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新兵

当年战时新兵 收藏 10 589

奇特新兵 [海泰客杯]




如今又到新兵入伍时,勾起了我的回忆,忆过去,往事历历在眼.回想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初,我们这些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下乡已满一年的知青,已够条件可以报名参军了.


为了完成上级赋予的政治任务,当年我们国营知青场一仟多名,十八,九岁的知青,去竞争一佰多位应征入伍的名额,其中女兵一名.几天热热闹闹的集中体检,改变了原来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使田间变得空旷,几位超龄的老知青,孤零零的在田里劳动,显得格外冷清.。


经过体检,政审合格,十二月十日正在田里劳动的我,接到四区民兵营长林标英同志的通知,XX班长(当时我任知青班长)你已被批准入伍了,请即到区里领取入伍通知书.话音刚落,全班的知青农友,一片高兴欢呼.安排好班里的农活,提着心爱的锄头,来不及洗涮身上的泥巴,跟着林营长直奔区队部.。


第二天告别了农场和农友,座上了农场安排的中型拖拉机,携着简易的生活用品回城了.回到家里,親友,邻居,同学等,陆续前来道贺,分享喜悦,仿彿是要去赴重任一样.。


同县同年入伍的新兵已分批陆续前往部队.十二月十九日接到往县武装部报告的通知,下午我们高兴的换上了崭新的军装,第二天早上乘车出发往汕头集中,当天下午二时,我们登上了红卫轮船,满载着一仟多位潮阳,揭阳,陆丰三县新兵的轮船启航了,航行不久,很多人晕船,呕吐满地,船仓内臭气沖天.。


吃完晚饭,,轮船上有电影,部份人前往观看,大部份休息.夜雾中的大海漆黒一片,风声凄咧.休息中带新兵的雷军医(湖南籍人),与我们交谈中,流露出说:你们见过打仗吗?打仗怕不怕?我们说电影里看过,并问雷军医,咱们广后勤部队要上前线吗?


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我们靠岸上到广州黄埔临时兵站,各路口,手戴军代表袖章的干部,指挥着一些军车离开.隨后带领我们新兵的张连长(广东恵来县人)宣布,下午上专列101.。联想雷军医的谈话,眼前的情况变化,我们几位知青来的兵已觉察到被改变了,原来要招我们的广后勤部队不可能了,我们又不知要被拉往何处。


当天下午四时,我们上专列101闷罐车,出广州上韶关,晚饭在湖南郴州兵站匆匆停食,至衡阳再挂上几节新兵车箱,调头南下广西。我们慢车,经常停让,一路上,满载大炮,坦克和老兵的火车追赶超过我们。相向的列车上百姓新奇的观望着我们,新兵路上真奇特。


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我们到达广西崇左火车站,下车后被安排在附近学校休息,等待需要的部队。原来在广州时只有我们潮汕籍新兵,现在也有湖南等地的 新兵了,闹闹热热。


十二月二十六日早上我们几千新兵从崇左出发,沿边境线西行,途经大新,天等等县,那蜿埏曲折,伸手可抓浮云,从未见过如此险峻的山路,老乡钱仁望战友调皮的说,我们是天兵。


傍晚到达山边一处地势稍平坦的地方下车,那里有领导,老兵接我们 ,带领我们新兵几天的张连长,雷军医等人,把我们如数交给部队后,话也没说,急匆匆的消失在人群中,不知去向,可能是回原广后勤部队去了。


隨后在夜幕中我们被分鸭式的截段分配,不见人面,不知去向,只跟老兵们沿着湾曲的山路行走,到达目的地后,又集中截段分配各连。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漆黑一片,互不见清人面,我们这群被分配在一起的新兵,围在地上十人一盆罗卜干等杂菜吃饭,席间连长,指导员等干部,说大家好,路上幸苦了,慢慢吃,别呛着,同时又说你们在家乡时有听说过要打仗吗?我们异口同声说:没有,领导们又说大家别怕,好好训练,仗有得打。刚到部队就听说要打仗,有些新战友吓得筷子都要丢了。


吃饭中,先吃饱的新战友就跟着老兵走,原来是先吃饱的去一班,最后吃饱的去炊事班。间入班里,原来是边境老百姓的屋子,那房屋是由木板,山滕等围建的。班里那挺乌黒发亮的重机枪摆在那里,喔,原来我们是机枪连队。各班的班长和老兵各自带领我们去村边的坑沟里洗涮,满身的泥土和尘埃。冰冷刺骨的山泉水,我们简简单单的清洗脸面,擦擦身上的臭汗,就回去休息了,半夜里睡得正沉香时,我们中有人唤起来去轮哨。


第二天(十二月二十七日)早晨,睡得正香的我们被那刺耳嘹亮的军号声中催醒,我们几位新兵本能的起来,快速的要打背包,班长说不用打背包,快穿衣服扛枪出早操。


上午连里的文书来到各户(班里)登记新兵们的籍贯,姓名,年龄。记得一位新战友,文书问他的姓名时,他带着家乡音说,叫''走知贫",众人听不懂,文书叫他写名字,他说不晓得写,无奈只好请他的老乡来问,原来新战友是少数民族叫周志平,在家没上学只放山牛羊,但劲蛮大. 由于交接兵时,在山边里,又仓促,老乡庄辉鹏战友的档案不知去向,最后由连队补登查对.


两天后我们就佩带了领章,帽徽,几天后,我们就进行了实弹射击了,那天下午一排长(丁钖全烈士,广东潮安县人,在攻打朔江天险时壮烈牺牲,牺牲时他唯一的儿子还未满月,父子未见面)熟练的操着五三式重机枪,他打出的连发机枪声音很刺耳,吓得我们新兵慌了手脚.


一星期左右,我们进行了血型验查,接着又进行了第一次全光头理发,集中吃饭时候,全连检查理发情况,理得刮得最光最滑的是七五年入伍的湖北籍的一班长.几天前我们在家乡武装部发的3号军帽,理光头后军帽隨时隨地都能 滑下挡遮脸面,后来班长用针线帮我们缝小军帽.


那段临战的训练很辛苦,很严格,但很实用,适合战场的实际要求,战术训练,实弹射击,实弹投弹间隔不断的进行着,我们的胆子,经验,掌握武器的能力有质的提高,虽粗糙但基本上能适应实战.


由于战事紧迫,保密需要,我们刚入伍就不准向外通信,待到半个月后,才同意我们向家里写信,但要求只写平安信,通信地址只写广西德保战时部队番号53046部队XX分队信箱.


因我师新兵太多,部队决定小部份新兵与兄弟部队121师新老对换,记得我连新兵王闯(湖南长沙市人),我同团老乡庄孝经等人调往121师.121师部份老兵及部份来自兰州军区,福州军区的老兵陆续加入我部,增強了我部的战斗力.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四日宣布战场纪律后,我们就进入了一线阵地,二月十七日开始我部从孟麻那连路进攻越南的朔江天险,后转战至高平外围等地,三月十六日晚奉命从平孟关口回国.


我们这些入伍近八十天,没见过营房,不知部队原番号,沒有经过新兵连集训,讲着带有浓重家乡音普通话的新兵,有幸的参加了二十八天出国作战,活着胜利归来.遗憾的是那些牺牲的新兵战友连一个军人像都来不及照,沒有给后人留个军人像.


我们这批新兵,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后,最奇特的新兵,奇特得无与伦比.


为了记住那段往事,缅怀牺牲的战友.


所以,我们自豪的说,我们是奇特新兵.




二O一O年十二月九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