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第一卷 第005节 秀儿

nickhand 收藏 5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URL] 宋文兴的脚步比较沉重,虽然已经尽量放轻,但是在张冉耳中却是犹如雷鸣。 张冉他们昨日才进入军中,明日就要开拔出战,现在整个营中也还是乱糟糟的,也没见什么军法功曹之类的人巡营,炮灰营还真是炮灰营。 拐过一座小山包,山上竟然生长着葱葱郁郁的一片竹林,晚风送来一股竹叶的清香,张冉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宋文兴的脚步比较沉重,虽然已经尽量放轻,但是在张冉耳中却是犹如雷鸣。

张冉他们昨日才进入军中,明日就要开拔出战,现在整个营中也还是乱糟糟的,也没见什么军法功曹之类的人巡营,炮灰营还真是炮灰营。

拐过一座小山包,山上竟然生长着葱葱郁郁的一片竹林,晚风送来一股竹叶的清香,张冉顿时精神一振,耳中传来虫鸣蚁行、竹叶梭梭的声响,看着远处左营大片的连绵营房,张冉的心胸猛的开朗起来!这世界、来都来了,怨天尤人也是没有任何助益的,还是在这世界好好地活下去吧,说不定这也是自己人生的一大际遇。

耳中传来溪水叮咚的声音,张冉很诧异,这里可是营区,内面还有小河流么?拐过一颗庞大的古树,眼前豁然开朗。这一带已经远离了锐锋营,喧哗声只能隐约的听到。一排巨石垒就的平房就在眼前的山脚排开,

好多房子!张冉和宋文兴看的有点呆住,这里是锐锋营的厨房?不可能吧,锐锋营的人数虽然一直在3000-6000之间徘徊,但是眼前的这些房子住个2、3千人应该不成问题吧,锐锋营这样的炮灰部队那用得起这么多的厨房?

一股香味传来,张冉腹中更是犹如雷鸣,循着香味找去,却是古树的另一边,依山搭着七八间大石屋子,旁边就是一条三四丈宽的小河,一道石桥将这七八间石屋和隔河另一边山脚的一排平房相连,流水淙淙、青藤古树,倒是充满着小桥流水人家的韵味。

厨房内面却是还有一个灶台在煮着东西,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正在那里忙着。“阿秀,卤肉好了没?营主那里等着呢。”一个身形矫健的妇人快步赶来。看方向却是从锐锋营大营那里来的。

“快好了。”那娇小玲珑的女子起身在灶台上忙碌着,将一块块熟肉从锅里叉出,在大盆里分解成巴掌大的一块。这女子竟然是一个二八妙龄的清秀女孩,那嗓音柔柔的却是很甜。

张冉饥肠辘辘看着那香气扑鼻的肉块在那女子一双灵巧的手下分解、着色,撒上一把青翠的菜蔬,色香味全都出来了,张冉的目光都是绿的!

看着那健妇将大盆肉端走,张冉的口水都出来了,从来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被一盘肉给诱惑到如此地步的一天。

那小姑娘刚要将大锅端起,就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两个大汉,措不及防之下、吓得差点叫出声来,但是旋即飞快的以小手捂住嘴唇。想来这种情况她可能见得不少,一些锐锋营中胆大的士卒许是经常来厨房摸东西吃。

听到张冉腹中的‘咕咕’声,阿秀两条弯弯的秀眉顿时更弯了,闪亮闪亮的眼睛也微微眯上了。眼前这个大男孩似乎很合她的眼艾!全然没有那些配军痞子身上的那股匪气,斯斯文文的,眼神也很纯洁,看来他是很饿了,秀儿的心中没来由的就想帮帮他。

张冉大宭,眼前的小姑娘却是已经动作飞快将锅里的肉汤倒在两个大砵里,动作飞快的从案板下掏出两块巴掌大的肉块放在里面,低声说道;“就剩这两块肉了,快走吧,将军还有客人,让他的亲卫发现了就要打军棍了。”

宋文兴急火火的端着陶钵快步就走,侧头低声感谢;“谢过小娘子了,张兄弟,咱们去那竹林。”

张冉点点头,低声谢道;“谢谢姑娘了。”

秀儿动作轻捷的淘洗着一把青菜,“还不快去,我得做菜了。”

张冉凝神看了她一眼,回头摸进了竹林中。宋文兴正在那里狼咽虎吞,这肉块足足有半斤,连汤水一起,倒是足以让他们吃个半饱。

“这营中怎么有女人?”张冉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很大的了解,但是真没想到军营之中会有女人。

“她们属于女军。”宋文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嘴里嚼着食物,含糊的说道;“女军可是五军之一,每只军队的辅军都有一半到三成是女军组成,咱们锐锋营算是爹不亲娘不痛的配军营,倒是没几个女军。”

张冉极快的消灭了肉食,他从来也想不到这块极其普通的肉食味道会如此的好!端起陶钵就是咕噜噜几口将汤喝尽,内面放了点青菜,味道真好。“那阿秀倒是好心,可惜也待在这锐锋营之中,对了,我怎么没看到她的配军金印?难道说女子可以免过这种酷刑?”现在他已经知道,军中各营,包括辅兵,关键时刻一样要上战场的。看秀儿这样一个弱女子,做的饭食肯定好吃,但是说战场,张冉想到她那袅袅婷婷的身影,根本不敢再想象下去。

“哼、免过?做梦吧你,女子入军,原本是不必刺金印的,但是进锐锋营的女军,必须在双手小臂上刺印,这是赵官家特准的‘恩典’。”宋文兴将陶钵往张冉手上一放,施施然向营房走去,“陶钵就劳烦张兄弟送回去了,这些东西都是有数的,遗失、打碎了要扣阿秀钱的。”

张冉一怔,‘扣钱?’锐锋营还有军饷?

“峰峦如聚 波涛如怒···宫···,兴 百姓苦 亡 百姓苦!”一阵苍凉的歌声传来,依稀是宋文兴那五音不全的嗓子。

张冉一呆,满脸古怪,这曲词在后世可是大大的有名,他可是非常熟悉的,这是宋之后的元代张养浩所作的《山坡羊·潼关怀古》,现在可是大宋初立,这曲词就有了么?

秀儿看到这个英俊的后生走到自己面前又是发愣又是发呆,好奇的叫了一声,“你、没事吧?”

张冉立即反应过来,赫然小声说道;“没事,这钵洗净了,还给你。”

秀儿接过陶钵,脸上的汗珠在火光映照下晶晶亮,看张冉还没走,问道;“还有事么?”

张冉呐呐的谢道;“谢谢你。”远处传来刚才那健妇的声音,“阿秀,将军那里不要菜了,收拾了睡吧。”

秀儿清脆的应了一声,张冉已经慌慌张张的走了。看着那显得慌张的身影,小妮子顿时一乐,这人还挺好玩的,全然不似那些破罐子破摔的配军痞子。

张冉身形很快,也没惊动那个人就回到了营房附近,刚刚拐过一个墙角,就看到胡大轻捷的向后营那里走去,心中恍然,这胡大想必也是肚饿了吧,只是秀儿姑娘那里剩下的一点东西都进了宋文兴和自己的肚中,这胡大想必要失望而归了。

盛夏的军营非常的闷热,以张冉达致先天、寒暑不侵的境界也感觉那燥热的风难以忍受。只见这锐锋营中来来往往的老兵悍卒都是光着上身,打着光背在营中游荡,都头以上的军官却是连个鬼影都不见,只看到以什长、伍长为首的底层队首持着棍棒止住一些斗殴,将自己手下的兵痞赶回营房。

张冉打量着这些老兵悍卒,倒是发现不少人都有很深的体术修为,这些老兵身上一条条狰狞的伤疤多数都是在前面,只有极少的背部有那么一两条伤痕,那伤疤在酷热的气浪里发着红亮红亮晕光,显露出那么一丝丝铁血战士的霸气。

张冉回到营房,一头睡在大坑上,距离子夜可是还早得很,这天色大概8点刚过吧,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先睡一觉吧。

宋文兴躺在坑上鼾声如雷,看来今天他是累的惨了。横脸在坑上发呆,魏三整治着胡大弄回来的武器,横脸突然说话了,“那两个道士真的是纯阳子的弟子?”

魏三斜了他一眼,“狗屁,纯阳子弟子?那是华山睡道人的两个徒孙,说是他们师傅夜观天象,发现有妖孽自天而降,落于河北东、西两路的区域,这两道人被官家封为巡风使,访查这个妖孽的踪迹,以待剿杀。”

横脸;“睡道人?他和纯阳子都是神仙似得人物,那么说这件事情是真的了,妖孽?还真没见过呢!不知道明天的开拔作战会不会取消。”

魏三停下手中的活计,“要说纯阳子,确实是神仙人物,前些年还有他救困扶病的传闻,是个活神仙,至于睡道人,只是一个出世之人罢了,和赵官家打棋之说,指不定就是赵官家为争天下而弄出来造势的。”

快要睡着的张冉听到两人说的话,顿时清醒过来,妖孽?难道说的就是自己?听魏三说完就插嘴道;“这个传闻一出,赵官家得名又得利,而睡道人恐怕不止得名了,还得了很大的实惠吧?”

魏三一呆,看着张冉说道;“张兄弟倒是见识极明!听说睡道人获得了整座华山,还获得了赵官家一长套的封号,不要看这来的两个道士都只是他的徒孙,但是在道门中的辈分极高,地位也很高,他们这一辈人是现时道门中的中坚。”

张冉微微一笑,“这么说那个传闻只是因为两个当事人的需要而产生的啰。”

魏三哑然失笑;“事实大概如此吧,但是这大宋境内,敢于如此评说的可能就咱们几个了!”

横脸大笑;“丢他妈的,我一向认为老子不怎么要脸,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比老子更不要脸的家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