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针眼 正文 第十章

第四星空间 收藏 1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35.html


杨明决定先休息一晚,先试探德永他们的意图,再行设定自己的刺探重点,今天真的很累,一大早和法子才香港赶回日本,又和裕子游玩至午夜。

多年的潜伏,没有太多重要的任务,早已令杨明将自己定位在社团下属公司旗手这一角色,如果不是因为经营的是必须要上层下指令的重要物质,时刻令杨明感受到组织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杨明对国家始终保持高度的崇敬,杨明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虽然社团里的做事态度和执行方式杨明从不过问或参与,但永远无法避开不与这些人接触,永远也不可能无视这些人的举止言行。

有德永一郎这样优雅、有学识、得体的商业搭档或者对手,其实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有时候,你的敌人会比你的亲人、甚至比你自己更加了解你,当然,无论这个敌人有多可怕可敬,这个敌人永远不会成为朋友,因为这是不同的立场所决定,杨明想德永一郎配得上是这样的敌人。

早上起床,还是裕子过来张罗,杨明梳洗完毕来到楼下的餐桌,只有德永兄弟在等待杨明准备共进早餐,连裕子都向父亲和叔父敬个礼后都自行告退。

健次郎看着杨明时,神色有点很不自然,德永一郎笑着请杨明坐下,问:“杨桑昨晚玩得是否尽兴?不知裕子是否安排周到?昨晚睡得好不好?来,请享用早餐。”

杨明想起昨晚那个被自己用重手法击伤的地痞,顿时觉得心情开朗,回答:“非常好,裕子小姐照顾得很周到,我很喜欢东京,”还带了点意味地说:“我特别喜欢夜东京。”

德永一郎哈哈笑道:“东京的白昼和夜晚一样迷人,杨桑需要用心去体会。”

杨明也笑道:“是吗?我一定会记得社长的话。”

德永一郎问:“杨桑看了今天的新闻了吗?”这个时候健次郎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端起一杯牛奶放到嘴边,喝都没喝有再放下。

“没看,有什么重大新闻吗?”杨明明知故问,也不客气,抓起一片面包放进嘴里嚼,瞧健次郎的黑脸,一定是利好,杨明比较黑暗地想着。

“是,今天离岛地方检察厅已经决定将前期被海监部门在争议海域拘留的邻国渔民,今天一大早,官方已经宣布,该渔民随时可以返回本国,”德永平静地杨明解释到,健次郎则在一旁嘟囔道:“这是接受威胁,这是卖国,这是对我们武士道精神的凌辱。”

德永很不高兴地看着健次郎,有点愠色地对他说:“健次郎你虽然是国会议员,但是你要记得我们德永家的主业,以后不要在家里讨论政治,如果要讨论,请到我的办公室。”

健次郎低垂下头,说:“哈伊,哥哥。”

杨明装作很同情地看着健次郎,也领略到了德永在社团和家里的威严,已经贵为国会议员的弟弟居然在他面前还必须保持毕恭毕敬。

德永想对杨明表示歉意地笑笑,却不料笑容很是坚硬,勉强着说:“我不容许在家里的餐桌上讨论政治,但我容许讨论政治给我们社团带来的机会。”

杨明仍然决定装糊涂,问:“这次事件还是没有了结吗?社长认为这会给我们带来机遇?”

健次郎插上一句:“只会越来越复杂。”

德永裂开嘴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对杨明说:“我也不必给杨桑你上一节有关形势的课,我相信你自己也会去了解的,现在我只想谈一些对我们两家社团都感兴趣的事情。”

到了这个时候,德永已经打开天窗,杨明也就不再装糊涂了,于是便问德永:“是否日本已经依照要求放回被扣人员,而对方仍然在严禁出口?”

“正是,”德永回答说。

健次郎更正说:“哥哥,他们政府一早就在说并没有限制或者严控专控物资的出口,目前出口量减少是企业自身的行为,他们政府不想干涉而已,什么鬼话。”

德永答道:“本质都一样,表达不同而已。”

杨明喝了口牛奶,问:“社长的意思是既然正常通路受阻,那我们所依赖的非正常通路就大有可为,是吗?只有有钱赚,我们六合会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德永:“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以后我们合作的首期资金二百万美金,我在昨日已经打入你们荣天的账户,你们应该已经可以查到。”

杨明惊讶地问:“为什么要提前付钱给我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