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最近的海泰客活动很多部队战友都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看得我心痒痒的,今日闲来无事,把自己的部队趣事整理一下,贴出来分享分享。


想了很久,拣一件在军校上学的时候的趣事吧。取个题目为了吸引眼球,当然,说的是事实,而且还要先声明一下,我们是男学兵。


那是还在军校上学,有一门课程是《军事地形学》,主要是学习怎样识图认图,就是给你一张军用地图,你能看得懂。这个课程的最后的一个训练科目是野外作业,通常是三天时间拉到野外驻训,先是按图标定目标现地按方位角行进什么的,不记得了。然后是野外按图行进,也就是每人发一张地图,然后教员在地图上画一条路线和标志点,必须按照教员所画的路线行进,沿途将标志点所标识的数字抄回来才算完成训练,如果标志点抄不全那都不算及格。我说的就是这次野外按图行进发生的事。


那个时候在军校里,体能训练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因为每天体能训练的强度比较大,而且时常有长途的野外拉练,战友们磨档和磨脚的情况都比较多。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什么是磨档磨脚。人在行走过程中,大腿根部内侧的皮肤是会和裤子不断摩擦的,说得直接通俗一点,就是蛋蛋下面大腿内侧的那一小块皮肤啦。由于长时间的运动,这个地方的皮肤不断的和裤子摩擦,使得皮肤的表皮被慢慢磨损,磨损后皮肤下密布的神经逐渐不受表皮的保护直接和裤子摩擦,KAO!那个疼啊!真的是无法形容啊!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会有皮肤被擦破的经历,其实要是伤口不大,深一点痛一阵可能就好了,但是要是皮肤表皮被擦破了一层,那个疼就是火辣辣的了,磨档就是这个道理。而且我平时特别喜欢踢足球,大腿粗得跟树桩似的,立正的时候大腿间的肉都夹得死死的,更别说走路了。所以平时训练拉练,最容易出现磨档问题。由于是训练拉练的时候磨档,这个时候裤子基本上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而且磨档的地方由于不易散热,所以磨档的时候被磨的部位不但会受盐水(汗)的不断侵蚀,还要忍受高温,那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然后还用火烤啊……现在回忆起那个滋味来真的是痛苦。另外一个是磨脚,这个很好理解,由于长时间的行走,脚板和鞋子的摩擦导致脚板起泡,这个应该大家都有经历啦。解释完这两个磨,回到军事地形学。


由于是野外驻训,我们都是轻装的。挎包水壶防毒面具子弹带带弹匣和一把81-1。说到这里会有战友问怎么少了几样东西啊,是的,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授课的教员竟然同意我们不用携带手榴弹带和打背包!(KAO!万恶的手榴弹带!那个东西死沉死沉的,而且带子设计毫无人体工学可言,常常勒得人肩膀火辣辣的疼,有时间再写篇帖子批判一下)这一身装备还算不错,不是很重,甚至可以说很轻。


我们的那次军事地形学按图行进是从中午开始的,行进的路程大约是五十公里。大致的安排是中午出发,每四个人一组,每一组按照不同的路线行进,行进二三十公里后在傍晚汇集到一个村里吃晚饭,晚饭后再经二三十公里的行进回到驻地。整个路线既有白天又有晚间,有山地林地田地和村庄,基本涵盖了当地的地形特点。吃过午饭,我们领到各自的地图,我们班八个人,分成两组每组间隔十五分钟出发。


十月的南方,天气还是挺酷热的,我们行进在山间的小道上,由于参照物比较多,教员在地图上所标的路线并不难找。在寻找第一个标志点的时候费了一点时间,由于教员所标识的标志点在一比五万的地图上并不是很清晰,我们找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找到,后来是问了一个路过的老乡才找到的。当时那个老乡还没等我们把话说完就领着我们拐进路边的一条小径,拐了个弯就找到了,看来这个老乡在这里常遇到我们这种情况。步行了两个多小时,身上基本上汗水已经湿透了,这时候路边田地里的甘蔗和橘子那是相当诱人的啊,但是出发之前队领导已经反复重申过驻训纪律了。不过既然私自采摘不行,那买总可以吧?于是我们几个就跑入老乡的果园,问老乡买水果吃。老乡的价格也非常公道,一根一个人高的甘蔗只要一块钱,我们一人买了一根边走边吃,我记得那根甘蔗我啃了一个小时才啃完,啃完以后牙根都酸了,不过倒是非常解渴,大热的天,水壶的水没喝几口。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在傍晚的时候到达吃晚饭的村庄,这个时候保障后勤的卡车已经先期到达,我们吃过晚饭,补充了饮用水后,继续剩下的三十公里路程。由于之前我就有比较严重的磨档,所以这次驻训,我特意买了比较宽松的四角内裤穿,而且在前面的行进中也比较注意,像螃蟹一样岔开两只脚走路,所以走到现在磨档的情况还不算严重,虽然开始有些疼,但是还没有影响步行速度。脚板的情况就差一些,由于行走的都是乡间和山里的土路,路面凹凸不平,我们所穿的作训鞋的橡胶鞋底又比较软,所以脚板开始磨得疼了,部分战友的脚板开始磨出水泡了。


晚饭过后天已经全黑了,教员选择的驻训的日子也挺讲究,天上看不见月亮,星星倒是清晰可辨,野外是漆黑一片。我们打开手电筒,继续按照地图标的路线出发。之前上课的时候教员就和我们交代过,夜间行军要尽量不进村和不走田埂路。这是因为在夜间比较远的参照物很难辨识,容易产生认知错误。由于村庄内的路四通八达,进去以后绕半天转不出来,就算出来以后也不一定能找准方向。田埂路也是差不多,四通八达纵横交错,极容易走偏方向,所以让我们尽量绕开这两种地形。但是我们这次路线上,偏偏就要经过几条村庄和农田,并且有一个要寻找的标识物就在村里面,晕倒。


在四下漆黑的野地里行军,大致方向还是挺好找的。只要在远处发现有比较集中的灯光,就知道那个方向有村庄。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行军,手电只能照亮眼前很小的一块地方,而且路又窄,所以大家都低着头,由我带队,排成一列纵队行进。在远处,我们能看见好几组四个手电电筒光柱也在向同一方向行进,那是我们其他组的战友,虽然看起来很近,但是根本走不到一起去,只能远远的喊话。连续走了几十公里的路,大家都非常疲惫了,除了我打头带路外,后面的战友基本上是跟着我的脚步低着头机械的移动步子,其实我也非常疲惫了,但是要带路,还是要提起精神。在经过一座村庄的时候,我们沿着一条农民养猪的草棚子边上的小路前进。由于灯光昏暗,走着走着,我忽然看见搭草棚子屋顶的一根木桩从草棚子里伸出来,横在路上,不过刚好高过我的头顶。由于那时非常疲惫,而且树桩刚好高过我的头顶,于是我就没多考虑,没减速继续向前走。走了几步就觉得不对劲,心想这个树桩那么低……KAO!我后面跟着几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呢,赶紧……“喔!”!“咚”!还没等我考虑清楚,身后已经传来一声叫声和沉重的撞击声。赶紧回头一看,原来走来最后的一个高个战友脑袋撞在树桩上了,我们赶紧围过去,他过了五分钟才回过神来,还好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了十几分钟才继续上路,不过我是没少被他数落。怎么会先有叫声才有撞击声呢,其实是走在倒数第二个的高个战友,走着走着忽然发现了木桩,然后本能的脑袋一斜,一个踉跄闪了过去,下意识的“喔”的叫了一声。而走在最后的高个战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低着头,脑袋直接就撞树桩上了,哼都没哼一下就倒下了。这件事那个被撞的战友记了我一辈子。好几年后我们战友聚会的时候总要拿出来说我。呵呵


在好不容易的穿过两座村庄和田埂地以后,我们总算是来到了要找标识物的村子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连续差不多十个小时的行军已经使我的磨档磨脚的情况非常严重了,只能两只腿岔开老远走路,脚板的水泡已经非常大了。大腿根部和脚板火辣辣的疼,行进速度也下降很多。进到村口的时候,我们发现有好几个组在村口休息呢,一问才知道,有的组已经到了半个多小时了,但是在这个村里面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标识物。然后就派了几个人去找,剩下的就在村口休息。我们四个人也坐下来休息,大家相互问问情况才知道,每个组都有一两个战友磨档,几乎所有的人脚都起泡了。


这里要交代一下另一个情节。我们在上课的时候,教员曾经说过,拉练的时候磨档有几种处理办法。一是用爽身粉或者是润滑油抹在大腿根部,这样可以增强润滑减少摩擦,从而减轻磨档的疼痛;二是穿女人用的那种裤袜,包裹得比较紧,也可以降低磨档的发生。记得当时教员在说这个的时候,大家一听女人的裤袜,都哄堂大笑起来,气氛很是活跃啊。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忽然冒了一句出来“教员,那卫生巾行不行啊,广告上不是说轻薄透气又强力吸水吗,不但可以降低磨档,还可以当鞋垫用哦!爽死!”KAO!那堂课几乎笑得把我哏死。


回到村口,大家在休息的时候不知是谁又聊起这个桥段。TMD,这荒山野岭孤村寡地里怎么找爽身粉润滑油和连裤袜啊!不过,村里应该有女人用的卫生巾卖吧?不如试试看?大伙脑袋一拍,感觉像捡了宝似的,一窝蜂跑进村里找卫生巾去了。当时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小村里没什么娱乐,老乡们都睡得早,我们好不容易找到村里惟一的小卖部。老板大半夜的被我们一群扛枪当兵的叫醒,然后向他买卫生巾,都吓傻了。我们二十多个大男人个个都要买卫生巾,每人至少四个,两个垫脚两个垫大腿。后续赶来的战友听说我们在买卫生巾也跟着来买。一个小小的村子,人口本来就不多,这种女人用品就更加少,我们一抢购,很快就卖光了。我们打开包装分的时候你争我夺的,老板都看愣了,呵呵。既然我们把老板叫醒了,而且做了那么大一笔生意,我们就向老板打听标识物的事,结果很简单,我们花了一个小时找不到的标识物,老板带着我们两分钟就找到了,然后还把我们送出村。


说实话,那时候我们哪里真正见过卫生巾是什么样子的,仅有的印象都是从电视上来的。我拆开包装,摸摸这玩意好像也不薄啊(后来才想到,小村里买的都不是什么高档货,什么轻薄透气更本不用想),不过软绵绵的,感觉停吸水就塞到鞋里面去了。貌似真正使用的时候还要揭开一层塑胶纸粘上的,我们哪里知道,反正拆开就用了。我是一边脚板各垫了一个,然后大腿根部各贴了一张。刚开始用感觉还没什么,走了几步就发觉不对劲了,那玩意不大,放在鞋底铺不满整个脚底,而且厚度不均匀,走起路来比没用还难受。垫在大腿根部的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不会用,不能固定在腿上,没用多久就掉下来了,而且夹在大腿间,感觉怪怪的,走起路来特别扭。走了没多久就有人开始丢弃了,然后陆续大家都觉得用得不舒服,全丢了。于是在这条路上,花花白白的洒满了我们丢弃的卫生巾。第二天我都不知道那小店的老板怎么和人说昨晚当兵的把村里的卫生巾全买走了;出村的那条路一路上全是他们用过的卫生巾。


离开那村子后,我们继续跋涉了三个多小时,在忍受了磨档磨脚的巨大痛苦后于凌晨一点多回到部队驻地。我们回到的不算早也不算晚,最晚的四点多才回到驻地,主要是因为有磨档严重的路上耽误了很多时间。


离开军校以后我终于找到了完全解决磨档的办法,就是穿非常紧身的健身裤,有的地方也叫单车裤。就是职业足球运动员穿在球裤里面打底的那种半截健身裤。有的人说穿那个是为了防止拉伤,我看未必,反正我穿了以后就一劳永逸的解决了磨档问题。我想那些足球运动员应该是一样吧。


多年以后,每次战友聚会的时候我们都会聊起这件事,聊完以后大家都会很自豪的对别人说“女人用的那玩意, 老子也用过!”哈哈

不好意思,标题有歧义,稍做修改。



=====================================================

又到一年入伍时,已经脱下军装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参军入伍的情景:报名登记、检查、分配、新兵连……,欢迎参加海泰客杯铁血网“参军的故事”征文比赛,更有机会赢取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市场价489元人民币的“海泰客”男士户外超轻鞋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英国第一户外鞋品牌海泰客(HI-TEC)提供冠名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泰客服务热线:400-889-5007

海泰客官方商城地址::点击进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本文内容于 2011/2/10 9:45:07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