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演第二次朝鲜战争 沈阳军区、北海舰队迎战

主体思想迂回前进 收藏 31 40733
导读:  持续数年马拉松式的六方会谈还在进行中,各方对能阻止平壤的军事冒险主义还抱有一线希望,但大都不怎么信任平壤了,平壤除外的另外五方完全有理由怀疑平壤又再在借会谈来为自己的军事冒险做掩护,因为去年平壤单方面的核爆,已使六方会谈的出发点朝鲜半岛无核化成为笑话。既然如此,相信各方都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最后“让飞机和导弹辩论去吧!”。   一天六方会谈正在进行中,平壤代表突然义正词严地对华府的代表威胁道:“限华府12小时内签定永不侵犯平壤的军事保证书,否则,一切后果由华府承担”。听完翻译,华府代表站起来高叫

持续数年马拉松式的六方会谈还在进行中,各方对能阻止平壤的军事冒险主义还抱有一线希望,但大都不怎么信任平壤了,平壤除外的另外五方完全有理由怀疑平壤又再在借会谈来为自己的军事冒险做掩护,因为去年平壤单方面的核爆,已使六方会谈的出发点朝鲜半岛无核化成为笑话。既然如此,相信各方都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最后“让飞机和导弹辩论去吧!”。


一天六方会谈正在进行中,平壤代表突然义正词严地对华府的代表威胁道:“限华府12小时内签定永不侵犯平壤的军事保证书,否则,一切后果由华府承担”。听完翻译,华府代表站起来高叫道“这是卑鄙的突然袭击!华府不是被吓大的!六方会谈到此为止。”这一点多多少少出乎了习惯对邻国进行敲诈勒索的平壤的意料。于是会谈六方不欢而散,第二次朝鲜战争不可避免了。


此时华府发现需要调整原先制定的“先德黑兰,后平壤”的先发制人战略,因为平壤的军事冒险政策,已严重威胁到了华府在二战后确立的亚洲新秩序。为了维护秩序,需要优先考虑对平壤进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供华府选择的打击方式有三种,第一种是南联盟式,即只出动空军对平壤的军事政治目标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尽管这种打击方式能达到“零伤亡”的效果,但1999年南联盟上空的78天轰炸表明,仅仅依靠空军很难达到彻底使敌军丧失战斗力的军事目的。似乎第二种方式更可取,阿富汗方式,依靠盟友汉城(汉城)出动大规模的地面部队在三八线附近牵制住上百万的平壤人民军,同时在全部消灭平壤空军力量和压制住绝大部分平壤防空力量的前提下,在平壤的军事政治目标周围空降特种部队,然后特种部队在空军的配合下,彻底摧毁平壤的核设施和导弹设施,然后把抓获的平壤军政要员押往海牙,进行”战犯”审判。第三种方式可能性最小,但不能排除,即伊拉克方式。派遣大量的地面部队全面侵入平壤,把平壤改造成一个“民主国家”,人们不怀疑华府有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作战计划,但怀疑它有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


平壤是一个喜欢军事冒险的家伙,他是否会在华府先发制人前就已经先发制人呢?很值得怀疑。再看看平壤的反击之道主要有那些?一旦他发现华府有对他进行军事打击的迹象,他就有可能由于心虚而下令导弹部队进入发射状态,平壤目前能用于反击的中程弹道导弹主要有“大浦洞2”型和“劳动1”型,至于这两种导弹的技术参数对外界一直是一个迷,但人们还是能通过另一渠道来了解他们的性能,即前段时间爆出***堡的核弹之父--卡迪尔汗曾与平壤和德黑兰有过“私下交易”这一新闻,最后由***堡来出面证实确有“此事”,并宣布已用卡迪尔。汗的功补过了。***堡这种说法显然是在掩耳盗铃,因为事发前卡迪尔。汗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堡安全部门的监视之下,他与异国人的接触,***堡一点都不知道是很难想象的。所以很可能不是卡迪尔。汗与德黑兰或平壤之间进行了“私下交易”,而是***堡分别与德黑兰和平壤进行了“私下交易”。巧合的是***堡在1998年试爆了自己的第一颗原子弹,而平壤则在那一年首次向日本海发射了两枚“大浦洞”中程弹道导弹。所以平壤与***堡之间的“私下交易”,很可能就是“导弹与原子弹互换”。不知CIA是否早就发现了这一交易?,是否已向***堡索要过平壤导弹的技术参数?,至于在战时一方武器系统的技术参数被另一方掌握,对战局的影响多大?只要看一下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期间,由于华府把巴空军的美制飞机的技术参数作为“礼物”送给新德里,给***堡空军带来的惨痛损失就可看出来。


平壤的弹道导弹从山洞里拉出来,到完成发射,有一个不算短的反应时间,如果此时平壤的上空布满了华府的侦察卫星和无人侦察机,这一段时间就有很可能变成平壤“灾难性的一段时间”。因为一旦平壤导弹被发现,不但华府的潜射巡航导弹,隐形飞机会赶过来,低空盘旋的无人侦察机也会毫不犹豫向平壤导弹发射基地发动“特攻”,“特攻”之下只会一片火海。平壤从1998年开始试射中程弹道导弹,到目前为止已有八九年的时间,至于在此期间生产了多少枚导弹,对外界一直是一个迷,是否已超过部署在东京的华府战区高空反导系统导弹数量存在疑问。对此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即超过了华府部署在东亚的反导导弹。再看平壤导弹可能攻击的目标,一般认为他会攻击华府在东亚的军事基地,这是他的首选,其次呢?他是否会效仿第一次海湾战争时期的伊拉克攻击东亚的以色列--东京呢?,进而使战争复杂话,攻击正在靠复活军国主义来重获得民族自信心的东京,平壤导弹对靖国神社的攻击,很可能会促使东京由战时仅对华府提供后勤支援,变为直接参战,而东京的直接参战只会带给平壤有利的战局变化,面对东京对平壤的军事报复,首先会做出反应的是汉城,尽管汉城的政客多为韩奸世家,比较亲日,但其民族是一个有强烈民族主义认同感的民族,不会坐视东京再次屠杀他们的同胞,汉城转而攻打东京也在变数之中。其次是那些曾遭受东京侵略的东南亚国家此时也会对平壤充满同情,相信素以稳健著称的北京此时也会坐不住。华府面对这种除日本外要与整个东亚为敌的复杂变化,是否还会坚持原有作战计划也在变数之中。于是战局演变成了韩城倒戈攻击东京,北京打着抗日愿朝的旗号再次进入朝鲜,再加上其他东亚国家在旁边呐喊助威。华府在这种乱局下还会攻击进入平壤的北京军队吗?假如真的打起来,双方的胜算又是多少?首先看看北京在空军方面与华府对抗胜算的几率是多少?北京的空军只有少量的俄制三代战机和大量的二代落后战机,并且缺少空中加油机和预警机这样的战力倍增器。尽管最近北京仿造了一些三代如歼十(八国联军)和二代半战机如飞豹(与鬼怪有说不清的关系),由于仿造本身所带来的难产,歼十最近才开始小批量生产。再看华府,不但有大量标准三代战机如F-15J和F-16C/D,预警机,加油机。还掌握了隐形技术,“隐形技术的发明和当年原子弹的发明一样具有划时代意义”--钱学森语。,尽管华府装备的四代隐形战机F-22是少量的,但这是一种被华府国会评论为战力过剩的战机,在战时一架能当多架用,所以今天的北京不能像五十多年前拿出米格-15那样,拿出可以与华府任何战机相抗衡的战机。由于北京没有能够争夺制空权的战斗机,也就不能像第一次朝鲜战争中那样,开辟出空中米格走廊来保护自己的补给线。海军方面,一旦发生平壤事变,由于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被台湾舰队和倭奴的双十舰队的联合牵制住,所以北京唯一能够机动用于平壤战事是北海舰队,由于北京从一开始就未能掌握制空权,所以北海舰队水面舰艇部队的命运可想而知。那么北京只能靠陆军来取胜了,而陆军的七大军区,只有沈阳军区能在平壤事变的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从目前北京保守的防御思想看,不能指望能从首都军区调出一兵一卒,而且北京还会把兰州军区的大部分兵力作为首都军区的战略预备队。其他军区,济南军区由于本身处在易受侵犯的临海位置,和作为首都军区的右翼,所以也只能调出少量部队增援沈阳军区。成都军区由于北京与新德里存在边界问题和要对付藏独分子,也只能调出少量部队增援沈阳军区,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由于要直接面对不稳定的台海和东海局势,所以也不要指望能从这两个军区调出多少军队。目前北京有170万地面部队,仅仅一个沈阳军区的兵力也是庞大的,但与第一次朝鲜战争时情况相比较,此时北京地面部队的装备与华府在装备上的技术差上更大了,第一次朝鲜战争中北京还有能使美军丧胆的“喀秋莎”火箭炮,今天不但没有一件能使华府感到害怕的武器系统,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最擅长的夜战优势不但丧失了,而且还变成了致命的劣势。所以第二次朝鲜战争,很可能会使北京还清二十年来在国防投入方面的欠帐。华府历来不畏惧北京的军事实力,唯一值得华府畏惧的也就是北京的军事潜力。第一次朝鲜战争和持续十余年的越战充分展示了北京的军事潜力,当时北京都是在GDP只有华府十分之一的情况打赢的,华府更担心自己是否会免费为反应迟钝的北京上一堂先进军事技术课,唤醒一个沉睡五百年的巨人。华府也深知持续数十年的冷战军备竞赛已使华府本身元气大伤了,今天进入21世纪的新罗马帝国多少有点像进入20世纪的大英帝国,对世界事务的管理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华府如果考虑的长远的一点,它就会考虑到第二次朝鲜战争结束后,在本身元气不足的前提下,再与浴火重生的北京开展军备竞赛,是否会更有利本国军工联合体实现本部门利益最大化?,是否会掏空整个美国?军工联合体是否会左右华府的政治走向才真正值得华府担心?


面对陷入出乎意料的东亚战争变局,华府是否会以退为进呢?华府以退为进后的第二次朝鲜战争又如何演进呢?战局很可能会演变成北京和汉城联手合击东京,并不断使东京遭受惨重损失,以便两国都一劳永逸地与东京解决海上划界问题。第二次朝鲜战争明确无误地显示出华府只肯对盟友提供有限核保护义务,在第一次朝鲜战争爆发时成为问题的台湾问题,会不会在第二次朝鲜战争时得到解决呢?台湾问题只能通过谈判来解决,而谈判又必须建立在军事势力均衡的基础之上,北京和汉城的军事势力显然不及华府,这时请北极熊出面调停似乎能达到势力均衡的目的,当然让北极熊出面调停,北京和汉城必须拿出让它心动的东西,北极熊与东京一直存在北方四岛问题,不能按照北极熊方案来解决北方四岛问题也一直是北极熊的一块心病,何不趁东京再次沦为战败国的时候,了结这块心病呢?北极熊没必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于是在北极熊以武力为后盾的调停下,华府被迫承认北京对台湾有自由行动权,以换取北京停止对东京的攻击。面对强权即公理的残酷外交游戏规则,东亚的捷克斯洛伐克--台湾也只有和平回归这条路可走了。



17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