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二十四节 外围浴血(1)

拆哪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如同人体一样,有些部分柔弱,有些部分坚强。无论是柔弱的,还是坚强的部分,都是这个机体存在的前提。如果说,柔弱的部分让这个机体显得丰满,那么,坚强的部分就赋予这个机体以尊严。在中国的文化里,这坚强部分的代表就是——脊梁。没有脊梁的生物只能卑微地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如同人体一样,有些部分柔弱,有些部分坚强。无论是柔弱的,还是坚强的部分,都是这个机体存在的前提。如果说,柔弱的部分让这个机体显得丰满,那么,坚强的部分就赋予这个机体以尊严。在中国的文化里,这坚强部分的代表就是——脊梁。没有脊梁的生物只能卑微地蠕动在阴暗的地主,而没有脊梁的民族注定要被历史所湮灭。

盘山 东北军独立第十九旅指挥部

“老子不撤!”孙德荃正在冲着参谋们咆哮。

“旅座,现在只有咱们旅在这里了,再拖下去,可能想走都走不了了。”一个参谋低声说。

“走?走到哪里去?”孙德荃双目如电,瞪视着参谋。

“旅座钧鉴,一是因为上峰为了让我们避免与日本人正面接触而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二是,现在咱们的侧翼完全暴露,请旅座三思。”

“走很容易啊。从沟帮子一路火车就到北平了。我问你,咱们撤了,锦州怎么办?就凭黄处长那点义勇军,恐怕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堂堂的正规军,竟然连他们都不如?别的部队老子管不着,你们要是也卵蛋软了,趁早脱了这身军装,有多远滚多远,老子的十九旅要的是爷们!”孙德荃怒吼着。

打虎山前线

在挖好的战壕里,士兵们瞪大了眼睛。尽管还看不到敌人,但士兵们仍然能够感觉到一种杀气正在渐渐逼近。从白旗堡退下来的士兵们抬着伤员正在匆匆行进。战壕里的士兵默默地望着这些衣衫褴褛的人,一时之间整个阵地静得可怕,只听到北风呼啸的声音。

“哥!哥!”突然一个士兵从战壕里跃出,向正在撤退的士兵们奔去。

“报告长官!”撤退的士兵中,一个面孔被熏黑的人停下来,回头看了看朝自己奔来的弟弟,突然大声喊道。

一名面孔同样被熏黑的少尉停下来,望着自己的士兵。

“报告长官!让我留下吧!”士兵挺起了胸膛,再一次大声喊道。

少尉久久地凝视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士兵,庄重地抬起缠满绷带的手臂,向这个士兵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大牛,前面情况怎么样?”刚刚进入战壕,就有士兵围上来问。

“鬼子的炮弹像蝗虫似的,我看,咱们这样的工事还不行,兄弟,你带我去见你们的长官吧,得多挖一点防炮洞,要不待会儿兄弟们可要吃大亏。”留下来的士兵扫视了一眼前的战壕,说道。

从胡家窝棚出发的日本第39混成旅团,排着整齐的列队向着打虎山进发。旅团长嘉村达次郎对白旗堡的抵抗很意外,这些支那人并不是像板垣征四郎所说的那样不堪一击,甚至给山县联队造成了至少一个中队的伤亡,这可是朝鲜驻军中的精锐,因此嘉村特别叮嘱了前出的第七十七联队队长中岛铁藏。

但中岛铁藏显然并没有这样认为。山县乐水这个笨蛋怎么能够和自己相比呢?自己的第七十七联队一定会把敢于抵抗的支那军队撕成碎片。但就在中岛骑在马上微笑时候,前面的尖兵已经踩响了地雷,旁边的副联队长一把将中岛拽下马来压在身上。 中岛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不满地望了望自己的副手,挥手命令工兵排雷。突然一声枪响,走在最前面探雷的鬼子工兵像被人踢了一脚似的飞起来,掉在地上引爆了一颗地雷,被炸得血肉横飞,余下的工兵赶紧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这些支那人真是愚蠢啊。”中岛在望远镜里看着这一切,哈哈大笑。“开炮!”

当炮弹带着象征着死亡的呼啸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过来时,得到了命令的中国士兵都及时地躲进了刚刚抢挖的防炮洞,炮弹在冻得僵硬的土地上爆炸,激起漫天的烟尘,前沿本来就不密集的雷场在炮火下荡然无存。

炮火开始延伸的时候,中国士兵开始从掩体里钻出来,摇摇头,吐出嘴里的泥土渣。

“娘的,起来!”老兵骂骂咧咧地把新兵一把拽了起来。

新兵惊魂未定地站起来,却又被老兵一把按下了头。“你他娘的真是死心眼,站这么直给鬼子当靶子吗?趴在战壕沿上!”

一个中队的鬼子先是踏着整齐的步伐前进,在二百米的距离上,迅速地排成了散兵线开始攻击前进。“打!”随着战壕里的一声大喝,各种轻重武器开始怒吼起来。好像完全没有料到在这样猛烈的炮火覆盖下,中国士兵们仍然有这样密集的火力一样,这个中队的鬼子很快就丢下十几具尸体开始交替撤退了。

开了几枪之后的新兵们胆子渐渐壮了起来,然而毕竟是第一次对日作战,没有人想到第一波的攻击只是一次试探性的动作。当只有对内作战经验的中国士兵还在庆幸第一波的攻击这样容易就被打退的时候,空中再次响起了炮弹的尖啸声,来不及转移的机枪阵地首先遭到了密集的炮火攻击。

“连长!连长!机枪阵地全完了!”当炮火刚刚停息,幸存的机枪阵地的传令兵灰尘满面的跑过来向连长报告。

“哭!哭什么哭!你他娘的还是爷们吗?来几个人,跟我走,没机枪咱们守不住!”连长一把拽起旁边的士兵,但沿着交通壕往机枪阵地冲过去。

机枪阵地一片火海,到处是断肢残臂。

“还有活着的没?”连长一连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只几个地方的泥土动了动。几乎被浮土掩埋的几名幸存者爬了起来,蹒跚着过来扶起了被炸歪的机枪。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