”“男人偷着笑、女人尖声叫!”

咔嚓、咔嚓,有人拍起照片,闪光灯划破黑夜。

朱百团下意识的捂住裆:“谁他妈的照老子?”

眼光所到,一个白人记者拿着相机瞄着自己中间位置,怒气冲冲:“你他妈找死啊?”

旁边另一个记者夺过相机:“你不要拍别人的隐私。”

“汉森,这能上头条新闻啊!”

“靠拍人隐私挣钱太不讲社会公德了吧。”汉森打开相机后盖扯出胶卷。

“靠!我辛辛苦苦抓拍的镜头,叫你破坏了!”记者声音愤怒中带着痛心,“汉森,从今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你不要再跟着我!”

朱百团对着汉森道:“算你干了件人事!”

“小子!别以为我在帮你,我是在捍卫人权。”

“人个屁权!”朱百团快步疾走,茶馆的江老板迎过来。

江老板脱下外衣当成了他的遮羞布,让进茶馆里,找出衣服给朱百团换上。不下三四十个看热闹的人涌进茶馆里喝茶,不下五六百人聚在茶馆外等消息。

江老板把朱百团让进自己的卧室,问起究竟,朱百团说,不穿日本鬼子提供的衣服、不想和日本人在一起。

“好!”江老板竖起大拇指:“有骨气!有血性!”

江老板出去劝解人散开。在美国,裸奔并不是啥新鲜事,只是大家轻易看不到“真人版”,说说,也就散了。

当晚,朱百团住在江老板茶馆里,星期天早上,江老板把自己的练功服送给了朱百团,短褂、长裤、布鞋、腰带,活脱脱“仿古”,按江老板的说法,这身行头是“老华人的传统衣着”。虽然衣服不合体、衣袍宽大、鞋打晃,但朱百团穿上了中国服装,倍觉亲切。

朱百团吃过饭,九哥、阿扁在茶馆门口乱晃。他们听说朱百团“裸奔”,一早就来了。

外头春子、金鱼、马峰,几百个帮派成员都在候着,他们都被挡在茶馆之外,有说英说的、有说汉语的、有说日语的,闹闹哄哄,警察来了三四个,在维持秩序。把江老板吓的不受不受的(方言,心惊肉跳)。

九哥以还鼓为名,和江老板套上近乎,江老板和九哥的父亲有联系,一说起来,还是老相识,嘴上当即斥责:“你父亲一直和日本人誓不两立,你小子咋和日本人混一块了!”

“嘿嘿,忘记过去展望未来,中日友好嘛!”

“放屁!滚,你小子给我滚!”

“江叔,您听我说呀----”

朱百团腰里缠着黑色的腰带、一身紧身打扮来到茶馆外,包子、鸡精、叫兽一个接一个,“哇靠!帅呆了!”“靠!酷毙了!”“皮皮皮、皂皂皂(造造造),洗澡不用打肥皂。”

“狼哥好!”唰,几百个学生分列两边,齐齐鞠躬。

三四个警察不约而同的拔出手枪,如惊弓之鸟般趴在汽车上左右点指找寻目标,发觉他们是向朱百团鞠躬,脸上肌肉吧吧跳动。

“嗯!大家好!”朱百团向众人抱拳。

众人却不起身,朱百团道:“起来呀、起来呀!”

春子从金鱼身后闪出:“狼哥叫你们起来,你们起来呀!”

“谢狼哥!”学生们起身,动作整齐划一。

茶馆内的江老板正在训斥九哥,看到外头情形:“靠!好大的派头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