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毛主席也是李小龙的超级粉丝


核心提示:刘庆棠,“文革”期间文化部副部长,样板戏京剧《红色娘子军》党代表洪常青的扮演者。2008年底,在李小龙纪念馆落成的招待晚宴上,他向笔者披露了一段没有对外公开的、关于毛泽东生前观看李小龙电影的故事。


刘庆棠后来问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毛主席喜欢不喜欢看香港电影?张玉凤说:喜欢,凡是来了好电影,他往往文件都不看了,马上看电影。特别看了李小龙主演的影片,看到中国的李小龙打外国人打得起劲,一个人一边看,一边鼓掌:“功夫好!打得好!”




本文摘自《羊城晚报》2010年11月20日B06版 作者:覃炜明 原题为:李小龙一个世纪的传奇


李小龙是上世纪中国最为传奇的人物之一。


你一定听说过这句话———李小龙在世界上的知名度,仅次于毛泽东;


但你未必知道这件事———毛泽东也迷李小龙。


李小龙在这个世界上仅仅活了33年,但他刚毅俊朗的形象、盖世无双的截拳道功夫,跨越国界,纵横四海;


他的粉丝遍及亚、美、欧、非、大洋五大洲,数以亿计;


是他使“Chinese Kung Fu”(中国功夫)一词,成为流播世界的热门词汇;


是他和他的“功夫”,让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男人,在世界上有了新的形象———


无论是黄皮肤、白皮肤还是黑皮肤,知道李小龙的,哪个男人没摆过李小龙那经典的“呜哈”姿势?


李小龙是中国人的骄傲。


11月18日,CCTV6电影频道在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举行《李小龙传奇》的首映庆典;11月13日,武术选手袁晓超为中国队夺得亚运会首金。李小龙的名字再一次在中国升温。


笔者多年来一直关注有关李小龙的研究与活动,曾多方采访相关人士,如李小龙的胞姐李秋源女士、“文革”时期的文化部副部长刘庆棠、李小龙纪念馆馆长黄德超先生,了解到许多李小龙鲜为人知的故事……


刘庆棠回忆毛泽东生前看李小龙电影的经过———毛泽东盛赞李小龙:“功夫好,打得好!”


刘庆棠,“文革”期间文化部副部长,样板戏京剧《红色娘子军》党代表洪常青的扮演者。2008年底,在李小龙纪念馆落成的招待晚宴上,他向笔者披露了一段没有对外公开的、关于毛泽东生前观看李小龙电影的故事。


1.毛泽东晚年喜欢看电影


已经进入花甲之年的刘庆棠,言谈中时常流露着京剧演员丰富的面部表情和夸张动作。他那也是演员出身的现任妻子,眼神里对刘庆棠一直流露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崇拜。刘庆棠握着笔者的手,带着兴奋和神秘的表情,介绍他所知道的李小龙的电影怎么样为毛泽东喜欢的情况。


1974年,刘庆棠担任文化部副部长,分管电影。当时毛泽东得了白内障,医生和秘书都希望他减少看书看报看文件。但是毛泽东非常喜欢看书看报,医生让他少看文件他可以接受,让他不看报纸不看书,他就不同意。毛泽东晚年脾气很大,受到限制非常不高兴,会骂人。


为了转移毛泽东的兴趣,身边的工作人员知道他喜欢看电影,就建议他多看一些电影,少看书报。毛泽东喜欢看的电影有几类:一是获得国际大奖的影片;二是传记类影片,《林肯传》、《拿破仑传》他特别喜欢;三是喜欢看园林风光影片,英国片最喜欢。往往,毛泽东听说有好电影,就会把看着的文件放下,马上看电影,非常高兴。


2.华国锋写条子为毛主席找香港影片


当时,华国锋知道毛泽东喜欢看电影,考虑到毛泽东已经看过很多外国电影,就叫文化部分管电影的刘庆棠想办法弄一些香港影片回来,看看毛泽东喜不喜欢。


当时内地和香港没有文化的交流,刘庆棠带着华国锋的条子,坐飞机到广东,找到当时的广州军区政委、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韦国清。华国锋的条子上,没有说明是毛泽东要看香港电影,条子上写着:“刘庆棠分管电影,他要看一些香港的电影,希望韦国清同志帮忙解决。”韦国清接待了刘庆棠,看了华国锋的条子,不相信是刘庆棠要电影,就试探着问:“是不是你看?你看要华国锋批示?是毛主席要看吧?”刘庆棠说:“你说是谁看就谁看吧。”当时要搞香港电影,确实非常难,韦国清一时也没有门路,他只好带着华国锋的条子,把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梁威林从香港叫到广州商量。正好,梁威林的一个朋友是香港的大律师,他是香港邵氏电影公司老板邵逸夫的好朋友。梁威林就通过这位律师向邵氏电影公司借影片。


3.邵逸夫以为大陆要批判他的电影


当时邵逸夫和大陆没有什么联系,听说大陆要借影片,非常紧张。


这位大律师带着刘庆棠开列的毛泽东喜欢看的电影的清单,到邵氏电影公司的片库里挑影片。当时李小龙的电影在世界上已经引起轰动,但是大陆一点都不知道。刘庆棠知道李小龙的影响,也知道李小龙电影在当时很风行,就特别交待梁威林转告那位大律师,李小龙的影片也要借几部,借片的钱由文化部出。

这位大律师说不要钱,但他对新华社香港分社一下要看这么多影片感到非常奇怪,问为什么看这么多片?


梁威林说,是大陆文化部的人要看。邵逸夫当时吃了一惊,以为大陆要批判他的电影。他的律师朋友安慰他说:“怕什么啊,现在尼克松都到了北京,你为什么不能够以电影为纽带,和北京搞好关系呢?新加坡的李光耀不是一边和台湾联系,一边和北京联系吗?”


最终,邵逸夫接受了这位律师朋友的建议,同意把影片借给大陆。


4.毛主席一边看,一边鼓掌:“功夫好!打得好!”


几经周折,当时借到了李小龙主演的电影有三部:《精武门》、《猛龙过江》、《唐山大兄》。影片从香港到北京,一路快件,谁都不准拦。到北京后,刘庆棠先看,看完马上送给毛泽东看,当时给毛泽东放电影的放映员姓康。每次来文化部取影片,都由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亲自出马,张玉凤、毛远新和8341部队的政委等都亲自来过文化部取影片。


刘庆棠后来问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毛主席喜欢不喜欢看香港电影?张玉凤说:喜欢,凡是来了好电影,他往往文件都不看了,马上看电影。特别看了李小龙主演的影片,看到中国的李小龙打外国人打得起劲,一个人一边看,一边鼓掌:“功夫好!打得好!”


刘庆棠说,一般借香港的电影,毛泽东要看十几天,断断续续地看,每次看几分钟。而李小龙的电影,毛泽东要留下一个月,反复看。正是因为毛泽东喜欢看李小龙主演的电影,中国在当年(1974年)就引进了李小龙的大片《唐山大兄》、《精武门》、《猛龙过江》。


5.李小龙电影,成为香港人进入大陆的契机


邵逸夫也因为大陆引进了李小龙电影的关系,和大陆的关系慢慢升温。之后先后到大庆、大寨和上海等地参观,当时一切都是秘密进行,没有见报。因为当时刘庆棠以文化部的名义亲自打报告,向中央请示要请邵逸夫回来,中央也因为毛泽东先后看过李小龙几部电影的关系,很快就批了下来。这已经是1976年春的事情。改革开放以后,邵逸夫回大陆办学校,几乎遍及每个省,这一切,都与毛泽东先前看他们邵氏电影公司拍摄的李小龙电影不无关系。


“李小龙的电影,成为邵逸夫了解大陆和进入大陆的第一个脚步。”刘庆棠说。


胞姐李秋源心目中的李小龙———亲情第一 孝顺第一


1.幼年回顺德,喜欢双皮奶


全球最大的李小龙纪念馆在广东佛山顺德区均安镇落成的时候,邀请了旅居美国的李小龙胞姐李秋源女士回顺德参加开馆仪式。在晚宴上,李秋源用“亲情第一,孝顺第一”,解说她心目中的弟弟李小龙。


李小龙姐弟五人,他排行第四。大姐李秋源,二姐李秋凤,哥哥李忠琛和弟弟李振辉,兄弟姐妹的感情很好。李秋源一直看着弟弟李小龙成长和成名。李小龙的父亲,四大粤剧名丑之一的李海泉(李满船),曾经携着妻子和儿女回顺德祖屋。


李秋源还清楚记得幼年时的故乡之行:“时间应该是1945年,小龙6岁,我8岁,一起返来顺德,妈妈何爱瑜带我们,坐的船很小,船上有小房间。甘竹滩的水很急,上水的船要有人拉……”她说,李小龙喜欢吃顺德的双皮奶,中意食牛杂中的牛肝。晚上睡觉是在祠堂里,因为怕鬼,几姐弟和妈妈挤在一张床上,横着睡……


2.从殡仪馆门口,跪磕到父亲灵柩前


在姐姐眼中,李小龙性格虽然很躁,但是一个有志气、有恒心的人,特别是为人孝顺,注重亲情。


1965年,父亲在香港去世,李小龙从美国赶回来,一到九龙殡仪馆门口就跪了下来,一路跪磕到爸爸的棺材前,几个兄弟姐妹,只有他这样做。


他伤心地嚎啕大哭着,对着爸爸的棺材哭喊道:“爸爸,我今日成功了!你为什么不再看看我?”其情真意切,感动和感染了所有在场的亲人、朋友。“因为李小龙当年弃学从武,爸爸并不支持。李小龙曾经表示,要打出名堂给爸爸看。可惜小龙成名了,爸爸却乘鹤西去!”


在李秋源的记忆中,弟弟李小龙孝顺第一,亲情第一。他在香港拍戏,每次领了薪水,总要给姐姐50块钱,或者亲自买首饰送给姐姐。在美国西雅图拍戏,李小龙把赚到的钱寄回家给父母的同时,总要寄一两件小礼品给家中的姐姐和弟弟,或者是钱包,或者是装饰品。


她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孝顺当头。李小龙家族中,孝顺也是有传统的。李氏家族有记载,李小龙的爷爷是一个哑子,心地非常好。因为家里有钱,逃难时,是李小龙的奶奶背着李小龙的爷爷。父亲李海泉就是在顺德出生的,爸爸8岁的时候,就开始到河里捕鱼,卖的钱全部交给自己的母亲,母亲再把这些钱返还给儿子。正是这样的家风,影响了李小龙。


参加顺德李小龙纪念馆开馆仪式,看到李小龙有今天的世界影响,李秋源说自己的心情非常激动,想讲话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如果她妈妈在天之灵,看到李小龙有今天,应该非常高兴。


纪念馆馆长黄德超说李小龙祖籍———李小龙是杰出的顺德人


李小龙祖籍究竟在哪里?


这个问题也许一般人并不关心,但是对于喜欢武术的黄德超来说,弄清楚李小龙的祖籍太重要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在顺德工作的黄德超,到均安镇上村先后拜访了十几位古稀老人,要印证李海泉的出生地。李海泉是民国时期粤剧的“四大名丑”之一,他是李小龙的父亲。


黄德超经过半年的奔波,找到了李海泉是均安人的不少“人证”,但是这些却无法推翻有关李海泉是“南海人”、“佛山人”的旁证。于是,他执着地跑到香港,一头钻进报纸资料室,但还是一无所获。最后,他联系到李小龙的胞姐李秋源女士,才算把疑虑打消,结果水落石出。


循着指点,他在香港长沙湾天主教坟场,一个一个墓碑地搜索,终于发现了“李海泉圣名若瑟之墓”。墓碑顶部按顺德习俗,赫然刻着标示死者籍贯的“顺德”二字,墓碑上有李小龙兄弟姐妹的落款,也有李国豪的名字。


从此,黄德超在李小龙的研究上一发不可收。2000年,他出版了后来在李小龙研究领域影响很大的《永恒的巨星》、《李小龙的一生》(画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