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四神来了

lee959 收藏 11 249
导读:死不是个轻松的话题,每个人都将面临这亇话题,这是宿命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刘邦的《大风歌》是说国家为四方。俗话说天圆地方,方有四角,四为陆地。海也有四海,所以四的另一层意思为世界,四构成了一个世界的轮廓。


世界有事,这时,四又有事的意味。世事纷争,一个多元的世界也是四带来的。缘于四、终于四,这个四有如神造,,也太奇妙了。


但世人又很忌讳讲四。医院的重症病房绝对没有四楼和十四楼层的,此时四为死,住四楼或十四楼就是“死”或“要死”的意思,要死还来医院干嘛?医院不正是给病人以希望的吗?!当然也有例外,原上海交运局长陈端本想出了个“好主意”,搞业务第四块,即运输、维修、装卸以外的一块。有马屁精据古论今把第四块定名为福赐,福为four,赐为四,二个四在一起还好的了?你不忌讳四,有人说那单位肝腹水了,结果四要了你的命,副业搞不好,连主业也一起玩完。所以本文要讨论的问题就是个死字。


死有不同的用词,比如:仙逝、去了、归天、圆寂、坐化、驾崩、牺牲等等,而每个人又有不同的死法。年轻时嘴上经常会挂上个死字,这也无所谓,因为死还找不上你;当年龄大了又忌讳死字,因为你已经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你还不想死。但每个人都面临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生与死的问题。这是谁都逃脱不了的问题。


秦始皇是亇很矛盾的君主,既有一世,就有二世、三世、四世,说明他很清楚他也要死,否则又为何不称恒帝------永恒的皇帝?但他又不想死,于是就有方术之士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去采长生不老之药的故事,因秦始皇的一不小心却造就了日本国的第一代天皇。晋朝时官宦之家流行食用长生不老之药,一种以汞为主要成分的药丸。所以不想死,永远地活是人类长期抗拒大自然的一种挣斗。


年轻时想不到会死,但会怕。怕黑暗、怕孤独、怕亲朋的离弃,其实这个怕字是死的延伸,除怕外还恐怖、惊颤等,二十九岁时与朋友去看一部澳大利亚的悬念片“悬崖下的晚餐”,结果他看完片回到家硬要我陪他过夜,因他受不了片中主人公的离奇失踪及片中那来自天际的音乐。有老人去世了,都会怕,但又会偷偷去看,看死人的模样。我第一次看见死人时是十七岁,一个邻里的老太,结果一晚上有莫名的恐惧感。第一次感知朋友的死是六九年,黄山十一烈士为救国家财产而英雄献身。因为是七月,去参加追悼会时满会堂的尸气、朋友们的哭声让我透不过气来。第一次接触死人时是二十二岁,一个叫孟国度的青年,在水库游泳时失手溺死,第二天被连长老周打捞起来。后由老田、我一起为他清洗。这是件很恐怖的工作,僵硬的身体、一个垂死挣扎的致死没变的动作肢体、一张没变的惊惶的脸,开始还不敢接触他的身体,在老田的鼓励下总算敢去碰那冰冷的躯体,也只当去碰一爿猪肉。最怕的是夜晚,在烛光照辉下那张有轮廓的脸,晃动的光,仿佛催醒了死者,形成种种表情,小时听的鬼故事全部涌现在你的脑窝,这是真正的怕:怕走进房间、怕走向黑暗,甚至怕伸手去开灯。七四年有个叫王建平的随人去偷摘笋,被农民发觉后仓惶逃跑,结果掉入河中被淹死。尸体是在第二天被发现的,被水草钩住而没被冲入下游。清洗小建平的身体时感觉好多了,因为有经验了,当然心理承受力也提高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明显地感到死神来了,这也可能与身边熟知的朋友相继过世有关。殷履冰是我外公的妹妹,我叫他好婆。她是个在郭沫若笔下的奇女子,他丈夫严良才是创造社的会员,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一席之地。因她的关系使我家也迁往大陆坊,我家二代人都受到他的照料,她去世时我很悲痛,她是我亲人中第一个去世的。而我父亲是在去年我生日那天去世的。许宗良是我大学同学,是我的对卧。他原是七一大队的队长,这是亇文革中很有名的大队,大学毕业没能如愿进入政府部门去圆他的官梦,只是分到七宝中学当一名小小的教师。希望的破灭使他终于沦落在酒瓶中,终于有一天他喝醉了酒去找水喝,于是来到一口小的井旁,井小的想钻进去都难,结果却掉入井中。尸身是头朝下的,为打捞他不得不把井拆了。有人说是死神引渡了他,帮他脱离了苦海。顾健建也是我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我们也经常走动,他在市委党校工作,仼社会学教研部主仼及城市社会研究所所长,顾教授的第一本书是在我的帮助下,在衡山宾馆的小包房里完成的,他经常出差,也在北京中组部工作了一亇时期,正在他事业兴旺时,如日中天的他在今年九月十八日突然去世,他还欠我一顿饭却离我而去,令我不胜之悲切。住院时医生以甲流手段治疗,服用大量达菲,二天后心率衰极,因综合迸发症死亡。他比我小七岁,女儿大学还没毕业,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华国万曾是学校的党委书记,我和金华是他的得力部下,我们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而倍受局党委陈涛书记的关注,以后他也由此进组织部学习,期间我还为他策划了一些活动,后任局党委副书记、浦东新区副区长、市政法办副书记,在六十不到的年龄因患白血病就此离开人间。邹文博是我职场大哥,他的诙谐幽默总能深深感染人们的情绪,退休以后去医院打点滴却由此终结了生命。罗佩敏是今年初去世的,她刚办理退休手续,还被借调到区重大办工作,没享受过退休后的乐趣,总忙碌于司法第一线的工作,没履行一起去欧洲旅游的诺言,就撒手人寰。这大概就是命,生死由命的命!


当你的亲朋逐渐离去,你会感到接下来该走的人将是你了,你会有种死的恐惧,一种真正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恐惧。有时你会赤夜难眠、有时心跳胸闷、有时心情烦躁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你会想很多,你会感到你什么也舍弃不了,当然你不想死,你有种异常强烈的生的欲望。你是个无神论者,反正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当然也要想得通,否则死不瞑目。其实,我很欣赏宗教,我认为它是门聪明的学问,特别在死的问题上它给予人们一种超圣脱凡的境界。阿Q的十八年以后又是条好汉,对死的态度很轻松。安徒生笔下“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圣诞夜冷死前那美好的想象,都缘之于这种宗教文化。死后进天堂,这是个比活着更好的地方,谁不想进去?!你这辈子过得很失败,谁不想重新来一次而处处顺利、成功?!在这里,死是种解脱,让你脱离了苦海,让你死的潇洒,你还会不喜欢?还会恐惧?所以宗教也是把钥匙,也更能为中老年人所接受了。


当然,死不是个轻松的话题,每个人都将面临这亇话题,这是宿命。讨论这个话题,不过是要人们珍惜活着,不要在走的时候留下太多的遗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