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之抗日 新疆战事 女人和保安局

梦幻一生 收藏 2 20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


面对如此心狠手辣而强横的人物,女人为什么不怕?男人不简单,可这女人又怎么可能简单?

汽车一路颠簸却又快速的行驶在黑暗中,没有车灯的照应下,像极一只穿梭在黑暗中的幽灵。

成功越狱并不代表着自由了,杀人越狱的事很快就会被监狱通报到了汉城各级部门,监狱不可能只有那么几个人,其它休息的狱卒不可能不被惊动。所以,明天,他们将会面对,汉城各处城头上警备司针对他们的缉捕令,各个路口岗哨的排查,无处不在的密探的搜索,以及专案人员对他们的追捕,要说前途凶险,是一点也不为过。

就连不知道罗列可以夜视的默尔,都只是紧张的在卡车后边向前行的黑暗张望,虽然明知这对随时而来的危险没有丝毫的帮助,却也不敢向开车的罗列抗议为什么不开车灯,他也不是个傻子。身后的监狱方向,说不定正在镇压想要逃狱的其他犯人呢,焉知他们不会随尾寻着灯光追来?

车子很自然的转了个急弯,安然的行驶着。副驾驶的女人惊讶的低呼一声,很显然被罗列的技术征服了。罗列无暇理会身旁的美女,邹着眉头想着事。

一定不能让默尔牵扯到这件事中来,这是一个好人,如果不是他好心的为他们找东北“战友”的事进城,现在正在家中舒服的睡着觉呢。蹲监狱也就算了,现在再让他冒着生命危险陪着一起越狱,就太对不起他了。

所以,任何给他带来的不便,伤害都不是罗列想要看到的。

不明来路的女人留不得,放在身边,搞不得就是一个定时炸弹,罗列打定主意,前边一停车,就得和这个女人说再见。

谨慎是作为一名特种兵的原则,任何一丁点失误,都将决定任务的失败!现在不能犯错!

汽车前行了半个小时,眼见天色将亮,罗列索性把车停了下来,前方不远处,已然是主通道了。四周依然是一片黑暗,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冷咧的风吹起地上一大片的雪花,罗列搓了搓冻疆的手利落的跳下车走到副驾驶室旁打开车门,接过女人递来的孩子,累极的孩子居然睡着了。

倪术家从卡车上跳了下来道:“都快天亮,得找个去处。”一张嘴,满口的热气喷在空中,风又把热汽送到他那冻得红通通的脸上:“真冷!”倪术家跺着脚叹着。

默尔沿着车轮攀爬到地面,大概是脚冻麻了,一个站立不稳跌落在雪地上,痛得哎哟一声。

女人下了车,对着手呼着热气,接过罗列怀中的孩子,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生生咽了下去。

“默尔,你对这地方熟吧?”罗列搀起默尔问着:“得找个地方躲躲,方便了再寻个机会送你出城。”

“这时侯出城不行?”监狱发生的一切依然让他心惊胆跳,越早离开越好。

“我们不能冒这个险,监狱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只怕警察已经知道了,这个时侯贸然出城,就是自投罗网。”倪术家想也不想的反驳。

“我倒有个去处,应付一下该没有问题。”开口的是女人,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罗列,头发在越狱的时侯,散落了一些披在肩上,正被风吹得一起一荡,看上去十足的妩媚。

“我在城里也没什么去处。”默尔低着头说着,声音里带着谁都能听得懂的犹豫。他有亲人在城里,她的妹妹离着也不远,不过真不是找她的时侯,他怕连累她。

罗列低头邹着眉,和女人再见还是先跟她躲一躲?想了想,终究发了狠,妈的,不就一个女人,怕了她了?罗列抬头先看向倪术家,再回头打量着女人,盯着女人透着真城的眼睛:“那要麻烦你了。”

女人笑笑,像极了后世单纯可爱的美女明星刘一非,声音里带着温柔:“那就走吧。”

“等等”罗列想了想:“我们还要办些事。”女人看着罗列眼中的坏笑,若有所思。

卡车再次打着火,缓缓的前行。罗列跳下车,跳随着走,然后很突然的用手按下车上的油门踏杆,车轮下的雪激飞起来,卡车嚎叫着冲出路边,然后一个根头翻下小坡,发生巨大的声响。默尔吓了一跳,傻傻的看着车子消失的地方,女人怀中的孩子也吓醒了,兀自哭号着,女人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用哭笑不得的眼神看着跃向黑暗中的罗列的背影。这男人。。。。。。有时侯真讨厌!

倪术家手里早已拿上一把从车上搞来的扫帚,正落力的把雪地上的脚印抹去。聪明的女人自然明白,离去的罗列是故布疑阵去了。

十分钟过去,罗列却出现在了主道路上,显然是从路的另一头跑去的。“可以走了么?” 女人的声音带着调侃。罗列和倪术家相视一笑,回头看着刚才的手笔,满意的点点头道:“自然”停了停却看着倪术家道:“你留下去看看情况吧。”倪术家看看女人,点点头。罗列的用意有两个,一个是要看看城里的反应,另一个是留条后路,给人一锅烩的事不能办,罗列无法真正相信女人,他只相信谨慎。

女人没有表情,抱着孩子率先迈开脚步,往某个方向走去。罗列带着默尔跟在女人的身后。倪术家隐在暗处,仔细的打量着四周,直等罗列几人走远了,才小心的抹去他们留下的痕迹,仔细认了个方向后消失在黑暗中。

在女人的带领下,三个人走过大街小巷,躲过几个巡夜的人员及早起行人,最后来到了一栋院落。

“还得劳烦你翻墙开个门。”女人在门前停下,转身看着身后正暗中打量四周的罗列,眼睛带着笑意。

“你是带我来避难,还是带我来偷东西的?”罗列有些哑然失笑。说完打量一翻人高的围墙,不见他怎么动作,很轻易的就翻身而进,门很快打开,让进女人跟默尔,罗列很小心的再次往四周打量才轻轻的关上门。这是一片区民区,不能不另他小心。

门后的院子,不大,院后却是两层小楼。小楼没有任何的粉饰,裸露的外墙尽带纯天然的土黄色,与小楼紧挨着的是一个居民的三层楼房,罗列仔细的打量一遍, 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才最后一个走进小楼的大门。

门有些破旧,显是经了些年月了。

邹着眉头看了看厅中的女人,罗列环顾一遍着厅内的装饰,再看看脚下有些厚度的灰尘道:“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藏身之地,一旦有警察找上门来,我们连逃都逃不了。”

女人呵呵一笑,随意在张凳子上坐下道:“相反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这里的主人是汉城保安局局长,不过这是一处老宅,早已没人居住。”

“哟?”罗列不动声色的应着,不过身体却紧绷起来,看似随意的往前踏上一步,离女人只有三步之遥,精神牢牢的暗中锁住女人。

“请别误会!”女人站起身来道:“我是什么人,大概你也猜到了。这并不重要,我并没有害你的意思,没有你,我也许就被人捉去了。我虽然是个女人,但总明白人不能恩将仇报的。”

趁着女人说话这当儿,罗列支着耳再一次搜索着方圆五百米外的动静,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才松了口气。听得女人如此一说,不免有些疑惑:“以你的身份,只要跟城防司说明白,这汉城只怕没有人敢动你吧?”

女人苦笑,显然是没想到这看似强大的男人疑心这么大。她无耐苦笑着解释:“让你知道我的身份,本来就不对了,我想我实在很难告诉你这里边的原因。我看得出来,你是一名军人,而且和你的那名第兄一样,非常的历害。这不是件让人好奇的事么?”

这次是轮到罗列苦笑“你跟着进监狱,居然是为了我,我是否要说一声荣兴?”

女人抿嘴一笑:“我很好奇,不知你是哪一方的人?”

罗列哪还不明白的用心,不答反问:“以保安局的强大,你只要吩咐一声,哪还有你不知道事?”

“呵呵呵”女人娇笑一声:“如果你和我大家坦诚合作,我可以让你安然离开汉城,而且还可以满足你一些物质方面的要求,如何?”女人岔开话题,似真似假的看着罗列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