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十六章 十里坪谈和

dbszyk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十六章 十里坪谈和 正准备攻打五龙寨时,十里坪哨所上来报告,说抓到五龙寨两个来谈判的人,其中一个叫李本道,说他认识张排长。一听说是李本道,张占荣立即就跑下寨子。在傍沟边的大院子里,被哨兵们押着的人果然是李本道。 “李大少爷,是来投降的吗?”张占荣一见,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十六章 十里坪谈和


正准备攻打五龙寨时,十里坪哨所上来报告,说抓到五龙寨两个来谈判的人,其中一个叫李本道,说他认识张排长。一听说是李本道,张占荣立即就跑下寨子。在傍沟边的大院子里,被哨兵们押着的人果然是李本道。

“李大少爷,是来投降的吗?”张占荣一见,就奚落道。

“不,我是来劝降的。”李本道不屑一顾地说。“张排长,你当长年时我咋就没看出来你还能带兵呢?不过,你这二十来个兵,还不够我一机枪弹夹子弹多。”

“兵不在多,而在于是否能打得敌人鸡飞狗跳。”张占荣反唇相讥。“可惜李营长前两天没来攻罗家寨,要是来了,说不定飞得比野鸡都快。”

“我要是来了,今天也就不会跑一趟了,早就将你们押到五龙寨了。看在你和王成功都还年轻,都是乡亲的份上,我给吴旅长说了,暂不收拾你们,让你们多活几天。”

“哦!原来是来求和的呀!求和的人就要态度诚恳。毕竟是求嘛!别鸭子死了嘴壳子硬。这事我作不了主,得王连长拍板。王成功连长你认识吧?你和廖屠户都找了他四五年了,你还杀了他爹,结果他就在你们眼皮底下,还打得你们屁滚尿流。就看今天他会不会放过你了。也许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张占荣说着,就派人到宝鼎寨去叫王成功。

“自古以来,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不点规距你都不懂?”李本道故意拍拍自己的脑袋:“哦,我忘了,你没文化,不懂这些。”

“这年头,打仗还要啥文化,只要能打赢就行。”

“此言差矣!没有文化,哪懂得排兵布阵,哪懂三十六计?你吃亏就在没文化上,所以,你只能在这里,而不是在五龙寨。”

“五龙寨咋啦,那是我人少,没训练过。要是我多训练几天,狗女子也不会落到你的手里。”

“你晓得狗女子在我手里?”

“当然晓得。我还晓得她给我生了个儿子。”

“啥子你的儿子!那是我李家的媳妇生的,是李家的娃儿。我要从小教他兵法,让他长大后把你们红军杀绝种。”

“李本道,你狗日的也太狠毒了。你别打我娃儿的主意。”

“啥你的娃儿?那是我们故意让你上当的。只要狗女子怀上,就会杀了你,没想到你龟儿还跑脱了。现在,我三弟那娃儿长得好好的,你就别打狗女子的主意了。你杀了我三弟,就算你帮他接了一房人,这事就算两清,谁也不欠谁的。男子汉大丈夫,以后别再提此事了。”

从李本道口中得知了狗女子和娃儿的消息,张占荣总算放心,了却了一块心病。李本道虽然语气难听,但也说得在理。可张占荣心里实在不甘,自己的后人就这样姓了李?

王成功来到十里坪,见到李本道,虽然恨得牙直痒,但还是顾全了大局,将个人恩怨放在一边,与李本道谈起了停战的事。方面军总部现正着手准备攻打杨森,他不能破坏总部的战略,惹得刘存厚也在东边进攻红军,使红军三面受敌。答应了李本道的要求,互不进攻,但红军所占的地区要进行土地革命,他们也不得干涉。李本道也同意了。实际上,靠王成功目前这点兵力,要打下五龙寨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打垮李本道那一个连的当天,吴占荣就从驻扎的石窝移师一个团到五龙寨,使王成功失掉了抢占五龙寨的最佳时机。也就是这次谈和,为王成功以后留下了祸患。

罗家寨只有寨顶一道寨墙可守,最容易被攻破,所以王成功只留了张占荣一个排,主力全驻扎在宝鼎寨。在罗家寨,都承认了张占荣和周英兰的夫妻关系,大家就在寨子的北面另搭一个茅草棚,算是他们的特殊营房。在寨子的最高处,立有一根竹竿,如发现敌人调动,杆上就挂红旗。因为罗家寨的特殊地理,能看见四条河流域的一切情况。但遇着雨天也特别糟糕,宝鼎寨和罗家寨都基本上全在云层里面,什么也看不见;而雨过天晴,山下又全是雾,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罩子罩着,(山里人不会想成海),所以这里人就将大雾称为“罩子”。这两种天气是让大家最紧张的时间,随时都在防着敌人偷袭。罗家寨本来人手就不多,这样白天黑夜防着,将大家都弄得很倦。最后还是周英兰想了个办法,才减轻了大家的紧张程度。

她那办法是受捕猎拴套的启示。就是在路上挖个坑,安上踏板,踏板下的机关上吊块石头,石头上一根棕绳拴在机枪或滚石的板机上,只要有人踩上踏板,固定的机枪就会自动开火,滚石就会自动砸下。

吴占荣还算守约,一直没有来侵犯,张占荣就带着人到东边山下打土豪分田地去了。

王永庆就住宝鼎寨东边山下半山腰,与苟家坪相隔一座山。他没在家,到万源修补牙齿去了。张占荣他们突然包围王永庆家,抓到了他的父母和两个婆娘。于是,张占荣所有的气就全撒到了王永庆父母身上。他将他们吊成半边猪(吊一边的手脚),用木棍绑段竹根进行抽打,问他们的粮食都藏在哪?王永庆的爹吃不住鞭笞,说愿意带他们去挖。张占荣失去了打人的理由,一见是老人和女人,也就不计较王永庆打自己时的狠劲。便说:“你问问王永庆,他狗日的打我时是多歹毒?还准备把老子送到李本道手里,那不是把老子送给阎王爷吗?他狗日的结下的仇,老子不跟你们算,别说老子欺负老人和妇女。你们只是跟王永庆说,他这辈子别犯在我手上,老子只要抓到他,问都不问就会要了他的命。”说完,就押着王永庆的两个女人到地里去挖粮。所有的地主都将粮埋在土里,用现在的说法,都没有创意。

在王永庆家折腾了一天,最后是将他家的三条猪全杀了,其中那条母猪肚子里还有十一条小猪。他们将全村的人召集起来开会,将王永庆家的田地全分了,并将那条水牛分给了一个红军家(罗家寨俘获的团丁转为红军)。临走时,他们将挖来的粮食分了些给没有粮食的穷人,带着大部分粮食和猪肉回到了寨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