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二十五节 外围浴血(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二十五节 外围浴血(2)

其实杨大牛在第一次进攻的时候就想告诉连长,刚才他们在白旗堡的时候,也是在第一波攻击之后,机枪阵地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还是没来得及去提醒机枪阵地,一切就已经发生了。望着不远处正在集结的日军,他知道第二次攻击即将开始了。而这一次进攻,日本人不会那么快撤退。他爬到了一名少尉军官面前,这应该是这名年轻的少尉军官的第一次战斗,因为他发现这名军官的脸色苍白。

“长官,鬼子的第二次攻击就要开始了,咱们这样守不住的,能不能让我带两挺机枪,等鬼子冲上来的时候,在腰眼子上给狗日的狠狠揍一阵?那样兴许能成。”

“行。。。。。行吧。”少尉军官望了望眼前这个不起眼的汉子,迟疑着说。


杨大牛带着四个人、两挺轻机枪,悄悄地运动到了阵地右前方约一百米的一个小小土坡后,然后开始疯狂地挖掘着掩体。他们知道掩体每挖深一尺,加厚一寸,自己活下来的希望就会多一分。而且他们的行动必须要隐蔽,否则就失去了这次行动的意义。当匆匆忙忙地架上机枪,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时,鬼子的第二波攻击开始了。

日军土黄色的军装在冬天的野外非常醒目,像一片黄色的浪潮一样向阵地涌过来。机枪阵地的损失让日军放肆地应用着密集队形冲锋,在一百米开外才开始形成散兵线。主阵地上的枪声终于响起来,日军熟练地运用着单兵技巧利用地形地物寻找隐蔽。几乎每一次三八步枪的击发,主阵地上都会有人倒下,精准的射击让主阵地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当地阵地上的枪声逐渐稀疏,并且响起榴弹的爆炸声时,杨大牛的两挺机枪适时的欢快地吐出火舌。突如其来的来自侧翼的自动火器攻击,让几乎冲上阵地的日军猝不及防。看到鬼子阵脚大乱,主阵地上的枪声也密集起来。

“隐蔽!”两挺机枪刚刚打完一个弹匣,杨大牛就喊道。就在他们刚刚滚进了反斜面的工事里,掷弹筒所发射的榴弹就在山坡上爆炸。另外四个人心有余悸地对视了一眼,又望着杨大牛。

“望着俺干啥?”杨大牛双眼一瞪。

“你咋知道日本人会这么快?”一个兵问道。

“等你看到的血再多一些,你也会知道的。”杨大牛又悄悄爬上了坡顶。

大概以为这里的两挺机枪已经被消灭,已经卧倒的鬼子又站起身来准备攻击,但他们刚刚站起来,那两挺机枪又不屈不挠地叫起来。当鬼子转向杨大牛时,主阵地上的枪声又让这伙鬼子手忙脚乱,只有撤退。杨大牛也不失时机地带着这两挺机枪转移到另外一处。

“八嘎!”中岛狠狠在煽了中队长一个耳光。他很不明白,支那人仿佛冷兵器时代的僵化战术,怎么会这么难攻破,而且还会损失一个小队的兵力。仿佛发泄怒火一样,联队直属的炮兵中队对着刚才两挺机枪的藏身之处进行了足足十分钟炮击。在炮火几乎犁翻了整个阵地之后,中岛责令武腾大队长亲自指挥两个中队进行协同攻击。

刚才脸色苍白的少尉已经缓过气来了。其实新兵和老兵的差别可以概括成一个字:血。当看到朝夕相处的兄弟鲜血和尸体,就是木头也会愤怒。此刻,少尉的双眼涨得血红。看着正在接近的日军,少尉喊来了二牛。

“二牛,你枪法好,看到那个拿指挥刀的鬼子没有?最后面那个,等一会儿我一打,前面的鬼子准会趴下,只要那个鬼子一露出来,你就干掉他!”

此刻武腾少佐的内心也充满了愤怒,战无不胜的帝国军人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居然这些几乎不能算军人的支那人击退了两次,这是高傲的帝国军人所不能容忍的,帝国军人应该将这些支那人像老鼠一样一个一个挖出来,然后架在火上慢慢烤死。想到这里,武腾高高地举起了自己家传的指挥刀:“进击!”

支那军人的阵地上死一般的沉寂,也许他们早已经被钢铁化为了泥土。二百米,一百五十米,距离越来越近,除了脚步和心跳声,一切都安静得可怕。作为征战朝鲜的常胜师团,武腾不害怕战场上的硝烟,却害怕战场上的安静。因为他知道在力量积蓄之前,往往是安静。如同一只老虎,在凶猛的一扑之前,总会无声无息一样。想到这里,武腾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在武腾像一头公牛一样寻找着发泄的目标时,枪响了。前面的日军用炉火纯青的战术动作寻找着掩护,而举着指挥刀的武腾却不满地挥着刀,像赶羊一样的驱赶着自己的士兵站起来继续前进。

就在武腾愤怒地用脚踹着匍匐在地上的士兵时,又一声枪响了。一颗7.92mm的子弹高速旋转着钻进了武腾的胸膛,如同重重的一捶一样,将武腾矮壮的身躯狠狠地推了一把。望远镜里,看得真真切切的少尉情不自禁地跳起来拍了拍二牛的肩膀。“好。。。。”话还没说完就嘎然而止,一颗6.5mm的子弹高速穿过了他的额头,高速行进的弹头激波将脆弱的大脑组织瞬间震碎。

失去了指挥官的日军在各自中队长的指挥下,站起来冲锋,主阵地后面的重机枪阵地及时地传来了吼叫声,而侧翼那两挺似乎总也打不掉的两挺捷克式再一次在近距离喷吐出火舌,再一次付出了几十条罪恶的生命之后,第三次冲锋再次被击退。而此时的支那军队却趁着两次冲锋时难得的间隙开始了撤退。

“放下我!放下我!”一名没有了双腿和一支胳膊的中国士兵虚弱的喊叫着,却没有人理他。他奋力用残存的躯体扭动着,终于摆脱了背着他的兄弟,摔倒在地上。

“黑子,你他娘的咋拉,这小鬼子说上来就上来了。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撤退吧。”背他的士兵俯下身子,试图再一次背起他。

“老子这样活着干嘛?给老子留四颗手榴弹,要不你给老子一个痛快的。”

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身体,士兵留下四颗手榴弹,又俯下身子拍了拍他还算完好的右肩,转头忍住泪撤退了。

中岛已经愤怒了,如同一只嗜血的野狗一样,在再一次的炮火准备之后,日本兵终于占领了支那人的阵地。残破的阵地上已经没有一个会动的人了。

“小日本,老子操你祖宗!”一句虚弱不堪却又充满了愤怒的骂声传来。中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具血糊糊的躯体还在蠕动着。虽然听不懂,但中岛显然知道这不是在问候他有没有喝茶,中岛厌恶地摆了摆手,数名日本士兵同时将那具躯体从腹部用刺刀挑了起来。那只完好的手费力地抓住刺刀,狰狞的脸上却带着一种笑意。隐藏在硝烟中的淡蓝色轻烟正在从那具躯体背后升起。

就在日本兵们惊呼声中,集束手榴弹爆炸了,腾起的硝烟遮蔽下,天空中的那轮太阳只有一抹惨淡的白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