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帝国让吐蕃胆寒的三都谷之战 阵亡67:10000

大宋粉丝 收藏 30 36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波澜壮阔的宋辽之战历经了二十五年残酷较量降下了帷幕,而西北党项枭雄李继迁也在征讨凉州吐蕃族的战争中负伤而死,烽烟滚滚的宋帝国终于休养生息,国泰民安。当上太平天子的宋真宗开始导演封禅泰山,全国上下一片祥瑞,可就在这看来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的“大中祥符”年间(公元1008-1016年),处于宋帝国西北形势却再次大煞风景的严峻了起来,那原来较为恭顺的河湟吐蕃势力逐渐开始威胁北宋的边境。吐蕃帝国曾经在中国唐代辉煌一时,到了公元九世纪终于因为内乱而崩溃,于是散落的吐蕃贵族集团们活跃在河湟这块唐帝国沦陷的土地上,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其间经历了战争、融合还有分裂,到了宋朝真宗时代吐蕃宗哥族信仰佛教的李立遵和信仰黑教(一种当地巫教)的温逋奇集团成为河陇最强大的两个势力。这两大势力名义上互为联盟,事实上明争暗斗,就在此时河湟吐蕃史上一个重要人物唃厮啰出现了,唃意为“佛”,厮啰意为“儿”,相传是具有高贵血统的赞普后裔。盘踞宗哥城的李立遵乘机迎立唃厮啰并将二个女儿许配给这位名义上的领袖。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招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比如三国时代曹操就以汉献帝当招牌雄踞北方,李立遵这招也效果显著,使得崇尚高贵血统的吐蕃各部纷纷归附,李立遵集团鼎盛一时,拥有几十万部民,六、七万兵马。随着势力急剧膨胀,李立遵越来越妄自尊大,为人暴虐而残忍,与宋帝国之间摩擦日益增多,大中祥符七年(公元1014年)知秦州张佶就奏报开封“侦知宗哥族立遵、和尚、唃厮啰召诸部首领,谋犯寨城,请益戍兵。”其后李立遵狂妄上书宋廷要求册封其为“赞普”名正言顺位于唃厮啰之上取而代之成为吐蕃各部的领袖,并不断煽动边境的吐蕃部落反宋。

对于宗哥政权的咄咄逼人,全国处于一片祥瑞之中的大宋也只好调兵遣将了,不过此时宋朝功臣宿将已经死的死老的老,谁可以当此重任呢?长江后浪推前浪,时事造英雄,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一代名将曹彬之子曹玮被任命为秦州渭州一带的军政长官以应对恶化的边境局势。曹玮字宝臣,少年时代就跟随父亲左右在军队中服役,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曹彬有八子,分别是璨、琏、珝、玮、玹、玘、珣及琮,曹彬临终前特意向宋真宗推荐了老四曹玮和老大曹璨,宋真宗问:“那个更为优秀?”曹彬虽然对很像自己的曹璨特别钟爱但还是回答:“曹璨不如曹玮。”虎父无犬子,知子莫如父,作为父亲曹彬的确没有看错,年轻的曹玮展现了过人的治军之才和骁勇善战的天赋。据说一次有个朋友造访曹玮,曹玮邀请其同去巡视边境,朋友奇怪的看到就曹玮一个人,门外好像也没动静就问:“没有随从吗”?曹玮说:“早就外边等着呢。”朋友将信将疑到了门外才发现竟然有三千多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战马在门口待命,而半点人和马的喧闹嘶鸣也没有,于是赞叹“曹玮不愧是一位名将啊!”在实战中曹玮也是战功赫赫,西北康奴部落常伙同党项人炒掠宋军补给,曹玮和秦翰,陈兴深入其巢穴,大破敌军,他甚至还在石门川一带伏击了党项人的枭雄李继迁,俘获甚多。于是众人称赞年轻的曹玮“驭军严明……举措如老将。”


曹玮戍边西北屡立战功,但这次李立遵的挑衅使他面临着军事生涯中最大的一个挑战。曹玮到了秦州首先树立威信整顿军纪,一次在巡查城防时他发现挡箭板放得太高,马上要求部下放低一些,没想到有一个老将见曹玮年轻,傲慢的说“我们这里一直就是这样的。”“为将不如其父宽”的曹玮是个狠角色,“旧的就不能改一下”,他厉声喝道,随即下令将那位顶撞的老将拉出辕门斩首,幕僚们一看动真格都来求情,曹玮丝毫不为所动,这一来全军上下完全慑服了。


大中祥符九年(公元1016年)三月曹玮奏请朝廷拒绝李立遵要求册封为赞普的无理要求,他上奏道:“赞普,可汗号也,使遵一言得之,则何以处唃厮啰耶!且复有求,渐不可制,请如厮铎督(凉州吐蕃首领)例,授官可也。”宋真宗接到奏章就召集宰相王旦等人商议,王旦支持曹玮意见说“……既来求恩,然不可不纳,但当为之节度。”王旦的做法既给了李立遵面子又婉拒了其无理要求,宋真宗于是拒绝李立遵赞普的赐封仅仅任命其 “保顺军节度使”。


宋朝已经给台阶下了,可李立遵还不领情,在被拒绝封赞普后更是加紧了对边境部落的煽动密谋以武力威胁宋朝答应其要求。曹玮毫不示弱采取了一系列军事措施给唃厮啰和李立遵针锋相对。赏样丹是唃厮啰的舅舅,偷偷唆使归附宋朝的廓厮敦反宋“侵汉边,复蕃部旧地”,曹玮知道后诚恳地把自己一条珍爱的名贵宝带送给廓厮敦,廓厮敦一感动就话就说过头了:“您有啥需要我做的,哪怕你要我的头我也可以砍下给你。”曹玮这才说:“我知道赏样丹经常到你这里来,你能替我把他的首级拿来吗?”廓厮敦一惊随即同意了,十天之后果然斩了赏样丹首级前来。


斩了赏样丹给唃厮啰和李立遵一个下马威后,曹玮开始全面备战,发动役兵通过二十二天劳作完成永庆寨西城至拶罗哤,共五十一里壕堑,加上前后“弓门、冶坊、诬穰、静戎、三阳、定西、伏羌、永宁、小洛门、威远等寨,浚壕凡三百八十里” ,称奇的是据说这项工程丝毫没有骚扰当地百姓。


当年五月曹玮又提出增兵边境,抵御宗哥政权随时可能的入侵。宋真宗接到奏请以为曹玮胆怯,召翰林学士李迪商议说“曹玮在秦州,屡请益兵,还没派遣,就声称要辞职,边将谁可以代曹玮?”李迪听了马上回答:“曹玮早就知道吐蕃人要入侵,窥视关中,所以增兵要求并非胆怯,何况曹玮的智谋无人可比……我们可以征调关右多余部队前去支援”,宋真宗又问“关右我们有多少军队?”李迪是个有心人,不慌不忙说“我过去在陕西时早就把各处兵粮的数目记在了一个本子上准备调发,现在还一直放在我随身袋里呢。”宋真宗急忙令李迪取出,按照本子上的记录调动川陕多余人马前往增援,宋真宗赞扬李迪道:“你真是我宫里的廉颇李牧啊!”


宋军君臣在积极备战,李立遵当然也没闲着,他一方面假意献马表示恭顺要求宋朝罢兵,另一方面却仍不断威胁边境归顺宋朝的部落叛离。曹玮在全面开战前夕对投靠宗哥政权的伏羌寨一带厮鸡波族展开军事行动并一举将其攻破,以警告那些投靠宗哥政权的部落。当然宋廷也是恩威并施,军事压迫的同时在曹玮的动议下给予各部封赏以拉拢各部,挫败了李立遵的阴谋。


大中祥符九年(公元1016年)八月宋朝和李立遵集团之间的大战终于爆发了,李立遵率领马波叱腊、魚角蝉各部人马三万余人大举入侵,并散布消息声称“某日下秦州会食”,企图激怒宋军出击。曹玮不慌不忙按兵不动,当听到吐蕃人已经越过了毕利城,曹玮随即带领秦州驻泊钤辖高继忠、驻泊都监王怀信和精骑六千渡过渭河迎战,当月二十四日宋军在伏羌寨三都谷(即汉之射虎谷,今甘谷散渡河谷)等待敌军的到来。很快探马传来消息敌军已经靠近,曹玮不加理会不慌不忙继续悠闲的用餐,直到探马报告吐蕃人距离只有几里之遥时,才披上铠甲出城列队。两军遭遇,吐蕃虽然兵马众多但装备简陋,器甲较少,且各部受李立遵驱使士气不高,而宋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以逸待劳具有很强的战斗力。故此曹玮决定在气势上先要压倒对手,他看到敌军分为三队,一名蕃僧正在前方布阵,就问部下:“我军谁最擅射?”部下们回答:“当然是李超。”曹玮立即召来李超手指蕃僧说道:“你能取其性命吗?”神箭手李超自信的说道:“凭借您太保的神威,只要五十名骑兵护送我到敌人近前,一定可以得手。”曹玮马上拨出一百名精锐骑士给李超并说道:“如不能得手,提头来见。”勇士李超立即带领骑兵飞一般冲向敌阵,眼看将近,那一百名骑兵突然向两侧分开,中间李超飞马而出,只一箭那蕃僧就应弦而倒。吐蕃人见指挥布阵的人中了箭不由大乱,吹起号子想要撤退。曹玮一见得手,岂能让敌人跑掉,他自领精骑绕到吐蕃人阵后登上高坡指挥宋军前后夹击,大宋官兵擂响战鼓,喊杀震天,经过数合角斗,李立遵部被击溃。宋军追击了二十余里,斩首千级,活捉七人,次日巡视战场发现树林里的受伤和掉落悬崖而死的敌人将近万人,吐蕃军死伤惨重,而宋方损失微乎其微仅阵亡六十七人,负伤一百六十人,同时宋军缴获马牛、杂畜、衣服、器仗三万三千计。三都谷之战以宋朝取得大胜而告终,战后曹玮因为其战功由“引进使领英州团练使”提拔为“客省使领康州防御使”。


三都谷战后追随李立遵的马波叱腊部不甘失败又来招纳胁迫边境部落,边境各部在宋军的支持下将其击退。次年二月曹玮又密令归附的蕃部在润努川袭击了准备再次入侵的宗哥族甘遵部,甘遵受重伤,部众瓦解。天禧二年曹玮又击破了宗哥联盟重要势力魚角蝉部,于是河州洮州兰州以及安江、妙敦、邈川等地不少部落纷纷倒向宋帝国,李立遵的宗哥联盟趋向崩溃,宋朝的西北局势终于再次稳定。天禧三年(公元1019年)李立遵入贡,乾兴元年(公元1022年)李立遵上表要求内附,宋朝同意其每年进贡一次。不久以后唃厮啰和李立遵分道扬镳,逐渐壮大,最终在粉碎了温逋奇集团后成为吐蕃部落的领袖,而李立遵威信日益降低,在征讨西凉后作为一个失败者消失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之中。


三都谷战役是宋代军事史上一个重要的战役,这场战役也是促使宋朝和吐蕃部落关系转折的一战,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唃厮啰对宋朝极为恭顺,宋朝恩威并施有效的笼络了河湟的吐蕃部落使其成为抑制西夏党项势力的一个棋子。宋人张方平评价道:“三都振旅,羌以破坏,故迄今三十年慑不敢动. 宝元中,夏戎饱飞,两陲骚动,而陇晏如,关辅赖以为安,实章圣纳公 (李迪)远策,而公任玮之材”


曹玮戍边西陲十余载,战功赫赫,尤以三都谷之战奠定了其作为一个北宋旗帜性著名将领地位,也赢得了对手们的尊敬,吐蕃唃厮啰一谈到曹玮就马上“望玮所在,东向合手加额。”契丹使者路过曹玮住所立即告诫“曹公在此,毋纵骑驰驱也。”


在南宋昭勋阁北宋二十四名臣中曹玮和潘美,曹彬,李继隆另三位北宋武将位列其中,而北宋大将葛怀敏出任西北军事长官之前,宋仁宗则把曹玮穿过的铠甲作为赏赐,足可见曹玮之荣耀和地位。


曹玮戍边期间完善蕃军管理,加强弓箭手制度,兴修堡寨为宋帝国西北国防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兴修的堡寨直到宋哲宗年间仍在发挥作用,另一位北宋后期著名军事家章楶宣称:“窃观李继和,曹玮筑寨置堡,其意概可考证.三川,定川两寨,相去才十八里,而山外 堡寨处处相望,地里至近,西贼尚或寇掠,然不能为大患,捍蔽坚全,至今蒙利。”天禧四年(公元1020年)曹玮的地位达到了巅峰,出任宣徽北院使、镇国军节度使留后、签署枢密院事,但很快作为寇准的支持者得罪了权臣丁谓,随着寇准的倒台,曹玮开始失势,不过仍然先后出任西北环庆路都部署,河北定州路都部署等差遣,天圣八年(公元1030年)五十八岁的一代将星曹玮陨落了,谥号“武穆”。


参考文献:


(1)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中华书局1981年标点本


(2)宋,宋痒:《元宪集》所载曹玮行状


(3)宋、李宗谔:《曹武惠王彬行状》


(4)元、脱脱:《宋史》,中华书局1977年点校本


(5)清、徐松:《宋会要辑稿》,中华书局1957年


(6)宋、 张方平:《乐全集》所载《安定李公神道碑铭》


(7)宋、杜大珪:《名臣碑传琬琰之集》卷43王安石《曹武穆公玮行状》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