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6.html


张胡子与高战平面对面坐着,高战平此刻也已经明白了张胡子的想法。他对张胡子能够有这种想法心中也是不尽的佩服,扪心自问一下,他高战平如果是现在的张胡子已经成为关东山名义上的总瓢把子,绝对不会给张胡子翻身的机会。

高战平豪爽的大喊一声:“上酒,今天我敬张兄弟一碗。如果一会的比试我高战平技不如人,你张胡子就是我高战平的当家的,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高战平现在也已经把张胡子当成贴心的兄弟,言语中在没有一丝的阳奉阴违。这一次在没有丝毫的变化,输就输,赢就是赢。

张胡子端起碗,向高战平敬酒,口中说道:“高当家的,如果今天我张胡子输了,四道岭的弟兄听命二龙山,绝不含糊,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道上的人讲究的是一字千金,一个吐沫一个坑。现在两个人代表着二龙山和四道岭两个兵强马壮的山寨,将要在比试中选出武力最强大的盟主,而后形成牢不可破的联盟,共同与日本鬼子战斗。

张胡子与高战平两个人把手中的盛满酒的大碗一碰,同时一饮而尽。随后一阵酒碗破碎的声音响起,两人哈哈大笑着走出房间,向外面的空地走去。

长胡子与高战平两个人比试的项目很简单,空手肉搏和枪械射击。不过两个人的对手不是那些小喽啰,而是两个当家的之间进行的较量。

高战平不简单,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打不赢一个半路出家的土匪。而张胡子则是在这段时间内飞快的进步埋在四道岭有专门的武术教练给他开小灶,再加上数不尽的子弹已经将他的枪法锻炼到一个相当的高度。

两个人站在雪地上,中间间隔着三米左右的距离,双方一抱五湖四海拳,各自拉开了架势。

高战平将双手放于腰间,两眼瞪着张胡子脚下缓慢的移动着,想要寻找张胡子的弱点。而张胡子则是摆出一副少林拳法的起手式,静静地站在原地目光聚集在高战平的身上。

少林拳讲究的是硬拆硬打,用自己身体强的抗击打能力抵挡对方的攻击,同时用最强的力量将对方击倒。所以张胡子采取的是稳扎稳打的策略,面对高战平的攻击他准备出其不意的用最强的力量将高战平放到。

高战平的功夫是野路子,平时跟没练过的人打架倒也说得过去,但是和张胡子这样的人动手他就落入了下风。看着张胡子不动如山一般的身体,高战平感觉不到对方有丝毫的破绽,在这种情况下,他鼓起勇气向张胡子冲了过去。

“二虎相争勇者胜”高战平准备用气势将张胡子压制住,然后再通过武力解决剩下的问题。

虽然两个人是二虎相争,但是在武术这个方面他高战平就是一只还没有成年的小老虎,虽然有一定的战斗力,但是面对张胡子这个勤加练习武术的打老虎来说还无法形成威胁。

张胡子盯着高战平的眼睛,从高战平的眼睛中他发现了对方的意图,那就是自己的胸口。看着高战平的视线停止在自己的胸口部位,张胡子左右的手臂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只要对方动手,格挡之后他的进攻就是催拉枯朽的强悍。

高战平一声大吼之后,拳头快速冲向张胡子的左胸。张胡子尽管已经有所准备,但是在用手臂格挡高战平那一拳的时候,也感觉到对方拳头上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如果不是早已经有所准备,这一拳被打实了最少也得躺地面上休息十几分钟才能站起来。

张胡子硬扛着高战平的攻击,口中憋足一口气,突然大喝一声右拳一个黑虎掏心重重的打在高战平的左胸上。

两个人的攻击位置一样,但是结果却有着迥然的差异。张胡子因为已经看破了高战平的意图以轻微的损失将高战平放到在地,如果现在不是在比试而是在战场上,高战平必死无疑。

张胡子将高战平从地面上拉起来,然后对他说道:“当家的,你的力量很足,气势也很盛,但是你的路子太野了而且你还无法判断对方攻击的部位。这次你输的不冤,在你准备动手之前我就已经明白你的目标是我的胸部,从而做出了反应。”

高战平听完张胡子的话之后,对张胡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准备攻击你的胸口的?”

张胡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道:“你一直盯着我的胸口看,从你的眼神中我就敢肯定你进攻的目标是我的胸口。”

高战平就好像第一次见张胡子这样人一样,用眼睛上下打量的他。心中一阵感叹,这还是那个青山屯的张胡子吗?变得已经有些不敢确认了。

高战平渐渐收起对张胡子轻视的心理,准备在下一场赢回来。已经输了一场的高战平对张胡子说道:“兄弟,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比武就要分上下见高低,所以下一场我准备按照江湖规矩,咱们两个人背靠背各自向两边行走十步,每走出一步数一声,十声之后,看谁枪快枪准。”

张胡子听到高战平的话后倒吸一口冷气,高战平这是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啊。万一失手那就是一条人命,高战平现在在跟他耍光棍。就赌张胡子你敢按照他的要求来比试!

想到这里,张胡子知道自己现在要想让高战平服气,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听到高战平的话之后,张胡子稳定着自己的情绪,对高战平笑了笑说道:“就依大当家的意思,生死有命!”

高战平听到张胡子的话后微微一怔,没想到张胡子真敢答应他的要求,心中冷笑着想到:“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到时候可别怪我高战平翻脸无情!”

当了半辈子土匪头子的高战平是那么不愿意给别人当小弟,再加上四道岭现在是兵强马壮,高战平早已经眼馋不已。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张胡子为了让高战平输得心服口服,并没有占高战平受伤的便宜,让他休息了一个小时,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在所有土匪的注视下来到了屋外。

一场生死对局即将展开,谁也不清楚下一秒倒在地上的人究竟是谁。没准四道岭和二龙山的大当家的有可能同时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