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六十一 战沈阳(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天启元年。

三月十一日。

漏下二更,西门游击府。

在明明的烛光下,马佳审视完执勤表格后,签上自己的大字,并盖上官、私两印,然后交给一旁侍立的把总林世铎,命道:“好了,把这个拿去,明天就在军营的公务墙上挂起来,所有人按安排行事,不得违抗。”

“遵命!”林世铎行军礼退出。

马佳站起身,伸了伸懒腰,接着便把执勤表的副本放进书架归档。做完一切后,他正要回乌云珠的屋休息,忽然,城中警钟大鸣,随即一阵城头梆子急敲响,引得全城大噪起来。

马佳一步抢出门,立在院中大叫道:“亲兵何在!外面的警报是怎么回事?”

两名巡夜的亲兵忙跑过来抱拳道:“禀将军,还不知道,只听得是东门那边先报的警,小的这就去打听。”

亲兵还没跑出院子,突然,“嘭”的一声炮响,随即又听得唢呐喇叭不住气地大吹大打,鼓声也打雷般跳动起来。

马佳困意全消,大喝道:“不要查了,快给本将披甲牵马,打仗了!”说着便回书房束衣披甲。

他一边由亲兵帮着披甲戴盔,一边想:“唢呐是聚将笛号,鸣炮大吹打是升帐号。太突然了,怎么白天没有消息传来?那些东边的‘哨探夜不收’是干什么吃的?难道建夷大军一个时辰能走六十里?”

刚穿好披挂,值夜的陈捷、包二就赶来叫道:“将军,总兵有令,全军戒备,所有将官都上总兵府听令!”

“来了!”马佳跨出房门,一眼看到乌云珠她们也出来了,就朝她点了下头,说道:“总兵府议论事情,夫人安睡吧,没事的。”

乌云珠抿着嘴道:“嗯,夫君放心,家里我会安排好的,忙完事情,早点回来。”

胡若萍默默地跑进书房,把披风又给马佳披上,轻轻地说:“将军保重身子,乍暖还寒的时候,多加点衣物。”

马佳凝视着她,那纤纤玉手明明只是轻轻拂过胸前铁甲,却仿佛力透筋骨一般,撩得自己心头一阵湍急。他忍住激动,双手扶正‘瓜子脸’的削肩,坚定地说道:“放心,我会好好地回来,和你、阿珠、咱们三人一起踏青、放生。”

说完,便抬头对陈捷二人道:“陈中军回营主持大事,先勇随我去总兵府听令,走!”接着大跨步抢出游击府。

这时,胡若萍立在院中,双颊早飞上了红云,小手摸得烫烫的。一边的小梅不乐意了,低声对乌云珠道:“夫人,你瞧瞧,那个勾人样,真不害臊。”

乌云珠封住她的嘴,随即桃花般地笑道:“胡家小妹,你也要注意身子啊。夫君是武将,铁打的身子,我可清楚得很,咱们女流是比不了的。来,咱们再回屋说会贴心话,好不?”

且不说这两名青春女子如何贴心沟通,单说马佳赶到总兵府,只见副总兵尤世功、参将夏国卿、鲍承先、知州段展等人都到齐了,他一见之下,便两跪一揖道:“末将参见总兵和各位上官。”

贺世贤点点头,大嗓门喊道:“不要多礼了,军中汉子,打仗要紧,快入座。”

马佳闻言入座,只听得贺世贤说道:“各门的将军都到齐了,那本兵就说了。今夜二更,夜不收回报,奴酋十万大军,连同云梯、木驴、战车,水陆并进,已经过抚顺六十里了,估计最迟明天天亮就能到沈阳。诸将都做要约束好部众,挑选精锐,准备给建夷一棒子!”

“遵命!”众将轰然应命道。

段知州接话问道:“各位将军有什么军资需要,请尽管说出来,本州好尽快补备。”

“我要枪杆五百杆。”

“我要油锅五十个,桐油两千斤。”

“我要民夫四百人,要机灵又有力的。”

“我要民妇一百人,又能洗衣,模样周正的。”

。。。。。。

在众将七嘴八舌的提要求的时候,马佳却凑到贺世贤身边问道:“总兵,这次建夷大举进攻,怎么哨探回报得这么迟?建夷大军带着那么多攻城的器械,肯定走不快,不该来得这么突然。”

尤世功接话道:“马游击也是干过‘夜不收’的,难道不晓得我军的情况?虽然沈阳离建夷霸占的抚顺有九十里远,但实际上,抚顺以西的六十里,都已经被建夷掌握了。那六十里内,我军的墩台、夜不收都已经被扫荡一空,就剩沈阳东边三十里还在我们手中。而且,建夷二月分那次,是打的浑河南边的奉集堡、武靖营,所以这南边的烽火台,也不管用了。一句话,咱们现在只能提前一两个时辰报道敌情,再远就不准了。”

马佳沉声道:“这样可不行,这么慌乱最容易出差错。贺总兵、尤总兵,我还是以前那句话,请约束投军的蒙古兵,免得出现扰乱。尤其是城门处,一定要可靠的汉兵守卫。末将请命,请调末将的守兵,守卫东门、南门、北门。”

贺世贤气笑道:“嘿,你小子!你觉得,就你会守城?”

马佳诚恳地说道:“这也是末将减轻各位的包袱,反正防守城池的主力,不都在城外羊马墙里的车营吗?末将请求为各位将军分劳。”

贺世贤大笑:“你就会拐着弯地说话。你想守城就守城罢,我的南门和东门都给你,我去杀鞑子了。不过,这城外斩首的功劳你就少抢了,还是等西虏的马匹罢!”

马佳一喜,知道自己挽救败局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连忙领命。他心想,虽然自己不详细地知道历史上沈阳是怎么陷落的,但只要派人把住城门,总能有转机。

一边的尤世功却说道:“小马,我的北门你就不必牵挂了,我有手下照应。我也谢谢你的好意,打完仗,咱们喝两盅。”

马佳听了,也客套一番,然后急回军营。进了自家大帐,马佳龙行虎步地越过诸将,跨到将旗下,高声令道:“中军陈捷!”

“末将在!”

“命你率左部全军接手右部的全部防务,但是,除开西门外的棱堡。你部必须在半个时辰内做好一切交接,以及战斗准备,不得延误!”

“遵命!”

“右部千总毕二遇!”

“末将在!”

“命你率余下的三司步兵和炮兵,赶往东门和南门守卫,具体人员指派,由你定夺。三个时辰后,本将检查防务。”

“得令!”

“所有将士,除守好自己防区外,必须按照常规三班执勤,劳逸有度,不得慌乱!”

“末将遵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