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稳”外交为何难尽人意?

king6808 收藏 1 166
导读:针对朝韩炮击引发的中国外交系列行动,有学者形象地称之为“维稳”外交。虽然对中国“维稳”外交的成败与否还不能做出最终判断,但到目前为止其成效难尽人意,则有种种迹象可以佐证:   其一,美日韩明确拒绝了中方提出的举行六方会谈团长紧急磋商的建议。其二,美日韩密集举行军事演习。先有美韩包括“华盛顿”号航母参与的军事演习。其后则是美日在包括日本冲绳东部海域在内的日本周边海域以及部分自卫队基地进行军事演习,并邀请韩国以观察员身份参与。而后就是韩国的海上火炮实弹射击训练。其三,据媒体透露,美国正在为战争进行后勤保障

针对朝韩炮击引发的中国外交系列行动,有学者形象地称之为“维稳”外交。虽然对中国“维稳”外交的成败与否还不能做出最终判断,但到目前为止其成效难尽人意,则有种种迹象可以佐证:


其一,美日韩明确拒绝了中方提出的举行六方会谈团长紧急磋商的建议。其二,美日韩密集举行军事演习。先有美韩包括“华盛顿”号航母参与的军事演习。其后则是美日在包括日本冲绳东部海域在内的日本周边海域以及部分自卫队基地进行军事演习,并邀请韩国以观察员身份参与。而后就是韩国的海上火炮实弹射击训练。其三,据媒体透露,美国正在为战争进行后勤保障准备,大量向燃料出口国韩国输送喷气燃料。有人认为美国此举明显是在为可能的战争做准备。第四,据媒体报道,美日韩撇开中俄两国,单独讨论朝鲜半岛局势。美国与韩国的态度趋于强硬。


在一定程度上,“维稳”外交与中国政府一贯的外交倡导和宣示相一致。但从这次朝韩炮击引发的前因后果来看,中国政府要做的远不是平时口头宣示那么简单。就目前具备的实力和朝鲜半岛复杂的地缘政治来说,中国政府的“维稳”外交实在是勉为其难。


“维稳”外交成功的几项条件


在国际舞台上,针对各种突发事件,要使事态不至于升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维护世界和地区的稳定,历来是一项极其艰巨的外交任务。从施行主体来说,“维稳”外交的主体要么是一个深孚众望的独立国际机构,要么是拥有实质性利益牵连的大国。如果大国作为主体开展“维稳”外交,其成功则取决于以下几个方面的条件。


一、要有足以利用的斡旋平台。这个斡旋平台能够得到相关方一定程度的信任,让相关方觉得能够发挥相应功能,解决问题或缓解危机程度。


二、要取得相关方的共识以吸引它们回到斡旋平台上来。这个共识的获得可以靠共同的价值观,也靠共同的利害关系。前者如维也纳体系初期的俄普奥“神圣同盟”外交。这个同盟与三国君主在防范欧洲资本主义革命方面所具有的共同价值观密切相关。后者则更加普遍,在国际舞台上,利益是国家间关系的最主要粘合剂。出于维护共同的利益或者害怕利益的受损都可以吸引相关方坐在一个共同的斡旋平台上。


三、大国要有足够的实力、能力和意志。如果没有足够的利害趋同,也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吸引,那么大国所拥有的实力、能力和意志就成为关键。所谓实力就是国家综合力量,能力就是在利用实力的基础上把各相关方聚集在一起的相关手段和技巧,意志则指大国要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决心。在国际舞台上,大国经常利用掌握的资源吸引、利诱、影响或胁迫他国,以达到本国目的。此即世界外交史上屡见不鲜的“胡萝卜加大棒”模式。


朝韩炮击超越了中国外交的“维稳”能力


朝韩炮战是朝鲜半岛在过去较长时期各种矛盾的产物,超越了中国外交的“维稳”能力。从本质上讲,“维稳”外交是中国囿于实力,难以应对朝鲜半岛局势变化的产物,是一种被动式的反应。

第一、六方会谈功能有限。作为当前管理朝核问题最重要的外交平台,对中国来说,六方会谈的实质就是一个“维稳”外交工具。而几年的会谈表明,这个平台满足不了美国和朝鲜的各自需求。一旦认识到朝鲜利用六方会谈来“忽悠”它而没有实现其所期望的弃核,美国就不会热衷于六方会谈。过去一段时间美国对六方会谈的态度和政策充分说明了这点。对朝鲜来说,六方会谈是其与美双边谈判要求的一个让步,最终目标仍然是实现对美关系正常化,政权安全得到保证。只要这个目标不能得到实现,六方会谈对朝鲜也没有什么价值可言。因此,关键的两个角色不能达成目标交集是六方会谈困局的根本原因所在。


第二、面对美韩,中国相对弱势,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能力在朝鲜半岛地缘政治格局中占主导地位。中朝为一方,美韩为另一方构成了朝鲜半岛最基本的地缘政治格局。美韩的回应是中国“维稳”外交成功与否的关键。虽然朝鲜半岛和平符合各国的共同利益,但在有限冲突与大规模战争之间存在巨大的不同利益诉求空间。对朝鲜来说,战争边缘政策的目的是转移国内视线,把美国“逼”回到谈判桌来。


对韩国来说,首要需求是安抚民众,给他们一个交代。中国重返六方会谈的建议被认为不合时宜,韩国对中国“大感失望”。对美国来说,一方面需要支持盟友韩国,并借此加深韩国对美国的安全依赖。另一方面则希望火中取栗,借助战争边缘政策既可给中国施加压力,又可夯实在东亚的军事霸权。因此,中国缺少筹码促使美韩重返六方会谈,配合中国的“维稳”外交。


在某种意义上说,朝韩炮击是“天安号”事件的延续。针对“天安号”事件的联合国安理会声明及美韩大规模军演,朝鲜和美韩各自都在心里憋着一股劲,没有理顺。特别是美韩两国对中国的“袒护”行为极为不满,中美两国在黄海军演问题上的“结子”也未打开。因此,朝韩炮战并非误会引发的事件,而是矛盾积累的间歇性爆发,可不是简单的外交斡旋所能顺利降温的。


“维稳”外交只是短期行为。如果没有纳入战略的筹谋和规划,有对策而无战略,“维稳”外交只能疲于奔命,难成大器。在朝鲜半岛事务上,如果不能对朝鲜、美国和韩国的政策做相应调整,中国将难以走出“维稳”外交的层次,如此则不但会耗费更多的资源,还会忽略其他更为紧迫的任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