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情难受,无奈银杏树叶已黄,寒风无情,风袭叶坠,落叶归根。近日倍感伤心,思绪上心头,毅然提笔祭奠。

生前百般传授,只恨愚孙当初龄少,年幼无知,不知祖父用心良苦,如今悔恨万分,悲叹时光难倒流,生前教诲铭记于心,不敢淡忘。

本想事业有成之时,重回故土,尽绵薄孝道,领父畅游徽山徽水,以报答养育之恩,不想商道难行,阻碍层层,步伐缓慢,气馁..欲撒手事业,沮回故里,又怕祖父颜面无光,周亲热讽,故而强撑,不曾料想祖父时日不多,每当电讯回故居都强撑带笑曰:“我无大碍,无需挂心,生意要紧”。

为急功进取,辗转南京城,安定无多日之时,接到家父急电,犹如晴天霹雳,泣曰:“祖父痛扔愚孙,撒手驾鹤西游,机会不让分毫,让愚孙情何以堪,自此心中怨言再也无处可诉”。

一路颠簸,进村之时,山风呼啸,佛如昔日愚孙学假之时,祖父村头眺望,呼喊迎接。只见远处老居,灯火通明,草纸火星低空狂舞,时明时暗,心如刀绞,痛彻万份。

车行渐进,哭声渐清,无奈情绪失控,破声痛泣,缓缓下车,步伐难行,熟知实情终要面对,缓缓渐进门栏,止步,掩面辗道上楼,独坐梯口,忆思祖父昔日之恩情,再叹时光不可逆转。痛恨佛祖无灵,天无眼,为何夺我祖父之生命,问佛佛无言,问天天无语,此时倍感无助,始终不肯下楼面对.

昔日黄花昔日魂,古稀暮年掌孤灯,有情应当早来报,莫等落叶已归根,思也无门,念也无魂...天已渐冷,仙魂可有衣饰,冬至已到,祖父可有棉服...虽梦里常相见,但却感知祖父日渐消瘦。一酒二盅,盼与祖父共享。无应,斟酒自酌,对照自语,燃烟供灵,独饮渐醉,夜已深,四下无人,唯有明月陪伴只好寄月代问:“不知祖父天国安然否?”...

本文内容于 2010/12/10 2:41:54 被heyulong21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