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在野史学”:辽金元清都是韩国人建的

12499165402 收藏 7 23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韩国“在野史学”:辽金元清都是韩国人建的


韩国人所画的蚩尤像


本文摘自《青年参考》2010年12月7日刊 作者:孙力舟(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原题为:韩国“在野史学”力争向主流渗透


近年来,中韩两国经济文化交往日益密切,两国人民对于历史的不同看法也随之发生碰撞。关于高句丽历史的归属、孔子的国籍、端午节的由来等问题,曾引起激烈的网络辩论。在这些问题背后,是韩国“在野史学”对韩国公众历史认知的影响。那么,“在野史学”都有些什么主张?它在韩国得以发展的动力何在呢?


1.认中国古代人物为韩国人祖先


在国外史学界,惟有韩国部分史学家主张其祖先曾长期统治中国大陆。据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王元周研究,在韩国存在相当强大的“在野史学”,本文根据王元周的研究成果和其他相关资料,简要介绍韩国“在野史学”。


所谓“在野史学”,是与“讲坛史学”相对而言。狭义的“在野史学者”,指的是在大学历史系或正规历史研究机构之外,从事历史研究和历史教育的一些民间学者。广义的“在野史学者”还包括那些在大学任教或在正规研究所任研究员,却迷信《桓檀古记》、《揆园史话》等伪书,曲解文献和考古资料的那些非主流讲坛学者。


韩国“在野史学”产生于韩国独立初期,其观点五花八门,但共同点是继承了申采浩等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知识分子的观点,认为韩国人的祖先曾统治中国大陆的大部分地区甚至全部。这比韩国主流史学界所说的“曾统治中国东北地区南部的高句丽和渤海国属于韩国历史”,还更加“大胆”。


“在野史学者”相信,在从上古到19世纪的各个时代,韩国人的先民都曾统治过中国大陆。


在上古史方面,他们把中国古代史书和传说中的一些人物,指认为韩国人祖先。通过对上古史的这种演绎,中华文明成了韩国先民创造的文化的一部分,中国古代政权变为韩民族的政权或韩民族的属国。


例如,李重宰认为,韩国人的祖先“盘古桓因”最早建立了国家,三皇五帝都是韩民族的祖先,周朝也是韩民族的国家。高浚焕称,上古韩国人建立了“倍达国”,中国古书中的蚩尤就是该国的第14代国君,他与中国的黄帝在涿鹿展开了73次战争,全部取得胜利,成为东洋霸主。安浩相在1987年出版的《国家历史五千年》一书中,“论证”殷商是东夷建立的,孔子是春秋时期宋人,宋人是殷人后裔,所以孔子是东夷人,东夷与韩民族是同一民族,所以孔子是韩国人。具吉洙等人则“论证”汉字是韩民族发明的。


在中古史方面,“在野史学者”认为,高句丽、新罗、百济,都在中国大陆。例如,韩国民族史研究会常任研究员吴在成著有《百济曾在中国》,林均泽在2007年出版的《韩国史》中也认为三国都在中国大陆。李重载认为最早打通丝绸之路的是新罗。金圣昊著有《进入中国的百济人的海上活动》,认为百济曾在中国大陆殖民,还认为今天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侨都是百济的后裔。


2.“清朝是韩民族的国家”


在近古史方面,有的“在野史学者”认为高丽王朝和朝鲜王朝也在中国大陆,所谓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其实是韩民族建立的。


例如,郑天石认为,元朝使臣所到的高丽,不在今天的朝鲜半岛,而是在中国澳门,元朝军队出征日本的基地也不在朝鲜半岛,而在广西合浦。金钟润相信,日本丰臣秀吉侵略朝鲜的战争和后金(清)侵犯朝鲜的战争,都不是发生在朝鲜半岛,而是发生在中国大陆。


直到近代,朝鲜王朝都是比清朝更大的国家,日本帝国主义把辉煌的大陆朝鲜史改造为半岛朝鲜史,给人以朝鲜王朝的首都就在今天汉城的假象。金珊瑚称,辽、金、蒙古、清朝都是韩民族征服中国后建立的国家。这种观点已被韩国主流史学部分接受。2006年,韩国高句丽研究会会长徐吉洙主张将金朝和清朝的历史并入韩国史,以达到瓦解中国史体系的目的。


有的学者更进一步宣称韩民族曾统治整个东北亚地区甚至整个欧亚大陆,是世界文明的发源地。


例如,“韩国我们民族史研究会”称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日本等地都长期处于韩国疆域内。韩国甑山道学会认为,韩民族祖先建立的桓国,曾统治以今天中国新疆的天山为中心的欧亚大陆,桓国人一支向西迁移,创造了古埃及和巴比伦文明;一支向西南迁移,创造了古印度文明;一支向东南迁移,创造了黄河文明;还有一支向东北方向迁移,最后到达美洲。曾任大田大学副校长的林均泽也提出高句丽是亚洲共同的祖先。


3.通过电视剧进入平常百姓家


如果这种荒诞想象的“史学研究”仅限于少数人的鼓噪,那不足为奇,。然而,韩国“在野史学”早已走出书斋,在基础教育、高等教育中日渐产生影响。


近年来,“在野史学者”经常被邀请到大学讲课、演讲,有些大学开设专门传授“在野史学”的培训班。例如,“韩国我们民族史研究会”从2005年起举办“我国历史研究班”,向研究生讲授。“在野史学者”还开设了自己的大学。


例如,上古史学会经营的韩民族大学就是其中之一。有些中学教师相信“在野史学”,在中小学讲授韩民族曾经统治中亚、东亚的观点,“在野史学”的著作也被收入中小学图书馆。


在韩国军队中,过去韩国陆军本部发布的古代史教材中,就包括韩民族曾统治从堪察加半岛到中东的广阔亚洲大陆的内容。这类观点对士兵和低级军官具有较大影响,甚至成为他们终身信奉的理念,等到他们在军队或政府、商界地位上升之后,他们就成为“在野史学”的积极推动者。


当今,“在野史学”在韩国社会中不同年龄、不同阶层和教育水平的人群中都有迷信者。一些反映“在野史学”观点的影视作品也逐渐增多。例如,2007年韩国播出了三部历史题材电视剧《朱蒙》、《渊盖苏文》和《大祚荣》,存在歪曲高句丽和渤海国历史的问题。近期放映的电影《神机箭》中,虚构了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明朝和朝鲜的战争。通过这些电视剧,“在野史学”进入平常百姓家。


4.胡编乱造的观点为何很有市场


从学术质量的角度看,韩国“在野史学”对史料捕风捉影、穿凿附会,甚至胡编乱造。


例如,证明“新罗曾统治中国东部”的“证据”是,浙江省普陀山南边有个小岛叫新罗礁。“百济人曾殖民中国”的灵感则来自“在野史学者”听说广西有个地方叫百济乡。“在野史学者”并没有本着实事求是的研究态度考察历史,而是试图通过改写韩国历史,来清除韩国普通民众脑海中朝鲜半岛各古代政权曾是中国属国的历史记忆,以提升韩国人的民族自豪感。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自大与自卑往往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韩国部分知识分子编造祖先曾称霸东亚的神话,恰恰反映了他们的自卑感。这种自卑感既来源于民族尚未统一,也来自韩国的外交和防务在一定程度上受控于美国。


笔者认为,这些胡编乱造的历史观点之所以能产生一定影响,有多方面原因。


首先,20世纪六七十年代韩国经济起飞时期,知识程度日益提高的公众对本国历史的兴趣日益浓厚,韩国史成为热门学科,大学师资严重不足,很多硕士论文尚未完成的韩国史专业研究生就可以去大学当教授。这样,很多拥有学术话语权的教授和研究员,实际上未经严格的学术训练,也没形成尊重客观事实的学术品格。


其次,一部分韩国政府官员被“在野史学”俘虏,或者出于迎合公众的目的,为“在野史学”提供经费和讲坛,提升了“在野史学”的地位。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等政府机构和韩国国家电视台(KBS)都曾支持“上古史学会”的活动,一些国会议员也支持“在野史学”的研讨会在国会图书馆大讲堂进行,并由KBS报道,KBS也常邀请“在野史学”者做活动。


再次,韩国普通公众大多不通汉字,因此很难直接阅读19世纪以前用汉文记载的朝鲜半岛各个政权的史书。


最后,网络媒体对“在野史学”的传播起到很大推动作用,韩国各大门户网站、新闻网站上都有讨论“在野史学”的空间。这些歪曲历史的网络言论也不受任何管制。代表性的“在野史学”网站“我国历史的秘密”,在2009年初点击量已达420万人次,这在人口不到5000万的韩国是很可观的。众多“在野史学”的信徒,反对一切与其不同的历史观点,并将这些观点归为对中国事大主义史观的产物或日本殖民史观的残余,这种做法就把正常的学术争论引导到是否“爱国”上去。


从“在野史学”的立场再向前推论,就是中国侵占了韩国人祖先的土地,韩国应该将其夺回。近年来,一些韩国知识分子也确实发出了“收复大陆故土”的言论。


5.不利于中韩友好关系的发展


对于韩国“在野史学”,我们必须看到其危险性。如果更多的韩国人接受这些观点,将容易听信“中国威胁论”的鼓噪,不利于中韩友好关系的发展和东亚共同体的构建,也不利于中国营造良好的周边环境。


但是,我们也要理性、客观地看到“在野史学”的脆弱性,用科学的方法来与其论辩。事实上,网络对骂于事无补,加强中韩学者、民众的沟通与交流,联合韩国基本尊重史实的主流史学界,驳斥“在野史学”对历史的全面歪曲,才是解决问题之道。另外,韩国也有人在批判这种“在野史学”。韩国KBS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管理人员对笔者说:“我们都在批判日本歪曲历史,其实现在韩国很多人也在歪曲历史。”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