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十九章 黎明之子(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当放慢了速度的“獾“式快艇渐渐靠近那艘静静地漂在哈德孙河岸边的划艇时,艾伦上尉命令奎斯特的助手兼艇上的无线电员马丁.哈尔肯豪森和他一起端着装有折叠钢质枪托的AG-50突击步枪——这是他们当巡道兵时惯用的家伙——站到了甲板上,用步枪枪口指向了那艘划艇。这个举动的意图相当明确:艾伦上尉打算让划艇上的人知道,他打算俘虏他们,而不是直接用20毫米机关炮简单粗暴地将他们轰成碎块——虽然叶若夫下士现在相当希望这么干上一次。


“立即把手里的武器举过头顶——包括船桨!”在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得足以看清对方的面部表情时,艾伦高声喊道——当然,在发现了对方手中的硬木船桨分量明显不轻后,他又赶紧补上了后半句话,“我给你们十秒钟时间,否则……”


令“獾”式快艇上的巡道兵们感到些许讶异的是,这艘划艇上的五个人在看到他们之后就立即照着艾伦的话做了,速度快得甚至没有让他来得及说出“如果”后面的内容,这种情况倒委实有些罕见——毕竟,他们所见过的绝大多数的美洲人都宁愿跳进水温接近零度的河面,也不会向他们投降。“把武器和船桨丢到我们的船上来,快点!”艾伦的这句话刚一出口,一阵重物与玻璃钢船壳撞击的“叮叮当当”声就在快艇甲板上响了起来。


“上尉同志,这些家伙就是你所说的‘值得俘虏的人’?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价值嘛。”站在装有炮盾的机关炮后的叶若夫用脚尖拨弄着对方丢上来的枪支和船桨,颇为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些叛乱分子在我看来都没什么区别,也许我们应该给他们每人脑袋上来他一枪。”


“闭嘴,呆瓜。你看不出区别,那是因为你把每天的时间都花在到废墟里掏耗子和跟别人打架斗殴上面了。要是你肯坐下来哪怕一分钟,认真看看上头发下来的叛乱分子辨识手册,那就不会说这种蠢话了,”他伸手指了指安娜,“这个女人,明显是叛乱分子防空部队或是截击机分队的军官,是二类高价值目标,其他三个则是普通游骑兵。而这个家伙,”他又指了指李岚珂,“这家伙身上的服装不属于已知的任何一种叛乱分子军装,也许他的价值比这个女人更高。”


“那就让我把那三个没价值的家伙崩了吧,”叶若夫露出了一个食肉动物般的残忍笑容,从腰间的手枪套里掏出了巡道兵配发的9毫米口径FN-34自卫手枪,“指挥官同志,我们船上刚才只少了一个人,恐怕没有足够的地方装下五个俘虏。”


艾伦耸了耸肩,没有对他作出任何表示,奎斯特和哈尔肯豪森则下意识地转开视线,不想欣赏这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家伙接下来要干的事情。叶若夫朝着艾伦咧嘴一笑,接着就把枪口抵在了其中一个游骑兵的额头上:“你的颅骨炸开的声音会让我今晚做个好梦的。”


奎斯特下意识地感到了一阵恶心,他将脑袋往肩膀间一缩,似乎想要借此来遮住些许传入耳朵的枪声,但枪声却没有如他所想地立即响起。


“扑通——”一声重物落水的响动让他不由自主地又将视线转了回去——叶若夫仍然站在摇晃不定的船舷边上,但他刚才还举着手枪的右手已经无力地垂了下来,一截被颈动脉中的鲜血染红的刀刃从他的脖子中透了出来,仿佛他的后颈上长出了一支红色的角——那是KF-23伞兵刀独有的两侧开刃刀锋,而这种伞兵刀是神圣联盟共和国空降兵和飞行员们的标准装备。


他下意识地张嘴想要喊叫,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能喊出声来。


——那把伞兵刀的刀刃已经在半秒钟前横穿了他的喉咙,将他的喊声永远封在了声带的下方。


“该死!这里是一号艇!敌袭!”当发现情况突变时,艾伦上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朝着无线电喊出了这句话——这是巡道兵们的老习惯,在遭到袭击时先通知其他人,再应付眼前的情况。即使他们已经有近半年没有干自己的“本职工作”了,不过长年累月养成的习惯仍然在顽固地起着作用。在喊出这句话之后,他才将突击步枪的枪口指向了一个正朝着他的快艇船舷跳过来的佛蒙特游骑兵,整整半个弹夹的7.9X42毫米步枪弹在一秒钟内砸进了这人的胸膛,它们所产生的停止作用硬生生地阻住了他的来势,让这人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接着仰面落尽进了划艇与快艇之间的水面,溅起了一人多高的水花。


解决了一个,四对四。在确定身边没有直接威胁之后,艾伦将枪口转向那个突起发难、用伞兵刀杀死了叶若夫的女人,现在,她正忙着将那把伞兵刀拔出怀特.奎斯特的喉咙。好吧,也许你确实有些价值,他用力咬了咬嘴唇,但我的人可不是能够让你随便干掉的!


突如其来的撞击落在了他的身后,另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突击步枪的护木。该死,我忘了注意背后了!艾伦在心里骂了一句,接着就松开了握住步枪握把的右手——在争夺中,这只手很难使得上力气——并用尽全力朝着这个袭击者的肚子上捣蒜般地挥出了好几记肘击。对方痛苦地闷哼了几声,不过却坚持着没有松开手,两人扭在了一起,翻倒在了“獾”式攻击艇狭小的驾驶台内。


艾伦在巡道军步兵团中曾经得到过“灰熊”这个绰号,而他也无数次以事实证明了这个绰号名副其实——少有什么人能在一对一的徒手搏斗中制服这个体重达两百二十磅的家伙,但很明显,他这次的对手似乎正是“少有”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两人在驾驶台内毫无章法地纠缠着、翻滚着,唯一的目的就是夺下那支已经上了膛的AG-50突击步枪,活像是两个小孩正在抢夺一件玩具。艾伦曾经练习过社会革命军标准的徒手格斗术,但那些招数在这种纯粹比拼蛮力的场合没有任何派上用场的可能。他用自己的头盔用力地撞击对方的前额,不过却都被灵活地躲开了,他的对手也试图抵着他的后脑勺去撞击驾驶台内的变速箱或是修理工具箱,但也没能如愿。两人就这样从驾驶台的一侧滚到了另一侧,其间艾伦曾经成功地从修理工具箱外拔下了一只扳手,但他还没来得及用这玩意砸向对方的额头,对方就眼疾手快地腾出了一只手,一把掐住了他握着扳手的手腕,两人再度陷入僵持。


该死的!哈尔肯豪森呢?我们的人他妈的怎么不来帮我一把?艾伦久战不下,心中滋生的焦躁感立即充塞了他的大脑,让他感到了一股无法遏止的怒气,这股怒气同样也驱散了他的理智,让他的动作变得越发粗暴而欠缺技巧——一如他那惟妙惟肖的绰号。艾伦甚至几次在暴怒下扭过头去,徒劳地试图撕咬这个如同藤壶般附在自己背上的对手。


艾伦不会想到的是,就在他陷入暴怒的同时,与他缠斗的这个对手也很不好受——李岚珂现在已经开始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唯一的选择就是拼尽全力与这个已经变得像野兽般狂暴的魁梧军官继续搏斗下去。就在半分钟前,当李岚珂看到艾伦上尉将枪口对准安娜时,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促使他不假思索地扑了上去,并近乎奇迹般地与这个强悍的对手对抗到了现在——是的,这一切绝对已经近乎奇迹了,如果在从前,李岚珂绝不会试着去挑战这样的壮汉。也许这是斯坦格洛夫博士对我的身体进行改造的结果?难道他在我们的协议外拿我搞了其他实验?就在这样的紧急关头。他的脑海中却冒出了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正当两人扭打得难解难分之际,“獾”式快艇的引擎突然重新发出了一阵蜂群飞过般的巨大“嗡嗡”声,快艇随之重新开动了起来。伴随着一阵清脆的撞击声,这艘结实的玻璃钢快艇像一头疯牛撞开一段木栅栏般将停靠在一旁的木质小划艇撞了个粉碎,一头朝着东北侧的河岸冲去!一串机关炮弹砸在了船舷左侧的水里,激起了一阵水花——其他快艇已经开始试图截击被夺占的1号艇了。


艾伦上尉愤怒地瞪了李岚珂一眼,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含糊不清的怒吼声——他很清楚,快艇在这时被发动,只有可能是那些夺船的叛乱分子已经干掉了他的艇员、控制了这艘快艇!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一艘快艇被这些家伙夺走!在这个念头的推动下,他大喊一声,猛地松开了手中的突击步枪,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毫无格斗经验的李岚珂猝不及防,仰面撞上了驾驶台的挡风玻璃,接着又压住了方向盘,“獾”式快艇顿时像一只没头苍蝇般在水面上飞速转起了圈,强大的离心力将所有还站着的人都甩倒在了甲板上,而那支突击步枪则被直接抛了出去、成为了哈德孙河里的水生动物们的一件新收藏品。


“统统给我见鬼去吧!”当李岚珂揉着自己几乎被撞断的脊椎,努力想要站起来时,他听到了艾伦上尉愤怒的声音——他已经扶着驾驶台的玻璃钢围壳坐了起来,并从腰间抽出了FN-34手枪,瞄准了存放在快艇后舱的备用燃料罐!虽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家伙打算同归于尽的举动,但却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了。


李岚珂强迫自己忽略了从脊柱传来的疼痛,拼尽全身力气扑了上去,抓住了艾伦的手腕。他的这一举动让那发本该引爆燃料罐的子弹斜擦着安娜的头顶飞进了夜空,挽救了艇上所有人的性命——当然,不包括艾伦上尉。在意识到已经没有机会与整船的人同归于尽后,艾伦做出了他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决定:他用力一脚蹬在了驾驶台的操作面板上,借着这一蹬之力拖着李岚珂朝着船舷退去。


“李——”安娜的喊声从小艇上传来,然而立马就被巨大水花溅起的声音给盖过了——李岚珂和艾伦像铅球般一同被高速打转的快艇抛了出去,转瞬间就消失在了黑暗湍急的和面试。



“小狼同志,难道我们只有这点资料么?”


罗翔在人造革转椅上挪了挪身子,双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幻灯投影屏上的图像——这张照片明显是在光线不足的森林中拍摄的,而且照片上景物的模糊程度也说明了拍摄者当时的慌乱与匆忙。在照片的大部分区域,混乱的棕色、灰色和暗绿色——这些都是针叶林的颜色——的斑块占据了每一寸空间,它们纵向拉开的纹路显示,拍摄者当时正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奔跑。但真正引人注意的却是照片正中央的那个东西——也许是位置较近的缘故,这个影像没有被扭曲得过于厉害,至少能让人不大费力地看出它的(罗翔也不能确定,到底该用“他”还是“它”称呼这玩意)大致全貌。


“是啊,就这点,至少在面对面近距离接触状况下拍摄的只有这么一张,”站在罗翔身后的陆军军官一边踱步一边说道。这人身材相当瘦削,看上去活像是被什么从身体两侧生生挤扁过,即使最小号的校官制服套在他身上仍然显得有点宽松。与雅利安人血统居多的罗翔不同,他是一个典型的东亚黄种人,剃着这个时代很少见的光头,这让他的脑袋看上去像个黄色的土鸡蛋,一幅“胜利”牌眼镜架在低矮的塌鼻梁上,镜片后是一双眯缝的小眼睛,给人一种无害而温和的感觉——不过,这位社会革命军军情委员会的技术军官有一个与这副尊容大相径庭的代号:“豺狼”,“罗将军,您现在看到的这张照片是‘尼布甲尼撒’师特别行动队在去年12月29日于落基山中拍摄的,那次事件也是已知的唯一一起我军与这些疑似外星生物的交火事件。”不知是否出于有意,他刻意将“罗将军”这两个音节说得很重,这让罗翔感到了些许的不适应。


罗翔从获得陆军少将军衔到现在为止还不到两个小时。在两小时之前在未央宫中进行的特别军事会议上,“豺狼”的上级、社会革命军军情委员会主席花千芳向包括罗翔在内的每一个与会者郑重宣布了一个消息:狼已经来了!虽然自从去年初的“安法勒”事件后,革命军事委员会就已经承认了有外星文明正在窥探地球,但这一次,花千芳却告诉他们:他们已经实实在在地在北美洲的土地上遭遇了这些原本只存在于文件和猜想中的家伙!在看到了他拿出的大量很有说服力的证据(当然,还有最高统帅的支持)之后,与会人员在随后的表决中全体通过了一份花千芳事先已经拟好的《疑似外星生物接触与防范条例》,并一致同意将“战争英雄”罗翔晋升为陆军少将、全权负责“调查处理”这个新威胁。


疑似外星生物?罗翔摇了摇头,继续观察着照片中央的这个影像:通过与四周树木的高度的对比,罗翔估计这个“人”——姑且这么说吧——的身高不会超过1.4米,他全身上下似乎都被包裹在了一套柔韧的暗绿色盔甲,或者说紧身衣里,面部(如果他有“面部”的话)则被罩在了一块半球形面甲下面,这块面甲很可能是单向透明的,因此罗翔看不到那后面到底隐藏着一张什么样的脸。这个家伙的下半身隐藏在一片半人高的草丛中,看不真切,但罗翔注意到,“他”的上半身至少有四只手臂,其中两只在接近腰部的位置,无力地向下垂着,两只的位置则比较“正常”,其中一只手中似乎还抓握着什么东西。


“小狼,把这个部位放大一点。”罗翔扭头对“豺狼”说道——“豺狼”这个代号叫起来实在有些骂人的感觉,因此大多数认识他的人都管他叫“小狼”,他自己也很欣赏这种叫法,甚至在自己的手枪套筒上刻了“L.W”的字样。


“只能放大到这个程度了,将军同志,特别行动队士兵的相机的像素太低,”豺狼有些遗憾地摊开了满是硬茧子的双手——天知道这个坐办公室的技术军官是怎么弄到这些“辉煌战果”的,“我知道您想看什么,这是当事人事后凭回忆画出的素描草图。”他走到幻灯机旁,按下了一个键,屏幕上的图像立即变成了一幅铅笔素描图。


“这是什么玩意?某种手枪吗?”罗翔饶有兴趣地端详着这幅素描。这玩意看上去确实有些像手枪——不过那是革命前的间谍们用于刺杀的“钢笔手枪”。它的外形其实更像是一只微型手电筒,有一个漏斗形的枪口,而在枪身上下两端(罗翔不知道这种武器到底是如何握持的,所以只能猜测那是“上下”两端),有两个既不像扳机也不像准星和照门的突起,但却看不到握把。他只能估计,照片中的那家伙是直接握住这种武器的后端的。


“这个……这玩意的威力如何?”在研究了老半天之后,罗翔不得不承认他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想知道那次交火事件的详情。”


“豺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我这里有一份当事人提交的报告,不过我敢保证,你在看完之后只会感到困惑——毕竟,就像最高统帅说的那样,我们对他们完全没有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